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被關海這種生意人,因爲某些利潤的誘惑,而破壞了我對夢魘陰靈的追查,那可是我最不想見到的結果,所以,我纔會說我要絕對的話語權,整個過程,都要由我來指揮才行,不然的話,我還真不如自己去西市追查線索了。

如果和關海合作的話,那就要對我和青雲古玩店保密了,如果對方真的是控制夢魘陰靈的真兇,我明目張膽的和人家合作,那不是擺明的打草驚蛇嗎?

還有一點,對方來西鎮收購陰沉木這種古木,首先想到的一定是青雲古玩店,可對方卻偏偏找到了關氏古玩珠寶店,這一點很反常!

按照正常邏輯分析,這種大生意一般都是會找當地最大最可靠的店鋪合作,可對方爲什麼偏偏不找青雲古玩店呢?我認爲,其中一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比如,這陰沉木……就是劉志的師父在收購!

也許是我對夢魘陰靈和劉志的師父太過敏感,也有可能對方是二叔的仇家,不想找二叔合作而已!

不管怎麼說,小心一點還是好的。

關海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雖然他皺眉的動作很隱晦,但還是被我察覺到了!

足足沉吟了半晌,關海暗暗的嘆了一口氣,這才說道:“我答應小風爺的要求,只不過,如果將小風爺和青雲古玩店參與進來的事情隱瞞,那小風爺就不能經常和我聯繫,甚至直接不與我聯繫,這樣的話,小風爺要如何指揮整個過程呢?”

我略微的想了想,旋即便說道:“我可以找一個生面孔進入你的團隊,他負責和我單線聯繫,我也會通過他來和你取得聯繫,表面上,這單生意還是你關老闆一個人的!”

“也好!” 法醫星妻太妖嬈 關海考慮了一下,又道:“那我就給小風爺說說這單生意具體的經過吧!”

“大概十天之前,有兩位樣貌普通的中年男人找到了我,說是西市的人,想要大批量收購陰沉木,而且開價極高,總貨款接近五千萬,如此闊綽的出手,自然是西市的大財團!”關海想了想,突然有些疑惑的說了起來,“不過,那兩個人中,其中一個鼻下留着兩撇鬍子的人,面孔有些不像華夏人,而且一直都不說話,直到最後,我隱約聽到那留着兩撇鬍子的傢伙,好像對另外一個樣貌普通的中年男人說了一句島國的語言……”

“島國?”我下意識的驚呼出聲。

對於這個極度無恥的國家,我的印象特別深刻,因爲從小父親和二叔就會給我灌輸一些發生在幾十年前的侵略戰爭,那時候,正是因爲島國的全面入侵,才導致華夏大地生靈塗炭,若不是那位紅色偉人橫空出世,華夏大地現在說不定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所以,對於島國這個無恥的國家和民族,我與父親和二叔抱有同樣的態度,敵視!

而且我相信不僅是我們楚家有如此態度,千千萬萬有血性的華夏兒女,炎黃子孫,都會對島國抱着敵視的態度!

“按照你的說法,島國好像也參與進來了?”我的眉頭恨不得擰成另一個“三”字形,如果說這件事真的和劉志的師父有關,那劉志的師父和島國又是什麼關係?

想到了這裏,我貌似有些明白,爲什麼關彤會找寧思思去她家的店鋪工作了……

學校裏英語好的人有很多,但通曉多國語言的人,貌似只有寧思思一個,就連我,都懶得學習課本之外的語言,而寧思思則不然,她比我勤奮,也比我好學,她喜歡歷史,除了華夏的歷史,她也喜歡國外的歷史,爲了讀懂那些生澀的外國文字,寧思思自學了不少種語言,比如說島國的,棒子國的,甚至是西語和法語也有涉獵! 屠龍的商務賓館,我的套房內。

當關海說出,島國似乎也參與進來之後,整個套房內的人都沉默了。

我的態度就不多說了,李東是軍人出身,毫無疑問,他對島國自然敵視,

而屠龍和花豹這種江湖人,最講究“義”字,不論是大義還是小義,都被江湖人奉爲第一行事準則,而在國之大義面前,身爲江湖人的屠龍和花豹,自然對島國沒有好感。

各位看官不要意外,真正的江湖人,可不是現代社會的地痞流氓黑澀會,江湖,是一個充滿快意恩仇,俠骨柔情的地方,直白的說,所謂的江湖,更像是幾百幾千年前的武林,真正的江湖人,依舊流淌着武林俠客和綠林好漢的血液,只不過受到了近代的黑澀會的影響,略微的作出了一些改變而已。

當然,改變是必然的,如果不改變,那就只能被淘汰,江湖,永遠不不會被淘汰,因爲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關老闆,情況我大概都瞭解了,明天我就會把我的人派到你那裏,不過,可能會需要你出面做一些配合,甚至,可能會要你做一些特別的事,比如說……公開與我決裂等等!”我一邊用手指敲擊着茶几,一邊笑着對關海說道。

“好!全聽小風爺吩咐!”關海笑着站了起來,試探性的詢問我道:“只是,小風爺,陰沉木……”

“陰沉木你放心,你把你店鋪裏的陰沉木數量統計一下,剩下的,我來完成!”我當即就給關海吃了一顆定心丸,其實哥們我特麼的根本就不知道二叔那裏有多少陰沉木,反正我的主要目的有不是賺錢,而是爲了找到劉志的師父而已!

“既然小風爺都這麼說了,我關海自然是放一萬個心了!”關海爽快的大笑了起來,臨走之前,還朝着我深深的鞠了一躬,語氣誠懇的對我說道:“小風爺,我還是要代表我女兒,向小風爺致歉!”

“無妨,大家都是自己人!不過,今天的談話內容,一定要保密!”我笑着揮了揮手,反正我也不準備追究關彤了,倒不如直接做一個順水推舟的人情,這樣大家面子上都好看。

旋即,屠龍和花豹將關海送出了套房,之後,這兩個傢伙立刻火急火燎的坐回到了沙發上,率先開口的,依然是屠龍。

“賢侄,這單生意很有可能是島國的人遠程操控的生意,你真的打算和島國的人合作?”屠龍有些不解的問道:“二爺可最恨那幫島寇了!”

“小風爺,你是不是有其他想法?”花豹朝着我眨眼睛,陰笑道:“是不是打算關鍵時刻來個黑吃黑,把對方的五千萬吞了,然後那個什麼陰沉木咱們不給他們?”

我笑眯眯的望着屠龍和花豹,“說的對,我就打算黑吃黑!”

重生校園之商女 黑吃黑,只不過是我的一個託詞而已,我最終的目的是想通過陰沉木,把幕後的大魚全部釣出來,當然,我不會讓島國的人或者是西市的人佔到任何便宜,只不過這些事我不能對屠龍和花豹說而已!

聽我這麼說,屠龍和花豹立刻哈哈大笑了起來,看來,這兩位江湖大佬對島國的人也是敵視的很!

“對了!”笑過之後,屠龍便從懷中掏出了一張銀行卡,正色的推到了我的面前,對我說道:“賢侄,小李已經和你說過,有關於商務賓館和酒吧的股權分配了吧?每個月這兩處產業都會進行分紅,到時候我會讓人打到這張卡里,現在這張卡里有兩百萬,算是屠叔叔的一點謝意。”

屠龍口中的謝意,自然是我幫他在張儒,張誠,盧員外和凌雲等衆位總裁和大佬之間,幫他爭取到了巨大利益的好處費了,包括這兩處產業的股權分配也是一樣,都是好處費!

不過,我沒有拒絕屠龍,別看哥們現在是土豪,擁有各種產業的股權,可現金,哥們身上只有幾千塊,還是張銘的,這老傢伙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從我這要走!

錢,我的確得留一點,而且我即將準備潛入西市,和擺在名面上的關海一起,雙管齊下的展開調查,當然,我是在暗處,既然在暗處,那就少不了花錢的地方!

我將屠龍推過來的銀行卡收進了口袋裏,又對花豹說道:“我想和你要個人,作爲我打入關海內部,監視關海,也負責和我聯絡的人。”

“和我要人?小風爺,我手下,有合適的人選嗎?如果有,我一定派到你那幫你!”花豹拍着胸脯的應下了我,邀功似的恨不得他自己親自上陣,畢竟我對花豹,可是有大恩的人。

“黃毛!”我一邊笑着,一邊朝花豹眨了眨眼睛。

“黃毛?這小子行嗎?”花豹有些不放心的說道:“我怕他會壞了小風爺的計劃!”

“除了黃毛,我想不到比他更合適的人選了!”我實話實說道:“我相信,他會成爲我的金牌臥底的!”

其實,早在我想起這個計劃的時候,我就已經確定好人選了,當然這個人不能是我們幾個,一定要是生面孔,最好還和我有點小衝突什麼的,然後引爆一下,擴大一下,最後演變成投敵,名正言順的投靠和我一樣有過節的關海哪裏,而這個人選,黃毛無疑是最合適的!

黃毛圓滑世故,不論是對關海還是西市的那羣人,我認爲黃毛都能把他們伺候好,而且黃毛爲人也講義氣,對花豹又忠心,背叛我的機率很小很小,再加上今天在學校我和黃山之間發生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註定了,黃毛就是我安插在關海內部的那個人!

“我這就把黃毛叫來,小風爺有什麼吩咐,直接和他交給他去做就可以了!”花豹說完,就掏出手機,打電話給黃毛。

之後,屠龍和花豹起身向我告辭,我和李東將二人送走之後,當房門關上的那一剎那,李東這貨便猶如餓狼一般的將我撲倒在了地上,那雙眼睛甚至還散發着幽幽的綠光…… 各位別誤會,我們不是男男,這貨的目標只是我身上那張還有兩百萬餘額的銀行卡而已!

“偉大的小風爺,我們該提一臺什麼車好?” 霸愛成癮:首席別碰我 李東拿着銀行卡,口水都流了出來,似乎是在幻想着什麼,不住的傻笑了起來,“哈哈……”

“提車的事情先放一放吧!”我沒好氣的打斷了李東的幻想,“過幾天我想去西市追查夢魘陰靈和劉志師父,到時候我們用錢的地方就多了,我可不想向張儒或者屠龍主動要錢,這樣做的話,我和他們之間剛剛明確的等級就又模糊了起來!”

“行!我都聽你的!”李東好像一輩子沒見過錢似的,小心翼翼的把那張銀行卡捧在懷裏,生怕銀行卡丟了那般,“那我們接下來該做什麼?”

“等黃毛,然後,連夜返回道村,我要回楚氏古玩店一趟,今夜,我要過陰……”我坐回到了沙發上,恨不得將整個身體都埋在沙發裏,同時,大腦也飛速的運轉了起來。

說實話,我安排黃毛進入關海的內部這件事,只是拋磚引玉而已。

如果西市的那羣人真的是劉志的師父,憑他的頭腦,不會看不出這只是我的計謀,哪怕我和黃毛與關海之間的矛盾鬧的再大再真,劉志的師父也不可能不起疑心,只要他起疑心,我相信以他的手段和頭腦,一定能查出破綻!

關海和黃毛,只是我擺在檯面上的障眼法,我真正的目的,是想讓關海和黃毛給劉志的師父哪怕是造成那麼一點點的牽制也好,這樣的話,我就有更多的時間和機會追查到線索了!

兵者,詭道也,謀事,虛實也,我和關海以及黃毛這一明一暗,要做的就是讓劉志的師父看不清楚我的虛實,讓他明槍難躲,暗箭也難防!

還有一點,關海和黃毛,我都不是完全的信任,所以,我還需要另外派出值得我信賴的奇兵……

就在我不斷的思索該任何佈局,才能做到萬無一失之際,套房的門再次被敲響了起來。

李東打開了門,一臉謙卑的黃毛便出現在了我的視線之內。

“小風爺!李老大!”黃毛恭敬的朝着我和李東分別點了點頭,不過,他卻依然站在門口,並沒有走進來。

望着如此懂規矩的黃毛,我的嘴角也是不由的輕輕揚起,“進來坐吧!”

聽了我的話,黃毛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隨後李東便關上了房門,不過,他卻並沒有跟着黃毛走進來,而是將後背靠在了門上!

李東這麼做,很明顯是在警惕門外的情況,如果門外有人偷聽或者其他什麼,以他敏銳的洞察力,絕對會在第一時間發現,然後作出相應的措施。

黃毛有些拘束的坐到了沙發上,下意識的嚥了咽口水,這才略帶緊張的問道:“小風爺這次找我來,不知道是爲了什麼事?”

黃毛的小動作全都被我盡收眼底,通常,一個人緊張的時候,就會下意識的作出這種表現,顯然,黃毛現在有些緊張,也許是怕我追究黃山那件事吧?

“黃山怎麼樣了?”我並沒有直奔主題,而是問起了黃山。

“他沒事……那個……小風爺……我想替黃山向您道歉……”黃毛有些忐忑的說道。

不過,黃毛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我打斷了,“我說過,我和黃山之間的事已經一筆勾銷了,更何況,你看我像是那種會因爲這種小事而咬着不放的人嗎?”

“多謝小風爺大人大量!”得到了我的承諾之後,黃毛的表情也放鬆了下來,說話也不那麼拘謹了,“那小風爺這次找我來,是爲了什麼事?”

“黃毛,我找你來,是想給你一個機會,一個上位的機會!”我雙眼一眨不眨的注視着黃毛的雙瞳,彷彿想要看透他的內心一般,直奔主題的說道:“能不能抓住這個機會,就看你的手段了!”

我一說到上位,黃毛的雙眼眼瞳明顯的縮了一下,甚至還閃出了一道精光!

哪個出來混的江湖人不想着上位?

可上位的機會卻少之又少!

無數江湖人都死在了上位的路上,真正能堅持到上位的江湖人,每個地區也只有那麼一點人而已,可是,一旦上位,不僅名利雙收,最重要的是,拼命的事就可以不做了,而是讓手下的小弟們去做了!

我能看出來,黃毛根本抵抗不住上位的誘惑,他已經動心了,而且他眼瞳中散發出來的光芒,甚至可以代表,他願意用命去拼這次機會!

黃毛出現如此反應,其實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不僅他受不了上位的誘惑,連我都受不了,其實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也在上位的路上,只不過,我上位的難度,要比黃毛大太多了……

“小風爺,你就說吧,讓我做什麼,就算拼了這條命,我也要完成您交給的任務!”黃毛激動的站了起來,雙手死死的握成了拳頭,一臉渴望的盯着我。

“我安排你進入關氏古玩珠寶店,成爲關海的左膀右臂,當然,你的目的是監視關海,以及聽從我的安排……”我不緊不慢的說了起來,“關海會帶着你去西市,與某個財團商討一單生意,我要你打入雙方的內部,獲得我想要的祕密!”

“可是……小風爺,我跟豹爺好多年了,突然加入關海那邊,會不會有些……”黃毛想了想,便有些顧忌的開口說道。

我知道,黃毛擔心兩點,第一,他擔心這樣做名不正言不順,因爲他沒有理由背叛花豹,第二,加入了關海的團隊之後,黃毛在江湖上的名聲一定會一落千丈,因爲反骨小人是江湖人最痛恨的人之一。

“你放心,我會安排一個非常合適的理由讓你名正言順的進入關氏古玩珠寶店”我笑了笑,壓低了聲音對黃毛說道:“比如說,你因爲黃山和我反目,又因爲我和屠龍花豹關係很好,所以你把他們也反了……然後關海出面拉攏你加入他的團隊,和我對抗,因爲,我今天把關海的寶貝女兒也給教訓了,關海對我懷恨在心,可他自己有無能爲力爲女兒報仇……” 我一邊說着,手指一邊還敲擊着茶几,倒是頗有幾分指點江山的味道,“非常巧合的一些事情,如果串聯起來,利用起來,那就是一場佈局……”

我將這個佈局形容的很完美,的確,從表面上看來,這個局確實讓人防不勝防,只不過,現在只有我自己知道,這個局卻是基本上成不了,因爲我的對手也不是簡單的傢伙!

我緩緩的說完了這一番話之後,黃毛便長大了嘴巴,驚訝的望着我,甚至連呼吸都忘記了!

“小風爺……明明都是一些煩心的小事,可你卻能利用這些小事,撒下這麼大的一張網……”黃毛用一種無比欽佩的語氣對我說道:“我黃毛算是見識到真正的高人了,您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強勢崛起,絕非偶然,哪怕楚二爺不是您的二叔,就憑小風爺的頭腦,也必然會崛起!”

“行了!”我揮了揮手,打斷了黃毛的奉承,“你如果接下了我的任務,那就回去好好準備準備吧,明天,計劃就要開始了!”

“好!”黃毛朝着我拱了拱手,用一種比之前更加恭敬的語氣對我說道:“小風爺……我真的希望永遠不會和你成爲敵人,因爲你實在是太恐怖了!”

如果說之前黃毛對我的尊重,是因爲花豹和屠龍的原因,那麼現在,黃毛就是真正的,發自內心的尊重我,因爲他已經見識到了我的手段!

“對待兄弟,我楚風向來同甘共苦,只要你不負我,我必不負你!”我深深的看了黃毛一眼,別有深意的說了這句話。

說真的,我真不太信任黃毛,所以纔會說出這句話,憑黃毛的頭腦,應該能聽出我的弦外之音!

前妻的蠱惑 黃毛沒有再說話,只是朝着我點了點頭,旋即又和李東道了個別,這才走出了套房。

待到黃毛走後,李東立刻坐到了沙發上,誇張的拍着我的肩膀說道:“我只知道你小子智商高,沒想到卻高到這種地步,明明就是收拾了兩個囂張跋扈的學生,竟然能被你利用到極致……”

“行了,別廢話了!”我揮手打斷了李東的話,道:“我們也走吧,回道村,我要去楚氏古玩店,再次過陰!”

“那要不要通知銘叔過來爲你護法?”李東一邊說着,一邊掏出了電話,作勢便欲給撥通張銘的電話。

不過,李東的動作卻被我攔了下來,“我這次過陰,你爲我護法就行,因爲我想去向爺爺求證一件事,這件事不能讓二叔知道,所以也不能讓銘叔知道!”

“我給你護法?”李東瞪大了眼睛,乾澀的眨了眨,那意思,就好像我是再和他開玩笑似的。

我太瞭解李東了,這傢伙一定是因爲我上次過陰,然後夢魘陰靈突然出現,尤其是夢魘陰靈還展示了那麼強大的實力之後,他有些後怕!

特麼的,真難得,一根筋的李東竟然也特麼的知道怕了!

“你放心吧!”我鄙夷的笑了笑,繼續說道:“我就是算準了你會害怕,所以才選擇在楚氏古玩店內過陰,因爲那裏有我楚家的三件傳家之寶,就算夢魘陰靈來了,也能在瞬間讓它灰飛煙滅,更何況,上次夢魘陰靈被我打滅了半個鬼體,想再來找我麻煩,它得再休養很長一段時間才行!”

“你要這麼說,那我就放心了!”李東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旋即便抓起了桌上的車鑰匙,對我說道:“走吧!”

“好!”我點了點頭,旋即便和李東一起走出了套房,上了電梯,直奔商務賓館的地下停車場。

離開電梯之後,我和李東徑直的找到了屬於我們的那臺東方之子,待到我們二人坐上汽車以後,李東直接發動起了汽車,伴隨着一陣發動機的轟鳴聲,東方之子飛快的駛出了地下停車場,在漆黑的夜空下,直奔道村而去。

“對了,小風爺,你知道寧思思現在在哪嗎?”李東一邊開着車,一邊詭異的朝着我笑了起來。

我撇了李東一眼,這小子是個藏不住事的人,既然他這麼問我了,那就一定是知道一些什麼我不知道的消息……

“在哪?”我順着李東的話問了下去。

“寧思思現在在張儒的如意集團打工呢,就是田甜工作的那家公司,好像有什麼對外貿易,需要寧思思這種學霸去做翻譯。”李東嘿嘿的笑道:“你昏睡的時候,醉仙居的那位美女經理鄭藍來看過你,可我沒想到,和鄭藍一起來的,居然是寧思思!”

“鄭藍和寧思思的共同語言比較多,關係相處的也不錯,她們兩個一起來也很正常!” 你好哇!江先生 我好像一點也不在意的回了李東一句。

“我說小風爺,你就不好奇,寧思思爲什麼會在張儒的集團工作嗎?”李東見我沒有繼續追問的意思,立刻就急了。

“當然是因爲了賺讀大學的學費了!”我理所應當的說道:“寧思思家境不好,而且她說過,她的父母好像還不太同意她去讀大學,所以她只能自己賺學費,至於去如意集團工作,我猜應該是鄭藍推薦的!”

李東干澀的眨了眨眼睛,一撇嘴道:“和你說話真的很無聊,一點懸念都沒有!”

言罷,李東便不在理會我,開始專心致志的開起了車。

而我則是從懷中掏出了兩張黃符,將其開啓,旋即便順着車窗扔向了空中,只見這兩道黃符在飛出車外的一剎那,忽然的燃燒了起來,轉瞬之間便化作縷縷青煙,飄散在了空中。

還好我今天睡了一整天,體力和精神力也恢復了不少,如果是白天我在學校時候的狀態,估計連這兩道黃符都沒有能力開啓!

“這是什麼符咒?”李東好奇的問向我。

“招魂符!”我淡淡的笑了笑,“我需要那兩隻鬼的幫助……”

“兩隻鬼?”李東似乎並沒有想到是哪兩隻鬼,也猜不出我找兩隻鬼幹什麼,所以他乾脆就好好開車,反正了楚氏古玩店,一切事情他都會知道的。

汽車在漆黑的夜空下飛馳了一段時間之後,終於到達了道村村郊的楚氏古玩店。 我坐在車上,透過車窗看了眼熟悉的店鋪,又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已經十點了,時間來得及。

旋即,我打開了車門,一邊掏出了楚氏古玩店的鑰匙,一邊對李東說道:“一會我教你一些控制我們楚家三件寶貝的咒語,你可得用心學!”

“小風爺,我從來都沒接觸過這行,就算學會了咒語,你們楚家的寶貝能聽我的話嗎?”李東有些擔心的向我問道。

我能看出來,李東這貨現在很緊張,畢竟讓他獨自面對數不盡的孤魂野鬼,而且還有一個隨時可能出現的鬼煞級別的夢魘陰靈,這傢伙不緊張纔怪呢!

別看李東這傢伙是一根筋,而且魯莽衝動,可對於靈異這方面,他根本沒有單獨獨當一面的經驗,以前有我在他身邊,我第一次過陰的時候,有銘叔在身邊守着,這次要他自己獨挑大樑,他的確應該緊張!

“放心吧,我會先用我的舌尖血開啓那幾件寶貝,到時候,只要你念出咒語,法寶就會自行開啓的!”我笑着拍了拍李東的肩膀,這纔打開了古玩店的大門。

又回到了熟悉的楚氏古玩店,我忍不住的仔細打量起了四周的一切。

這裏,是改變我一生的地方,也是我們楚家的象徵,更是我退無可退的避風港,只要進了楚氏古玩店,不論是夢魘陰靈還是陰司牛頭,我都有信心讓它們有來無回!

進入楚氏古玩店之後,我直奔那張龍脊太師椅而去,而後便毫不猶豫的咬破了舌尖,將一縷擁有純陽之氣的舌尖血噴在了龍脊太師椅上。

“一會我就坐在這張太師椅上過陰,現在你先跟我學一下開啓太師椅的咒語!”我不由分說的將李東拽了過來,然後我便坐到了太師椅上,將開啓太師椅的繁瑣咒語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的教李東念。

李東這傢伙的悟性也真是差勁,幾句咒語,竟然特麼的學了接近一個小時的時間,直到深夜十一點,這傢伙纔算是勉強能順利的讀出咒語。

“小風爺,說實話,我其實挺羨慕你的,擁有那麼高深的道行……”李東苦着一張臉對我說道:“不過,我現在一點也不羨慕你了,如果天天都讓我背誦這些繞嘴的咒語,我寧願做一個普通人!”

“少說廢話!”我不爽的打斷了李東的話,又有些不放心的對他囑咐道:“我過陰之後,任何來求藥的鬼都要拒絕,任何委託都要推掉,如果來的陰靈有耐心,就讓它們在這裏等我還陽,沒耐心不想等的可以直接滾蛋,懂嗎?千萬被怕它們,記住,你現在擁有了控制龍脊太師椅的能力,別說是那些遊魂野鬼了,又算是夢魘陰靈來了,只要你念動咒語,也能把它打的魂飛魄散!”

“我知道!”李東鄭重的點了點頭,非常嚴肅的對我說道:“小風爺,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有任何閃失的,就算是死,我也會死在你前面……”

“行了,別說這麼不吉利的話!”我有些不太高興的喝止住了李東。

也不知道爲什麼,這個“死”字從李東的嘴裏說出來,我的心竟然沒來由的狂跳了起來,難道說,這是某種厄運降臨的徵兆嗎?還是我最近精神繃的太緊,導致我整個人都變的敏感了呢?

就在我和李東說話之際,兩股鬼氣突然在楚氏古玩店的門前凝聚了起來,下一刻,一隻剩下半個腦袋,死狀可怖的男鬼,還有另外一隻拖着和身高差不多的長舌,眼神陰冷,表情詭異的吊死鬼,便出現在楚氏古玩店的門前了。

來的不是別的鬼,正是之前勇闖地府向我報信的吊死鬼胡老三,以及我成爲渡鬼一脈的傳人之後的第一個客戶,被我安排在西鎮騷擾曾經趙瞎子產業的單猛。

“你們來了!”我淡笑着朝着單猛和胡老三招了招手,示意它們進來。

盯着單猛和胡老三,李東驚呼出聲道:“原來你召的魂是它們兩個!”

“不然我能召喚誰的魂?”我淡淡的撇了李東一眼,旋即便對吊死鬼胡老三問道:“你這傢伙是怎麼離開地府的?你不是地府的逃犯嗎?”

“嘿嘿……你離開地府之後,所有鬼差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楚老太爺的身上,我就趁機逃走了……”胡老三陰森的笑了起來。

我點了點頭,隨後便對胡老三和單猛說道:“我找二位來,是有事相求。”

“楚大師太客氣了,有什麼事,儘管吩咐,我胡老三上不了天,但能下地,只要是我胡老三能辦到的,一定全力而爲!”

“我的大仇是楚大師報的,我可不單單是欠楚大師一個人情那麼簡單,只要楚大師有用得到我單猛的地方,儘管開口,我單猛絕不會說一個‘不’字!”

胡老三和單猛紛紛向我表了態,大有對我唯命是從的意思。

不過,憑心而論,我不相信胡老三,反之,我更加相信單猛,或者說是已經完全信任單猛了。

胡老三這傢伙滿嘴跑火車,我對它根本就是一無所知,而單猛則與胡老三完全相反,雖然說鬼話連篇,鬼邪更是不可信,但單猛,它卻是真正值得我相信的鬼!

“有兩件事,我需要你們兩個分別爲我完成!”我正色的對單猛和胡老三說道:“你們兩個,將是我手中的奇兵,而且還是讓人意想不到的奇兵!”

不等胡老三和單猛繼續表態,我便出言道:“先說單猛,我需要你幫我監視幾個人……關海,黃毛,以及向他們收購陰沉木的那夥人,具體是計劃李東知道,一會就由李東給你解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