小早川晴子閉上了嘴,身子往李白的懷裏靠了靠,和李白縮在這狹小的更衣室裏,兩人的心跳聲在此時顯得更外清晰,聽着外面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好色之劍也在此時出現在了李白的手中。

好色之劍:**值百分之百,可激活。 李白看到系統屬性,又看了一眼小早川晴子,心想,謝天謝地,剛纔去十四樓之前幸虧和小早川晴子在這更衣室裏纏綿了一個多小時,不然的話,今天還真是有些難辦了。

隨着那腳步聲越來越近,李白讓小早川晴子待在更衣間裏,他打開更衣間的門,走了出去。

李白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身上穿着白色大褂的殭屍,上去就是一劍,劍鋒輕易刺穿了這殭屍的胸口,這讓李白感到十分的詫異。

被李白用劍刺中,殭屍怒吼一聲,伸手朝着李白抓了過來,李白皺眉拔劍,然後一劍斬在這殭屍的脖子上,將這殭屍的腦袋給砍了下來。

看着失去頭顱之後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殭屍,李白心中有些驚訝,這個殭屍居然這麼容易對付,比起那個課長殭屍可是差遠了。


聽到外面的動靜沒了,小早川晴子從更衣室裏探出頭來,看着躺砸地上死掉了渾身散發着惡臭的殭屍,小早川晴子強忍着心中的不適感,對李白道:“親愛的,你是華夏的道士嗎?”

李白手裏拿着劍,而且還剛殺了一個殭屍,看樣子確實是挺像道士的。

“當然不是。”李白笑笑,道:“我是一名武者。”

“這樣啊。”小早川晴子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道:“這樣的怪物還有很多嗎?”

李白無奈的點點頭,道:“這種的比較容易對付,但是有一隻特別的難纏,幸虧他沒有過來。”

李白正說着,話音還沒有落下,更衣室在忽然又走進來一個殭屍,看着眼前的課長殭屍,李白的嘴角抽了抽,道:“娘嘞,這算不算烏鴉嘴?”


“晴子,你躲起來,這個傢伙不好對付。”李白將晴子又推進了更衣間裏,然後伸手對課長殭屍勾了勾手指頭,道:“來吧,公平的打一場。”

課長殭屍目光冷漠的看着李白,嗖的一下就來到了李白的面前。

“好色之劍,激活!”李白怒喝一聲,手中的好色之劍上閃過一抹絢麗的黃色光芒,狠狠地斬向了課長殭屍伸過來的乾枯的手掌。

砰!

李白感覺自己這一劍不是斬在了課長殭屍的手掌上,而是斬在了堅硬的金剛石上面,那劇烈的反震之力,差點讓李白手中的好色之劍脫手而飛。

李白不好受,這個課長殭屍也不好受,不過因爲是殭屍的緣故,他並沒有疼痛的感覺,只是察覺到自己的攻擊被李白擋了下來,於是,他伸出了另一隻手。


李白看到這課長殭屍左手再次朝着自己襲來,本能的要舉劍格擋,可是這課長殭屍卻伸手一把抓住了好色之劍的劍刃,讓李白無法抽出劍來!

“傲慢之劍!”千鈞一髮之際,李白從系統空間召喚出了傲慢之劍以左手持劍,擋住了課長殭屍的攻擊,可是這倉促之間的格擋也只是沒有讓課長殭屍的攻擊落在他的身上而已,巨大的力道將李白直接擊退,手中的傲慢之劍也飛了出去。


課長殭屍看到李白被擊退,擡腿一腳踹在李白的胸口之上,出乎意料的是李白這次卻輕鬆擋了下來。

“媽的,早知道早用這一招了。”通體變得金黃的李白咬咬牙,他沒想到自己手中已經處於激活狀態的好色之劍都拿這個課長殭屍沒招,如果早知道這個情況的話,他早就施展《金剛不快神功》了。

“看看到底是誰的骨頭硬!”李白爆喝一聲,將手中的好色之劍插在地上,舉起拳頭就和這個課長殭屍對轟起來。

課長殭屍似乎也被李白藐視的態度給激怒了,站在那裏一步不退,瘋狂的揮舞着只剩下了骨頭的拳頭和李白碰撞,一陣陣氣爆聲在更衣室裏響起,咚咚作響。

小早川晴子縮在更衣間裏,她很想看看外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她不敢,她怕自己一露頭萬一被敵人給發現了,連累到李白就不好了,聽着外面那震耳欲聾的咚咚聲,至少她可以肯定李白還活着,還在和敵人戰鬥,這就足夠了。

……

明日香率領着自己的部下趕到藤原化工的大樓下,意外的看到了藤原野和藤原純的身影,這兩兄妹站在藤原化工的門口,卻並沒有上樓的意思。

“沒想到你居然會來我們藤原家的地盤。”藤原野看到從車上下來的明日香,有些驚訝的笑了笑,道:“你現在逃跑還來得及,等一下,源家和豐臣家就過來了,到那個時候,你想走都走不了了。”

“你知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明日香皺眉看着藤原野,道:“你不上去救人,還站在這裏幹嘛?”

藤原野聞言一愣,道:“上面發生了什麼?”他只是剛剛過來了不過一分鐘而已,並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明日香聞言一愣,旋即皺眉道:“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十四樓有殭屍的事情!”

藤原野聞言不禁渾身一震,神色震驚的看着明日香,道:“你說十四樓有殭屍?你是怎麼知道的!”

“你身爲藤原家的少主,你難道不知道嗎?”明日香被氣笑了,自己這個外人都知道藤原化工裏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個藤原野身爲藤原家的少主,卻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藤原化工十四樓的實驗室一直都是我的叔叔在掌管,我並不清楚十四樓的事情,而且,我今晚過來,也是叔叔叫我來的。”藤原野的神色變得陰沉難看起來,想到自己那個實力高絕的叔叔,心裏忽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藤原鷹叫你來的?”明日香不禁皺起了眉頭,道:“那個傢伙想要幹嘛?居然在藤原化工的十四樓養殭屍?”

“你們在嘀嘀咕咕說什麼呢!”跟在明日香身後的趙雯神色焦急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大樓,道:“小白還在等着我們去救他呢!”

明日香聞言一驚,她剛纔光顧着質問藤原野了,差點忘記了李白還在樓中的事情,“我們快進去,藤原野,我敢肯定,這一切都是你叔叔的陰謀,大概教會的人也是你叔叔聯繫的吧!”

藤原野和藤原純神色陰沉的跟在明日香的身後走進了大樓,他此時也想明白了,他的這位叔叔隱忍了這麼多年,終於是忍不住了!

“在你們藤原化工的十四樓有很多殭屍,實力很強。”明日香看了一眼藤原野道:“至少和那天差點查了你的那個華夏古武者實力相當!”

藤原野聽到明日香的話,忽然想起了被自己搜捕了幾天不見人影的李白,他看着明日香,道:“是你幫他隱藏了起來?”

“呵呵,他自己找了一份在你們藤原化工上班的工作,不然的話,他怎麼可能發現十四樓的情況並且告訴我呢。”

聽到明日香說李白竟然就藏身在藤原化工之中,藤原野差點鬱悶的吐血,不過一想到那些十四樓的殭屍居然連李白這樣的高手都不是對手,便有心驚,道:“叔叔說讓我明天到十四樓視察情況,重啓十四樓,看來是想要讓那些殭屍將我殺死在十四樓之中!”

“今晚你爲什麼要召集源家和豐臣家過來?”明日香皺眉看了電梯一眼,道:“能不能啓動電梯?”

“源家和豐臣家大概是站在我叔叔那一邊的!不是我召集的他們!”藤原野的臉色十分的難看,他看了一眼電梯,道:“這電梯晚上八點之後便會自動停止運行,我不會操作這個東西,我們應該找找這裏的值班人員。”

衆人正說着話,忽然聽到不遠處的樓梯口那裏傳來一陣聲響,衆人循聲望去,只見一個穿着保安制服的人倒在地上,渾身抽搐,像是犯了病一樣。

“你是什麼人?”藤原野看着這倒在地上的人,走上前兩步,忽然停了下來,他看到這個保安的身上有血流出,染了一地!

噗通!

又是一個人從樓梯上摔了下來,不過這一次不是保安,而是一個穿着破爛白大褂的殭屍!

衆人震驚的看着這個身上衣服鬆鬆垮垮,渾身上下沒有幾兩肉的傢伙,隔着老遠就可以聞到他身上的那一股酸臭的味道!

“居然已經到這裏了!”明日香拔出刀來,對藤原野道:“我們從樓梯,殺上去!”

明日香記得李白是在十三樓,現在電梯不能用,而李白沒有下來,這些殭屍卻已經衝到了一樓,這也就表明李白還在樓上,甚至有可能已經遇到了難以抵抗的危險,他們必須要快一點殺上去救李白下來,絕對不能讓李白死在這裏!

趙雯神色焦急的看了一眼藤原化工的大門,她在來之前就已經打電話通知了謝寧,希望能夠請動謝寧他們出手救援,可是現在卻依舊不見謝寧他們趕來!

“啊,我也是這麼想的,殺上去吧。”藤原野拔出腰間長刀,透過門口看了一眼門外的景象,好像是源家和豐臣家來了,如果源家和豐臣家真的已經站在了他叔叔那邊的話,那麼他現在必須要作出決定了。 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打得過!

李白現在完全沒有和這個怪物集合體交手的意思,對方只是張嘴叫了一聲,就讓他遭受重創,精神不振,這要是打起來,豈不是分分鐘秒殺他的節奏!

李白咬牙轉頭跑回了休息室,剛纔的嘯聲穿透力極強,他有些擔心小早川晴子。

李白來到小早川晴子所在的房間裏,便看到小早川晴子此時已經昏迷在了牀上,一番簡單的檢查發現小早川晴子的身體並無大礙之後,李白也鬆了一口氣。

“好奇心害死人啊。”李白苦笑一聲,轉身再次走出了休息室,無論他想不想和這個怪物交手,大概這個怪物都不會放過他吧。

如此想着李白重新回到了走廊上,令他感到室分詫異地事情是這個怪物並沒有朝着他這邊走過來,反而是朝着另一邊走了過去。

這是什麼情況?


李白有些茫然的看着怪物在自己的視線當中越走越遠,難道這個傢伙對他不感興趣,沒有要幹掉他的意思?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太棒了,他纔不管這個怪物會走到哪裏去,反正他也管不了,這個時候他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覺,然後等到明天早上和小早川晴子坐電梯一起李白這個鬼地方,再也不回來了。

正當李白如此想着的時候,另一頭忽然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這是個什麼東西!”

“天吶,這就是十四樓實驗室裏的殭屍嗎?可是這模樣這體積,也太恐怖了吧!”

“李白呢,李白在哪裏!”

李白站在走廊的這一側,聽到那熟悉的叫聲,不由得張口叫道:“我在這裏!”

另一邊,趙雯聽到李白那有些沙啞低沉的叫聲,臉上頓時露出驚喜的神色,隔着怪物對李白說道:“老公,你怎麼樣了,有沒有受傷!”

李白聞言笑笑,道:“我還好,這個怪物有點奇怪,你們當心。”

趙雯等人聽到李白沒事也就放下心來,看着眼前的怪物,藤原野心中的震驚無可加復,他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那位叔叔竟然在藤原化工的十四樓藏着這樣一個恐怖的怪物,他難道是想要讓這個怪物毀掉藤原化工,毀掉整個藤原家族嗎!

“試探性的攻擊一下這個怪物吧。”明日香提議道,雖然面對這樣的怪物她同樣感到無比的震驚,但是震驚之後,該如何出手解決這個怪物,纔是他們現在應該考慮的事情。

趙雯很認同明日香的話,不解決掉這個怪物,另一邊的李白就無法過來,想到這個,趙雯伸手一甩,五根銀針牽引着紅線射向了怪物,紮在怪物的身上之後,卻只是堪堪刺穿了怪物的皮膚而已。

“這個怪物的防禦能力,很不簡單。”趙雯沉聲道,她一直都在練習自己的暗器技巧,以她現在銀針的威力,就算是先天中期境界的古武者的護體罡氣也可輕易刺穿,而現在面對這個怪物,她的銀針卻只剩下了撓癢癢的作用。

謝寧看着趙雯絕美的容顏,又看了看趙雯手牽紅線的姿態,不禁感慨道:“你修煉的不會是《葵花寶典》吧。”這個形象去拍東方不敗絕對滿分啊。

趙雯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道:“有心情說這個,不如看看怎麼……啊!”

趙雯正說着話,忽然臉色一變,驚呼一聲,原來是那怪物伸手抓住了銀針上的紅線,用力一拽,趙雯便像是沒有重量一般朝着這怪物飛去,如果不是趙雯當機立斷將手中的紅線鬆開,此時她恐怕已經飛到了這怪物的手中!

因爲慣性的原因,趙雯從空中跌落,摔倒在地上又向前滑了一小段距離,此時她跟這個怪物之間的距離只剩下不到兩米!

這是一個絕對危險的距離!

趙雯擡起頭來,正好和這怪物的一顆腦袋對視,如此近的距離之下,趙雯甚至可以看到這怪物臉上那密密麻麻的針眼,看到這怪物的面容下有什麼東西在一鼓一鼓的,彷彿隨時都有可能爆裂!

“糟了!危險!”

看到趙雯被怪物輕易拽走,衆人面色一變,還是藤原野反應最爲迅速,衝上前去抓住趙雯的腿將她往回拖,而與此同時這怪物的七隻胳膊也跟着揮舞起來!

就在這怪物即將用最長的那隻胳膊抓住趙雯的頭的時候,它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

“嘿,醜八怪,你的對手是我。”

李白有些緊張的看着眼前的怪物,他剛纔聽到趙雯的叫聲簡直要被嚇死了,情急之下李白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只能希望自己的攻擊可以將這個怪物的仇恨給拉到自己這邊來,於是李白將激活的好色之劍當中所有的力量全部都發泄了出去,充滿了毀滅性力量的一劍狠狠地斬在了這怪物的一顆腦袋之上,將這顆腦袋一劍斬成了兩半!

李白看到怪物因爲自己的攻擊停了下來也是鬆了一口氣,如此一來,趙雯應該就沒有危險了吧。

正當李白松口氣的時候,被李白一劍殺死一顆腦袋的怪物忽然動了!

一連串密集的腳步聲迴響在十三樓的走廊之中,李白瞪大了眼睛,看着身材臃腫如同一顆球一般的怪物在九條腿的支撐下如同一顆炮彈一般在眨眼間衝到了自己的面前!

一股腐朽的臭味撲面而來,李白震驚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怪物,那顆蔥怪物的眼眶裏墜落出來的眼球此時距離他的眼睛只有不過十釐米的距離!

這個怪物的速度居然可以如此之快!

李白震驚了,可是怪物卻沒有因爲李白的震驚而停下自己的動作,六隻手緊握成拳,揮舞在引起一陣空爆聲,狠狠地轟在了李白的身上!

轟隆!

十三樓的地板在這怪物的一擊之威下直接被打穿,怪物的六隻拳頭直接將李白轟到了十二樓中!

伴隨着一陣轟鳴聲響起,怪物也跟着來到了十二樓,一陣密集的轟鳴聲接連響起,震得衆人頭皮發麻!

……

趙雯本來以爲自己要死了,她並不畏懼死亡,因爲她是爲了救自己心愛的男人而死的,所以她不怕。

當一陣恐怖的劍氣伴隨着李白的吼聲從另一邊傳來,怪物忽然停下了攻向自己的動作時,趙雯知道,自己得救了,而救了她的人,正是自己最愛的那個人。

“趙雯,你沒事吧。”謝寧將趙雯從地上扶了起來,有些擔憂的看着趙雯。

趙雯搖搖頭,道:“我沒事。”剛纔那一下摔得其實並不疼,她會尖叫只是因爲猝不及防被怪物拽了過去,被嚇到了。

“那就好,幸虧有李白……”

咚咚咚咚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