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驚訝的看着對方,都覺得不可思議。

明月谷中,依然是那個山洞,依然只有兩個人。

“雲天,這是什麼地方?陌兒和沐雲軒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陰差陽錯,毓秀巫師這次居然會親自出馬,這點我早就預想到了,只不過是地點會在玉龍村裏。”

莫雲天眼眸微眯着,那眼眸中,一閃而過的柔情,陌兒還不夠強大,不知是否能戰勝毓秀巫師,欣妍,看到陌兒,你可會高興?

蘇紫陌和沐雲軒兩人手牽手,一直往裏邊走,越走,裏邊越寬敞。

隱隱約約有陽光透進來,蘇紫陌和沐雲軒擡頭一看,這裏也有一個入口。

“雲軒,這裏應該沒有那個女人說的家人,我們還是不要在浪費時間了。”

蘇紫陌不想在深入,畢竟這裏太奇怪,居然會後這麼濃郁的玄氣。

“不,陌兒,既然來了,我們就進去看看,陌兒不覺得這個山洞裏很奇怪嗎?沐雲軒不想放棄。”

他緊握着她的手掌,給她支撐的力量。

蘇紫陌本想在拒絕,可是她總覺得有一股力量在召喚她。

最終,她點了點頭。

兩人慢慢的深入,慢慢的看到了一絲光亮,兩人四處看了看,兩邊的石壁上,嵌着玉明珠,把洞裏照亮了不少。

而越走,裏面也月寬敞。

“陌兒,你看,這裏以前應該是有人住在裏面的。”

沐雲軒看了看石桌和其他物品上,已經落滿了灰塵了。

“真是奇怪,在這裏居然有這樣奇特的石洞,而且氣流暢通,讓人呼吸自如,在裏面生活一點都不服感覺到壓抑,看這裏的裝飾,住在這裏的應該是一對夫妻。”

“何以見得?”沐雲軒沒有看出來。

“雲軒,你看那些茶杯,是情侶杯,還有石壁上有弓箭,地上有紡車,在看那石牀邊,鞋子是一男一女的,又只有一張牀榻,肯定是一對夫妻住在這裏。”

“隱居在此處的人,一定過得非常的悠閒。”

沐雲軒有些羨慕的說道。

“這裏與世隔絕,是可以過神仙眷侶的日子。”

“陌兒可喜歡這樣的日子?”

沐雲軒突然看向她問道。

“我喜歡又如何?你能放下一切來陪着我過這樣隱世獨居的生活嗎?”

蘇紫陌脣角泛着笑意問道。

“有何不可?沐家不止我沐雲軒一個兒子。”

“可是這樣的日子我並不喜歡,我不喜歡與世界脫節,我更想往自力更生,無拘無束的生活。”

蘇紫陌挽上沐雲軒的手臂。

親暱的感覺,讓沐雲軒臉上的笑容更加的柔情。

“我無妨,只要有陌兒在的地方,在哪都好!”

“你越來越會說甜言蜜語了。”

“只要陌兒喜歡聽,我可以說更多。”

沐雲軒有些貧嘴的說道。

蘇紫陌會心的笑了笑,心裏爲昨夜一夜傷心無眠而感到可笑。

原來,愛情就是這樣的,一但你覺得失去的時候,心也彷彿死了,當愛情回來的時候,彷彿覺得自己又坐到了雲端。

蘇紫陌走進石桌,拿起石桌上的杯子看了看,突然,她眼眸裏閃過一絲詫異,這杯子上的圖案看起來非常的眼熟。

“這茶杯和師傅在明月谷用的一模一樣,上邊有一朵牡丹,旁邊有一個妍字。”

蘇紫陌轉身,四處看了看,眼眸裏劃過一抹深究。

“雲軒,你看,這是牙笛,和我師傅的那個一模一樣,只是我從來沒有見師傅吹響過。”

蘇紫陌拿起梳妝檯上的牙笛,謝謝的端詳着。

“再看看這些傢俱的擺設,風格和明月谷中的擺設有些相似。”

不想不知道,一想嚇一跳,有很多東西都非常的相似,真是太奇怪了。

“陌兒,你快看,那邊還好像有一道石門。”

舊愛如歡 沐雲軒驚訝的發現一道有縫隙的石門,只是不知道機關在哪裏?

“走,進去看看。”

蘇紫陌凝眉,好像裏面有什麼重大祕密等着她去發現一樣。

兩人四處找了找,沒有發現任何可以打開石門的機關。

“陌兒,一定有辦法可以打開的,先別急。”

“只要是機關設計的,就一定能打開。”蘇紫陌又仔細的看了一遍,突然,在她看到石門上有一處刻痕時,她身上的尊玉飛了出來,蘇紫陌奇怪的看着尊玉。

尊玉怎麼會自己跑出來?

乍看之下,石門上的痕跡正好和尊玉的形狀吻合。

蘇紫陌眼眸裏閃過一絲驚喜,只見尊玉散發着柔和的光圈,飛身嵌入石門中,石門猛的往上收縮。

“走,雲軒,進去看看。”兩人側身進入裏邊的密室,這裏並沒有外邊寬敞。

映入眼簾的是一副水晶棺材。

水晶棺的周圍堆着一圈寶石,散發着奇異的鱗光,光彩奪目,能倒映出人的身影。

前邊用透明的水晶雕刻着一塊石碑。

“愛妻穆欣妍之墓,這裏是一間墓室。”

蘇紫陌四處看了看說道。

重生之最強星際女王 “又像墓室又不像。”沐雲軒蹙眉。

“對,說是墓室,卻只有一副棺材,說不是,又有些奇怪,周圍除水晶之外,什麼都沒有。”

蘇紫陌恭恭敬敬的對着水晶棺材鞠躬後,才繞道墓碑的後邊,她想看一下躺在水晶棺材的人是什麼樣子。

“啊!”一看,蘇紫陌嚇得驚叫一聲,連忙後退了幾步。

一向波瀾不驚的沐雲軒臉上,此刻也有着不可置信。

棺材裏的女人居然和陌兒有着七分相似,難怪陌兒會如此驚訝!

“雲軒,怎麼回事?我和她怎麼會長得如此相像?”

一向鎮靜的蘇紫陌連聲音有些顫抖。

不可置信的看着水晶棺材裏,只見水晶棺材裏靜靜的躺着一名白衣女子,就像睡着了一樣,異常的漂亮。

“陌兒,你冷靜點,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今天我們會到這裏來,一定是有原因的。”

“不管有什麼原因,這個原因也太驚人了。”

蘇紫陌猛的嚥了一口口水,心底莫名的緊張着,就像她突然去到魔獸大陸一樣,那樣神奇的相遇,讓她心裏隱隱約約猜到,她來到這個世界上,都是有人安排好的,也讓她相信了有前世今生這樣的說法。

正當蘇紫陌驚訝之際,水晶棺材裏突然散發出白光來。

蘇紫陌再次後退了幾步,這是要詐屍的節奏。

“陌兒,莫怕,這是人死候,把自己的靈魂寄託在某一個地方或是某一個東西上,待他要等的人出現後纔會發出來的靈光。”

“什麼?還有這樣的說法?”

蘇紫陌被震驚了一下,突然想起自己見到夢魘的時候,夢魘說,她是他要等的人,等他的心願瞭解了以後,就消失了。

果然如沐雲軒所說,白光慢慢形成了一個人形,正是水晶棺材裏的女人。

蘇紫陌擡眸,搖頭驚訝的看着女子,不知不覺中,眼淚從眼眶裏滑落。

錦堂歸燕 蘇紫陌又是一驚,好好的她到底在哭什麼?死的又不是她老孃,她幹嘛一副哭喪的心情呢?

只見女子靜靜的凝視着蘇紫陌,眼眸慢慢盪漾出一抹笑意。

“陌陌。”女子的聲音很柔,很好聽。

好聽到讓蘇紫陌突然放下心裏的一切警覺,整個身心都放鬆了下來。

“你,你是……?”

蘇紫陌不知道該這麼問,這超出了她的接受範圍。

“我的小陌陌長大了呢?”

女子眼中散發着慈祥的光芒,就如一個母親看到回家的孩子一樣的眼眸。

讓蘇紫陌的心裏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能告訴我,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嗎?夢魘是怎麼回事?簡陌又是怎麼回事?”

蘇紫陌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瘋了一樣的想知道答案。

“你以後會知道答案,過來,孃親有禮物要送給你。”

“娘,孃親……。”蘇紫陌難以置信的搖了搖頭,來道閃電把她劈死算了,怎麼碰到的事情越來越懸乎了呢?

“陌陌,你爹爹沒有騙我,你真的回來了。”女子的聲音很清脆,帶着濃濃的喜悅。

“爹爹,我爹爹又是誰?”

蘇紫陌緊緊的抓住沐雲軒的手臂。

“陌陌,我沒有太多的時間,答案要你自己去尋找。”

女子依然一臉溫柔,擡起手,一顆珠子猛的飛進蘇紫陌的口中。

“咳咳……。”

珠子有些大,硬生生的滑進了蘇紫陌的喉嚨,讓她有一股想吐的感覺。

“陌兒。”沐雲軒

“你給陌兒吃了什麼?”

沐雲軒陰沉的看着穆欣妍。

“你放心,她是我的女兒,給陌兒吃都都是世間至寶,你記住了,世界上,只有我的陌陌能解除你們沐家的詛咒,上天不會無緣無故做出莫名其妙的決定,一切的一切,都是命中註定的。”

沐雲軒一聽,眼眸裏滿是震驚,陌兒是唯一能解除詛咒的人?

穆欣妍的身體開始變得透明,蘇紫陌眼中閃過一抹急切,心中痛意捲上心頭,眼中滿是不是舍,“不要走,你不是很想見我嗎?爲何這麼快就要離去?”

我的嬌妻 穆欣妍慈祥的笑了笑,人形已經淡去,只是聲音爲落。

“我心願以了,能見你最後一面,現在已經安心了。”

“看來,老嫗來晚了一步。”

沐雲軒扶起蘇紫陌,看向來人。

只見來人手中拿着一根骷髏頭杖,兩隻眼睛裏嵌入了紅寶石,全身黑得看不見任何顏色,黑色寬大的邊緣下,根本看不到人的臉,只看見漆黑一片。

身後跟着三個同樣穿着的男子。

“你是巫族的毓秀巫師?”

沐雲軒曾經見過她一面,雖然只是一個背影,但他一眼就認出來,這個女人幾十年如一日,都是這副穿着。

“聖主,看來你眼力不錯,還認得出老嫗來。”

毓秀巫師語氣中帶着一抹得意。

“你爲什麼會在這裏?”

蘇紫陌傷心過後,變得一臉的警惕。

“想必你就是蘇紫陌吧!”

毓秀巫師不答反問。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沒想到你們來得真快!”

蘇紫陌冷冷一笑,這巫族的人,她多少有些瞭解,天賦異稟,非常的難對付,她們必須加倍小心纔是。

“看來你是個聰明人,那老歐也就不兜圈子了,把你剛纔吃下去的那顆珠子吐出來。”

“哼!拉出來的你要不要?”

蘇紫陌心裏本就不好受,這老嫗又正好撞在槍口上了,蘇紫陌語氣好不到哪裏去。

“好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你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他爲了把你救回來,不惜一切代價,不錯,真不錯,他還真的把你救回來了。”

毓秀巫師語氣中夾雜着一絲讚賞之意,莫雲天逆天而行,就不知道用的是什麼方法了。

“什麼?這和我師傅有什麼關係?”蘇紫陌大驚失色,師傅他……。

“哼!師傅!”嘶啞的聲音暗藏着嘲諷。

讓蘇紫陌不悅的皺了皺眉頭。

“人的*就像茶壺裏沸騰的水,當*就像茶壺裏的水溢出來的時候,心也會變得瘋狂起來,看來老嫗這次出來,收穫還蠻大的,今天你必須交出玉龍珠,否則老嫗就讓你永遠在這裏陪着你孃親。”

嘶啞的聲音中,滿滿的威脅之意,也有一絲別有深意的韻味在裏邊。 “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我蘇紫陌也不是嚇大的,在說,你們來這裏不就是爲了殺我的嗎?就算我把玉龍珠交給你,你也不會放過我。”

蘇紫陌不屑的看着毓秀巫師,看樣子,玉龍村的人是她殺的。

“的確是一個聰明的。”

“玉龍村的人是你殺的。”

沐雲軒冷冷的問道。

“不錯,他們太不聽話了,要是早一點說出穆欣妍的墓室,也不至於讓老嫗失去耐心而殺了他們。”

毓秀巫師大大方方的承認,那語氣中,狂妄又自豪。

一聽,蘇紫陌倒吸了一口冷氣,怒聲問道:“他們都是無辜的,他們的屍體在哪?”

“在老嫗魔獸的肚子裏,你想要救他們,已經太遲了,老嫗這次出來,本是來取你的性命的,沒想到路過這裏的時候,卻發現了玉龍珠的蹤跡,可是老嫗還是來晚了一步,把玉龍珠交出來,老嫗可以不殺你。”

毓秀巫師完,把手中的骷髏頭柺杖重重的在地上動了兩下。

那骷髏頭眼眸裏嵌着的兩顆寶石,散發出耀眼的紅光,看起來非常的鬼異。

沐雲軒一看,眸光暗了暗,手中已經多出一把劍來,而且把玄氣注入了劍中,光芒大盛。

“怎麼? 棄妃狠絕色:王爺,請下榻! 聖主,我們巫族和沐家世代交好!聖主這是想出手殺老嫗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