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時半年的長途跋涉,無名(即是得瑟,以後會一直用無名)一行人終於抵達了伏龍谷,也就是PK家族。

經過這半年時間,Luck,江丹丹、馬俊、寒冰、特別是張小龍,在無名族長的指點傳授中,戰力都得到了質的提升。

Luck,外號白扇浪子,戰力指數兩萬。寒冰,外號冷血殺手,戰力指數一萬九千。江丹丹,外號少男殺手,戰力指數一萬九千。韓雨,外號雨中的王子,戰力指數一萬九千。馬俊,外號單挑王,戰力指數一萬八千。張小龍,外號正義小俠,戰力指數一萬。

由於張小龍得到無名族長的傳功,他的戰力從零一直飛竄到一萬,不可謂進步巨大。


伏龍谷由八座大山集聚而成,分別是天洞山,鬼谷山、地陷山、瓊宇山、天池山、聖山、陰陽山和玉女山。


衆人來到聖山當中,無名領着衆人進入議事廳中。無名坐在上首族椅上,對着幾名PK族的族人說道:“你們把缺給我關到地陷山地陰牢中,讓土潛土長老好生看管。”

“是,族長。”

幾名族人應聲而道,將被封了戰力的缺帶了下去。

張小龍性子最爲活潑,他對無名叫道:“得瑟老頭,你這裏還是蠻大了嗎,不錯不錯,看樣子來這裏還真是來對了。”

無名對張小龍叫他得瑟老頭已經見怪不怪了,他笑道:“小子,跟着我後面混少不了你的好處。”

“那是那是。”

張小龍微笑着搖頭晃腦:“我現在覺得你還蠻不錯的,有些可取之處。”

幸好木離木大長老不在,(他還在當他的校長,還有一年期滿。)否則還不要衝上來將張小龍的頭打爆纔怪。

韓雨這時冷酷的聲音響起:“無名族長,請問你什麼時候將PK一族的武功交給我?”

無名微笑道:“別急嗎,做什麼事都不可以心太急,在我傳你們本族武功之前呢,我跟你們說一說江湖。”

“江湖?這世上還有江湖嗎?”馬俊發出了他的疑問。

“江湖是一直存在的。”無名說道:“不管古代還是現代,哪怕是將來以後,江湖一樣會存在。”

“哦?”寒冰問道:“那麼請問一下,族長你不會無緣無故的跟我們說江湖吧?”

“的確。”無名點點頭:“我跟你們說江湖是有原因的。待你們學會我教你們的武功後,我希望你們替我剷除江湖四大惡人。”

“爲什麼族長你不去呢?或者叫五大長老四大護法去也行啦,爲什麼要我們去呢?”江丹丹對於無名的話語疑惑道。

衆人對於無名的話語也是一臉的疑惑,故都是一臉疑惑的等待着無名的下文。

“這是因爲我希望你們學好我教你們的武功後能更好的靈活運用,以便你們以後能闖死亡谷,找到死亡谷的真正祕密。”

“死亡谷?死亡谷是什麼東西?”韓雨眉頭皺了起來,聽到死亡谷三個字的時候,他的腦海深處好像有什麼閃過似的,但是偏偏他又抓不住。

“問得好。”

無名道:“死亡谷它不是個東西,它是一個地方,坐落於盤龍山深處。那裏沒有一絲生命氣息,山石都是光禿禿的,一片荒涼,比荒沙領還要荒無。死亡谷上方終年籠罩在黑霧之中,至今沒有任何生物能進去過,端得是兇險之極。每年死亡谷都會冒出驚天戰力之氣,據我估計,那冒出的戰力少說在五萬以上。”

“這麼危險你還讓我們去探?老頭,你不會是讓我們去送死吧?”張小龍誇張的大叫道。

“小龍,不得無禮。”

馬俊眉頭一皺說道,張小龍馬上安靜了下來,看樣子馬俊這個大哥對張小龍還是有點威嚴的。

無名搖搖頭道:“我也不勉強你們,傳說誰能進入死亡谷,他將會成仙。可惜現如今沒有一個人能進去,我希望你們以後能進去。現在廢話就不多說了,以你們現在的戰力進入江湖之中必死,在接下來的半年內我要提升你們的武技。告訴你們,不是戰力高就厲害,武技同樣很重要。”

“族長你放心吧!死亡谷我一定會去的。”馬俊保證道。

“不會吧?大哥?”張小龍驚呼道:“那麼兇險的地方去了會掛掉的耶!”

馬俊微笑道:“去了才知道,我對自己有信心。況且,那個地方這麼有名,不去一下也太對不起自己了,成仙這個傳說還真是誘人。呵呵……”

“我支持你。”江丹丹在一旁鼓勵道。

“唉!算了,真是怕了你們了。”張小龍雙手作投降狀,感覺自己好像進了不怕死聯盟似的。

寒冰冷冷道:“管他成仙之說是不是真的,我一定會去探他一探。”

“好!”無名滿含笑容道:“既然如此,接下來我就帶你們去訓練。透露一個小消息哦,江湖上的高手可是很多的哦!”

“放心吧!”張小龍新學年滿滿的說道:“高手多怕什麼,別忘了我現在也是高手。”

無名忽然滿臉嚴肅的說道:“小子,你不要太自信,以你現在的戰力,在江湖上只能算了三流高手。”

“啊…?才三流啊?不會吧?”

張小龍臉色難看的說道,剛剛還一臉驕傲的神色,現在被沮喪所代替。


無名道:“其實高手也是有等級的,根據戰力的不同而定。0——9000點戰力是三流高手,10000——20000點戰力是二流高手,20000——30000點戰力是一流高手,30000——40000點戰力是頂級高手,40000——50000點戰力則是超級高手。過五萬點戰力以後到五萬五千點之間稱爲超級高手頂峯。55000點以上的稱爲聖,九萬以上稱爲極限的代名詞,意思是超越極限。而我,今年剛過五萬點戰力,正式踏入超級高手行列。而你們之中最高戰力的Luck,在江湖上只不過是個剛入二流的高手。”

“呼……”

衆人齊吸了一口氣,都是深深的震撼。半響,還是Luck先反應過來,他問道:“請問無名族長,你叫我們剷除的四大惡人分別叫什麼?各自的戰力又是怎樣?”

無名摸着他那不長也不短的鬍子說道:“四大惡人分別叫做無惡不作的少頃天,罪大惡極的孫看成以及惡貫滿盈的沙通天和萬惡淫爲首的段子雨。少頃天和孫看成是江湖PK榜上的第四第五名,應該算是一流高手,戰力應該在三萬以上四萬以下。至於沙通天與段子雨則是武林高手榜上的高手,沙通天排名第八位,戰力應該四萬以上。而段子雨排名第三位,戰力應該五萬左右,和我差不多。”

“呼……”

衆人皆倒吸了一口冷氣,對於四大惡人不免從新認識了一下。

“我們能除掉他們嗎?”張小龍弱弱的問道,剛剛的自信早已消失無蹤。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Luck堅決的說道:“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一切皆有可能。”

“嗯!我贊同。”馬俊點頭道。

“我也贊同。”寒冰冰冷的聲音響起:“有難度纔有挑戰。”

“對了。”許久沒開口的江丹丹開口道:“無名族長,你剛剛提到的江湖PK榜和武林高手榜是什麼?能給我們解釋一下嗎?”

“當然能啦!”無名笑道:“江湖PK榜是江湖人士一種實力的體現,一共一百零八位。而武林高手榜則全是那些成名已久的高手,一共十位。”

“跟我們的校園PK榜與世俗PK榜性質一樣嗎。”江丹丹自言道。

“賓果!答對了,就是這樣。”

無名響指一打說道:“好了各位,接下來半年之內,我將傳授你們我PK一族的絕技,到時候就看你們能不能剷除四大惡人了。明天開始,進行訓練。”

“好!”

衆人齊聲答道,一個個臉上露出堅定的神色。

無名看着他們,一股會心的微笑溢於臉上。明天,新的一天,這些孩子們將踏入武學的另一殿堂。 月獨自一個人遊蕩在塵世之中。此時的月穿着一套西裝打着一條領帶,頭髮綁起放在背後,滿臉的紅光讓人看了不免想起不倫不類這個詞。

唉!PK一族的人還真是不會打扮啦!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疾速的從月的視線中閃過。月大驚,因爲此人的速度真是太快了,連月這擁有四萬點戰力的人都沒看清他的身影,可見那人實力絕不在月之下。

月當下毫不遲疑,提起悄然的追了過去。

一路飛奔了數十分鐘,那人影才緩緩停下,此時已來到了一座廢棄的礦場。

礦場之上已站立一位女子,她約莫十八九歲模樣,長像頗爲清秀。

人影閃身來到她的身旁,月則潛伏在不遠處隱藏。人影頭髮頗長已達腰際,可惜臉上面容看不見,因爲他的臉上帶了一個面具。

當月看見人影臉上那個面具時。他不禁驚訝無比:“什......麼?鬼面?原來是他?他怎麼會在這裏???”月現在是驚訝的無以復加,鬼面可是武林高手榜上的第二名啊!爲何他不再江湖上好好的帶着,跑到世俗來搞什麼飛機。

鬼面對那個早已在此地等侯的女子說道:“陳可欣,怎麼就你一個?汪軍人呢?”

原來,這兒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人才中學校園校花欄上的第三校花陳可欣,只是不知道她是怎麼和鬼面認識的。

陳可欣語帶憂傷道:“大統領,汪哥他.......他被人殺死了。”

“什麼人乾的?”鬼面毫無表情的問道,戴着面具,即使有感情也不知道。


“她叫江丹丹是校園PK榜上的第一名,戰力高達一萬三千點,就是她殺死汪哥的,聽說她還是什麼PK令守護三大世家的人。”

“哦?”

鬼面好像有點感興趣的說道:“PK令是嗎?那可是個好東西啊!那她現在人在哪?”

“不知道,大半年前他就不見了,和她不見的還有PK榜上的一些高手,好像是被一個叫做得瑟的人領走的,而且我們的校長對那個得瑟好像很是恭敬。”

“哦?是嗎?”鬼面自語道:“看樣子那個得瑟應該就是PK一族的族長無名了,他爲什麼要把PK榜上的人帶回族裏呢?難道那個老傢伙找回PK令啦呢?”

“大統領,PK令是什麼?”陳可欣疑問道。

“哼!”鬼面冷哼一聲道:“PK令乃是PK一族的鎮族之寶,擁有它的人可以號令PK榜上所有的人,不過對我來說沒什麼用。關鍵在於它裏面深藏的戰力和武功,完全得到PK令裏的戰力的話,我的實力絕對超過聖級達到極限這個境界。”

“什麼是聖級和極限呢?”陳可欣問道。

鬼面看了一眼陳可欣,陳可欣立刻感到心頭一蕩,一口鮮血急噴而出:“你以後少問這麼多話,沉默永遠是最好的,明白嗎?”

“是,大統領,可欣知道了。”

“嗯!”鬼面面色緩一緩說道:“聖與極限均是一個境界,達到聖級這個境界的高手必須突破戰力五萬五千點以上,而極限級高手的戰力必須要突破九萬點戰力才行。”

“什麼?九萬點戰力?好恐怖的數字。”陳可欣驚訝的合不攏嘴。

“好了。”鬼面寒森道:“既然無名那老傢伙已經得到PK令,那我們就去一趟PK一族,將PK令奪過來。看樣子又要進入江湖了,幾年沒有回去,怒知道江湖現在如何呢?”

“是,大統領。”陳可欣乖巧的應承道。

鬼面掃了一眼陳可欣,露出不屑的目光,“你的實力實在是太低了,讓我幫你提升一下戰力吧!”

“真的嗎?欣兒謝謝大統領。”一聽鬼面要幫自己提升戰力,陳可欣心情激動的無以復加。她一直想提高自己的戰力,好讓自己可以爲汪軍報仇。可是大半年過去了,戰力指數才從八千五百點漲到一萬一千點,和江丹丹實力還有着不小的差距。現在機會來了,她能不激動不興奮嗎?

陳可欣平息了一下內心的激動,語氣盡量放自然一點後對鬼面問道:“請問大統領,你何時幫屬下我提升戰力?”

“不急。”鬼面聲音忽然變得冰冷無比,這令陳可欣的內心忽然一下子懸了起來,他不會現在反悔吧?這就是此時陳可欣腦海中的一句話。

只聽鬼面繼續說道:“在幫你提升戰力之前,我要先消滅一些老鼠。出來吧!躲了半天了累不累啊?”

這句話把陳可欣聽的一愣,“大統領,哪來的老鼠啊?”

鬼面不答,只聽他繼續道:“難道閣下還不肯出來嗎?非要我請你是吧?”

“哈哈哈哈哈,不虧是武林高手榜上的第二名,真是不簡單。”說話的同時,月已經飛速來到鬼面對面。

“原來是PK一族的月護法,久仰久仰。”鬼面聲音不溫不火的響起。

月撫摸着自己的鬍鬚呵呵笑道:“平常難得一見鬼面,不想今日卻在世俗界見到了,真是榮欣啊!”

“哼!”鬼面冷哼一聲:“想走?沒門,給本統領出來,擒拿手。”

虛空一晃,大手一招,戰力狂瀉而出擊向月的後方,一道人影被鬼面戰力所凝聚的無形之力拽了出來。

月心中一驚,暗襯:“怎麼還隱藏着一個讓人?看來我剛剛根本就沒有暴露,看來是我大意了。”

被狂吸而出的人長得是高大威猛,只不過有一點點小小的缺陷,那就是他的臉上有一個“X”形的傷疤。他不是別人,正是世俗PK榜上的第一名殘。

殘,外號不死戰神,戰力指數20000。

殘被拽出的瞬間企圖用戰力抵抗,但他發現根本絲毫不起作用,心下驚赫異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