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兩個選擇,活着,或者死去!宋德華有自己的事情沒做完,所以他不能死,一切威脅到他安全和性命的,都該死!

宋德華閃身出去,俞蓉純也緊隨在後,她要利用她是殺手的身份在追殺中渾水摸魚,能殺死一個,則對宋德華和他們更有利。是的,俞蓉純需要的就是暗殺!

王嬌蓉,鐵戰國,吳天宇同時一時間奔跑出去,隊伍所有人追向宋德華的時候,他們三人一起向相反的方向奔跑出去。

這一切都是按照宋德華的計劃在進行着,這也是最安全的計劃。經驗和冷靜,任何一個計劃都在他的腦海反覆分析過無數遍。

這是最好的方法,所以宋德華才大膽的把俞蓉純他們的性命交到了自己手上。同時,自己帶頭殺了出去。

“追! 皇女嫁夫記 他進草叢了!”後面反應過來的人有十多個直接進入草叢追向宋德華。

也有一部分人卻在草叢外呈大圓圈包圍四周,只要宋德華從草叢出來,那麼就是他們擊殺的時候。

而也有一部分人直接在草叢前停步,他們返身向王嬌蓉等人的方向追去。對比起宋德華這個危險人物,他的夥伴纔是絕對的誘餌。

夜色朦朧,危機潛伏。

宋德華屏住呼吸在草叢中俯下身子,他是猛獸,在等待着“獵物”上門。只要誰靠近他的攻擊範圍,宋德華會毫不猶豫出手。

“絲絲……”

草叢在被人急速拍打着,有人已經追上了宋德華的步伐,而且越發的接近宋德華。而宋德華已經完全收斂了身上的氣息,目不轉睛的盯着四周的一切。

“他媽的,這個王八蛋跑的那麼快?”

“隊長,小心點。現在隊伍就剩我和你個,那個該死的豹子大魂獸殺死了我們不少隊友,所以我們更該小心。”

毒妃天下 來的是兩個人,而且是一個隊伍的。他們的特長就是速度,所以他們很快就跟上了宋德華的步伐,同時,他們也把自己送上了最後一程。

“咻!”

箭矢一般的黑影直接在兩人面前閃爍而過,黑影瞬間消失,接着,兩人裏的一個突然倒地。

“隊長?隊長!”隊友驚恐萬分,連叫幾聲後不見隊長應到,他已經猜測到什麼。正準備轉身逃跑,可是,在他面前卻是出現一道影子。

“不!不要!”隊友恐懼萬分的看着宋德華,此時的宋德華在他眼裏就是惡魔,就是魔鬼。

“人不犯我,不我不犯人……”宋德華一字一字道,慢步向眼前的人走去。

宋德華前進一步,這個人就連後退幾步,他恐懼,他無助,他也在害怕。“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請你放過我,我上有老,還有個懷孕的妻子,我錯了,請你放過我……” 來人恐懼的跪拜下去,對在宋德華連連磕頭。這個時候,在他的腦海只有自己最想念的人,是的,他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雖然他也不是什麼好人,但他有家,他有他需要保護的人,他還有一個即將懷孕生孩子的愛妻。

“妻子嗎?”宋德華正準備出手,可是因爲聽到那跪倒在地的人說到妻子兩字,他卻停住了手。

“我真的不敢了,求求你,我求求你,以後我再也不殺生了,我在也不……”他還在跪拜,可是他突然感覺不到剛剛那個青年的氣息。

擡頭,眼前只有一片空白,只有草叢搖曳。

“走了嗎?”

青年身子整一個放鬆,癱瘓下去。

宋德華重新尋找了個地方潛伏下來,無聲無息如幽靈一般。

宋德華此時就如鬼魅一般潛伏着,他也要學着鬼魅的軌跡開始殺人。是的,只有這種神出鬼沒,而且讓人恐懼才能更好的將敵人擊退。

宋德華靜靜在等待,他依舊要等待獵物,只有將獵物殺完,宋德華才能安全。不做沒把握的事,也不犯最明顯的錯誤。

狩獵,是寂寞的。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宋德華一動不動的等待着。此時四周很黑,而宋德華的腦海卻不斷的想着一個問題。

不遠處,又傳來一道草叢聲,又是一個獵物!宋德華屏住呼吸,身子緊了緊,他要做出攻擊狀態,當獵物出現,宋德華務必要利用黑夜和草叢做到一擊必殺。

“該死的,這個混蛋還真會選地方,讓老子找都找不到!”是一個五段代理鬼差,戰鬥力強悍,但是,在這裏卻不是宋德華的對手。

“你在找我?”宋德華出現在對方身後。當感覺到對方發愣,接着要轉身攻擊自己的時候,宋德華再次閃身。

Wωω¤ T Tκan¤ ¢〇

這是聲東擊西!

“砰!”五段代理鬼差直接轉身一個拳頭過去,可是,拳頭破擊天空的聲音響起,卻見不到人。

“該死!”突然他意識到什麼,正準備閃身跳離這個危險區,可是,晚了。

下一秒他就失去了意識,因爲他被宋德華直接扭斷了脖子。

“呼,呼……”

宋德華開始劇烈呼吸起來。做到一擊必殺很消耗力量。因爲要調用全身的力量陡然發出攻擊,而且還要全神貫注,全身心的投入。

所以每一次攻擊都讓宋德華感覺到疲憊以及力量的衰退。

“累!”宋德華突然罵罵咧咧道。

可也就在這個時候他感應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靠近他!

宋德華大驚!若是宋德華全盛時期對上,也許還有把握戰勝,但是此時宋德華耗盡了不少力量,若是直接對上代理鬼差,只有死亡!

“逃!”宋德華的第一反應就是逃,代理鬼差的恐怖宋德華在武田友身上早就感受過,只是這一次除了代理鬼差還有幾是個五段代理鬼差在尋找着他。

所以宋德華即便苦戰能贏,但也對付不了接下來的那麼多個五段代理鬼差。

“想逃?”在宋德華轉身到時候,宋德華卻連連後跳幾步,眼前不是一個代理鬼差!而是兩個!一前一後將宋德華夾死!

“該死!”宋德華從沒有過的驚恐,這種攻勢,不是宋德華能對付的。一個代理鬼差已經能讓陷入死戰。何況兩個?

“交出內丹,留你一條狗命!”第一個代理鬼差來到宋德華的面前,半蹲下身子看着宋德華,一臉冷漠。

“是呀,小子,留下內丹,也許,你還死不了。”後面的代理鬼差也道,語氣中已經將宋德華的未來都判定好了。

在他們看來,宋德華只是他們手中的玩具,想讓他死就死!

宋德華內心萬分焦急,但是宋德華卻沒表露出來,而是冷靜的分析着眼前的形勢。很顯然,一山不能容二虎,宋德華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我內丹只有一個,給誰?!”宋德華一臉委屈道,看着兩人,難以決策。但宋德華的內心卻是冷笑,內丹?早就已經被消化了!

“自然是我啊木的!”前面的代理鬼差傲然道,說完不忘看着另一個代理鬼差,滿臉的鄙視。

代理鬼差也有強者和弱者之分,而眼前代理鬼差卻不是他對手。從氣息上就能判斷,毋庸置疑。

“啊木,你知道在惡鬼界,什麼人最容易死嗎?”後面代理鬼差冷聲道,但是臉上一直都表現的平靜,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只有自大的人最容易死去。這個世界不是隻有力量才能證明一個人活着是否有意義?”後面的代理鬼差徐徐道來,臉上依舊是平靜無比。

叫啊木的代理鬼差直接不語,是的,一切都是看手上功夫。要獲得內丹,那麼就把眼前這個嘴巴硬的代理鬼差殺死就行了!

宋德華夾在中間楞楞看着眼前兩人爭奪。宋德華有種預感,後面的代理鬼差會贏那個叫啊木的代理鬼差。

在後面那個代理鬼差身上宋德華感覺到的是種隱而待發的力量,比起啊木的鋒芒畢露,只有隱藏自己實力的人才是真正有實力的人。

宋德華深知這個道理,也因爲如此,宋德華的身心更加緊張起來。後面的代理鬼差纔是宋德華要面對的最厲害對手。而宋德華,則在計算了等下自己逃跑的機率。

“你該死了!”啊木臉上猙獰笑了起來,身子瞬間爆發,瞬移。直接穿過宋德華的身前,在宋德華還在雙眼睜着沒眨上的時候啊木已經穿過了宋德華的身邊。

震驚!

宋德華無比震驚,眼前的還是人嗎?這種爆發力,瞬間而去。雖然宋德華沒轉身,但是宋德華能感覺到啊木已經出現在後面那個代理鬼差身前。

武田友的強大和眼前啊木比起來卻是差遠了,都是代理鬼差,可是實力……

而且後面那個表現出氣息較弱的代理鬼差一定比啊木厲害!

“該死!”想到這裏,宋德華暗罵,身子立刻動了起來。必須逃!晚動一毫秒,也許宋德華就沒有命活着了。

一切發生不到一秒鐘,但這已經讓宋德華後悔自己沒多長几條腿!那後面的代理鬼差肯定是一個很恐怖的傢伙。

越是冷靜的人就越是有本事,而且計謀多。這種人纔是最可怕的,他既然不怕和對方直接戰鬥,那麼他就有把握在極短的時間內殺死啊木。

而憑他的冷靜,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正在利用語言來挑釁他們兩人互相殘殺。明明知道卻還上當!

那是因爲對方有百分百把握捉住自己,拿到內丹!

再不走?宋德華還沒愚昧到送死的份。

宋德華奔跑的速度極快,在都市裏肯定可以可地鐵對比,可是,在這裏,宋德華感覺自己慢,太慢了。

尤其是見識到啊木那在自己身前閃過,而自己居然連動一下的機會都沒有,這種切身的恐懼已經讓宋德華意識到,自己一直是井底之蛙!

“該死!但很快就要成爲死人了!”宋德華亡命奔跑,肩膀上因爲多了豹子大魂獸屍體的緣故,速度又降低不少。

更該死的是,在宋德華後面傳來震天的轟擊聲,想來是兩個五段代理鬼差已經戰鬥在一起,攻擊由此拉開。

“真該死,這惡鬼界水深成如此?貌似這只是開始?”宋德華內心驚歎並且心有抱怨,在他看來,自己只算是進入了惡鬼界的邊沿而已。可是他已經三番五次經歷磨難……

後面的危險氣息瞬間而至,這讓宋德華連思考和牢騷的時間都沒有了!

“呼呼!”

宋德華臉色一沉,接着轉身,果然,在宋德華的前面,那個五段代理鬼差正微笑看着宋德華。

“真不好意思,來的匆忙,手上的血還沒清理。”五段代理鬼差微笑低頭,接着伸出手擦拭着。

手上滿的是鮮血,十個手指,齊根是血,只見他的手在衣服上擦拭起來。

宋德華寒光看着,看來啊木死的很慘。因爲那齊根手指上的鮮血正是他插在啊木身上的致命傷。深度剛好是手指的深度,至於怎麼插死,宋德華不知道,但是肯定不會死的好看。

“怎麼樣?內丹可以給我了吧?”五段代理鬼差輕笑,不忘把手伸在眼前看着,看看乾淨不乾淨。

“內丹?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宋德華知道眼前的五段代理鬼差難對付,更是攻與心機。所以宋德華變現的越鎮定和冷靜則更會被對方當成對手。

而如今宋德華則假裝自己是個自大的人,目空一切。希望這樣可以麻痹對方,最後能爲自己爭取時間逃跑。

“哈哈!看來,你和啊木也差不多呀!” 故人以南,小城以北 五段代理鬼差聽到宋德華的話後果然放鬆了警惕,說話也變的大氣起來,完全沒了原本冷靜的模樣。

“啊木?如果我不是看到你們兩個人,我一個人都能殺死他!”宋德華繼續在裝,麻痹對方不是一次兩次就可以麻痹對方的,宋德華要繼續裝。

“哈哈!你很有意思。”五段代理鬼差仰頭笑了起來,然後斜眼看着宋德華,眼中殺意漸漸涌現,顯然,他已經不耐煩了。 “可是我該怎麼做?”宋德華心裏一片凌亂,此時他焦急閉上眼睛,腦海頓時出現兩隻白虎魂獸鬥爭的那一幕,強悍無比的攻擊,氣勢如虹的氣勢。

“死吧!”五段代理鬼差突然高昂擡頭對着宋德華笑道,猙獰萬分。

“該死!那麼快!!”宋德華被五段代理鬼差的聲音嚇的張開眼睛。可是此時眼看那五段代理鬼差開始動了,不出一秒,肯定能穿透自己身體而來。

宋德華趕緊再次閉起眼睛,此時他別無選擇,如果不在逼自己將那女鬼說的魂獸靈魂召喚出來,那麼自己就只有思路一條。

“白虎魂獸!”宋德華閉眼怒吼,沒有選擇和退路,宋德華的腦海瞬間進入寂靜狀態。

剛剛他的腦海出現白虎的模樣,同時也感受到了一股類似召喚的力量,所以現在宋德華嘗試着將那力量引誘出來,不管是真是假,這股力量也許能幫助到他!

在這一刻,宋德華的腦海頓時出現了兩隻白虎魂獸戰鬥的一幕,兩虎雙雙飛奔而起,咆哮聲起,怒爪驚魂。

就是這一刻,宋德華怒吼了!

“白虎?你要笑死我嗎?”五段代理鬼差大笑,白虎魂獸是猛獸,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就是他對上白虎魂獸都有些棘手,而且還是一隻白虎魂獸。

要是有兩隻白虎魂獸那就更麻煩了。所以五段代理鬼差笑了,笑着這個要死的人,還當自己是什麼遠古召喚師不成?

所以眼前的青年五段代理鬼差絕對不可能是召喚師,而是一個快死的人!因爲他的手已經接近眼前這個人,只需要再近一點,必取他性命。

“不好!”五段代理鬼差得意的笑了,眼看就要將眼前這個自大的宋德華殺死。可是就在他的攻擊即將碰到眼前的宋德華時……

五段代理鬼差直接身子連連後退開去,因爲他感受到了危險,兩股危險一左一右撲面而來。

“吼!”

“吼!!”

在五段代理鬼差剛倒退開去,在閉起眼睛的宋德華身邊突然出現兩道影子,卻是兩隻白色的魂獸,猙獰張嘴咆哮,一出立刻就衝向五段代理鬼差。

“這是什麼東西?!該死!”五段代理鬼差懼意立生,眼前向他飛奔而來的是白虎魂獸?可是怎麼看起來是半透明的?!

“咻!”

“咻!”

一連兩聲極速而來的聲音,已經沒有時間讓五段代理鬼差再想其他,因爲兩隻白虎魂獸已經向他張嘴撲來。

“大鷹手!”五段代理鬼差直接左右雙手張開,半隻手瞬間成爲黑色,瞬間對上了飛奔而來的白虎魂獸。

“呼!”

宋德華鬆了口氣,眼睛模糊的看着眼前兩隻白虎魂獸和那五段代理鬼差糾纏戰鬥成一團。

宋德華成功了,連宋德華自己都不敢相信。但也因爲如此,宋德華感覺全身虛脫一般,眼睛也變的沉重,看東西也是感覺無比的模糊。

宋德華苦笑,現在他全身脫虛,半點力氣都沒有,眼看自己都要癱軟下去,自己現在就是想逃也逃不了……

這種情況他堅持不了多久的,所以也就只有逃才能讓宋德華更安全活着。

宋德華已經癱軟一般倒在地上,他沒有力氣。

宋德華依舊苦笑,但接着奮起用力,雙手頂地撐起沉重的身子,雙手顫抖着。沒有力氣就擠力氣,如果不想死,那麼就拼命活。

宋德華咬牙堅持,身體突然有力絲絲力氣,在極限的時候身體突然充滿力量一般。

“突破了嗎?”宋德華感覺到自己身體重新充滿力量。

這是突破的感覺。宋德華清晰的知道這一點,所以在原本艱難的樣子頓時起跳,不可思議的伸出雙手看着,還有身子。

“真棒!”宋德華回身看了眼那兩隻白虎魂獸,以及正凌厲對付着白虎的五段代理鬼差。

“這個仇,我遲早報!”宋德華恨聲道,此時自己突破,只要過一段時間融合力量,那麼宋德華相信再次見到這個五段代理鬼差的時候就再也不用那麼狼狽逃跑。

“唰!”宋德華原地站立的身影瞬間消失,宋德華的爆發力,瞬息百米外,速度又提高了一個層次。

“砰!砰!”

五段代理鬼差猙獰一擊,左手掐滅一隻白虎魂獸,右手打空一隻白虎魂獸,到這個時候他才知道,這白虎魂獸非白虎魂獸。

它居然會自己消失不見!

“該死!”望着空空如也的四周,五段代理鬼差知道那個青年已經逃脫,這次他想再找到他,已經很難。

宋德華抗着豹子大魂獸的屍體出現在一個處高山上,天已經微亮,宋德華將豹子大魂獸的屍體藏在高山上,這樣,死後就沒人打攪它了。

爲了這樣,宋德華特意凝聚着他的魂魄沒散,所以這一路抗消耗的不是力氣,而是魂力。

“謝謝。”在這個堆起來的墳墓沉默許久,宋德華望着遠處迷霧一般的景色,接着看着那顯得孤零零的墳墓。

許久後宋德華才道,充滿敬意。起碼在死的那一刻,豹子大魂獸等於選擇相信了宋德華,所以宋德華理應厚葬它,比感謝豹子大魂獸選擇了自己。

……

“蓬!”

大樹應聲而斷,俞蓉純吃力的站着。眼前這個孫子不是人,俞蓉純原本以爲自己在服用了豹子大魂獸的內丹後實力增強了不少。

但現在遇見的這個五段代理鬼差卻是比她要彪悍許多,直接將俞蓉純打的無還手之力。

剛剛還被對方捉着頭髮硬是摔向這被自己身體撞斷的大樹。如今俞蓉純還能感覺到自己的頭無比疼痛,長髮散亂一地,凌亂難看。

“你這個臭男人一點也不會憐香惜玉?!”俞蓉純對着來人道。眼前的人是個強大的人,生的也是俊美青年。

可是偏偏對自己下手的時候一點也不留情,完全是無情冷血一般。

“我對女人,不感興趣!”五段代理鬼差冷笑。美人計嗎?可惜,他已經厭倦這種方式。

“他孃的……”俞蓉純吐髒話,只因俞蓉純實在不是眼前這個人的對手,身體也開始透支力量而顫抖着,站起來也是艱難呀。

“蓉純,你覺得所有男人都像我一樣那麼會憐香惜玉?”一邊草地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個人影,正蹲在地上對着俞蓉純講話。

“宋德華?!你什麼時候來的?!”俞蓉純詫異無比,同時內心興奮。宋德華能來,那麼就沒有解決不了的敵人了。

想到這裏,俞蓉純直接癱瘓在地,大口大口呼吸着。現在,她總算可以放鬆自己……

“剛來,聽到你在調戲帥哥。”宋德華說完對着小倩笑了笑,如今宋德華的身邊多了這個靈異的鬼魅,這一路飛馳也不算寂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