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兩個幫我護法,我來破陣!」楊恆對火雲和魔甲兩人喝道,然後盤膝而作,運轉「萬陣法訣」。

沒多久,陣法里就傳出幾道慘叫聲,程星的幾個手下已經死在了陣法的攻擊下。

在陣法之外,之前從宮殿里出來的人全都圍在了一起,看著臉色煞白的林若水對皇子苦苦哀求道:「求求你放了他吧,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

「啪」,皇子一掌把林若水扇倒在地上,陰狠地罵道:「你這個賤人,等殺了他之後我再來處置你。在老子面前裝清高,原來是有了小白臉了。」

林若水臉色的五道指印清晰可見,她癱坐在地上小聲的抽泣起來,眼裡也露出了絕望之色。

過了半柱香的時間,程星的五個手下已經有四個死在了陣法的攻擊下,他和剩下的那個手下也已經是重傷。

沒多久,楊恆就破了陣法,脫困而出,然後看到站在不遠處的皇子和林若水。

「你…你竟然把這個陣法破了?」皇子驚訝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

這時一個老者匆匆來到他旁邊,小聲說道:「皇子,對不起,他在陣法上的造詣已經超過我了,我沒能用陣法殺了他們。」

「楊恆快走,他們會殺了你的,別管我了!」面帶梨花的林若水絕望的聲音里充滿了內疚。

她本來就已經做好了自殺的準備,但是根本沒想到楊恆會到這裡來,還因為她而陷入危險當中。

楊恆看著林若水的樣子,心裡陣陣抽痛,牙齒也被他咬的「滋滋」作響。

「人渣!」楊恆一聲冷喝之後,空中三道驚雷乍現,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朝著皇子劈了過去。

楊恆剛剛動手,皇子的五個手下就朝著他圍了過來。

這個五個修士有兩個是神人境中期的魂脈境,三個神人境初期,他們還在半路上就被火雲和魔甲攔了下來。

三道驚雷從虛空中一閃而下瞬間就劈到了皇子頭頂。他正要祭出法寶,腦子馬上失去了意識,被三道雷電同時劈中,變成了一具焦黑的屍體。

「他…他一個靈人境的修士怎麼一找就殺了神人境初期的皇子?」

「快走吧,等到國主了我們都要受牽連了。」

那些圍觀的城主看到楊恆一招殺了皇子,驚駭之餘立即往四處散去。

已經癱坐在地上的程星看向楊恆的眼神里也儘是震驚,即使是龍族的人,也不會厲害到這個程度。一個靈人境一招秒殺一個神人境,這中間可是差了一個大等級。

楊恆看到一道透明的靈體從皇子的屍體里竄了出來,手中的靈火飛了出去,瞬間將這道靈體給焚燒的乾乾淨淨。

一招殺了神人境初期神魂境的皇子,楊恆二話不說,上前把皇子的戒指收了起來,然後把已經有些痴獃的林若水拉了起來。


「誰敢殺我兒,我要他死無葬身之地!」一道怒吼聲在皇宮的深處響起,緊接著便是一道道破空聲。

楊恆一聽這個聲音就知道對方修為不弱,立即對依舊處於驚恐中的林若水說道:「我有一件空間法寶,你不要抵抗,我先把你藏起來。」

「那你怎麼辦?」林若水小聲抽泣道。

「我沒事的,你不用管我。」楊恆說完,心意一動,林若水便消失在了原地。

他剛剛做完這一切,周圍就穿來十幾道破空聲,一個金袍老者率先出現在了他視線里。

楊恆猜測此人就是鳳鳴國的國主,而且已經是神人境後期劫變境的修為。

緊接著,又有十幾個神人境的修士將楊恆等人團團圍住。 紫煙小心翼翼的從飯盒中端出飯菜,小心翼翼的端到林清雨面前。

“你的呢?”林清雨問到,飯盒中的早餐只夠明顯只是一個人的分量。

紫煙甜甜一笑,能得到林清雨的關切,她很開心。

拿掉上層的飯盒,林清雨才注意到這是雙層的。

同樣的一碗清粥,同樣的菜色,只是少了靈獸蛋。

“你怎麼沒有蛋?”林清雨看着紫煙面前的飯菜,不禁問到。

紫煙俏臉一紅,“清雨哥哥,我,我……”

林清雨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有些尷尬。

“咳咳,你的菜裏怎麼沒有靈獸的蛋。”連忙改正,林清雨還是弄了個臉紅。

“廚房的人說這是什麼火什麼獸的蛋,好像挺貴的,我……我沒錢了。”

林清雨看着忸怩的紫煙,心中泛起無限的憐愛。

“傻丫頭,沒錢怎麼不向我要呢。”林清雨心中暖暖的,指尖閃過一道細小的風刃,很均勻將蒸蛋分成了兩半,將一半送到了紫煙的菜裏。


“好了,吃吧。”林清雨柔聲說完,拿起了手中的湯匙。

紫煙低下頭,臉上紅紅的,只感覺溫馨幸福,也慢慢的舉起了湯匙。

晨光下,兩人慢慢的用完早餐,林清雨伸了個懶腰,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已經收拾完畢的紫煙,微微一笑,“煙兒,你回去睡會兒吧。”

“那清雨哥哥你呢?”

“我還有事情要辦。”林清雨想起風致的話,覺得還是儘早找葉修一次。

“不行。”小丫頭撅着小嘴,擋在門口,“清雨哥哥熬了一夜,也得回去休息。”

“咳咳,煙兒別鬧,我確實有事。”

“不行就是不行。”紫煙也倔強起來,“只有養好精神才能事半功倍,你要跟我一起睡。”

“啊?”

“我是說……”紫煙同樣有點說話不過大腦,一句話又鬧了個大臉紅,“你必須回去睡覺,養足精神再說,我,我也會回去睡的。”

林清雨輕輕扶額,紫煙難得倔強一次,算了,就隨他吧,況且去找葉修也不急於一時,自己的陣法尚未完成。而且,有四級靈獸坐鎮,想來這個任務不會那麼快就被完成吧。

“好好好,你贏了。”林清雨無奈道,“我回去睡覺,你也要好好睡覺啊。”

我夫人特別剛 嗯,我先看着你睡。”小丫頭一臉嚴肅的說。

林清雨:“……”

好不容易將紫煙哄回她自己的房間,林清雨躺到自己的牀上,進入了夢想。

一覺醒來,已經過了中午,林清雨連忙從牀上爬起來,看了看時間,一拍腦門,“這可真是睡多了。”

“睡一覺挺好,這幾個月,你一隻都是晚上練習陣法,睡眠本來就有些不足。休息一下挺好,現在行了,先去找葉修吧。”

“嗯。”

出了房門,右邊就是葉修的房間,紫煙在院落內的一處偏房中。

猶豫了一下,林清雨還是走向了紫煙的房間。

輕輕的推開門,紫煙還在平靜的熟睡着。

薄薄的毛毯蓋在玲瓏的嬌軀上,映出青春無敵的曲線。

林清雨臉紅了一下,看了看趴在一旁,警覺擡頭的小青炎魔虎,又看了看紫煙懷裏同樣掩蓋在毛毯下面露出小腦袋的小狐狸,微微一笑,輕輕的關上了門。

來到葉修門前,林清雨敲了敲門。

沒人開門,也沒人迴應。

林清雨皺了皺眉,隨即釋然。

天靈塔能夠增加修煉的速度,擁有炎晶值的人自然都不願意放棄這個好處,想來葉修應該是在那裏修煉吧。

搖頭苦笑,林清雨從葉修房門前離開,他目前還是一個零炎晶值的人,天靈塔什麼的,先不用去想。

“嗯,陣法的構造已經鑽研的差不多了,接下來開始練習吧。”

林清雨翻了翻乾火戒,皺了皺眉。

陣法名爲火靈雲陣,大部分的陣基材料他都有,只是有一種魔炎石是他所沒有的。

他回想起守則中的內容。

“奇珍閣……可能會有我需要的東西吧。只是,那些東西都是要炎晶值兌換的。”

眉頭緊縮,他卻是是有點無計可施了。

忽然眼睛一亮,“嗯,對了,鬥靈場!鬥靈場是可以下注的。”

仿若黑暗中的一道曙光,林清雨打定主意,就去鬥靈場了!

鬥靈場,這是一個熱鬧的地方,除了休息的時間,總是充滿了喧囂。

“安師兄威武,安師兄加油!”太下,一衆年輕人齊聲呼喝,似乎是在爲臺上正在打鬥的兩人之中的某一個人加油。

林清雨站在衆人後面,沒有吭聲,哪一個是安師兄,他還不知道,不過臺上的兩人,都是武師巔峯的修爲,一時間也難以分出勝負。

其中一人手持長棍,髮絲倒立,橫眉豎目,一臉凶煞,稍黑的面龐有不少棕色的毛髮,耳朵似乎也變了形狀,看樣子是用了獸靈附體了。

而另外一位的形象則大相徑庭,雖然同樣是男兒身,卻給人一種陰柔的氣息,手中蛇形短匕如同毒蛇的芯子一般,吞吐着幽藍的光芒,倒是與燕姬有些相似,不過氣勢要弱得多了。

“燕衣,今日定要你敗在我的山岩棍下。”凶煞之人大喝一聲,長棍猛然砸下。

名爲燕衣的男子冷笑一聲,並不答話,身體微微一側,而且如同蛇一般扭動起來,恰好避過長棍,隨即揉身而上,蛇形匕首森冷的刺向了對手的小腹。

林清雨面色平靜,這兩人的打鬥在他看來都有不少破綻,雖然燕衣的身法較爲奇特,但經過與風揚這樣速度超絕的對手和燕姬這樣詭異的對手的交戰後,林清雨對於這樣的戰鬥也有了幾分經驗,五個回合之內收拾這個燕衣不在話下。

場中的打鬥依舊如火如荼的進行着,安姓男子攻勢兇猛,雖然消耗頗大,但好在把握住了戰鬥的節奏,在靈力耗盡之前,似乎是很難輸掉的。

燕衣也不着急,圍繞着安姓男子不停的點式攻擊,依靠怪異的身法武技躲避着對手的猛攻,就像是無盡海浪中的一條水蛇,雖然隨波逐流,卻能夠安然的生存其間。

“韓師姐,看着攻勢,安泰是要贏了吧。”林清雨不遠處,一個男子的聲音傳進林清雨耳朵裏,帶着幾分討好,傳進了他的耳朵裏。 嗤,一朵純青色的火焰,在年辰屈指一彈之間,向外飄飛出去老遠!

站起身來,年辰心情大好,活動了一下四肢。

回到丹宗這一月的時間裏,年辰已經將所有的真火之源煉化入體!

此時年辰的體內,一朵純青色火焰靜靜浮於識海中,和無數枚細針,數十把小劍緊緊挨在一起,狀極親密,絲毫沒有排斥的跡象!

而此時的年辰,對於火元素的明銳感知,竟然達到了隱隱可以捕捉到天地元力中的火元素存在,雖只是一絲若有若無的感覺,卻也令年辰稱奇不已!

來到一方玉臺邊,年辰看着玉臺上方的一團太陰真火,和下方的一池癸水之靈,還有那隱隱從太陰真火中透出的霸絕天下的氣息!臉色陰晴不定。


一咬牙,年辰將體內的無極元譜運轉到極致,猛然向那團太陰真火一指。

原本靜靜浮於池子上方的太陰真火,忽然一陣搖曳。

年辰見了,體內法力再度瘋狂涌出,透過指尖,向那團火焰急速涌去。

原本只是陣陣搖晃的真火,分離出如針鼻大小的一小滴無色火焰,向年辰方向緩緩飛來!

此時的年辰,竟然在一小會的功夫,額頭上就已經有了細密的汗珠。體內的法力更是如江河決堤般向火焰涌去!

當火焰被年辰強行牽引,飛離玉臺只兩尺左右距離時,原本安靜溫順的如針尖大小火焰內,一股毀天滅地的火元力忽然爆發出來,年辰只覺得自己瞬間就掉進了萬丈火山深處一般,嗤啦一下,身上的道袍頃刻焚爲灰燼!

在年辰猛一失神的霎那間,那丁點火苗卻急速飛回,融入了那團太陰真火內,恢復了靜靜懸浮的原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