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普只好再去工作。他第三次走進賭場,已是五個月以後的事了。

這一次,他的運氣並沒有比之前的兩次好哪去,總體來說還是一場輸局。

但他吸取了以往的教訓,比前兩次冷靜了許多,沉穩了許多。

當錢輸到一半時,他毅然決然地走出了賭場。雖然他還是輸掉了一半,但在心裏,他卻有了一種贏了的感覺,因爲這一次,他覺得戰勝了自己,在自己輸到一半的時候就退出。

趙縱橫看出了兒子的喜悅,他對兒子說:“你千萬不要以爲你走進賭場,是爲了贏誰?你首先要做的是,先贏你自己!只有控制住你自己的情緒,你才能做天下真正的贏家。”

自此以後,趙普每次走進賭場,都給自己制定一個規矩,在輸掉本金20%時候,他一定會退出牌桌。

再往後,熟悉了賭場的趙普竟然開始贏錢了:他不但保住了本錢,而且還贏,儘管第一次贏的並不多。但足以讓他興奮異常。

這時,站在一旁的父親趙縱橫警告他,現在應該馬上離開賭桌。

可頭一次這麼順風順水,趙普怎麼捨得走呢?

幾把下來,他果然又贏了一些錢,眼看手上的錢就要翻倍!趙普越來越興奮!誰知道就在此時,牌面上的局勢急轉直下,幾個對手大大增加了賭注,只三把,趙普就又全部輸掉。

前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獄,從天堂瞬間跌落地獄的趙普驚出了一身冷汗,心情沮喪,他這纔想起父親趙縱橫的忠告。

他很後悔沒有聽父親的忠告,如果當時他能聽從父親的話離開,他將會是一個贏家。只可惜,他錯過了做贏家的機會,再次成爲輸家。

但之後趙縱橫繼續鼓勵趙普去賭場。

兩年後,當趙縱橫再跟着趙普進入賭場旁觀的時候,趙普已然成了一個賭場“老手”,輸贏都控制在15%以內。

不管是輸掉15%,還是贏利15%,他都會堅決離場。

即使在他最牌面最順的時候,他也不會過多糾纏,而是堅決離場。

趙縱橫,看到兒子能有如此表現,內心激動不已。

因爲他知道,在這個世上,能在贏時退場的人,纔是真正的贏家。

趙縱橫毅然決定召開董事會,要將上百億的公司財政大權交給趙普。

聽到這麼突然的任命,趙普非常吃驚:“父親,我還不懂公司的具體業務呢,我覺得我還沒有能力接管公司財政大權。”

趙縱橫卻微笑着看着兒子趙普,一臉輕鬆地說:“業務?業務不過是小事。世上多少人失敗,不是因爲不懂業務,而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和慾望。”



林丹青說道這裏,停了下來,喝着茶,一臉淡然地看着張元一,故事講完了。

而張元一聽到這,則不住地點着頭,結合這一個星期交易的感受,他太認可趙縱橫最後的那句話了。

當張元一再次擡頭看着林丹青的時候,看着林丹青雙鬢的絲絲白髮,他心裏涌動的一股情緒,好像,這個時候他不再把林丹青當做自己的師傅,而是一個慈祥的父親,他拿起茶壺,慢慢給林丹青的茶杯續了茶水。


他終於明白,如果能夠控制情緒和慾望,往往意味着掌控了成功的主動權。而這兩個交易日的交易,卻是明顯地放縱了自己的情緒和慾望,這才導致了自己的失敗。 接下來的一週,張元一在林丹青的指導下,進行了專項訓練,止損和止盈訓練,每次開倉,盈利2%即止盈,虧損1%即止損。

“2%就止盈?1%就止損?這個%……”張元一在心中嘀咕着,這個止盈止損的幅度也太小了吧!

儘管張元一心中有疑惑,但並沒有問爲什麼,他大略猜到,這是師傅爲了訓練他控制自己情緒和慾望的訓練。

林丹青的本意也的確如此。

因爲有林丹青在一旁的指導,張元一嚴格地執行着這樣的規定。

一週下來,張元一對這樣的操作都快有點麻木了,每次開倉平倉,盈利或者止損,都慢慢變成一種自動意識,錢,慢慢在張元一的意識裏僅僅是數字而已。

張元一的表現很讓林丹青驚訝,因爲週三開始林丹青就不再提醒,而是讓張元一自主操作,張元一依然遵循之前的規定,張元一的自律意識大大讓林丹青意外,即使在他年輕的時候,他的師傅讓他進行類似的訓練的時候,他也無法做到張元一這樣的定性!

“天才!”林丹青在心裏暗暗點頭。

趙婷婷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訓練方式,但她的本職就是做好服務就好,對於客戶做什麼怎麼做她是無權過問的,除非客戶主動提出諮詢,不然她也不應主動提供建議!

儘管她不知道林丹青是誰,但聽張元一喊林丹青師傅,也就格外尊重。

一個星期的時間雖然短,但這樣的專項訓練讓張元一也是受益匪淺。

本來趙婷婷還準備給張元一提供一個關於選定品種的研究報告。

但張元一併沒有讓趙婷婷參與其中。

畢竟是相識不久,儘管趙婷婷讓張元一很有好感,但徹底的信任並不能在短時間內構成。

華夏不是有一句老話嗎?“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張元一不想週末兩天和師傅研究好的策略因爲其他意外而泄露出去,如果被泄露就極有可能影響到交易的最終成敗。

又是週一。

快開盤了,張元一按照師傅給的電話號碼,給外地的幾家席位的交易員打了電話,通知今天要做什麼。這幾家席位的交易員都是林丹青聯繫的,張元一併不認識,但這並不妨礙張元一給這幾個交易員下達一些指令。


當然,這些交易員並不知道其他公司的席位,相互之間也並不認識。

期貨公司裏,每一個人都知道來了個大戶,還是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旁邊有位年長的助手,還有一位公司的美女職員隨身左右,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了。

張元一按照計劃,讓趙婷婷在開盤的時候先拋一些八月棉花。

趙婷婷一愣,一雙美目撇了一樣張元一,她不明白張元一怎麼選定了棉花期貨?因爲最近公司裏的客戶幾乎都變成“好色之徒”,都在做銅啊,鋅啊之類的有色品種。

當林丹青選定這個產品的時候,張元一的表情和現在趙婷婷看他的表情一樣,他也不明白,因爲棉花期貨現在很不活躍,而且趨勢並不是特別明顯,但林丹青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當別人都不關注的時候,就是你入手的時機。

張元一衝趙婷婷微微一笑,既然沙霆鋒讓趙婷婷擔任張元一的助理,張元一也就使喚上了。

當然趙婷婷並不知道張元一最終的目的是什麼,她以爲張元一隻是要做空八月棉花。

公司裏也有客戶在關注八月棉花,儘管主要的精力用在有色之上。

當八月棉花的盤面突然下探,打破了最近橫盤焦灼的局面,還是讓一些客戶關注了一下:

“今天棉花有異動啊!”有客戶說道。

他們當然不知道張元一要做什麼,只以爲有客戶要拋空。

張元一讓趙婷婷拋售了一些之後,並沒有繼續動作,而是觀看了一會。

盤面在張元一拋盤的帶動下進入繼續下探,看來公司裏已經有人將公司有個大戶拋空的消息傳給了其他人,甚至帶動他們自己可能也加入了做空的行列。

跟莊,這是大部分散戶喜歡做的事情。

林丹青看着行情表現,微微笑着搖搖頭。

這就是林丹青以往很多時候不太喜歡交易員的原因。因爲有時侯,這些交易員的素質能關係到一次交易的失敗。

這也是昨天林丹青特意和張元一強調要保密的原因,往往一個意外就會再期貨市場折戟沉沙。

如果跟莊太多,往往會限制了坐莊的人的操作計劃

因此,“泄露計劃”對於一個做莊的人來說是最忌諱的。

而林丹青的意圖就是要坐莊棉花期貨。

開盤的時候價格迅速往下跌了些,而張元一隻讓趙婷婷拋了兩次。

張元一感覺很好笑,難道這就是國內期貨一些營業部場內交易員的素質?當然趙婷婷並沒有任何動作,消息並不是從這傳出去的。

看來有人在監控張元一的賬戶!是誰呢?

其實張元一的用的單子並不大,以張元一賬戶上的7000萬的資金來說,實在太小了,因爲只用了兩百萬,當然1比十的槓桿之後,就是2000萬!

期貨就是高槓杆!所以風險極大。

“婷婷,再拋!”

張元一看着趙婷婷微微一笑,下達了指令。

趙婷婷“嗯”了一聲,一陣噼裏啪啦的鍵盤聲。

顯然,趙婷婷的科班出身,讓她具備了一些操盤手的素養!動作很利索,對於指令沒有任何的疑問。

張元一看着價位繼續下沉,心裏想着,如果這個時候不拋空,而是反手買入做多價格是不是會漲起來呢?

張元一這麼想着,本來也可以這麼做,但按照和師傅林丹青的計劃,此時的這些贏利不是張元一想要的。

張元一看了一眼坐在一旁觀察行情表現的林丹青,林丹青並沒有其他想法。

今天張元一的操作,主要就是看看市場有什麼反應,畢竟棉花沉寂了將近三個月都沒有大的動作。

當張元一第三次拋空之前,價格橫在那裏並不是很活躍,等讓趙婷婷拋了以後價格很快往下沉。

……

等將近三點快收盤的時候,張元一又下達了指令:

“婷婷,平倉,全部!”

“啊?”趙婷婷有點迷惑,但很快“哦”了一聲,變迅速將上午和下午張元一拋空的頭寸給全部平了。

在平倉的時候,棉花的價格迅速往高走,張元一實在忍不住笑了。

林丹青也微微笑着搖搖頭。

趙婷婷也笑了。

只是三人笑的意涵並不一樣。張元一是因爲盤面的走勢驗證了自己的想法,而趙婷婷笑了則是張元一從之前銅期貨的陰影中走出來並在此盈利,心裏爲張元一高興,同時也是因爲今天的操作讓自己當了一回操盤手,體驗了一把大資金操作,內心愉悅。

就在這時,聽到外面的散戶廳有人在喊:

“啊……尼瑪,我剛賣空就漲了,真特麼倒黴啊”

“買吧,明天可能還會漲”

……

收盤後,張元一和林丹青在貴賓室聊天喝茶,趙婷婷則去打結算單去了。

當趙婷婷把結算單據放到張元一的手上時候,張元一看完後遞給了林丹青,總體還讓張元一和林丹青滿意。

張元一想到了什麼,對趙婷婷說:


“婷婷,看你們沙總現在忙不忙,我有個事情要交流下”

趁趙婷婷出去彙報的檔口,張元一和林丹青說了自己的疑慮:

“師傅,我覺得今日我們的操作,咱們的賬戶好像有被跟蹤”

“你的感覺是對的,我也注意到了,這個必須和老總說,我們的賬戶操作情況必須保密,我們的持倉不能被泄露,不然以後就很難操作!”

讓張元一和林丹青沒想到的事,沙霆鋒親自來到貴賓室。

“張少,有什麼事,小趙說你找我”

當沙霆鋒胖胖的身子坐在沙發上的時候,沙發都快塌了下去。

沙霆鋒並不知道林丹青的真實身份,但也聽了趙婷婷的彙報,知道這是張元一的師傅,所以坐下之前也很客氣的和林丹青打了招呼,林丹青微笑着點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