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沒當家主以前的事,上一任家主,和他兒子聯合一起開發的別墅區。」

「把我方家一半的資產,全部都用在了這別墅區上。」

「最後,項目還沒結束,他倆一個死了,一個坐牢了,這個項目,就被林漠趁機吞下了。」

「哎,也就是因為這件事,我方家才一蹶不振。」

「否則的話,誰敢騎在我方家頭上作威作福啊?」

吳菲菲瞪大了眼睛,一臉惱怒:「林漠這個混賬王八蛋,他……他怎麼能做這種事情?」

「這是咱家的項目,是咱方家的產業,怎麼能讓他吞了?」

「不行,我得去找他要個說法。無論如何,都得讓他把這個項目還回來!」

吳菲菲說話間,儼然是把自己當成方家的女主人了。

方悟德連忙攔住她:「哎呀,親愛的,你就別鬧了。」

「林漠現在有南霸天給他撐腰,又跟周家眉來眼去的,以方家現在的實力,根本鬥不過他們。」

「要我說,這件事還是算了吧。」

「雖然沒了這一半資產,但咱們可以慢慢來,繼續賺錢。」

「林漠這個人太陰險了,我可不能讓你去冒險啊!」

吳菲菲心中感動至極,同時對林漠更是憤恨了。

「老公,那咱們也不能就這樣吃個啞巴虧啊!」

「這別墅區,就真沒辦法拿回來了嗎?」

吳菲菲憤然道。

方悟德仔細想了想:「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只是,哎,算了,還是不說了!」

吳菲菲頓時來了精神,急道:「老公,有什麼辦法,你倒是說啊!」

「咱們現在是自家人,你有什麼不能說的?」

「你是不是還沒把我當成自家人?」 「鄭老,飛行記錄找到了,雲鋒少爺猜得沒錯,半個小時前,確實有架直升機經過淮城!」

「真的嗎!」眾人驚喜。

「那現在只需要查一下這架飛機去了什麼地方就行了!」眾人似乎是看到了希望。

關弘的臉色卻是不太好看,「想要查到這個並不是很難,只是那架飛機好像有點棘手。我剛才已經讓人查過了,那架直升機,好像是來自於南滬戰部……」

「什麼……」

眾人愕然,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怎麼回事,怎麼會跟戰部那邊扯上關係?」鄭清雪很是不解。

鄭雲鋒卻是面色凝重,看向陳軒,「陳先生,你之前說,搶走血太歲的,是南滬杜家的人?」

陳軒點頭,「沒錯,杜家二少爺,杜明慶!」

鄭雲鋒臉色微微一變,「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鄭年堯他們立刻看向鄭雲鋒,「雲鋒,到底什麼情況?」

鄭雲鋒面色凝重,「我記得沒錯的話,這個杜明慶的舅舅名叫許天偉,跟我一樣,也是一位三品戰將,而且正是南滬那邊的鎮守。」

鄭年堯他們頓時一陣驚訝,沒想到這件事情竟然會牽扯如此之深。

「如果是這樣的話,可能就真的麻煩了!」鄭年堯嘆了口氣。

雖然那許天偉跟鄭雲鋒的級別一樣,可南滬畢竟是許天偉的地方。

如今那架飛機顯然已經到了南滬,他們若是再想把東西從南滬拿回來,只怕就要比登天還難了!

「這件事情許天偉顯然是有幫忙,只是現在還不知道,他到底會幫到什麼程度。如果他真的要死心塌地幫到底的話,那我們真的就沒有一點希望了……」

鄭雲鋒顯得很是十分無奈。

畢竟,那裡是許天偉的地方,想要從對方手中搶東西,無異於是虎口拔牙。

鄭年堯鄭清雪他們也都是不由嘆息,同樣也是有些絕望。

這時,陳軒卻是冷聲開口,「他是什麼身份不重要,他要幫到什麼程度我也不關心。我只知道,那血太歲是我花錢買下來的,誰想從我這裡奪走,我都絕不會答應!」

鄭雲鋒他們一陣驚訝,沒想到這種情況下,陳軒竟然還想著要拿回血太歲。

「那陳先生的意思是?」

陳軒面色沉冷,「很簡單,我現在立刻去杜家,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鄭家人一陣汗顏,這位陳先生還真是神佛不讓的人物啊!

「既然如此,那我跟陳先生一起去!」鄭雲鋒咬牙說道。

那隻血太歲原本就是為了給鄭雲鋒治病準備的,如今陳軒這個外人都願意去南滬涉險,鄭雲鋒這個當事人,自然沒有躲清閑的道理!

陳軒也沒有拒絕,隨後便帶著鄭雲鋒連夜趕往南滬。

三個小時后,南滬,杜家莊園。

房間里,一個二十五六歲的西裝青年在客廳里來回踱步,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這西裝青年不是別人,正是杜家二少爺,杜明慶!

一旁沙發上坐著一個年近五十的女人,雖然有些上了年紀,可這女人打扮得卻是十分漂亮時尚,完全就是一副美婦的樣貌。

這個女人,便是杜明慶的母親,同時也是許天偉的妹妹,許惠梅!

三個小時前,在許天偉手下人的接應下,血太歲已經被成功運了回來,而且立刻進入了製藥階段。

三個小時已經過去了,許惠梅他們苦苦等候,簡直心急如焚。

也難怪他們如此著急,畢竟,一旦這血太歲起到作用,能夠治好老爺子的病,那杜明慶立刻便能夠成為南滬杜家的掌權人!

這可是他們夢寐以求的大事!

終於,門外傳來聲音,鄔弘邈手裡提著一個保溫盒快步走了進來。

自從在淮城對杜明申徹底失望之後,鄔弘邈便立刻變換枝頭,投靠到了杜明慶這邊。

「鄔老,怎麼樣了?」看到鄔弘邈進來,許惠梅起身問道。

鄔弘邈面露得意,「恭喜夫人,恭喜二少爺,神葯已成!」

杜明慶大喜,「鄔老,你確定這神葯真能治好爺爺的病嗎?」

鄔弘邈一臉自信,「二少爺放心,我這是按照古籍對症下藥,再加上有這血太歲為藥引,更是具有神效!我敢保證,只要杜老服下我的神葯,所有病症必定立刻痊癒!」

事實上,關於血太歲的用法,鄔弘邈也並不是很了解,也只是在幾本古醫術上粗略地見到過。

不過鄔弘邈對於血太歲的藥效還是很有自信的,在鄔弘邈看來,即便是沒有自己配製藥方,單單是以那血太歲本身的藥效,想要治好杜老爺子的病也根本不在話下。

鄔弘邈之所以還這麼大費周章地熬制所謂的神葯,其實也就只是想要把所有功勞都攬在他自己身上而已。

許惠梅杜明慶聽了鄔弘邈的話頓時大喜過望,只覺得家主之位已經近在咫尺。

許惠梅得意至極,「這次我看誰還能跟明慶爭奪家主之位!」

杜明慶也是迫不及待,「立刻召集杜家所有人,我現在就要為爺爺治病!」

二十分鐘后,杜家所有人都已經聚集在了大廳之中。

「明慶,這天還沒亮呢,這麼急著喊我們過來,到底有什麼事啊?」

「就是,這都還沒睡醒呢!」

這麼早就被喊醒,杜家人都是一陣抱怨。

許惠梅冷哼,「睡睡睡,爸的病這麼嚴重,你們都還能睡得著!」

許惠梅向來強勢,上來就是一通斥責。

「弟妹,話可不能這麼說,爸有病我們也很難過,可也總不能就不讓人睡覺了吧。」

「對啊,就爸現在的情況我們也想幫忙,可現在不也是沒辦法嗎。」

杜家人顯得十分不滿。

許惠梅一臉不屑,「早就知道其他人指望不上,好在我們家明慶夠孝順,已經連夜想出了辦法!」

杜家人全都驚訝不已。

「什麼,明慶已經找到了治療父親的方法?」

杜明慶一臉得意,「沒錯,我敢保證,我這個辦法必能治好爺爺的病!」

說著,杜明慶一拍手,便看到鄔弘邈端著葯便走了進來。

看到鄔弘邈出現,杜明申立刻就意識到了什麼。

「鄔老,這葯該不會就是……」 「我姐姐是個天才的機甲研究員,她還是個很有天賦的機甲戰士,可惜上次她為了救我,被守墓的機甲擊中,她的機甲當場就斷了連接。

她本人也當場受了重傷,由於醫治不及時,她也永遠的不能再連接機甲了……」

納蘭瑜沉痛地訴說著過去的情形,講了當時她們幾個機甲戰士無意中來到此地,激活了守墓機甲。

與那兩個守墓機甲大戰了大半天,才勉強逃到了出來,姐姐也身受重傷。

另一個機甲似乎行為有限制,不能離開墓地太久,時間到了自動返回了墓地。

而那個被她們打的無法行動的機甲也被她們幾個機甲戰士輪流背回去了。

納蘭瑜講完了她們之前的經歷,藍心推測納蘭瑜她們之前似乎也沒有到達墓地的腹地。

只是到了墓門口而已吧,藍心仔細檢查了自己機甲內部的元氣片,感覺元氣比較充足。

最後她還是建議說:「我覺得我們還是修整一下,把狀態調整到最佳,再去裡面探尋。」

師寶和納蘭瑜也表示贊同,藍心趁著休息時間,也詢問了納蘭瑜帶回去那個機甲的事情。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那個機甲的外殼不知道加了什麼材料,竟然比現在軍用的機甲外殼還要堅固。

只是當初的機甲被姐姐研究了很久,也沒能明白到底加了什麼?

本來還想研究出來,這個巨大的功勛一定能讓納蘭家揚眉吐氣,姐姐也能得到一顆上品的丹藥,從而身體恢復。

師寶聽了納蘭瑜說了一大堆,也開口說:「也許是你們帶回去的機甲被破壞的太厲害了,所以才研究不出來。那如果我們這次去把另一個機甲騙出來,把它殺了帶回去,讓你姐姐研究研究,說不定這個發現能讓咱們幾個名傳千古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