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他可不敢再去挑戰馬提咪的憤怒上限了,要不然自己回去可就得跪搓衣板了。


……

所以於樑和烏拉也一直都在保持着距離。

“樑爺,你是真的牛逼!如果人家要是再晚來半分鐘,估計你都得被大火給烤死了吧!”

“說的不錯……我也是這麼感覺的。”

“這個還是有點牛逼的啊!不過樑爺的心境我覺得無人能比,剛剛都已經快沒命了,現在還能夠談笑風生!”

“就是啊……單純是這樣,我估計都沒幾個人能夠做得到吧!”

……

於樑對着直播間的衆人微微一笑。

“別管怎麼說吧……最起碼現在我也算是劫後餘生了!剛剛是不是把你們大家給嚇到了?”

於樑現在已經有閒工夫跟直播間的衆人開始聊天吹牛逼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們一個個一臉鄙視地盯着他。

“快行了,快行了……別說這麼多沒用的廢話了好不好?”

“就是就是,能不能少說兩句?現在不是把你當成烤乳豬在架子上滾動的時候了……”

於樑一臉無奈。

其實他並不是不害怕,只是因爲於樑的心裏有希望而已。

之前系統已經很明確的告訴自己,自己的生命還沒有走到終點。

也正是因爲如此,就算那些傢伙已經把於樑準備擡上火堆的時候,於樑都覺得自己應該是可以得救的。

當然他確實也被嚇得夠嗆。

不過現在看來,暫時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了。

烏拉的父親提前就和於樑告別了,他帶着衆人回到了部落。

至於到底會怎麼戰鬥。或者戰鬥有多麼殘烈,這種事情可不是於樑自己應該去考慮的。


於樑和烏拉兩個人一步一步朝着部落走了過去,一路上兩個人似乎都挺安靜的,可能也是因爲剛剛那件事情兩人都覺得有些尷尬吧。

……


足足沉默了許久之後,烏拉這才轉過頭,看着對面的於樑。

“你感覺這個地方怎麼樣?”

當烏拉冷不丁地問出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愣在了原地,轉過頭瞪着一臉呆萌的大眼睛,完全搞不清楚烏拉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說小妞……你是問我這個地方嗎?”

烏拉連忙點了點頭。

“我只是單純的想問問而已,你覺得這個地方如何?”

對面的於樑點了點頭。

“我倒是覺得這個地方挺不錯的,除了有些危險,而且你們現在一直都過的原始人的生活,這樣子一直下去也不是事兒啊。”

對面的烏拉嘴角蠕動了一下。

而且從烏拉臉上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此時此刻,丫頭對於於樑剛剛那句話似乎有點不太舒服。

沉默了片刻之後。

烏拉輕輕點了點頭。

“可能你說的確實沒錯,但是你卻忘記了很重要的一點,我們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裏,其實早都已經習慣了,如果我們現在出去,肯定跟你們那個社會無法融入到一起的!”

於樑長出了一口氣。

“只不過是需要一個適應期而已。”

烏拉就沒有再說什麼了。

而且於樑也不是一個沒有眼色的人,看着人家烏拉不想跟自己繼續交談下去,所以於樑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兩個人走到部落的時候,部落的大門口站着好幾個守衛。

只不過烏拉卻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擔憂。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突然間就變了。

連忙轉過頭看着烏拉,臉上的表情充斥着滿滿的不解之色。

或許還有一絲絲的震驚。

“你這是幹什麼呀?你父親還沒有動手呢!你就這麼着急想要回去嗎?”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烏拉似乎沒有想要理會他的意思。

“沒什麼的……”

而且門口那兩個人看到烏拉之後,並不準備攻擊烏拉,甚至於還給烏拉鞠了鞠躬!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立馬就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鬧了半天,原來烏拉的父親已經重新把部落拿回來了,因爲於樑並不認識他們的族人,所以還以爲烏拉腦子有病。

烏拉和於樑就這樣走了進去。

現在部落已經被烏拉的父親給徹底拿回來了,這一下於樑也不禁有些佩服烏拉的父親!

這個男人真的是傳說級別啊!

短短這麼一點時間,竟然直接就把部落給拿了回來,這他媽有點太厲害了吧?

……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這樣一來的話,系統交給自己的任務應該也算是完成了。

:大哥……你交給我的任務,我也算是圓滿完成了吧!


於樑這傢伙竟然還準備邀功了。

:叮咚,宿主真夠不要臉的!你難道就不考慮一下,這個任務的確是你自己完成的嗎?

於樑一聽到系統這麼說,整個人立馬就憤怒了起來。

:哎喲我去!咱們可不興這麼玩兒啊!之前是你說的,只要我幫助人家奪回來這個部落就OK了,雖然說我也沒有幫人家奪回部落,但是我在之前保護烏拉的事情上也是有功的吧?而且還差點兒沒命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系統半天都沒有回覆。

於樑原本還以爲系統這傢伙準備賴賬。

可是到了最後才知道,系統其實正在進行電子測評而已。

:叮咚!不管怎麼說,宿主算是完成了這個艱鉅而又神聖的任務,儘管並不是你自己完成的,但是系統也願意把功勞算在你的頭上! 於樑聽到系統這句話之後,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

:哎喲我靠!

:叮咚,難道宿主不想要獎勵了嗎?如果你要是覺得系統這個樣子評判不對的話,那就請宿主離開吧!

原本於樑已經快要生氣了,不過一聽到獎勵,立馬便直了眼睛。

:能不能告訴我有什麼獎勵啊?

:叮咚,口頭獎勵!

此時此刻,於樑只覺得自己整個人滿頭黑線。

“我去年買了個表!”

但是無論自己怎麼召喚,系統就是不理他。

其實於樑只不過是想跟系統開開玩笑而已,不管再怎麼說,系統之前確實也無償幫助過自己很多次了。

就算是這個原因,於樑也不應該再說什麼其他的了。

而且於樑之所以這次想要好好的完成任務,大多數的目的其實就在這裏。

他只不過是不想系統一次又一次的對自己失望,僅此而已,所以有這麼一個結果,自己已經非常滿意了。

於樑直接到了烏拉的房間。

烏拉告訴於樑自己還得先去找找父親,讓於樑自己在房間裏面先休息着。

於樑輕輕點了點頭。

原本這兩天他在外面睡的都快把自己整成乞丐了,所以有這麼好的條件,於樑當然當之不讓了!

而且雖然這裏是原始部落,不過於樑看到烏拉的牀還是非常精緻的,裏面還有一種特殊的香味。

當然這些東西肯定不會是香水之類的玩意兒,最多也就是某種花花草草。


果然不管在什麼時候,女孩子的房間跟男人的房間根本就沒有任何可比性。

於樑睡在牀上,沒過多久就進入到了夢鄉。

……

當於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烏拉。

而且是烏拉把自己推醒來的。

於樑連忙一個鯉魚打挺,直接坐在了牀邊,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烏拉。

“怎麼了?”

烏拉搖了搖頭。

“非常不好意思,我剛剛打擾到你休息了,我父親問問能不能跟他聊聊呢?”

當於樑聽到這句話之後,連忙對着烏拉點了點頭。

君心為盼,歲月已晚 我這邊沒有任何問題!你父親就等着我是吧?”

對面的烏拉點了點頭。

“說的不錯,我父親現在就在等着你呢。”

於樑對着烏拉伸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