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長時間,她對林漠極盡侮辱,沒給過林漠一點好臉色。

現在想求林漠幫忙,怎麼可能?

「半夏,你……你這不是故意不想救你妹妹嘛!」

「就林漠那白眼狼,他能聽我的話?」

「我養了他三年,都沒把他養熟,你讓我怎麼跟他說?」

方慧怒道。

許半夏也是怒了:「你是不好意思給他打電話吧?」

「媽,但凡你們平時對林漠能好點,也不至於落到現在這一步啊!」

「現在知道後悔了?」

方慧暴跳如雷:「半夏,你少跟我說這些廢話!」

「你就說吧,你到底救不救你妹妹?」

「你要不救,直接來句痛快的。」

「就算我這當娘的沒本事,連自己的女兒都不聽自己的,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我……我不如一頭撞死在這裡得了……」

說話間,方慧直接低頭,朝著旁邊的牆壁就沖了過去,好像是要一頭撞上去。

許建功眼疾手快,連忙將她攔了下來。

「哎呀,你不要做傻事啊!」

「半夏是個孝順的女兒,她怎麼會不幫咱們?」

「你就不要折騰了!」

許建功裝模作樣地道,其實就是在給許半夏施加壓力。

許半夏快氣瘋了,父母就是拿著這一點,整天跟她鬧。

她稍有不從,這倆人就這樣一哭二鬧三上吊,逼得她想不同意都不行了。

「媽,你能不能講講道理啊!」

「咱們憑什麼讓林漠為了救雪兒,把自己的一切都搭上?」

「咱摸著良心說說,雪兒哪怕說過林漠一句好話也行啊!」

「她說過嗎?她做過什麼對得起林漠的事情了嗎?」

許半夏急道。

方慧沉默,許建功怒道:「半夏,你現在說這個幹什麼?」

「怎麼?你妹妹沒說過林漠的好話,她就該死嗎?」

「半夏,我知道你胳膊肘往外拐,但我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冷血,連自己妹妹的命都不顧了?」

「行啊,既然你這麼狠心,那就當我們沒生過你沒養過你。」

「你走吧,這是我家的事,用不著你來管。」

「走,老婆,咱倆老了,沒本事了,孩子也不聽咱們的。活著也沒意思了,咱倆一起跳樓吧,至少路上跟雪兒還有個伴兒!」

許建功說著,拉著方慧就朝窗戶走過去。

方慧哭天搶地:「我怎麼這麼命苦啊?」

「怎麼生了這麼個不孝女啊!」

「算了,是我自己沒用,不會教孩子。」

「我該死,我該死啊……」

猶如潑婦一般,坐在地上嚎啕大叫。

許半夏氣得都在哆嗦,這倆老人的鬧騰,讓她真的快崩潰了。

此時,許建功走到窗戶邊,見許半夏還不說話。

他咬了咬牙,突然一拳頭砸在窗戶上,將玻璃砸碎,而他的手也頓時滿是鮮血。

「爸!」許半夏一聲尖叫,連忙跑過來。

許建功見狀,立馬一隻腳跨出窗戶,大吼道:「別過來!」

「誰都別過來!」

「你們都給我站那兒,誰都別管我!」

方慧驚呼:「老公,你瘋了啊?」

「你……你快點下來,快點先止血啊……」

許建功怒吼:「止什麼血?」

「讓我死了算了!」

「我也用不著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許半夏急得團團亂轉:「爸,你別說這些了。」

「你先下來,先下來啊!」

許建功:「我不下去!」

「半夏,你要是不幫你妹妹,我就死給你看!」

「我數三個數,你不打電話,我就直接跳下去。」

「我養你這麼大,也不求你對我孝順。到時候我死了,記得把你妹妹葬在我身邊。」

「我活著沒能照顧好她,死了,我好好照顧她……」

說著,許建功就開始抹眼淚。

許半夏快急瘋了,思索半晌,最後咬牙道:「爸,我打!我打這個電話還不行嗎?」

「你先下來,我這就給林漠打電話!」

許建功和方慧互視一眼,兩人眼中都有種勝利的喜悅。

「你現在打!」

「你打完電話,我就下去!」

許建功大聲道。

許半夏氣極,卻又沒有一點辦法。

無奈,她只能掏出手機,給林漠打了電話,把家裡的事情,給林漠說了一遍。

掛了電話,許半夏好像虛脫了一般,直接癱軟在地。

「怎麼樣了?」

「他答應了沒?」

方慧急道。

許半夏有氣無力地道:「他……他答應了……」

方慧大喜:「真的?」

「那太好了!」點開微信,關注*掌中雲文學*每日推薦精品獨家。

「你妹妹有救了!」微信搜索公眾號[掌中雲文學],更多章節,更快更新。

「快,給那個人回電話,讓他放了雪兒啊!」

許建功也從窗戶上跳下來,手忙腳亂地拿出手機,給那個男子撥了回去。

男子聽完,冷笑道:「很好,辦的漂亮!」

「不過,人還得扣在這裡!」

「等交流會結束,我們就會放過她了!」

方慧連忙道:「那……那你們先把他們放出來,不要和那些狗關在一起啊……」

男子冷聲道:「不用你教我做事!」

「記住,林漠要是敢出手,你女兒就會立刻被狗咬死!」

方慧連忙道:「我知道,我知道,他……他肯定不會出手的……」

男子得意狂笑:「這才對嘛!」

此時,許半夏突然道:「我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但是,你能不能回答我一個問題?」

男子愣了一下:「什麼問題?」

許半夏沉聲道:「你們是怎麼抓了我妹妹的?」

男子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抓?」

「我們還用抓嗎?」

「許半夏,你知不知道,你妹妹自己跑我們這裡,自投羅網懂嗎?」

「說真的,我們都快忘了你有這麼個妹妹了。」

「結果,她和她老公自己跑來找我們霍少,說什麼要跟我家霍少解釋一下?」

「許半夏,我跟著霍少這麼多年了,還沒見過這麼蠢的人啊。」

「自己跑著來找死的人,可真不多見啊!」

「哈哈哈……」

許半夏掛了電話,她轉頭看向方慧。

方慧面色脹紅,低聲喃喃道:「這孩子,怎麼……怎麼會做這種事啊……」 「這窩鼠人叫劣爪氏族,它們原本的軍閥在某個夜晚死在了自己的床上。隨後氏族的頭頭腦腦們紛紛帶著親信自立門戶,我們分析這背後可能有某一或兩個大氏族在推波助瀾。」強森說道。

聽到這屋裡的矮人們叫了起來,

「鼠輩!就是這樣沉迷內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