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鈔票,明天記得把衣服幫我洗了,還要大掃除哦!”柳媚說道。

陳鈔票點點頭,道:“沒問題!”

莫柔看了陳鈔票的額頭一眼,道:“你的傷就已經好了?”

“好得差不多了!”陳超點點頭說道。

“額,那就好!”莫柔說道。

隨後陳鈔票便直接回到了房間內。

回到房間之後,陳鈔票拿起沐浴露看着沐浴露沉默不語。

心中思量沐浴露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他的命運完全可以說是被這瓶兒沐浴露給改變的。

情至陌路

但是他的人生就因爲這瓶沐浴露現在就變得多姿多彩了。

他自己的能力變強了。

是的,而且還不是一星半點,完全就是蛻變,幾乎都特麼和玄幻小說中的鍛體神液一個級別的了。

那個老頭兒到底是個什麼傢伙。

不知道怎麼的,每次想起這些東西,他都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

“哎……”陳鈔票嘆息一聲,搖了搖頭,這些事情他自己是很難想明白得,而且他隱隱覺得這瓶沐浴露關聯到很多東西。

陳鈔票搖了搖頭,放開沐浴露的問題,隨後響起現在所面臨的局面。

邪性總裁【完結】

黑夜門在他的思想中真的不算什麼,自己老子動動手指,彈指間便可覆滅。

但那只是他老子,不是他。

他不想靠他老子,他要靠自己闖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走出自己的路。

敵人越強,那就唯有自己變得比敵人強大。

因此便需要學習,各方面關於暗殺各方面的東西,以及打鬥之類的東西。

陳鈔票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兒子,找你老子幹嘛?別說有事兒求我,讓我給你幾個人什麼的!”電話那頭陳大洋說道。

“我纔不會問你要人!我記得你好像爲家族之內的人開辦了一個關於古武術,以及關於各類暗殺技術的網站吧!”陳鈔票說道。

“呃,讓我想想,好像真有那麼個東西!”陳大洋說道:“你問這個做什麼?難道你想學這些玩意兒了?”

“是的,等下把域名發給我!”陳鈔票說道。

“怎麼?遇到你現階段無法抗衡的對手了?現在才知道讓你自己變強?”陳大洋說道。

“我已經成年了,玩兒好像已經不屬於我了,該爲自己奮鬥了!”陳鈔票說道,聲音中有幾分惆悵。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好像已經長大了,是的,他已經成年了,該爲自己的人生奮鬥了。

“好,我馬上讓人把域名發給你,把你電腦的IP地址這類東西發過來,我好讓人給你連接!記住,小子,學東西這些,只想你想學,並且這個世界上也有,我一定讓你學到。但是……”

“放心,我不會動用家族的關係,也不會再拿家族的一分錢,當然生活費和學費除外!我要走出屬於自己的路!”陳鈔票說道。

“好,兒子,我想要告訴你的是,即使你在面臨生死絕境,我也不會出手幫你!哪些人能惹,哪些人不能惹,你心裏要有一把尺,不要惹了自己惹不起的人!到時候給自己帶來殺身之禍!我不希望你是個靠別人,走到巔峯的人,而是完全靠你自己走到巔峯。”

“我明白,一個成功的人,一個強者,是不會依靠任何人的!做人要懂得量力而爲這些東西!”陳鈔票說道。

“看來你真的長大了!道理人人都懂,但能不能做到又是一回事!希望你每次的選擇都是正確的!”陳大洋說道。

“嗯!對了,是不是你把我被打的事兒告訴了六姨?”陳鈔票說道。

“呃……”

“看我回來不把你剃成光頭!敲掉你兩顆牙!”

“等着你回來給我剔頭,你把老子牙敲掉了,老子去鑲兩顆鑽石的!那玩意兒應該挺拉轟!”陳大洋說道。

“好了,不和你吹了!”陳鈔票說道,隨後直接掛掉了電話。

一間豪華的辦公室內。

陳大洋掛掉電話,旋即擡頭看向電腦屏幕;

屏幕上蒼老師正與一個島國男優,做着一系列不健康的動作。

“大洋,你真的連鈔票陷入絕境都不管他?”一個身着藍色絲綢睡袍的女人看着陳大洋說道。女人身材火辣,雙峯高聳,面容絕美,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陳大洋的第五個老婆林倩。

“知道你疼鈔票!但是除非是我的敵人向他出手,否則我是不會管他的!他必須要學會自己面對怎樣的情況,該怎樣去做!必要的時候,我還會出手敲打敲打他!一個人的路太順了,不是好事。”陳大洋雙目緊緊盯着屏幕說道。

“好吧!要是讓他老媽聽到你這句話,我估計不得脫層皮!”林倩說道。

“呃……”

陳大洋嘴角抽搐了兩下沒有說話,欣賞蒼老師的心情都沒有了。

“居然現在還看蒼老師,都看了十幾年了你還不膩?”林倩看了看屏幕道。

“我是個念舊的人嘛,兒時的女神,哪有那麼容易忘……”陳大洋說道。

CD市。

不久後,陳大洋便將域名這些東西發給了陳鈔票。

陳鈔票輸好域名,隨後將自己身份證號碼這類玩意兒輸入了進去,頓時網頁便打開了。


隨後,陳鈔票眼前頓時出現了一系列視頻,有關於古武術實戰的,有關於暗殺的,並且每個視頻都有那些暗殺高手的解說。

而且這其中還有一部分是實際暗殺視頻,可以說這裏面很多東西都是陳鈔票家族以及他老爹那幫人的犯罪記錄。

隨後,陳鈔票直接打開視頻,開始看了起來。


他此時需要學習,瘋狂的學習,不斷讓自己變強。

畢竟這些東西他以後都要用到。

首先他便是看古武術基礎這些東西,畢竟得一步一步慢慢來,一口是吃不成大胖子的。

看了這些視頻,陳鈔票十分杯具的發現,他完全受了場地限制,無法自己去實際操作,但他卻並未關掉視頻,而是認真的看着。

拼命將解說的內容和畫面記在了腦海中。

時間一刻一刻過去,陳鈔票足足看了十個視頻之後才停了下來。


隨後陳鈔票便開始按照視頻中說的在放假內慢慢演練起來,他看的視頻都是一些步伐,以及交戰的時候怎麼站位,還有如何快速出拳,收拳,等等一系列入門的東西。

雖然場地限制,但是陳鈔票還是在練習……

半個小時之後,陳鈔票滿頭大汗,停下練習,又翻出一組反暗殺的視頻開始觀看。 陳鈔票換好衣服出來。

“耶,不錯啊!”柳媚看着陳鈔票說道。

換上這衣服陳鈔票整個人都顯得精神了一些。

“我怎麼感覺有點兒娘……”莫柔看着陳鈔票說道,陳鈔票頭髮略微有些長,而且又挺瘦,這衣服又有些收腰,看起來的確有點兒……

“這樣挺好!”柳媚又去翻了一下,直接找出了一件小西服套在了陳鈔票身上,之後又直接去找了一雙皮鞋給陳鈔票。

陳鈔票穿好衣服站在鏡子面前,不知道怎麼的他總感覺這畫面有些熟悉。

“等下再去做個頭發!一個風流倜儻的小帥哥不就在我手中誕生了?”柳媚看着陳鈔票嘻嘻笑道。


人靠衣裝,佛靠金裝。

不得不說,那麼一改造,陳鈔票的確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原來哥可以更帥啊,我怎麼一直沒發覺呢?”

陳鈔票看着鏡子,自戀的毛病又出來了,其實現在的陳鈔票也不是娘,只是有那麼點陰柔而已,至於陰柔呢,則顯得有些憂鬱。

於是乎,一個活脫脫的陽光男孩兒直接讓柳媚給變得憂鬱了。

“走,姐姐帶你洗頭去!”柳媚笑道。

洗頭?一條龍服務?

洗打吹咩?

一聽洗頭,陳鈔票腦海中又出現了一系列不乾淨的東西,比如小澤瑪利亞與島國男優扣扣叉叉的摸樣。

“走吧!”柳媚說道,旋即又轉頭看向那女服務員道:“東西全部給我包好,晚上我會來拿!得一直等到我來拿,否則東西我不要了!”

女服務員冷哼一聲,沒有說道。

待陳鈔票三人走出服裝店後,女服務員冷哼一聲,道:“走着瞧,有你們好看的!”

隨後服務員拿出手機,直接打出了電話。

“喂,濤哥,今天有幾個在我這鬧事兒,腫麼辦呀……”女服務員騷裏騷氣的說道。

陳鈔票三人並未聽到女服務員的話。

此時,三人正向遠處的髮廊走去。

陳鈔票說道:“我又發現了一個營銷方式!”

“什麼營銷方式?”柳媚說道。

“聘請這種服務員唄,今天她賣給你的東西,恐怕他得賣一個月吧!如果一個月遇到三四次像我們這樣的人,業績豈不是要爆棚?”陳鈔票說道。

“好像是呃……”莫柔說道。

“我以後開服裝店就要用這種人。”陳鈔票深以爲然的說道。

“那你服裝店的品牌就毀了!”柳媚說道。

“你怎麼一天到晚都想着錢啊!”莫柔說道。

“因爲我窮,不想着錢,想着什麼?”陳鈔票說道。

莫柔無語了……

陳鈔票摸了摸口袋裏的一萬塊錢,總有種想要創業的想法,但是一萬塊錢創業,買個三輪車賣水果還差不多。

“乾脆從基層幹起算了,水果攤兒也是生意啊,這也是一個產業嘛,雖然很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