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江娜小姐。”雖已近七十高齡,但身子板仍然非常硬朗的米克斯頓奶奶,走近便利店的感應門後,看到了有點坐立不安的江娜,便開口笑道:“等不及去見心上人了吧,那就快去啊,已經到下班的時間了,呵呵!”

“好的,謝謝!米克斯頓奶奶晚上見!”江娜的臉上露出一個微笑,轉身跑出了櫃檯,,從便利店裏小跑而出,正如米克斯頓奶奶所說的那樣,她真的有點等不及了,等不及投入那世界間上最溫暖,最安全的懷抱裏!

“好的,晚上見!”米克斯頓奶奶向着江娜匆忙的身影,搖了搖手,向櫃檯裏走去,多好的中國女孩,比她以前顧用的美國女孩們好太多了,不但做起事來手腳麻利,非常認真,而且還從來沒有過遲到、請假的現象,和那些總是爲了遲到、請假,而藉口層出不窮的美國女孩們相比,根本就是一個天,一個地啊!

唯一不好的,就是那兩道爲了在醫院裏昏迷不醒的男朋友,而緊皺在一起,從來沒有收開過的眉頭,每次看在自己的眼裏,都會讓自己有幾分心疼的感覺。還好,上帝有眼,可憐江娜小姐一片真心,終於把她的男友還給他了,這下子江娜小姐總算可以把眉頭放開了!呵呵!

。。。。。。

爲了方便照顧張若寒,江娜和張若寒父母三人所租住的公寓,離醫學中心不遠,小跑了幾分鐘後,連早飯都顧不上吃的江娜,便一頭扎進了醫學中心的大門,又是一路小跑之後,江娜終於跑到了張若寒的病房外面,正想走進病房的時候,卻被一早便等在病房門口的爸爸給攔了下來,

“小娜,過來一下,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說!”爸爸帶着一臉問號的江娜,走到了病房入口處的角落裏,卻滿臉愁容的不停撓着頭皮,實在不怎道該怎麼和江娜說。

這幾個月來,爸爸親眼看到江娜爲張若寒所做的一切,所付出的一切,早就被感動到說不出話來,心中更是已經把江娜看成了自己家人,自己最心疼的兒媳婦,可是,兒子卻發生了選擇性失憶這種怪病,這讓他怎麼和江娜說,纔可以讓江娜接受得了啊!

慧心麗質的江娜,看到爸爸如此窘迫的摸樣,心下雖然有點微涼,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還是非常善解人意的向爸爸說道:“叔叔,我自小父母便離異了,每個月除了和弟弟從他們那裏得到一點點生活費外,基本上沒有得到過任何的親情。這幾個月來,我和叔叔阿姨像是一家人一樣的生活在一起,早就把叔叔阿姨當成了自己最親的人,因此,叔叔你要是有什麼話,直便說是了!”

“誒,說得好,反正小娜你就是我家的兒媳婦,自家人,那我就有話直說了!”

聽到爸爸的話後,江娜的雙頰上飄起了一朵紅雲,輕輕的點了點頭,“叔叔,你說吧,小娜洗耳恭聽!”

“小娜,昨天晚上大約*點的樣子,那個古加泥從希臘飛到我們這,來看若寒的時候,睡了一整天的若寒,終於醒了過來,但我們卻這個時候,發現了若寒身上的一個後遺症!”

後遺症!

江娜的心臟猛然一跳,緊緊抓着爸爸的手臂,全身不住的輕微顫抖着,問道:“叔叔,若寒他怎麼了,你快說給我聽!”

“好好,小娜你別急!你聽我慢慢說….”爸爸安撫了一下江娜,將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和loverl教授診斷的結果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江娜。

當江娜聽到張若寒竟然將認識林思語之後的所有事情,完完全全的忘得一乾二淨,甚至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後,差點就此昏厥過去。還好,在聽聞此事之前,便從爸爸的樣子中,看出不對勁的江娜,做了一點心裏準備,只是在眼前和心頭上猛然一黑後,緊緊咬了咬一下下嘴脣,依靠着*上的巨痛,讓自己的神智保持清醒,在爸爸萬分心痛的目光中,堅強的挺立在張若寒的病房門口!

“小娜,你沒事吧?”爸爸看到江娜的面上,泛起一片慘白的顏色,不禁開口關心道。

“叔叔,我沒事,我要去看看他!”江娜低下頭偷偷的舔去了下嘴脣上,甚出的幾絲鮮血後,強行的打起一個微笑,向張若寒的病房走過去。

“小娜,千萬不要和他提籃球的事情,loverl教授說過,反覆腦震盪可導致顱內血腫,那可是致命的啊,還是讓他從此以後,平平淡淡的過一生,再也不要接觸什麼體育運動了,更不要接觸籃球了!”爸爸在江娜臨進病房的剎那,向江娜叮囑道。

江娜點了點頭,略感艱難的向病房裏走過去。不用爸爸叮囑,她也不會提籃球,她不求最心愛人兒一生能有多麼的風光,只求上蒼讓最心愛的人兒平平淡淡,安安穩穩的過完一生!

就算那段愛你勝過愛自己生命的付出,已經從最心愛的人兒心頭上徹底消失了,但是,能夠陪在最心愛的人兒身邊,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自己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不滿足的?

……

張若寒今天的精神備感充足,喝了醫學中心專門調治的營養液後,全身曖洋洋的,感覺非常的好,雖然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受了如此之重的傷,以至於睡了幾個月後,肌肉有點萎縮的跡象,而且腦海中很多的事情都有明顯的斷層,但是,向來知足於天命,認爲想不通的事情,就沒有並要去想的張若寒,並沒有怪任何人,也沒有老怨天,只是在病牀上默默的練行着各項恢復性的訓練,希望自己能夠早一點的離開病牀,奔跑於藍天白雲之下。

……

張若寒正在輕輕的甩着肩膀的時候,看到一個漂亮的讓他無法用詞語形容的女孩,從病房外走了進來,緩緩的走到自己身邊後,那雙比天空還要清澈的雙眸中,流露出一種淡淡的哀愁,癡癡的看着自己。

這這這不是自己前天在迷迷湖湖中,睜開眼後所見到的那個天使嗎?

怎麼,原來她是真人,不是天使啊!

看到最心愛的人兒臉上,出現了幾分驚豔的神色,江娜的心中涌起了幾分巨大的痠痛,看來,他真的不認識自己了!

在張若寒滿臉詫異的目光中,江娜伸出纖長如玉的手指,輕輕的放上張若寒的大腿,開始用力的捏拿起來,那股從江娜發身上不斷散發出的誘人的清香和江娜讓人窒息的完美面孔,瞬間讓張若寒的心臟開始狂跳起來,古銅色的皮膚上泛起一了層層淡淡的緋紅,被江娜捏拿的地方,更是涌起了一股讓張若寒全身顫抖動的巨大痠麻感!

“護士小姐,我自己來便可以了!”回過神的張若寒,直覺得臉上發燙,不禁掙扎了一下,脫口而出的說道!

護士小姐?!!

明明已經知道張若寒不記得自己,可是當江娜聽聞這個對自己來說非常傷人的字眼後,心裏還是痛得像是被人狠狠的劃了一刀,傷心的淚水從那雙迷人的鳳眼中,一個勁的向外滴淌着,卻仍在那裏低着頭,任由透着幾分心酸的青絲,在張若寒的大腿上來回飄蕩着,默默的替張若寒進行推拿,

要想讓張若寒儘早的恢復正常,這種護理性的按摩,即使在張若寒醒來之後,也是一天不能間斷的!

看到江娜梨花帶雨的絕色面孔上,落下一顆顆晶瀅的淚珠,張若寒被嚇傻了,實在不明白這個像天使一樣美麗的女孩,爲什麼要突然的傷心落淚!

雖然張若寒不明白江娜是爲了什麼而傷心落淚,但是跟着江娜走近病房的爸爸,卻知道的一清二楚,聽到張若寒說出如此傷人的話,即使知道張若寒是無心的,可是爸爸卻還是心疼死江娜了,不禁飛快的走到病牀,拿起江娜牛奶般光滑的左手,在張若寒不解的目光中,塞到了張若寒的大手中,將兩支手,掌心對掌心的緊緊的貼在一起後,指着張若寒的鼻子憤憤不平的說道:“張若寒,你給我聽好了!她可不是什麼護士,也不是別的什麼人,她是你的未婚妻–江娜,在你昏迷的這些日子裏,你的吃喝拉撒,全是江娜一個人照料的,替你按一下摩,你還不好意思!你給我記住了,她可是你,要用一生去疼愛、保護的女人,下次要是讓我看到,你再敢傷她的心,讓她落淚,我決不會輕饒你!”

什麼?????

張若寒被爸爸的話嚇得更傻了,雙眼巨睜的盯着江娜那張漂亮的臉蛋上,流露出的幾分幽怨和濃濃的羞澀,他再也說不出一句話,只能默默的感受着,那支和自己緊緊抵在一起的手掌心上,透出的幾分讓自己迷惑的依戀感!

…….

中國國內!

張若寒已經醒來,但卻發生了選擇性失憶,忘記了很多事情,連籃球都忘了,變得不會打籃球的消息,在新安晚報上登出後,有如炸雷般,着實讓很多瞭解張若寒的cuba的大學生球迷們,非常沉重的嘆惜,宛惜、心痛了一次,

他們倒現在仍清清楚楚的記得,張若寒爲了最後的勝利,右手高舉在頭頂上,用手腕強行的推出、抖出籃球之後,撞在地板上的悲壯情形,以及張若寒被兩個女生從地板上翻過身後,從右太穴附近向外不停的滴淌着鮮血的心碎時刻!

爲什麼一個對勝利如此執着,對籃球如此熱愛的天才球員,中國籃球未來的希望,竟然變成了一個不會打籃球的人,難到這就是所謂的天妒英才嗎?

哎!

真是讓人心通啊!

……

中國籃協祕書長辦公室

陸其順看到有關張若寒的報道後,重重的嘆了口氣,在嘆惜之餘,陸其順不禁開始猜測起,這是不是老天對他偏愛於高個隊員的一種懲罰啊!

一個也許比cba職業聯賽中的很多明星球員,甚至國手都不差的天才、小怪物,竟然在爆發出讓自己心驚的實力和讓自己膽顫的身體素質後,突然的就此夭折了,失憶了,不會打球籃球了!

天哪,

你可真會捉弄人!

如此才華橫溢的小個球員,在中國的籃球厲史上,可是從來沒有過的,相信以張若寒的實力,即使去參加籃球王國美國的nba選秀大賽,也必定能夠讓美國佬,目瞪口呆的說不出話來!

可是,可是卻偏偏~~

哎!

陸其順再次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後,決定不再想了,既然張若寒現在已經不會打籃球了,就算他以前的實力,比籃球之神喬丹還要厲害,但是,又能管什麼用?

一點用也沒有!

頂多在回憶的時候,讓自己涌起幾分心驚的感覺,而眼前的,中國籃球的艱難道路,還是要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

陸其順正在備戰2008的三十員大名單上,不停的刪刪減減的時候,辦公室的大門被人敲響了,隨着一聲請進之後,面帶幾分愁容的古加泥,從門外走了進來。

“陸祕書長,張若寒的事情你知道了嗎?”古加泥在陸其順的示意下,在沙發上做好後,向陸其順問道。

“知道。”陸其順輕輕的點了點頭。

“雖然,張若寒的失憶是我親眼見到的,但是我總覺得,他應該還是會再打籃球的!”

“爲什麼這麼說?”陸其順不解的問道。

“就憑張若寒籃球的熱愛,執着就足夠了!”古加泥的臉上出現了一片虔誠的神色,緩緩的說道,“他我和一樣,是將生命緊緊繫在籃球上的人!

“呵,說得好,但是,什麼事情都還是要做最壞的打算!他都失憶了,你還叫他怎麼再打球,從頭來嗎?不可能,他已經過了練球的最佳年齡!”陸其順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這!

古加泥心頭一顫,說不出話來,

是啊,張若寒都將籃球忘了還怎麼再打籃球?重練吧,根本不可能的!哎!

“好了,小古,就不要再提張若寒的這件事情了,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我們來說點正事!”

“恩”

“你知道歐洲籃球聯賽嗎?”陸其順突然問道。

“知道,是由來自於十二個國家的二十四個球會所組成的,突破了歐洲所有體育聯盟經營模式的歐洲最高水平的籃球比賽陣營!近幾年來,發展的飛快,在賽事的水平程度和精采程度上大有趕超籃球聖地nba籃球職業聯賽的趨勢!”古加泥點了點頭,將自己知道的,全部說了出來。

陸其順笑了一下,古加泥知道的東西,真是不少啊,可是自己接下來和他說的事情,肯定會讓他吃驚不已:“加泥啊,前幾天,歐洲籃球聯賽的首席營運官uk和我說,有意邀請我們國家的一些年青隊員,卻他們那裏參加選秀,說是一方面促進雙方的友誼,一方面可以讓雙方的各種訓練方法和籃球技術互相交流一下,所以,我想派你和二名cba中的年青職業球員,一起去參加選秀!”

“你說什麼?我沒有聽錯吧!您剛剛說讓我去參加歐洲籃球聯賽的選秀!!!”古加泥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非常激動的指着自己,向陸其順問道。

“你沒有聽錯,就是讓你去參加明年的歐洲籃球聯賽選秀,你有信心,完成這個替中國人掙臉,替中國球迷增光的光榮使命嗎?去把歐洲人好像比nba還要先進籃球理念學到手的同時,在二零零八的時候,打敗他們嗎?”陸其順一臉嚴肅的向古加泥問道。

古加泥狂嚥了一口口水後,將身體挺得筆直的,向陸其順非常慎重的回答道:

“我能!”

“說得好!從今天起,什麼事都不要想了,開始專心的訓練吧,你和張若寒是唯一能讓我刮目相看的兩名小個球員,但是,他卻倒下了,倒的讓我非常的心痛,可是,你卻仍然存在,所以,我只能把所有希望寄託於你的身上,我相信你決不會讓我失望的!”陸其順滿臉莊嚴的走到古加泥的面前,用力的拍了拍古加泥的肩膀,他一生的努力,可就全壓在這些備戰二零零八的年青球員身上了!

“我決不會讓您失望的!”

古加泥近乎大吼的說道,一股強烈的國家榮譽感瀰漫在此時的古加泥心頭!

……

當張若寒帶給某些人的悲壯和輝煌,隨着漫天飛舞的片片雪花,落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街頭,漸漸被很多人遺忘的時候,醫學中心裏卻漸漸增添了幾分節日的喜慶,因爲再過幾天就是美國人的新年–聖誕節了。

雖然美國的天氣非常的冷,但是,對初臨如此嚴寒的張若寒等人來說,卻有幾分巨大的新鮮感!

“娜,下雪了,好大的雪啊,我們出去雪中漫步吧!”已經奔跑自如的張若寒,緊緊的牽着江娜的手,向病房的外門口跑去。自從那天無意中傷到江娜的心後,張若寒雖然真的記不清江娜是誰了,但是通過這麼多天來的朝夕相處,已經讓張若寒的心中對江娜涌起了一陣他自己都覺得莫名奇妙的巨大依戀和依賴,漸漸的從江娜在身邊時的略感不適,飛快的變成了江娜不在身邊之後的魂牽夢饒!

每天晚上,當江娜去上夜班,張若寒一個人躺在病牀上的時候,他都會覺得心裏空得難受,只能不停的思念着江娜對自己的點點溫存,方纔能面帶微笑的步入香甜的睡眠之中。

…..

“若寒,這裏不比中國,天太冷了,而且雪又這麼大,還是不要出去了!”江娜看着窗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站在原地沒有動彈,向張若寒勸道:“你的身體纔剛剛好,需要多多的注意!”

“誰說的!我的身體早好了!”張若寒猛然從原地蹦了起來,嚇得江娜一片花容失色之後,將江娜一把摟在了懷中,嘴脣貼在江娜的耳邊,聞着江娜身上誘人的清香,傾訴道:“娜,我的小寶貝,不要擔心了,你老公我,可是一點事都沒有了,要多麼的生龍活虎,就有多麼的生龍活虎,如果不是你們非要聽從loverl的建議,讓我在醫學中心再接受幾個月的觀察,我真想和你一起去美國的時報廣場,看看那個讓幾千萬美國人激動不以的,水晶球從天而降,落於黑夜之中,燃起新年光輝的夢幻時刻,並向上天真誠的道一聲謝,謝謝他把如此完美的娜賜給我,然後在無比真誠的請求上天,讓我的娜,永遠的陪在我的身邊!”

“若寒!”江娜心頭一顫,完全的軟在張若寒的懷裏,被張若寒怯生生的低下頭來,深深的在江娜的額頭下印了一之後,滿臉微笑的張若寒,帶着迷失在幸福中的江娜,向病房外那片白茫茫的世界,飛快的奔跑過去!

當雪融的時候,便是抹破曉的曙光,傾灑在大地的動人時刻!

支持小鬱的朋友,請投票給小鬱,謝謝,大家給以猜一下,張若寒接下來,要做些什麼!呵

小鬱2005。10。15 真的暴露了嗎?

李雙希一邊偷瞟著那邊的太后,一邊看著面前的皇上。

太后應該不認得秦暮暮,就算她見過秦暮暮。那也一定是小時候的秦暮暮,就像九皇子和安公主一樣。這樣不管她與秦暮暮有何種差別,只要秦家的人一口咬定她就是秦暮暮。

那麼不管什麼她和秦暮暮有什麼差別,她都可以用女大十大變來解釋。再不然,也可以說病氣上了頭。從前的一切都不太記得了。這樣想想,李雙希覺得,除了秦暮暮真的回來了。目前應該沒有人能打破她的身份之謎,就算是她親口承認也好。

李雙希的心突然安定了。本來也沒什麼好怕的。所以對太后那探究的目光,李雙希勇敢的回看了過去。

然後她發現,太后就轉移了目光,不再看她了。所以有時候,人還是得勇敢一點。

「漠安以前可是一直陪著哀家的。」

太后開始把注意力拿回到今天的選秀上,以前陪過她的女孩子,今天也得好好捧捧的。不然以後就沒有姑娘會過來陪她玩了。雖然以太后的身份去命令就好,但什麼也沒有自發前來的那種驚喜啊。不過皇上要不要,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李雙希也開始打量起,尉遲漠安這個女孩子。今日她穿著一身桃紅短套裝,下身是一條淺白長褲。這樣的穿配,李雙希覺得她去賽馬或舞劍的意思多過來選秀。

不過,也不能隨意揣摩皇上的意思。說不定,他就是喜歡這樣的女孩呢。

比如說,他一直寵愛的寧貴妃,又比如說,她喝酒撒潑反而得到的賞賜。自從,那日醉酒之後,李雙希看明白的東西很多,看不明白的東西就更多了。

與其說去揣摩皇上的心思,不如好好做自己,反正你也不會猜到皇上到底喜歡什麼類型的。說不定,你裝成別的樣子,他反而更加喜歡你的真實模樣呢?

這後宮本來就應該桃紅綠柳,四宮不同啊。要是美人都一般模樣,那還有什麼趣味呢。

所以,李雙希也在猜,皇上會給這個女子什麼位份,會不會和她當時密旨得到的位份一樣呢?

今天,她不用在此等著皇上選看,想想也是挺開懷的。

「尉遲家的丫頭,她的姐姐也是三年前進宮的。想來姐妹結伴而處,必然歡樂。就定貴人吧。」

尉遲貴人,現在就已經出現了。這個位份以剛入宮的妃嬪來說,還算可以?不過聽說她的姐姐也是這般位份。這幾年來,應該也不算受寵。所以說尉遲家的妹妹,也應該為此而來吧。

「臣女……」可那姑娘反而表現的有些躊躇,但還是迅速謝恩了,「臣妾謝皇上隆恩。」

看來,她已經從一個小女孩開始進入嬪妃的身份了。

「那皇上下一個想要相看哪家姑娘?」

也許是皇上皇后他們經歷的選秀次數太多。現在的選秀更多的是一種習慣罷了。他們表現的並不是十分歡喜,但也算不得太勉強。皇上的後宮,子嗣不盛,但是妃嬪卻很多,這樣的情況,讓皇上對充實自己的後宮,興緻也就不大了。

所以多數秀女都被指給了其他的王公大臣,宗室子弟婚配。想來,對這些女子也是福氣了。

至少,她們不用在宮中老死,而是可以活在宮外,可以享受自由。雖然對這些洛安貴婦而言的自由,與李雙希還是囚禁,但至少比宮中要好很多啊。

李雙希在這邊胡思亂想,各種感嘆著。完全不知道現在選秀進行到什麼程度了。明明她之前對這個非常好奇的。

但來到現場后,她看了幾個,就覺得流程繁瑣,過程乏味。但她這個宮女,主子不走,她還能走嗎?肯定是繼續在這裡陪著啊。

不過機會很快就來了。

「皇上啊。」太后突然開口說道:「哀家有點乏了。」

自從跟尉遲秀女說完話后,太后在一旁安靜了好一陣子。似乎是不太滿意,皇上對尉遲漠安的處理。又或是身體不佳,所以沒有興緻吧。

「那臣妾陪太后回宮休息吧?」

皇後娘娘似乎也沒有什麼興緻了。本來於皇后而言,多幾位妃嬪,也就多了些宮務要忙。選秀這種事情本來就很勞神。現在不想留下,也是很正常的。

「皇后啊。」誰料,太后的態度卻不是如此,「你和皇上,乃是天地所證的夫妻。所謂夫妻一體。哪有皇上沒走,你就離開的道理?再說你是國母,這些都是你的分內事。你不可以推辭。」

不知道為何,太后突然開始數落皇后,皇后的臉上帶了幾分委屈。也許,皇后不是累了?只是單純想陪太后回宮而已?

「臣妾,臣妾……」但皇后一時可能還不知道該怎麼接,「臣妾謝母后指教,臣妾一定會陪著皇上的。」

「這樣便好了。」

聽到皇后的許諾,太后挑起的眉頭也就放下了。然後,她說了一句,讓李雙希有些驚恐的話。

「皇后不必陪著。就讓皇帝身邊的秦家丫頭陪哀家回宮吧。」

……

……

李雙希心裡不知道該怎麼說好。太后這是又要幹什麼?嚴詞拒絕皇後送她回宮,現在卻要她一個小掌膳宮女陪著?還是親自點名陪著?

這不是隱隱的在表達,皇后不如她嗎?不不不,李雙希猛烈的搖了搖頭。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一定是想多了。她一個宮女幹什麼要和皇后相比,也比不了啊?是誰給她的勇氣,想出這種結論的。

不過,李雙希還是覺得,太后這樣做,皇後娘娘對她一定會不開心的。那麼,以後她還要避著點皇後娘娘了。

李雙希隨侍在太后左右,她攙著太后的手,一路無言。太后也沒有說話。

這樣安靜的場面,讓李雙希有點難受。不說話不好,說話也不好。不說話,太安靜了,難堪尷尬。說話了,她又怕自己露餡了。

「看你這幅樣子,你是在怕哀家戳穿你嗎?」

怎麼說?還是暴露了! 這兩天小鬱生病了,連電腦都沒碰,因此,這個星期的更新只能改爲二,四六,下個星期恢復正常,一三六更新,向大家說聲對不起。

(本書內容純屬虛構,與現實中的人與物沒有任何關聯,請匆對號入座!)

自從本屆的cuba聯賽結後,表現極其搶眼的張丹楓,不但入選了cuba最佳陣容的小前鋒位置,還意想不到的收到了浙江挽馬的試訓邀請,結果在非常心痛張若寒現狀的方作生強力推薦下,正式加盟浙江挽馬隊,成爲一名在大學生籃球協會和中國籃協雙註冊的職業球員。每天張丹楓都是在忙忙碌碌的訓練中度過,生活的既踏實,又滿足。只需憑藉着灑出的汗水,讓更多知道人他,承認他便可。

他已經錯過了一個夢想,真的再也不想錯過其它的!

於是在今年的cba2004——2005常規賽中,張丹楓以新人的身份,在面對很多cba中饒饒上口的老將之時,沒有任何膽怯的行爲,依靠着從張若寒那裏學來的技術和打籃球要義往反顧向前狂衝,誓死捍衛勝利的執着精神,飛快的從以前只能在電視機上看到的職業球員們面前,一衝而過,一晃而過,然後揚臂就扣!

扣得對手心碎的同時,更將張丹楓的大名,扣響在整個cba職業籃球之中!

雖然張丹楓的名氣仍然不足易劍連,朱幫雨,唐真東等國手級的年青球員很多,但是已經和許耀、古加泥、陳寶中三人,並列爲吒吒cba職業籃球聯賽的四名大學生球員,聲名隱在門爲、張沁鵬、谷立葉等依靠體校等正規途徑培訓出的職業球員之上!

……

“丹楓,你在想什麼!”方作生推開2—a的球員宿舍大門後,看到張丹楓一個人靜靜的趴在窗臺,擡頭抑望着沒有一絲星光的夜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