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沙小姐看著精靈蛋推了出來后,轉頭對著他著急說道:「出來了,我們得目的就是這個急凍鳥的精靈蛋。」

方寧:「怎麼取走?」

君沙小姐拿出精靈球,沒事我們從總部調來一個大師球,一個加快孵化的特性的精靈。」從精靈球里放出一隻烈箭鷹。

大師球全球限量五個,沒有想到君沙小姐他們為了這隻急凍鳥,下了血本了,這個在收服后也就賺了。

君沙小姐:「我們等他們加價的時候。」

主持人:「急凍鳥的精靈蛋,起價500萬。」

五百五十萬!

六百一十萬!

…………

六百六十六萬!

「烈箭鷹,去孵化它。」君沙小姐趁著他們加價的時候,讓它去趁現在去孵化。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急凍鳥的精靈蛋價格提高到了降臨一千萬了的時間,就在這是時候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精靈蛋出現了孵化的光芒,一隻雛鳥發出一聲叫聲,煽動了翅膀幾下就飛了起來。

「就是現在。」君沙小姐拿出大師球,帶上黑色面具慢慢靠近,最後趁眾人吃驚的時候,直接把大師球扔了過去。

君沙小姐撿起大師球:「完事了,我們分開走。」

「好。」方寧拿出白色面具帶上,直接和君沙小姐分開走,避免被人發現的風險。

。 敖龍雨並不會讓江瀾白白幫忙。

這樣大家互不相欠。

江瀾看著書籍,沒有推辭,伸手接過。

「多謝師姐。」

這種事,自然沒有推辭的必要。

敖龍雨點頭,不再言語。

「不打擾師兄師姐了。」

說着江瀾看了下其他人,轉身離開。

驚庭他們也是點頭。

等江瀾離開后,驚庭跟穆秀才看向敖龍雨。

彷彿在詢問,敖師姐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要這樣做。

敖龍雨看着驚庭道:

「師弟,把那一道符文,擦了試試。」

「敖師姐,那不過是第九峰師弟的一句玩笑話,他自己都不敢肯定是對是錯,只是一種感覺。

師姐這樣亂來,不擔心出事嗎?」

「是啊師姐,這對我們修鍊來說,影響甚大,三思而後行。

第九峰師弟在某些方面確實不凡。

這是我們無法否認的。

但是修鍊,或者陣法,他並不內行。

這種事不可亂來。」穆秀也是勸道。

一位築基的修真者,一個剛剛修鍊三十四的師弟。

一個只能用資源才能快速提升修為的人。

讓他們怎麼去相信?

而且還是用自己的修鍊去相信。

敖龍雨看着驚庭跟穆秀。

她神色平靜,聲音平緩:

「師弟師妹,可以在一邊先找個地方畫新的陣法,我試試。」

聽到這句話,穆秀張了張嘴巴。

卻一時間無法反駁。

是的,他們本來就到了換陣法的時候,所以哪怕改了,對他們也沒有絲毫的影響。

現在敖龍雨要嘗試,並沒有什麼不適合的。

但是,他們還是不信。

「敖師姐,我知道你修為高,能力強,天賦了得。

但是亂來,很容易影響你的進度。

這次一旦出意外,師姐晉陞元神的計劃就會改動吧?」穆秀開口說道。

「但是,這樣下去,也會延遲。」敖龍雨的聲音很平靜。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如果不嘗試,那麼晉陞元神的事,還要在原計劃,推一些年。

這下驚庭跟穆秀什麼都沒有說,敖龍雨身份比較特殊。

時間也比較急促,所以想要試試很正常。

但是嘗試也要有所依據啊。

去相信第九峰弟子…

唉!

一聲嘆息,他們不再多說什麼。

而是去後方位置畫了新的陣法。

新陣法不能靠太近。

不然會有所影響。

敖龍雨改了江瀾提出的地方。

而後開始在上面修鍊。

當然,她不會直接相信,有任何問題,她會直接停止修鍊。

甚至為了安全起見,拿出了一件法寶,一件能穩住她心神以及修為的法寶。

是她師父給她的重寶。

面對任何事,她都很小心。

……

江瀾路上翻了下龍語,發現有些生澀難懂。

不過他也沒指望直接學會,有空看看就好。

聽說有的術法用龍語效果更好。

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如果是真的,那麼這本龍語對他來說還是很有用的。

不知道以前對道藏理解,能否對解讀龍語提供幫助。

簽到所得,幾乎都是有助他修鍊的。

其他東西大部分都要他去學。

只是有時候都有輔助就是。

江瀾不貪心,能努力的,他都會努力。

停下努力,在大荒中,總感覺不安全。

不能用僥倖賭明天。

打掃了大殿之後,江瀾就打算去清理一下道路上的雜草。

本就沒什麼人走,不清就會長很多草。

如果來人找不到路,會顯得第九峰冷清,沒有人煙。

雖然,事實如此。

等做完這些,江瀾就想去找他師父。

只是剛剛打算去,他師父就直接出現在他面前。

「師父。」江瀾恭敬道。

「最近感覺如何?」莫正東看着江瀾問道。

「有些難受,想找師父看看是不是受到了心魔影響。」江瀾開口道。

他確實有些不太舒服。

但是每次去查看,都沒有問題。

不動明王咒,他也沒有停止過修鍊。

聽到江瀾的話,莫正東眉頭一皺。

然後直接來到江瀾身邊,一指點在眉心處。

片刻之後,莫正東收回了手道:

「修鍊了七彩祥雲?」

「對植物蛋施展了大半個月。」江瀾如實告知。

聽到植物蛋,莫正東眉頭就是一挑。

他自然知道植物蛋是什麼了。

他也沒有想到,那是一顆孵不出的蛋。

如果知道,也就不會給他徒弟了。

好在他徒弟並沒有在意,還養的很開心的樣子。

「植物蛋什麼情況?」莫正東問道。

「好像虛弱了。」江瀾道。

「看來是你七彩祥雲有了進展,等過了這短時間就沒事,等什麼時候感覺心靈福至時,就不要輕易施展了。

術法不是神通,尤其跟運有關,容易給本身帶來問題。」莫正東正色道。

這是他親傳弟子,培養自然不留餘力。

不過也會有個度,過猶不及,他不想毀了自己的弟子。

好在江瀾心性足夠。

不然後面的事,他還真要拖一些時日,等時機成熟。。 「我叫宋梅。」中年女人趕緊補了一句。

秦舒點點頭,「宋姐你好。」

「秦小姐您客氣啦。」宋梅有點受寵若驚,沒想到秦舒這麼客氣的喊她。

等秦舒倆人吃完飯,宋梅立即上前,主動收拾了碗筷,都不讓秦舒動一下手。

秦舒有了無奈,卻知道這是她的工作,隨她去了。

宋梅抱著碗筷進廚房,見灶上還有個鍋咕嚕嚕的響。

「秦小姐,這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