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我們現在已經拉攏了十幾位隊長,他們都同意加入自救會,但關於人員安置問題,他們有些不同的意見!』

孫丞輝身後,被他安排前去暗中接觸其他勢力的手下彙報道,臉上也是隱隱的為難。

『他們想要什麼?』孫丞輝背對著手下,臉上閃過一絲不渝問道。

至於手下稱呼他為會長,他並沒有制止,反而他自己內心也覺得很自然,現在他才是自救會唯一的會長,所有人變稱呼也只是時間問題。

『他們希望不要隨意的打亂他們的隊伍,但如果要向裡面加人他們同意,而且他們希望在職務上我們可以再大度一點,最起碼他們想要達到大隊長的位置,有人還希望副會長的位置!』

『大隊長、副會長?就憑他們也配,你明著去告訴他們,暗中再跟他們的其他成員接觸,告訴他們只要人能帶來,答應他們隊長的待遇,我可以直接給他們!』

『另外秦思瑤那邊怎麼樣了?』

『如你所料會長,秦思瑤又去了秦思宇他們那邊,現在支持她的幾個隊伍已經吵翻天了,全都吵著讓她必須回來,而且有人還想見你,只不過被我們的人攔了!』手下臉上笑道。

『攔的好,不管誰來就說我受傷了不見人,另外你再去找人放些消息出去,就說秦思宇一行人已經不打算走了,他們打算留在江城,留在自救會協助秦思瑤!』孫丞輝臉上閃過一絲冷笑,打算再放一劑猛料。

『這樣一來那些人就更憤怒了,秦思宇這些人擺明就是來摘桃子的!』手下一臉佩服的看著孫丞輝的背影。

『我就是要讓他們產生這種錯覺,不管他們之前有沒有這方面的憂慮,現在開始他們應該有了,而且哪怕到時秦思宇親自出來解釋,這攤黃泥也要塗在他的身上!』孫丞輝轉過身來,臉上冷笑連連。

『會長,你這連環計,我老潘是心服口服,我現在就去安排!』潘斌傑連連點頭,然後就臉上帶著壞笑走了出去。

潘斌傑走後,孫成輝臉上的笑容再度消失,然後他走到房子中間的桌上,看著眼前的江城地圖陷入了沉思。

有一個情況他剛才一直在考慮,那就是江城究竟還值不值得他繼續留著,因為他能想到的事情,他相信王者之拳的毛曉東也一定能想到,而且他想做的事,同樣也是毛曉東想做的事,他們基本上都是一類人。

未來的江城,再出現重要決策時,不需要第二個聲音出現。

慢慢的孫丞輝的目光向江城周邊移去,然後一點點的自江城的幾個衛星城市上掃過,最後他將目光盯在了江城的東邊。

『屍潮自東邊而來,說明那邊的喪屍也被吸引的差不多了,而且倖存者勢力就算還有,基本上實力也是大損,尤其是這邊的地形這麼的有優勢,雖然沒有江城大,也一定有著很大的發展趨勢,到時候只要宣傳到位,我一定可以建立起一座不輸於江城的大聚集地!』

『只要有人有底盤,我就可以跟胡曉原一爭高下,再不濟做一個城主還是好的,到時候還不是要什麼有什麼?』孫丞輝心中暗道,然後越想思路越清晰,心中的決斷也堅定了起來。

『看來,是時候安排人先去探探路了!』 第四百二十六章秦思瑤的擔憂

秦思宇一行回來后,迅速就被候元安排著住進了病房,然後一個全身檢查是免不了的,哪怕他們再怎麼抗拒與解釋,這件事情候元根本就不通情達理,直接將他們交給了幾女。

婁清芸面帶寒霜,將一臉不情願地秦思宇一步步的推進了病房,活像是不願意吃飯的小孩,被自己的母親從房間里拖出來一樣,就差將不願意三個字寫在臉上。

婁清芸根本就不跟秦思宇廢話,走兩步就在秦思宇背上使勁一推,秦思宇也不敢用力抵抗,擔心他的力量傷到了人,所以就在秦思瑤好笑的眼神中,一步步的被推到了病床前。

『脫衣服!』婁清芸看著秦思宇道。

寧負深情不負婚 『我真的沒受什麼傷,我身上全是喪屍的血,換身衣服就行了!』秦思宇無奈的堅持道。

『受沒受傷不是你說了算,我檢查完了才算!』婁清芸寸步不讓,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秦思宇的臉。

雖然臉上的神情很嚴肅,但婁清芸心裡已經笑得不行了,看著秦思宇臉上的尷尬表情,婁清芸強自鎮靜,暗付不能在他面前露陷。

看著秦思宇臉上乾枯的血跡,婁清芸心中又閃過一絲心疼,然後看向秦思宇的眼神發生了一些變化,恰巧此時秦思宇正低頭搓著手背上的血痂,沒有看見這一幕,但一旁的秦思瑤確實看了個清楚。

就在這時,婁震推門走了進來,在他的手上捧著一套衣服,看了房間內三人一眼后,將衣服放下就趕緊走了出去。

『行行行,我拗不過你,那這樣我先去洗個澡吧,一會你們再來檢查行吧!』秦思宇嘆氣,然後拿起婁震送來的衣服,就進了裡間的衛生間。

等秦思宇進去后,秦思瑤向著婁清芸招了招手,兩人也走出了病房,然後等在了病房外面。

『謝謝你這段時間照顧我哥了,清芸姐!』秦思瑤感謝道。

『說這些幹嘛,我們是一個隊的,互相照顧也是應該的,而且戰鬥上我也幫不上什麼大忙,所以忙些後勤方面的事也是應該的!』婁清芸理了一下眼前的碎發,將它們攏在了耳後。

這一刻婁清芸展現出了一絲女性特有的風情,這絲風情就連秦思瑤都看得呆了一下,直到這一刻秦思瑤才認真的看了一眼婁清芸,然後發現眼前這人長得真的挺美。

只不過婁清芸卻刻意的偽裝了好些,而同樣作為女人,婁清芸的這些偽裝,根本就瞞不過秦思瑤的眼睛。

『正因為有你們的照顧,他才能一路走過來,所以我們兄妹才能再度相遇,為這件事不值得我感謝一下嗎?』秦思瑤笑道。

『婁姐忙完了嗎?』後面施倩看著這邊突然叫道。

『來了!』

婁清芸隨口應了一聲,然後看著秦思瑤道;『我先過去一下,看看她們什麼事,等會我再過來!』

『你去忙吧,我幫你看著他!』秦思瑤點頭,示意婁清芸先去忙。

等婁清芸走後,秦思瑤靠在牆上,會心的笑了一下,然後就開始想事情出神。

也不知道出神了多久,秦思瑤突然聽見有人在叫自己,抬頭看去卻是走廊盡頭那邊,也就是樓梯上來的那裡,那邊之前她來時見過的那個男人,好像是叫席偉的人。

看著對方不斷在向她揮手,然後還伸手向樓梯口那邊指指,秦思瑤心中一動,就向著那邊走去。

『有人找我嗎?』離得近了,秦思瑤奇怪的問道。

『是的秦小姐,外面有個女人說是你的隊員,然後指名要見你!』 此生唯你終老 席偉點頭。

『阿蓮,你怎麼來了?』秦思瑤看見來人,有點震驚的問道。

『不光我來了,萍姐跟陳雪也來了,但她們在樓下,讓我上來找你下去!』阿蓮看著秦思瑤道。

『她們幹什麼,幹嗎不上來?』

話雖這樣問,秦思瑤還是趕緊出門去,然後當先向著樓下走去,阿蓮則沉默的跟在她的身後,臉上的表情充滿了為難。

樓上,席偉在看見秦思瑤跟那個女人一起下了樓后,想了想還是向著潘曉紅所在的病房走去,他覺得這件事還是需要讓潘曉紅去看看。

秦思瑤下得樓來,然後才發現其他兩人竟然都坐在車裡,而且看她們那意思,也沒有下車的想法,想了一下秦思瑤拉開車門坐了上去。

秦思瑤一上車,阿蓮立刻自另外一個方向上了車,然後汽車就被發動,沿著醫院門前的路向著另一個方向駛去。

車上秦思瑤沒有先張嘴問什麼,而是沉默地坐在車上,任由後座的金海萍與陳雪自後視鏡中打量著自己。

一路上有著許許多多各色臉龐的行人,在看見車輛過來時急忙為她們避開方向,然後在她們走開后,又一臉羨慕的站在車後面,陶醉的呼吸著車輛噴出的尾氣。

半個小時后,車子在北城的一棟大樓前停下,秦思瑤下車看了一下,然後邁步就向樓上走去,至於危險她一點都不擔心,她不相信身後三人會傷害她。

因為她們只是想法不同,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仇恨存在,而且那三人還是她一直以來的支持者,就更加不會這樣了。

但對這趟行程的目的,秦思瑤就猜不透了,不明白她們為什麼將自己帶到這棟大樓來,這邊並不是她們的宿營地啊。

進了樓之後,秦思瑤的臉色就變了,因為在這裡她竟然看到了大多數人的面孔,那些之前選擇支持她的隊長們,現在全都在一樓大廳中等著她。

『你們?』秦思瑤吃驚,不明白他們怎麼都出現在了這裡。

『去樓上看看吧,我們在這裡等你!』陳雪站在秦思瑤身後道。

秦思瑤儘管心中突突的厲害,但臉上並不動聲色,而是按照陳雪說的,邁步向樓上走去,既然已經來了,她就打算上去看看,看看他們得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上到二樓時,秦思瑤的臉才變得凝重了起來,因為一上來,她就聞到了一股惡臭味,而末世生活了這麼久,這臭味代表了什麼她心裡一清二楚。

再加上那隱隱約約傳來的喊聲,秦思瑤心裡突然有了一個猜測,然後她的臉色終於變了,三步並作兩步,秦思瑤直接加快速度向樓上跑去。

三樓的樓梯口那邊,幾個滿臉愁容的人站在那裡,在看見秦思瑤走來后,這幾人並沒有像往日看見她那樣問好,但也沒有什麼好臉色給他,更甚者直接怒目相視。

秦思瑤沒有在意這些,直接挑開釘在牆上的厚重布簾,然後一股臭味直接撲面而來,差點沒將她熏暈過去。

強忍著噁心的感覺,秦思瑤走進了布簾后,然後一瞬間她的心就掉了下去,對她而言,感覺最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了。

布簾后一個個傷員躺在簡陋的地面上,而在他們的身下,就只有一層摺疊起來的被子,被子上他們滿臉痛苦,不斷忍受著身體上傳來的疼痛。

放眼望去,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沾滿了污黑的血跡,衣服上一道道傷口結痂的結痂,流膿的流膿,甚至有的皮肉翻卷,臉上已經沒有一點的血色。

十幾道瘦小的身影穿梭在這些人旁邊,然後不斷地拿剪刀在這些人身上的傷口處剪開,將傷口周圍的沾染喪失血液的布料剪掉。

但這裡還不是最慘的,這裡的戰士就算疼痛也只是小聲的哼哼,而在大廳的裡面,那裡才是秦思瑤剛才隱約聽見聲音的來源,而在那一片被防水布圍起來的地方,正不斷的有慘叫聲傳出。

不用看秦思瑤已經明白髮生了什麼,但她的腳步還是向那邊走去,然後在掀開其中一個的帘子裡面,秦思瑤看見了,正有四五個像是醫護人員的人,在按著一個受傷的戰士給他清理傷口。

看著那戰士疼得歇斯底里的樣子,秦思瑤突然眼睛一紅,這一刻她的心裡只有無盡的憤怒,憤怒孫丞輝盡然卑鄙至此。

『他怎麼敢這樣做?』秦思瑤這句話不是問誰,只是不相信他真的會這麼做。

『為達目的,何須在意手段,人們看見的,只是成功,誰也不會在乎你是怎麼成功的,難道你沒有聽過一句話嗎,成敗論英雄!」這一刻秦思瑤心中,突然想起了之前鄭凱對於孫丞輝的評價。

剩下的秦思瑤已經沒有勇氣再看下去了,下得樓來她只是掃了其他幾人一眼,扔下一句『我會帶物資回來!』,然後就直接奪路而逃。

是的就是逃,她的行為就是逃跑,而且還是落荒而逃,因為她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去面對這些最信任她的人,她不敢去直視他們的眼睛。

秦思瑤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王者之拳的總部,然後直接一路衝到了最頂層,路上所有攔著她的人,全都被她一招放倒,要不是最後毛曉東及時趕來,她還真的準備一路橫推上去。

『我需要一批物資!』這是秦思瑤見到胡曉原的第一句話。 第四百二十七章撕破臉

胡曉原很乾脆,連秦思瑤的用途都沒問,甚至也沒問她需要什麼東西,直接就讓毛曉東安排人去準備。

毛曉東不放心留秦思瑤在這邊,便讓被抽調回總部的胖子邢主任前去處理,並叮囑他以最快的速度籌備,然後直接送到秦思瑤給出的地址。

『我欠你一個人情!』看著病床上的胡曉原,秦思瑤突然道。

『不,不需要這樣,是我欠你的多!』胡曉原平靜道。

『不管你認不認,我都欠你一個人情,所以以後我會找機會還給你的,我不喜歡欠著別人!』秦思瑤認真道,然後轉身就向外走去。

『東西你們直接送到這個地址,我再到醫院去抽調一批醫生護士,你們給那邊打個招呼,我那邊的傷員照顧不過來!』秦思瑤邊走邊道。

『你直接去吧,曉東會將一切安排好的!』胡曉原看著秦思瑤的背影回道,然後一直目送她的背影走出門外。

秦思瑤一走,胡曉原轉過頭看向了毛曉東,毛曉東立刻會意的點了點頭,然後也跟了出去進行安排。

兩人離開后,胡曉原一拳砸在了床上,他已經想到發生了什麼,但卻實在是想不到,孫丞輝這樣做的原因是什麼,難道他就不擔心江城其他人的看法嗎?

『在這個拉攏人心千載難逢的機會面前,他竟然針對與自己意見不合的其他隊員,難道就不怕這個消息傳出去了,他還怎麼在江城立足!』胡曉原苦苦思量著孫丞輝這樣做的原因。

因為這樣做,對他可是一點好處都沒有,甚至可能連之前鄭凱為自救會積攢的名聲,也會被他搞臭,可孫丞輝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會出昏招的人啊!

這件事怎麼看怎麼透漏著詭異,想不明白的胡曉原,直接喊來一個在門外等待的手下,然後讓他將這個問題帶給負責情報工作的王蒙。

並不是說胡曉原猜不透孫丞輝的想法,實在是在他們現在的認知里,有一個思維誤區,那就是所有人,都是削尖了腦袋想往聚集區裡面湊,他並沒有想到孫丞輝竟然是打算,主動放棄江城聚集地。

秦思瑤在離開這邊后,又直接奔向了醫院那邊,然後在醫院樓下遇到那些已經登車的醫護后,直接又上了他們的車。

樓上婁清芸站在秦思宇身邊,看著秦思宇雙眼緊閉,而她則不斷的將一種藥膏,用棉簽塗抹在秦思宇的後背上。

房間內潘曉紅與其他幾人也站在那裡,良久後秦思宇終於睜開了眼睛,然後看著潘曉紅道;『將候元叫來吧,我有話對他說!』說完又重新閉上了眼。

不一會候元就過來了,秦思宇睜開眼睛道;『去一趟城北,將我妹找過來,如果有人阻攔,不要留手!』

『出事了?』候元詫異道。

『沒有,只不過有人想利用她而已!』秦思宇搖頭,但眼神里卻難掩憤怒。

『我明白了,這就去!』候元點頭,然後就出了病房,不一會就帶著幾人樓下開車離開。

另一邊秦思瑤帶著醫護人員趕到那棟大樓時,邢主任也開車帶著物資來了,而且物資還不少,足足開了四輛箱貨送來。

到了樓下之後,邢主任還沒有表達來意,就被陳雪等人攔住,驅逐讓他們趕緊走,說是這裡不歡迎王者之拳的人。

邢主任也不生氣,就像是尊彌勒佛一樣笑呵呵的與幾人解釋,表示讓他們擔待一下,他們只是停一會,等下就會離開。

邢主任不生氣,不代表後面車上的人不生氣,連同司機在內的七人,全部對著陳雪等人怒目相視,不知道她們哪裡來的自信。

等秦思瑤到場時,邢主任等人已經被陳雪幾人派人圍了起來,秦思瑤下車時,可以清晰的聽見那邊的辱罵聲。

秦思瑤心中有氣,但卻發不出來,只能讓醫護人員先呆在大巴車上,而她自己孤身向那邊走去。

陳雪金海萍等人也看見她過來了,但這些人並沒有收斂,反而退到了圈外,看著麾下的人圍著邢主任在那邊叫罵。

『思瑤你回來了,這就是你給我們的解釋嗎?』陳雪看著秦思瑤喊道。

『戰士們都受了傷,而且有的人傷的很重,既然你們搬來了這裡,說明已經沒有了物資供給,我找來物資以及救命的醫生,怎麼了!』秦思瑤有些疲憊的問道。

『我們怎麼會落得這樣難道你自己不知道嗎,要不是為了幫你支持你,我們會跟孫丞輝形同陌路,他會將事情做的這樣明顯,甚至直接斷掉我們的物資供給?』陳雪冷聲質問秦思瑤道。

『那你要我怎麼辦?』秦思瑤看著陳雪問道。

『你…!』陳雪一時語噎。

『當我宣布要離開的那一刻,自救會就成了孫丞輝的勢力,這是不爭的事實,因為此時他的實力最強大,而且我也明白,你們都是跟他合不來的,所以那時候我找到了你們尋找支持!

現在孫丞輝打定主意要拋棄你們,而且既然他不見你們還將你們驅逐出來,你們就應該明白,從現在開始你們的一切都要靠自己了!

你們之所以要我來看見這一幕,無非是想讓我幫你們在多要一點好處而已,我說的是吧陳雪,還有幾位隊長!』秦思瑤看著對面幾個一臉平靜的男人道。

『話不能這麼說,思瑤你現在已經是找到了親人,而且你哥的實力那麼強,你今後的生活肯定會過的很安全舒適。

但我們這些人就不一樣了,還得過著刀口舔血的日子,除了上頓沒下頓,背後也沒有人照顧,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被人滅了,所以我們也想要更好一點!』

『王善良啊王善良,你可一點都對不起你的名字,你要知道昨天要不是我哥派人過來支援,你能不能活著還不一定!』秦思瑤奚落道。

『死就死唄,男子漢大丈夫,頭掉了不過碗大個疤,再說死了還能下去跟一幫老兄弟團聚,說不定還能跟會長喝幾杯呢!』王善良,一個個子低矮粗壯的男人,說出來的話卻直接刺痛秦思瑤的心。

『思瑤,不管怎麼樣,我們當初那樣的信任你,你不能就這樣拋下我們,而且你要為我們做主啊,替我們向孫丞輝討回公道,他必須把我們的東西還給我們!』金海萍,一個四十歲的女人站在那裡抹眼淚,邊摸邊看向秦思瑤。

『不管怎麼說,先讓這些醫護人員跟物資進去吧,我是我為大家目前能做的了!至於東西雖然是王者之拳的,但我希望你們不要抱有成見,救人要緊!』秦思瑤言辭真切的懇求道。

夜先生,你的蠻妻請簽收! 『不,我們不會要王者之拳的東西的,我們只要我們自己的東西!』陳雪踏前一步,怒視著秦思瑤道。

『你們…!』秦思瑤氣急。

『愛要不要,思瑤你不要覺得自己欠他們的,你欠他們的你哥已經幫你還了,還給了他們一條命,如果他們不要,我不介意將這條命收回來!』隨著聲音,大巴車旁邊候元帶著小娟以及其他幾人走了下來。

看見來者是候元,幾人的表情一瞬間就不自然了,而且尤其是兩位三級進化者一起出現,他們更沒有底氣了。

『侯哥,小娟姐!』秦思瑤轉身,然後臉色疲憊的看向二人。

就這一會她就像是經歷了一場生死大戰一樣,只覺得心裡憔悴的厲害,但更多的卻是心疼,一種被人背叛遺棄的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