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知道,戰御宸已經結婚了,可是偏偏卻還和方梅雨鬧出了緋聞。

這段時間,方梅雨像是上班打卡一樣,天天到戰氏集團來找戰御宸。

看到方梅雨走進了電梯,兩個前台工作人員開始嘀咕:「你說總裁會不會離婚啊?」

「哎,誰知道呢,不知道總裁心裡到底喜歡誰。」

「我看肯定是方梅雨勝算大一些,畢竟是大明星,會演技又會裝,床上功夫還特別厲害。」

「也是啊,也許過段時間,我們的總裁夫人就換人了吧。聽說每次方梅雨去找總裁,兩人在辦公室里都呆好久……」

忽然,其中一個工作人員的聲音頓住,不安地朝著前面看過去。

另一個工作人員察覺到異樣,也順著視線看了過去,隨即當場僵硬住了。

封嬈就站在離他們幾步之遙的地方,也不知道剛才的對話,她到底聽到了多少。

兩個人的表情都很不自然地開口喊道:「總裁……總裁夫人。」

封嬈的表情還是和平常一樣,沖著他們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後從兩人的身邊走過去。

兩人彼此心虛地看了一眼,不自覺地鬆了口氣。

只是,沒有人注意到,封嬈提著飯盒的手指緊緊地握著,指甲都陷入了掌心。

她既然選擇了相信戰御宸,就不該在意這些流言蜚語。

方梅雨來戰氏集團,一定是有什麼事情,就算和戰御宸在辦公室里,也不代表著什麼。

但是在聽到剛才那兩個工作人員的議論之後,封嬈的心還是一陣陣的刺痛。

封嬈走出了電梯,走到了總裁辦公室門口的時候,遇到了他的助理。

助理在見到封嬈時,臉色一僵,然後有些尷尬地笑了笑:「少夫人,你今天怎麼會過來了?」

封嬈揚了下手裡的飯盒,說道:「我來給戰御宸送飯,他在辦公室嗎?」

在倒是在,只不過……裡面還有一位呢。

這兩位要是撞上了,恐怕又會鬧開。

助理眼睛轉了轉,自作聰明地說:「總裁現在有點事情,少夫人過來,總裁知道嗎?」

封嬈搖搖頭,她今天會過來,也是臨時決定的,自然沒有和戰御宸說過。

助理趕緊說:「不如把飯盒交給我吧,等一會總裁忙完了,我會轉交給他的。」

助理的話聽著挑不出什麼錯來,可因為他說話的語氣太急切了,卻讓封嬈的心頭布滿疑雲。

畢竟,女人在「抓姦」這種事情上,有著堪比神探的敏銳第六感。

封嬈不動聲色地將飯盒交給了助理,然後淡淡道別,就朝著電梯方向走去。

看到封嬈走出去了,助理這才鬆了口氣,將飯盒放在一旁,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封嬈卻壓根沒有進電梯,而是在拐角站了五分鐘,看到助理離開了,她才重新又走了出來。

封嬈停在總裁辦公室的門口,深吸了一口氣,她輕輕地將門擰開。

門,悄無聲息地開了,僅僅只打開了三分之一,傳進耳邊的一句話,卻讓封嬈整個人都怔在了那裡。

「御宸哥,你說過會對我和孩子負責的。」

印入眼帘的,是方梅雨的身影,她穿著一身粉色的寬鬆衣服。

封嬈的視線緩緩移動,看到了方梅雨身邊那抹高大的身影。

從她這個角度,剛好能看到戰御宸的一側身體,而戰御宸卻無法看到她。

聽到這句話,封嬈的心裡全都亂了,為什麼要叫戰御宸負責?

戰御宸的聲音響起:「梅雨,我說過這個孩子不能留下來,他是不被承認的。打掉他吧,或者我可以送你去國外,去好萊塢,我會讓你成為第一流的女演員。」

「不,我不要去!」方梅雨搖著頭,輕撫著肚子,楚楚可憐地說道:「御宸哥,那晚的事情你忘記了嗎?這個孩子雖然來得不是時候,可是畢竟骨肉連心,你怎麼能忍心叫我打掉。」

戰御宸嘆了口氣:「那晚的事情我當然沒有忘記,可留著它,對你對我都不好。是我連累了你,我會補償你的。」

聽到這裡,封嬈的眼眶不自覺的濕潤了。

胸口處就像是被巨石壓著一般,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雖然她極力的想要相信戰御宸,可是她親耳聽到的事實,叫她還怎麼去相信?

猛地,方梅雨發現了封嬈,兩人的目光對上。

方梅雨眼神挑釁地看著封嬈,唇角邊露出了一抹勝利者的得意微笑。

方梅雨裝作不知道她的存在,繼續柔聲說道:「御宸哥,我什麼都聽你的,可你要答應我,以後要一直照顧我。」

戰御宸彷彿鬆了一口氣,毫不猶豫地回答:「好,那我立刻找人安排醫院。」

手,不知道什麼時候鬆開了門,然後悄無聲息地合上了,也擋住了眼前的這一切。

封嬈腳步茫然地走著,一摸臉,才發現臉上已經全都是淚水。

她哭了嗎?

從什麼時候開始,她變得動不動就哭了?

助理剛好從電梯走出來,看到封嬈滿臉淚痕的樣子,嚇了一跳,喊道:「少夫人,你沒事吧?」 封嬈置若罔聞,眼神茫然地走過去。

助理感覺情況不太對勁,想說點什麼,封嬈卻已經走了過去。

助理急忙走過去,發現飯盒還在,猶豫了一下,敲響了總裁辦公室的門。

「進來!」裡面傳來戰御宸的聲音。

助理提著飯盒,站在門口,硬著頭皮說:「戰總,這是少夫人送來的飯盒。」

戰御宸輕輕皺了下眉頭:「她人呢?」

「剛剛離開。」助理頓了頓,眼睛偷偷打量了一旁的方梅雨,小聲地說:「不過,少夫人好像挺傷心,我看到……看到她在哭。」

「已經走了?」戰御宸開口的聲音很低很沉,還帶著一抹不易察覺的驚慌。

助理沒想到總裁竟然挺著急的,呆了一下,才猛然反應過來,急忙回答:「剛剛才走!」

話音未落,戰御宸已經一個箭步沖了出去,助理只感覺到面前掠過了一陣風似的。

戰御宸衝到電梯口的時候,封嬈乘坐的電梯剛剛好關門,戰御宸大步追過去,但還是晚了一步。

他急切按下電梯按鈕,門一開,他立刻走了進去。

看著電梯間里的光亮照人的鏡子,照出自己的影子。

戰御宸狠狠抿了抿薄唇,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要追出來。

這只是個下意識的動作而已。

在知道封嬈來過了,又哭著離開的時候,他一瞬間就做出了反應,彷彿他如果不追上去,就會失去什麼最珍貴的東西一樣。

他微微垂下了雙眸,看著自己的手,一點點地緊緊攥緊。

希望封嬈別因為看到方梅雨,而誤會了什麼。

看到戰御宸一聽到封嬈來了,就急急忙忙地跑出去,方梅雨氣得咬牙切齒。

剛才,她看到了封嬈,所以才故意說那些話來誤導封嬈。

原本以為,會讓戰御宸和封嬈之間的嫌隙越來越深,沒想到戰御宸竟然毫不猶豫的就追了出去。

方梅雨實在不甘心,狠狠地瞪了助理一眼,然後也匆忙追了上去。

她絕對不能把戰御宸讓給封嬈,她已經付出了那麼多,為了戰御宸被人玷污了清白的身體,還懷上了孽種。

叫她現在放手,是絕無可能!

明天子 封嬈茫然地走出了電梯,失魂落魄的就像是個遊盪的靈魂一般。

這一刻,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該走去哪裡。

只是,她剛剛才走到了大廳的中央,就聽到身後的電梯「叮」的一聲,有電梯門開啟的聲音,身後還有人喊「戰總」的聲音。

封嬈的腳步下意識的一頓,緩緩回頭,把視線轉向身後。

戰御宸走出電梯,一抬眸,就看到了封嬈。

兩人的視線,隔著數米遠的距離,遙空對望。

封嬈的心口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給緊緊攥緊,戰御宸是追著她出來的嗎?

他是不是又想用那些話來欺騙她,她明明都已經親耳聽到了。

封嬈的手微微攥了攥,然後抬腳就往外面跑。

戰御宸看到她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眉頭狠狠一皺。

難道封嬈剛才真的誤會了?

他黑眸一沉,邁開長腿,想也不想的就追了上去。

剛好,頭頂的一盞水晶燈晃了一下,忽然就掉了下來。

「小心!」

戰御宸沒有絲毫猶豫的就撲了上去,封嬈只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道,自己就被人給推開了。

「呯!」的一聲巨響,水晶燈掉了下來。

「啊!」現場有人尖叫了起來:「好多血!」

封嬈和戰御宸同時驚愕地轉頭看去,正好看到駭人的一幕。

方梅雨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了上來,她正好被一塊飛起的水晶燈碎塊給砸中了腹部。

鮮血順著她的腿流了下來,一張小臉蒼白又痛苦著。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一時間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戰御宸看到滴在地上的血,瞬間回神,一個大步走過去,扶著方梅雨皺眉問道:「你怎麼了?」

方梅雨虛弱地抬起頭:「我……我的孩子……」,話還沒有說完,她的頭就一歪,突然暈倒在了戰御宸的身上。

戰御宸皺眉,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扶住了她,轉頭沖著員工問道:「快點叫救護車!」

封嬈站在那裡,臉色蒼白著,連帶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方梅雨下半身全都是血,裙子都被染紅了,看樣子孩子是保不住了。

她也沒想到方梅雨會跟上來,更沒想到水晶燈會突然掉下來,那麼巧的偏偏就砸中了方梅雨。

有人發現了她的不對勁,開口問道:「總裁夫人,你沒事吧?」

封嬈茫然地看了那人一眼,忽然眼前一黑,也暈了過去。



醫院VIP病房

封嬈緩緩睜開眼睛,看到了雪白的天花板。

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已經讓她知道了自己在什麼地方。

封嬈微微側頭,在病房裡環視了一圈,看到一件男式的西裝外套掛在椅子的扶手上。

她認出來這是戰御宸的衣服,可他人呢?

封嬈剛剛動了動身體,就有人推門進來。

封嬈抬眸,看到的卻是一個端著葯盤的護士。

她的心裡微微有些失落。

護士走過來,看到她醒了,說道:「你醒了?感覺怎麼樣了?」

封嬈撐起身體,有些疑惑地問:「我怎麼了?」

「你是受到了驚嚇,才會暈倒。」

封嬈捂著頭,想了半天,受到了驚嚇?

護士提醒道:「是戰總把你送過來的,你休息下,我去幫你叫醫生。」

封嬈開口問道:「戰總他人呢?」

「他在隔壁病房。」護士說完,就去找醫生了。

封嬈緩了緩,坐了起來,穿上了鞋子。

她走向了隔壁病房,門沒有關。

她看到方梅雨虛弱地躺在病床上,小臉蒼白柔弱,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

戰御宸坐在病床邊,正在安慰她:「孩子沒有了,反正本來就是要打掉的,你也就不要傷心了。」

方梅雨怎麼能不傷心,這個孩子雖然是孽種,但卻是她唯一能夠利用的東西。

她原本還想著等孩子四個月的時候,再製造一場意外流掉。

最好能夠嫁禍給封嬈,讓戰母以為,封嬈是嫉妒她才害得她流掉孩子的。

她一切都計劃好了,怎麼會發生這樣的意外! 方梅雨實在是不甘心,原本準備嫁禍給封嬈的完美計劃,就這樣隨著一場意外破產了。

此刻戰御宸能在這裡安慰她,讓她的心裡才好受了一些。

方梅雨裝出楚楚可憐的樣子:「御宸哥,孩子沒有了,我好傷心!」

戰御宸微微皺起眉頭,他實在不能理解。

方梅雨肚子里的孩子是見不得光的,那種被奸-污留下來孽種,有什麼好傷心的!

現在沒有了,不是更好嗎?

他耐著性子,隨口安慰道:「沒有了也好,我會幫你安排,說你是因為太過勞累才會住院,不會把流產的事情傳出去的。」

說完,他就站了起來,想要去看封嬈。

從把兩個昏迷的女人送到醫院之後,戰御宸就一直守著封嬈,是護士剛才過來說方梅雨醒了,他才過來的。

方梅雨不死心地抓著戰御宸的手臂,無辜地問道:「御宸哥,沒有了孩子,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封嬈聽到這一句,再也聽不下去了,轉頭默默地走開。

戰御宸微眯了下眼睛,將手挪開,語氣嚴肅地說道:「梅雨,那個孩子是流氓留下的孽種,生下來之後你又打算怎麼辦呢?難道告訴他,連你自己都不知道親生父親是誰嗎? 重生之廢妻難爲 現在沒有了最好,這件事情不會傳出去,以後你還是可以繼續做你的大明星。」

「你要的我無法給你,我很抱歉,我的愛情和婚姻只能給封嬈,我也不想因為你,而讓封嬈誤會傷心。」

「想過了,我不能一直這樣給你一個虛幻的希望。我會繼續讓你做戰氏集團的代言人,你會活得風風光光的。這是一張五千萬的支票,你收著吧。」

戰御宸拿出已經準備好的支票,放在了床頭櫃前,抿了抿薄唇:「從今天開始,我們就不要見面了,你好好過你自己的人生吧!」

看著那張薄薄的支票,方梅雨的瞳孔一陣猛縮。

不要……再見面了?

這五千萬,就算是賠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