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後,林冕點點頭:“好了姐姐,然後怎麼做?”

“感知自身靈力與外界靈力的不同之處,有變化了就告訴我。”林芊羽接着道。

林冕仔細控制着靈力,用心感受着靈力變化,在一段枯燥的時間之後,林冕終於是察覺到了外界靈力中絲絲縷縷的不同。

有厚重如土,敦實的感覺。

有輕靈如風,凜冽的感覺。

有躁動如火,灼熱的感覺。

有溫柔如水,靈動的感覺。

有狂暴如雷,霸氣的感覺。

當林冕把這些如實告訴林芊羽時,後者絕美無暇的臉蛋上先是掠過一抹難以言喻的震驚,隨即立刻轉換成狂喜,道:“果然,踏天決所能做的,不僅僅是吸納靈力,它能做的。還遠遠不止這些。”

同時,林芊羽心中也是震撼得無以復加,以她的閱歷,見到這種逆天而行的東西也是難以掩藏心中的驚訝與不信。

“現在感知你自己的靈力屬性,每個人生來便會帶有兩種五靈屬性,不多不少。”林芊羽壓制住內心的激動,道。

這一次林冕很是乾脆的說出了答案,火和風。

“很好,嘗試吸收蘊含雷屬性的靈力取代火屬性的靈力,記住,要用靈魂去溝通,而不是強制攫取。”林芊羽的話落在林冕耳邊,後者輕點頭顱,沉下心神,開始嘗試着與那些狂暴的雷靈力溝通。

成功,似乎只有一步之遙。 砰砰砰!

如同悶雷般的爆炸聲在這片足有百丈寬的湖泊中驟然響徹,湖水沖天而起,旋即在重力的吸引下形成一片巨大水幕。

模糊水幕中,一道單薄身影懸停於半空,渾身白色火焰涌動,火焰跳動間,周圍的空間似乎都變得扭曲不真切起來。

這個人,當然不是林冕,這片巨大水幕,當然也不是林冕所造成的。


這一切,都是林芊羽控制林冕身體後出手的傑作,爲了試試五級下品武技的恐怖,林芊羽暫時獲得了弟弟的身體控制權。

雖然林芊羽並沒有肉體,但其實力原本就是九重心劫境的她對溝通靈力照樣信手拈來。

林冕只見到兩股不同顏色的風雷兩種靈力在他右手匯聚,而後被不斷壓縮,風雷聲響動間,最後竟是形成了一枚符文大小的正方體實質印記。

印記體積雖小,但其中隱藏的力量讓林冕的雙手竟然都是開始不住的顫抖起來,幸虧這是林芊羽在控制,換作自己,恐怕早就將這印記扔了出去。

林芊羽很快便是從了林冕的願,在他驚駭的目光中,手掌一捏,將風雷印對着下方的平靜湖面射了出去。

然後,便是出現了之前那一幕。

待得重新回到自己肉體後,林冕嚥了嚥唾沫,期待道:“好厲害,這就是五級下品武技麼?”

“你現在也應該能夠使用這招,只不過是威力縮小版,而且對於靈力的淬取和控制如果達不0到一種初級程度,那很可能會在壓縮靈力時被反噬。”林芊羽攏了攏耳邊的秀髮,輕聲說道。

林冕認真點了點頭,踏天決能夠讓他打破規則,淬取天地中不同屬性的靈力,不過這些靈力稍一控制不好,就會失誤反而傷到自己。

之前某一次林冕練習控制雷靈力時,便是因爲雷靈力太過狂暴而直接導致靈力反噬左手,幸虧林芊羽及時將之驅趕了出去,將傷害減至最低。

離開這片巨大湖泊,行走在去往客棧的路上,只見路上的行人竟是在此時少了許多,林冕有點不解,那南帝學院招生隊伍不是明天才到麼?

拉過一個路人,林冕這才驚訝地發現,招生隊伍竟然提前一天抵達了鷹城,這個時候正在鷹城廣場上進行招生事宜。

無言了瞬間,林冕也只得加快步伐,急匆匆回到客棧後換了一身衣服便是帶着小狼往那招生廣場趕去。

“歆兒他們應該也到了吧,聽說這個招生只持續三天啊……”

心裏如是想到,腦海中出現那張如玉石雕琢般的熟悉小臉,林冕腳下的步伐也是加快了許多,幾分鐘便來到了招生廣場。

轉過拐角,林冕一下子傻眼了,眼前是一片人山人海,幾千人都是擁堵在廣場上,遠遠的可以看到廣場中心站着一羣身着藍白色相間制度的年輕人,周圍是城主府的衛兵,手持長槍長戟維持着秩序。

見到這種情形,林冕也只好帶着小狼斜靠在一面牆角之下,這麼多的人,一時半會兒想擠進去恐怕是不可能了。

等了近乎一個時辰左右,廣場上的人仍然是不見有所減少,反而是隨着溫度的上升而越加密集了起來,鷹城附近所有村鎮的父母都是把自己的子女送了過來,每個人都是打破頭想要進入南帝學院。

雖說南部界大大小小的學院不少,但其中的唯一霸主,就是南帝學院,作爲天命大陸上四大學院之首,那是南部界所有少年嚮往的聖地,只要能進入南帝學院,哪怕只是個打雜園丁,實力也不是你我可胡亂猜測的。

正當林冕的耐心已經快要被磨光時,人羣忽然是騷動起來,他擡目望去,一名錦衣華服的少年昂首挺胸自報名處走了出來,看那樣子,似乎已經過了南帝學院的招生測試。

不過那少年的氣息,最多不過煉體境六重,年齡也要比林冕大上一兩歲,按常理來說,他是不可能這麼快入選的。

那麼原因不言而喻了,果然這南帝學院招生隊伍中有着嚴重的貓膩。

啪。

身後怪聲響動,林冕眉頭乍然一皺,右掌往後一探,卻是被一股柔勁擋開。

小手趁林冕還沒轉過身,一下子捂住了他的雙眼,林冕嘴角微翹,無奈道:“歆兒,我知道是你了。”

“啊,冕哥哥怎麼猜出來的?”沈歆從林冕背後跳出來,完美如玉的小臉蛋一如既往藏着調皮和任性,黛眉微蹙,不甘心道。

林冕搖了搖頭,苦惱道:“除了你,還有誰會做這麼無聊的事?”

說罷,林冕這才驚覺,沈歆的實力,已然是煉體境八重巔峯,距九重,不過是時間問題。

此時,沈毅的挺拔身影從遠處走來,看到林冕後眼中立刻便是掠過一絲驚訝:“才一個月,這小子又突破了?”

林冕和沈毅點頭示意了一下,後者看向沈歆,道:“走吧歆兒,去參加招生測試。”

“把冕哥哥也帶去啊。”沈歆嘻笑道。

沈毅略有深意的看了林冕一眼,道:“這次的招生隊伍是王林的導師負責,你去的話……”

沈毅的聲音頓了頓,而後沉聲正色道:“可能會受點苦。”

要是放在以前,林冕可能真的會估量一下,現在王家全家上下都恨自己入骨,王林是王家的長子,想必也不會給自己好果子吃。

不過,那是以前,現在林冕絲毫不懼,點頭道:“我要去看看。”

沈家來參加招生考試的少年裏,沈飛也在列,見到林冕也是極爲親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與之並肩往廣場另一方走去。

廣場另一邊,停放着裝飾華麗的馬車,看馬車上的標誌,似乎都是鷹城各個小鎮的主要勢力。

“林冕哥!”凌家的馬車上,凌然跳下車,把一身白衣的凌厲甩在了身後。

沈歆一見到凌然,小嘴立刻一撅,問道:“冕哥哥,她是誰啊?”

“參加過符文師資格考覈,我們還幫了他們一把。”林冕沒說話,倒是沈飛嘴快幫林冕說了出來。

凌厲走了過來,對林冕一抱拳,道:“謝謝你了林冕,小然都和我說了,沒有你她還不知道會落入什麼險境。”

與凌厲客套了兩句,幾名男生這才發現,沈歆和凌然兩個小女生竟然是暗暗較上了勁,初一交鋒,沈歆當然佔了上風,凌然不過煉體境六重,而前者比她高了兩個層次,高下立辯。

沈歆的實力,也不由得吸引了各大勢力的目光,不過十五歲的煉體境八重,這般天賦妖孽二字已經不足以形容她了。

凌然吃了癟,心情極度不好,幸虧這時一名藍白色制服的青年帶着滿臉傲氣來到所有人面前,輕描淡寫的扔下一句:“安東導師讓你們進去。”

所有勢力的大人都是連忙領着自己的子女跟着青年走進了廣場旁的休息處。

用於休息的客房大廳中,一道中年人的身影隨意的斜靠在寬大的椅背上,狹長雙眼微眯,將臉上那種陰翳顯得更深。

“這是南帝學院招生部的安東導師,待會你們只需要站在他面前即可,能不能入學,就看你們的表現了。”安東身旁,一名長相讓林冕感到莫名熟悉的青年傲然站立,那,便是王川的親大哥,王林。

所有來自大勢力的少年少女戰戰兢兢挨個走到古非面前,而古非卻只是稍稍一瞥,然後便揮手讓他們離開,似乎心裏早就有數了一般。

沈歆兩三步來到古非跟前,那一直慵懶隨意的古非此時突然睜開了微眯的雙眼,喃喃道:“十三歲的煉體境八重,這天賦……”

古非認真的點了點頭,揮手讓沈歆退開,見到沈歆離開,沈飛趕緊走了上去,古非也再度恢復了之前的神情,看都沒有看沈飛一眼。

沈飛略顯失望的走了回來,林冕拍了拍前者的肩,輕吐出一口氣,邁步來到了古非跟前。

騰。

林冕腳步頓下來的瞬間,安東便是猛然站了起來,眼睛緊緊盯着林冕,林冕也毫無懼意地與其對視,大廳中一時間彷彿連空氣都凝固了起來。

“十五歲,煉體境九重,爲什麼他身上,總是讓我感到陣陣不舒服……”古非面色微變,心道。 安東臉色有一瞬間的蒼白,在任何人都沒有察覺的情況下恢復正常,正當他把驚異的目光收回之時,旁邊的王林卻是突然湊到他耳邊,輕聲耳語了幾句。

安東微微點頭,揮手讓林冕離開,繼續測試下一位參加招生的少年。

所幸人數不多,不超過半個時辰,所有人測驗完畢,一名青年手持卷軸走到大廳中央,在衆多帶着無盡期許的熾熱眼神中,緩緩開口——

“李榮、丁艾、沈飛、凌然、凌厲、沈歆……”

“以上這些人,測試合格,均可獲得入學資格,三天後跟隨招生隊伍,前往南帝學院本部,進行三年修習,恭喜。”

青年的話音剛落,沈歆的嬌小身影往前踏了一步,大聲道:“爲什麼沒有冕哥哥?”

沈宏和沈毅臉色一變,前者低聲呵斥道:“歆兒,你胡鬧些什麼,導師自有主張!”

沈歆依舊不依不撓,問道:“能不能告訴我爲什麼?”

林冕拉住沈歆,搖頭道:“歆兒,不要說了。”

安東不耐煩地看了一眼沈歆,表現出一副還算是比較和善的笑容,道:“小妹妹,有些人,註定是沒那個命,懂不懂?”

“冕哥哥不去,那歆兒也不去了。”沈歆大聲怒道,此話一出,大廳裏頓時一片譁然。

林冕急忙湊到沈歆耳邊,小聲說道:“歆兒,乖乖聽你父親和你大哥的話,我以後會來找你的,放心吧,我答應你的,決不食言。”

沈歆忽閃這寶石般的大眼睛,水汽氤氳,最終還是點點頭:“嗯,好吧。”

林冕擡起頭,迎上安東審視的目光,冷冷一笑:“怕是我沒給你們好處,你以權謀私吧,南帝學院不過如此,這次我認了,兩年後,我會來參加你們的招生考覈大會,我會憑我自己的力量踏進南帝學院的大門。”

“我等着,不過我先奉勸你一句,有些事,不是像嘴上說的那麼美好。”安東對林冕的話似乎不屑一顧,說道。

林冕看了一眼安東身旁的王林,而後一語驚人:“我也奉勸你一句,你們南帝學院招生部的好日子,也就只有兩年時間了……”

”放肆!“

轟!

安東袖袍一揮,一股磅礴靈力自其體內席捲而出,化作一張靈力巨掌,對着林冕狠狠怒扇而下,那股聲勢,已然是有融靈境大成的實力。

嘭!

大廳中的青石地板被靈力威壓給震碎而去,粉塵瀰漫,所有人驚愕於安東毫不留情的果斷出手與恐怖實力,同時也對林冕的挑釁行爲感到同情,敢挑戰南帝學院權威的,林冕算是鷹城中的第一人了吧,只可惜安東這一掌,足以讓他癱瘓好幾個月。

“冕哥哥!”

“林冕!”

“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惹南帝學院的導師……”

“對啊,真是找死啊,這下,他肯定……”

煙塵散開,然而議論聲還未完全落下,最後幾個字卻是被人生生給嚥了下去,因爲所有人都是見到,煙霧瀰漫的中心,一道弱小身影單膝跪地,雖然身上衣衫破碎,但卻並未受到實質性的傷害。

“南帝學院,原來都是些欺凌弱小之輩,這種學院,多半也是誤人子弟!”林冕緩緩站起身,看着上方的安東,嘲諷的笑道。


“唔!”


林冕還未站直的身體又是被一股靈力威壓給壓制而下,絲毫不能動彈,林芊羽冰冷的聲音在他心底響起:“小冕,要我出手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