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荒和王珂所說的根本就不是一個問題。

“婆婆,咱們下山的時候不是都已經說好了嗎?你在做什麼事情的時候最好先跟我商量一下……”

“你是想要和我搶這個寶貝嗎?”

王珂說完警惕的看了一眼葉荒,還把那個破對講機往自己身後送了送。

誰稀罕你的破對講機啊!

當然葉荒這種內心的吶喊是不會說出來的。

“……婆婆,你有沒有想過,這個對講機連普通人都能擁有,或許它根本就沒有你想的那麼珍貴呢?”

王珂的眼神越來越警惕,感覺葉荒就是爲了把自己好不容易搞到手的法寶給誆走。

“婆婆,你不要用哪種眼神看着我,我實話跟你說吧……這種破對講機我還真的看不上……”

葉荒瞬間覺得後面的日子可能會很辛苦,因爲王珂表現的這個樣子完全就像是一個嬰兒一樣。

還是一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嬰兒,黃石想想都覺得可怕。

“葉荒,你真的覺得我什麼都不懂嗎?像這種千里傳音的法寶我之前也見過,當時這種法寶僅僅是出世就驚動滿城風雨,最後因爲這種法寶更是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葉荒無語。

算了,你喜歡就好。

夜光決定不再管王珂怎麼想,就這樣吧,她覺得那個破對講機是個寶物,那就當那是個寶物吧。

“你放心,婆婆,我絕對不會跟你搶這個。”

“哼!你知道就好。”

李靈和柳紫凝在一邊看的目瞪口呆。

本來還以爲葉荒是撿回來一個絕世高手,但是現在看來,這車是一個絕世智障啊。 機場外面出租車排了長長的一排,葉荒隨便叫了一輛。

“不好意思,我們這車裏沒有兒童座椅。”

司機直接拒絕了葉荒。

葉荒一臉黑線,要給王珂弄一個兒童座椅?開什麼玩笑,說不定這個老妖怪的年齡比在場的所有人的年紀都要大。

其實如果真的是在其他地方發車的話也不會有什麼事情。

主要是這裏是機場,這裏也可以說是鐘山市的門面,所以這裏管理比較嚴格。


“真是想不到,現在地上居然會有這麼多的車,我上次醒過來,地上跑的這種車還特別少呢。”

王珂看着外面排成一排的長龍說到。

葉荒聽了這句話更加確定王珂肯定是經歷過民國那個年代的,但是現在也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還是先回去比較好。

葉荒看了一眼拿着那個破對講機不斷把玩的王珂,小心的走到一邊,然後聯繫了一下大蛇。


葉荒走到角落裏,讓公主撥通了大蛇的聯繫方式。

“葉荒,你回來了?”

大蛇那邊一眼就看到葉荒信號的定位,正是鐘山市。

“對,我回來了,而且我還帶回來了一個麻煩。”

大蛇這幾天也試過聯繫葉荒,但是一直都聯繫不到,可能是因爲前幾天葉荒正在湘西茂密的叢林深處吧,那裏沒有信號也正常。

“葉荒,什麼麻煩你先不要說,這裏有一個更麻煩的事情。”

葉荒聽大蛇語氣焦急,心中也是一緊,難道是出了什麼事情?

不會是武林祕寶吧?

“什麼事情?”

“你還記得劉安嗎?”

“記得,怎麼了?你說的什麼麻煩事不是關於他的吧。”

葉荒對於劉安其實是沒有那麼放在心上的,畢竟葉荒現在的身份地位在這裏擺着呢,還有本身葉荒的實力也不容小覷。

“不是他還能是誰,你上次把他打傷,直接惹怒了他的叔叔劉凱南,現在他叔叔已經在安全局內部下了通緝令,要抓你!”

葉荒一愣,這個什麼區長權力有這麼大嗎?

彷彿是感受到了葉荒的不可置信,大蛇又繼續說道。

“他叔叔是區長,在他負責的轄區之內,他就擁有最大的權限,就算是方局長也只能提建議,不能直接插手。”

其實這都是爲了安全局不是一言堂而做的準備,不把權力全部放在一個人的身上。

畢竟安全局也算是國家的一個部門,而且這個部門權力和力量都相當恐怖,如果這樣一個部門的權力全部都集中在一個人身上,難免這個人不會生出一些其他心思。

這些區長其實就是爲了分化局長的權力而設立的,所以這些區長的權力還是很大的。

“我被通緝了?公主我被通緝了?”

葉荒有點不敢相信的問了一下公主。

“是的,你被通緝了。”

“那你怎麼不早說?”

“三十分鐘之前你剛被通緝。”

葉荒傻眼。

其實劉區長也不傻,要是把這個通緝令提前放出來,那麼葉荒肯定就會有辦法知道,葉荒知道之後大可以去其它區長的轄區。

因爲劉凱南發佈的通緝令在沒有被方局長認證的情況下只能在自己轄區有效,劉凱南也知道葉荒和方局長的消息,所以直接都沒有往總局報備。

就等着葉荒在踏入自己轄區之後再發布通緝令,到了那個時候葉荒的權限會被臨時的鎖定,那麼葉荒基本上就很難快去離開。

在這段時間就是抓捕葉荒的最好的時間。

“大蛇,這個通緝令是幾級的?”

“一級,最高等級的通緝令,罪名是投敵加謀殺安全局要員,而且我聽說劉凱南已經集結了一大波超凡強者,要對你進行堵截,你可要萬萬小心!”

這麼一說大蛇那裏是沒有辦法去了,畢竟大蛇也在劉凱南手下,到時候別在給大蛇安插一個窩藏通緝犯的罪名。

而且葉荒也隱隱有一點擔心。

不是擔心自己被抓了會怎麼樣,而是擔心那些人的安全。

畢竟這裏可是有一個殺人不眨眼的老妖怪,就算是二十個超凡級別的強者,王珂也不過是用了一眨眼就全部解決。

葉荒不相信劉凱南能召集到比魔教還多的超凡,更不相信劉凱南能夠請動超凡之上級別的高手。

既然是這樣葉荒肯定是不怕的。

要擔心的只能是那些來追捕自己的人了。

“……大蛇,你能不能替我給那些追捕我的人帶個話?”

“你說吧。”

大蛇也有點意外,都這會了還要帶話,求饒的話現在說肯定是沒用了。

“那個……你就說讓他們小心一點……”

“你說什麼?”

大蛇以爲自己聽錯了,都到了這個時候葉荒還要威脅他們?

“我是說,最好不要讓他們來了,不然的話他們可能會死……”

“……”

“葉荒,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都到了這會了,你就不要在火上澆油了好不好?”

大蛇是真心的在爲葉着想,但是葉荒這種表現真的讓大蛇很失望。

“大蛇,我是認真的,我是說他們真的有可能會死,他們都是安全局的超凡高手,我不想安全局有什麼損失你懂嗎?”

“葉荒,你真的很囂張……”

“大蛇,你聽我解釋,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我是說真的……”


“好,我會給你轉告的,你自求多福吧。”

大蛇說完直接將信號掐斷了,這根本沒有什麼好談的了。

至於這話到底給不給帶,大蛇還要好好想一下,但是還沒有等大蛇想兩分鐘,叮的一聲,葉荒的簡訊又發過來。

大蛇打開一看,上面的信息很簡單:請務必轉告他們,讓他們小心一點,不要靠近我方圓一公里,也不要表現出對我的敵意,否則他們可能會死。

囂張,真的是囂張……

大蛇看到葉荒都這麼說了,也就不管這麼多了,直接就聯繫劉凱南。

“……大蛇?你有什麼事,如果是給葉荒求情的話就不用說了。”

“不是,我這裏有了葉荒的消息……”

劉凱南坐在辦公室裏,聽到這句話來了興趣,難道這大蛇轉性了?要投靠自己了?


“什麼消息你說。”

大蛇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

“葉荒託我給你捎個話……”

“什麼話?”

“葉荒說讓你們小心一點……”

“嗯?”

劉凱南一愣,這是在威脅自己?

“葉荒還說讓你們不要靠近他方圓一公里,不然的話……不然的話你們可能會死……”

大蛇隔着屏幕都能感覺安自己再說完這句話以後劉凱南心中的怒火,和咬的咯咯作響的牙齒。

“他還說什麼了?”

劉凱南強壓着自己的怒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