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大的匯靈盞不可能背在身上,所以到今天拿出來被拍賣都沒有人知道這個東西有什麼作用,所以現在這個東西最大的價值就是收藏,當成古物一樣的收藏。

但現在青水想到自己的火鳥還有雷獸,他不知道金剛巨象的金剛劍氣和巨象踐踏之類的會不會受到匯靈盞的影響。

但雷獸和火鳥的攻擊絕對會受到匯靈盞的影響,當然這匯靈盞必須是自己熟識的匯靈盞,所以青水對於今天的匯靈盞是志在必得。

「二兩黃金!」

「三兩黃金!」

……

青水出神的時候,下面叫聲開始,大部分都是下面的一些富商巨賈再喊,他們也就是純粹是收藏而已。

「五千兩黃金!」突然樓上不是很近的位置突然響起一聲冷哼聲。

本來下面都是一兩最多十兩的喊著,先前也不過漲到四百兩不到而已,也許樓上的那位看不慣了,直接一聲冷哼喊出五千兩讓場面靜止。


這裡一般都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樓上的喊了的話,下面就不在喊了,這一次也不例外,就算是二樓也沒有人喊了。

「樓上的三七八號出價五千兩黃金,還有沒有更高的。」拍賣師老者在下面等了一會才出聲問道。

「老哥,那邊的三七八號是什麼人,您知道嗎?」青水向著唐武德問道。

「來這二樓的就是不想讓人識破身份的,所以沒有人知道,除非提前得知或者最後離開的時候留意一下也能得知,除非對方特意隱藏,怎麼青水你也有意要拿下那個奇怪的東西。」唐武德笑道。

「是的,我想拍下那個東西。」青水沒有拐彎抹角,直接說道。

「好,我幫你拍!」唐武德笑道。

「老哥,我來,在這裡我是怕給老哥惹麻煩。」青水笑笑說道。

「哈哈,青水你也太小看老哥,小看唐府了,雖然說唐府不是多麼的強大,但在這州城基本上誰也會給唐府三分薄面的,你拍,這個錢必須老哥掏。」唐武德呵呵笑道。

「有老哥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這個時候下面拍賣師再次說道:「五千兩三次,如果沒有人在競價的話就要成交了!」

「一萬兩!」

青水的聲音的傳出,雖然聲音不大,但卻是清晰的傳進眾人的耳中。

「一萬兩,一萬兩了,二一五包廂的出價一萬兩了!」拍賣師的聲音很有鼓動性。

拍賣師彷彿別人不知道一樣,不厭其煩的大聲的說了數遍然後才說有沒有人出更高的價錢,更是再次說了一遍委託拍賣的家族是個大家族。

「兩萬兩!」

那邊傳出一聲冷哼。

青水聽聲音似乎是一個長著,應該是個老者,而喊話的聲音則是個年輕的男子聲音。

「不知死活!」聽到那聲冷哼的唐武德不在意的說道,聲音很輕但卻是絕對可以讓對方聽見。

「五萬兩!」青水紫玉仙境中有的是錢,就是砸錢也自認能把對方砸下去,沒想到唐武德說出一句話后,對面沒有人在吭聲。

估計對方也是知道唐武德的身份了,雖然唐武德的身份有點欺人,但對方何嘗不是,還有就是怕買行,有些拍賣師更是利用這些世家大族的競爭大發一筆。

五萬兩一次!

五萬兩二次!

五萬兩三次!

成交!

最後青水花了五萬兩黃金賣了這麼一個東西,的人是唐武德掏的錢,在許多人眼中這是一種敗家行為,另外就是讓拍賣師感到自豪,一件底價一兩黃金的東西最後被他五萬兩黃金拍賣出去,這也是他拍賣人生中比較意外的一次,但這對於拍賣師來說這是榮耀。

接下來青水都不感興趣,那中間出了一次相當強大的武器,虹光劍,賣出了一個天價,在這裡對於這些人來說金錢什麼都不算,金錢成了最廉價的東西。

中間更是出了一些丹藥什麼的,但都是要那同等價值的東西進行交換,或者指明換去什麼,比如丹藥,用十顆換同級別其他的八顆,這樣的方式交換拍賣,拍賣行從中收取一定的手續費。

一直到拍賣會結束,青水沒有在開口,和唐武德去取了匯靈盞,拍賣會拍下的東西都是拍賣完了回送到包廂中。

青水拿著匯靈盞,挺沉重的,如盞但卻是如鍾一般的感覺。

「青水,你認識這東西嗎?」唐武德看著青水擺弄著這個剛拍下來的東西,在他看來這東西沒有什麼用處,底價才一兩黃金。

「不認識,但不知道怎麼就是感覺挺喜歡的,想得到。」青水笑著說道,有些事情沒必要說實話,有時候說點沒有任何惡意的謊言反而是一種好事。

隨手收進紫玉仙境!

丟進去的那一瞬間青水感受到一種奇怪的感覺,似乎自己和紫玉仙境中的幾個妖獸聯繫加強了,他的心忍不住一動,想到一個可能。

放在紫玉仙境的匯靈盞就算是法寶放入法寶欄。

和唐武德一邊向外走,一邊打算晚點好好研究下這匯靈盞,相對於主動法寶來說,青水感覺被動法寶也是特彆強大的,就像被動戰技一樣,他一樣的喜歡。

……

「老哥,我要走了!」青水沒有留下來再吃午飯。

「老哥也就不硬攔你了,路上小心,此去一直向東就能到東勝神州,記住老哥和你說的話,不可莽撞,通神山脈中兇險無比,你現在的實力進去基本上只能在邊緣活動下,進去前一定要慎重。」唐武德叮囑青水的說道。

「我會的。」青水揮揮手上到火鳥背上,唐武德的身影越來越遠。

……

「少爺,那個青年獨自向著東方飛去。」萬家一個青年跑到一個庭院中向著正在和一個妖艷女子喝酒的男子說道。

「一個人?」

男子三十上下的年紀,或者更大一點,看起來凌厲精悍,明亮的眼睛眯起,配上那微微彎曲的鷹鉤鼻子,給人一種狠戾的感覺,但也不失為一個俊逸之人。

「是的,看情形似乎要去東勝神州。」


「小子,一件破古董你讓我萬連坤丟面子,那我就讓你丟命,去把四長老、六長老、七長老、九長老等人叫來,還有盯上那個青年,別丟了。」青年迅速的說道。

……

青水緩緩的向著東方飛去,一開始記那麼勻速的飛行,一邊看著下面的景色,他已經不再打算下去了,就像唐武德說的,這裡不會有通天草,那東西基本上是購買交換不來的,所以現在是儘快的趕到東勝神州,想法去通天山脈中碰碰運氣。

現在都已經到中州城了,青水沒有去寒冰城看海冬卿,不知道她現在是不是還好,那個女人會不會像她說的那樣等著自己。

最後青水甩甩頭,不再想了,以後再說,正要準備使用九州行離開的時候卻是感受到後方不遠處的幾隻飛禽有意無意的跟著自己。 848【辱人者,人恆辱之】

感受到後面跟著自己的幾隻飛禽,青水本來想著直接一個九州行甩開,不過一想自己在中州沒有得罪什麼人,如果真要硬說得罪誰,那也只是先前在皇城拍賣行讓一個人沒有了面子,或者說是藉助唐武德讓對方能沒有了面子。

既然對方害怕唐府,那就說明對方沒有唐府強大,但又敢跟蹤自己,那應該是提前調查了自己的身份,還有對方在這這一帶應該也是一個強大的家族。

漸漸的飛出中州城,這裡是一處還算廣闊的荒野,這是九州大陸的格局,基本上任意兩座城池之間都會有著一片荒蕪之地,就是州城也不例外。

青水一到這荒蕪之地就放慢了速度,他知道後面的人很快就會追過來,青水搖搖頭,那裡都沒有所謂的公平,就連拍賣行喊著公平競拍也不公平。

公平的前提是雙方必須站到同一個高度,站不到同一個高度就不會出現所謂的公平,就像現在,那個跟蹤的人壓制拍賣行一層的那些人,唐武德壓制對方,而現在他們又要對付自己這個外來人。

「既然來了,就出來吧!」

青水停下來輕輕說道,他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卻是可以傳出數千米,而且已經感受到對方追蹤了過來,就是實力有點不濟。

一陣飛禽撲扇翅膀的聲音傳來,三隻黑羽鶴出現在青水周圍。

三隻黑羽鶴上面一共五個人,四個老者,剩下一個看起來應該比起青水稍微大一點的青年。

「靈識倒是挺不錯的,居然這麼遠可以發現我們。」其中一個穿著麻布袍子的老者緩緩說道。

老者身材中等,只是那一張臉讓人不敢恭維,兩條眉毛中間幾乎看不出縫隙,如一條又黑又粗的蟲子一樣,小眼睛如豆子一般大小,閃著點點寒光,稱得上宏偉的鼻子佔據了臉上好大一片,這樣的人看一眼一生都忘不了。


其他三個老者倒是還算一般,只是這些人身上都帶著一種狠戾的氣息,青水的神識現在強大不知道多少,所以現在可以肯定這和對方修鍊的功法有關係。

「為什麼要跟著我?」青水雖然猜測是在拍賣行的原因,但也不能就肯定,所以還是問問。

「為什麼跟著你?等你死的時候我告訴你,你一個外來的人也不知道低調一下,你以為你是唐府的子弟?」那個青年看著青水憤恨的說道。

青水笑了,果然是在拍賣行的那個,先不說話里已經透露了,其實還有一點,就是對方的聲音,這聲音就是在拍賣行的那個和自己競價的聲音。

「你們難道不怕唐府對付你們嗎?我是唐府的朋友。」青水笑著看著對面的青年。

「朋友?呵呵,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我不知道你用什麼辦法保住了唐府的唐沖一命,你只不過是一個遊方郎中而已,先前在皇城拍賣行是唐府掏得錢吧,一個窮鬼也想著和唐府做朋友。」青年呵呵笑道,即使笑著的時候也是有著一股冷意。

「是啊,這又怎麼了,我和唐府是朋友啊!朋友是不說貧富的。」青水故作疑惑的說道。

「你難道不知道那就表示你和唐府之間從此一筆勾銷了嗎,還朋友?你以為唐府的朋友這麼廉價?」青年相當不齒的說道。

青水想想也是,如果不是自己的潛力,想成為唐府的朋友還真的是很難,那個社會都是如此,你沒有能力,憑什麼讓別人和你做朋友。

「就因為這個你們要殺我?」青水笑了看著青年說道。

「交出那個古物,給我跪下,今天的事情就算一了百了。」青年看著青水盛氣凌人的說道。

青水看著青年搖搖頭:「這個世界為什麼就這麼多的白痴。」

隨著青水的話聲一落,遠處站在黑羽鶴背上的青年直接雙腿一軟面向著青水跪了下去,原來青水在說先前的話時兩根銀針直接射中對方膝蓋。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對付這樣的人無須客氣,要狠狠的踐踏,最後再踩死。

本來膝蓋上的銀針沒有完全插入,但已經是劇痛無比,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但跪下的時候,膝蓋和黑羽鶴那鐵背一接觸,盡數沒入,忍不住再次慘叫連連。

膝蓋那裡是人體一個脆弱敏感的地方,那裡穴道很多,被針一紮,何況還是青水有意施為,更是痛不可擋,加上這麼一跪,直接###骨頭,彎曲在身體中,一時間痛到骨髓。

「殺了他,殺了他……」

青年滾到在黑羽鶴背上不斷的大聲的呼喚著。

其他幾個老者中三個乘著黑羽鶴向著青水衝去,這幾個老者實力不俗,可惜和現在青水的實力差的太遠,不慌不忙的拿出驚魂鈴。

咻嘰……

那種刺耳令人牙根和耳膜彷彿被穿透一般的聲音響起,只見對面的三隻武皇巔峰級別的黑羽鶴直接兩隻暴斃,剩下一隻卻是突然癲狂起來,那一隻癲狂的正好是青年乘著的那隻。

一個猝不及防,青年的一條腿被黑羽鶴叼去,身邊剩下的一個老者趕緊從鶴嘴力救出已經丟掉半條命的青年,憤怒的將最後一隻黑羽鶴打死。

至尊初級實力的老者對付起武皇巔峰的妖獸還是易如反掌。


混沌火球!

青水想試試自己的混沌火球的威力,雖然眼前的人實力有點弱,但也可以試試,混沌火球迅速在他手中凝成,而對方的幾個老者也是感受到那混沌火球上的可怕威力,本能的一頓。

這一頓,直接被青水的混沌火球吞噬。

這一下算是徹底讓剩下的兩個老者和那個已經丟掉一條腿的青年驚慌,半空中臉色蒼白,太可怕了,手中的火球瞬間將至尊初級的武者燒成灰,是灰也不剩。

「你們是那個家族的。」青水微笑著踏空走了過去。

雖然青水暫時沒有想過要打上對方背後的實力,但知道了以後萬一有個接觸也可以避免些什麼。

對方沒有說話,更沒有動手。

青水再次凝聚成一個混沌火球,這火球的威力讓青水還是特別的滿意,就是和自己同級別的人也可以秒掉,特別是雙龍破,那是可以炸出一片漆黑的黑洞的,就是比青水高的實力也會被黑洞撕成粉末消失。

三個人都是臉色慘白,他們知道今天一定會死,不過心裡還是抱著一絲僥倖的念頭。」我說了會不會放過我?「青年咬著嘴唇顫抖的說道。」不能說,說了也是死,還要連累家族。」一個老者堅定的說道。

噗!

說話的老者直接消失,剩下一個老者提著青年,不然青年直接就掉到下面了。

「噗」

青年直接被剩下的一個老者打破了腦袋,而青水也毫不客氣的再次打出一個混沌火球。

九州行!

直接消失在這片荒蕪之地!

青水走後不久,萬家的人趕來,看看下面死去的三隻黑羽鶴就知道其他人已經遇難,為首的一個中年男子站在那裡皺著眉頭。

「黑羽鶴兩隻都是心臟爆裂,沒有任何爭鬥的氣息,似乎是被高手用氣機壓制死的。」一個老者看后輕輕的說道。

「能把武皇巔峰妖獸用氣機壓死就是一般的至尊巔峰武者也難做到。」中年男子皺眉搖搖頭說道。

「回去查查少爺得罪了誰,走吧!」中年男子眉頭皺著,但那看不出什麼悲傷的心情。

……

而此時的青水早已是到了另外一座城池,只是他沒有停留的意思了,他要儘快的趕到東勝神州,這段路程不是短距離,就是現在火鳥和九州行也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至少要半年以上的時間,何況就是到了東勝神州還要到東勝神州的最東面。

等到天黑的時候青水發現又是到了一個兩城之間的荒蕪之地,看看時間,直接進入紫玉仙境,反正現在青水是連帳篷都懶得搭,在紫玉仙境時間呆夠了出來后直接趕路,晚上也不耽誤。

進去的第一時間,青水就是將匯靈盞拿在手中。

沉甸甸的感覺,厚重的氣息,這一切都是讓他很舒服,唯一一點就是讓青水感覺這匯靈盞有點破舊。

淬鍊!

青水現在做的就是淬鍊,在淬鍊前,本能的天眼神通直接望去。

匯靈盞!很久以前的古物,攜帶者可以增加所有參戰馴獸的靈力,讓馴獸的法術攻擊得到提升,提升的威力和境界有關係,被動寶物,零消耗!當前境界第零級,初具法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