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要殺淑妃,之前就沒有救的道理,此案與先前有人要陷害媳婦毒害白千雪一事的手法異曲同工,父皇且給媳婦點時間,媳婦必定能證明自己的清白,也能揪出兇手。」

回來的路上,尉遲墨把案件的具體都跟她說了一遍,顯然有人故意針對她,而那個所謂把她招供出來的婢女是此案最大的關鍵。

「鬼話連篇!證據確鑿,你休想抵賴!」

明弘帝怒氣不減,殺氣從眼裏湧出,「你若認罪,朕能摘了你一人腦袋,免你顧家上下一死,但你若執迷不悟,休怪朕不給你機會!」

「父皇,案件證據過於表面,兒臣懇請父皇將案件重審,否則,草草定案,只會招惹百姓議論,說父皇過於糊塗!」

尉遲墨微惱,父皇是腦子堵塞了嗎!

這麼明顯被人栽贓陷害,他不可能看不見!

八成還有別的盤算!

「齊王,你膽敢對朕出言放肆,簡直豈有此理,信不信朕這就下旨,砍了齊王妃的腦袋。」明弘帝怒不可遏,皇家威嚴不可冒犯之勢。

沒想到尉遲墨為了自己如此直接指責明弘帝,顧冷清還挺意外的。

她斂了思緒,鎮定道,「即便是死,媳婦也懇求父皇讓我死個清楚明白。父皇,媳婦了解過御醫確診淑妃中毒的跡象,媳婦有個請求,望父皇成全。」

御醫單憑銀針入胃,確認淑妃中毒身亡。

可淑妃身上其他的地方,全無中度反應,顯然這是在人死後再下毒,她懷疑,那毒,未必是在藥丸之中。

「你要做什麼?」

明弘帝眯起森森眼眸,顧冷清抬頭迎上他的眼,目光不懼且從容不迫,「開膛驗屍!」

。 艾瑞被十一的話氣的臉色都白了,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出埋藏心裏的話,誰知洛雨凝不但用他的話來堵他,還嘲諷他不配擁有感情;

這使得他的自尊心嚴重受傷,一氣之下砸了房間所有的東西,除了怒火,更多的是懊惱。

管家見狀,連忙上前阻止,繞開滿地的碎片,走到艾瑞身後安慰說:「先生,這不是在您意料之中的事嗎?何必為了小事生氣,只要她還在這裏,她遲早是你的不是?」

管家雖然年紀大了,可是他看的比誰都明白,這不過是艾瑞的一廂情願,但是傻子才會實話實說呢。

管家一席話讓艾瑞的情緒慢慢好轉,一腳將地上的碎片踢開,慵懶的躺在沙發上,嘴角劃過一絲殘忍。「說的也是,十一,你永遠也逃不開我的手掌心,你只能是我的。」手慢慢收緊,他可以放棄全部,包括他的生命,卻唯獨不會放棄她;

只是艾瑞不知道的是,在今天這件事發生,她鍾情的小十一回去之後,就已經着手準備毀掉這個組織了!

這幾年來,每一場殺戮都讓她體內的嗜血因子越來越不受控制,她不想殺人,現如今的處境都是被逼的;

最主要的是她從來沒忘記他臨死前的遺願,也不敢忘記,因此,她特別討厭背叛,但是卻不妨礙她自己想要離開這裏。

十九就是在一次任務中,被叛徒出賣,中了埋伏的,當時他為了保護著自己,胸口中彈來不及救治便走了,她明明討厭血腥味,卻雙手佔滿獻血!

小五的傷勢較為嚴重,短時間內她不會接任何任務,她要做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了。

「你們好好照顧她,有事第一時間找我。」留下話她才恍恍惚惚的離開。

這段時間以來,在她和同伴的精心策劃下,用了半年的時間,不停的試驗試驗在試驗,終於在最後一次,他們拚死一搏;

沒有讓他們失望,這一天他們成功了,試驗失敗多次后,終於迎來了曙光;

這一天,艾瑞胸口處中彈,被十一一腳踢落後山懸崖,懸崖後面便是基地處理屍體的地方。

「艾瑞,多年來有多少冤魂因你而喪命,如今你也該去和他們懺悔了。」十一此時的內心說不出的痛快,此時她儼然一個魔鬼,嗜血的眼眸中毫無感情,終於要解脫了,她只感覺鬆了一口氣。

「十一快走,炸藥還是兩分鐘爆炸。」同伴提醒著時間不多了;

十一又看了看懸崖邊,見沒有異常,這才迅速行動起來,敏捷的身影幾個起落消失在原地。

隨着幾聲「砰,砰砰,砰砰砰…」的聲音傳來,他們激動的流下來淚水,時隔多年,他們終於自由了;幾人忍不住擁抱歡呼!

「十一,我們成功了,我不是在做夢吧?」一個金髮女孩激動不已,看着那座曾經要了自己半條命的地方頃刻間被炸成一片廢墟,心裏別提多痛快了;

「是,我們成功了,魔鬼基地從此不存在了。」十一也擁著金髮女孩,這一天他們等了太久了。

「你們後悔嗎?我的做法很可能會讓你們陷入無盡的追殺當中。」十一十分愧疚的看着他們。

對於他們而言這是一種解脫,可是他們即將面臨的就是如何生存,何況,這一次他們雖然成功了,可是道上的哪個是好惹的,她的直覺告訴自己,好像哪裏不對勁,卻又說不上哪裏出了問題。

幾人高興都來不及,怎麼可能責怪她。「十一,我們很感謝你,怎麼會怪你,只是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呢?」

「我要回家了,前幾年我讓安妮兒去查過我的身世,我答應過他,我要回家,不能食言。」

這個所謂的「他,」大家都知道,也知道那人對洛雨凝到底意味着什麼。「大家叫回自己本來的名字,我們應該回到原本就屬於我們的生活中去。」

幾人異口同聲道:「各自珍重,江湖再見。」

「等等,我還有件事要拜託你們。」這時十一突然打斷了他們告別。

幾人目不斜視的看着她:「這次分開,我們就各自過各自的生活吧,互不打擾,好嗎?」

她害怕回去之後再和他們聯繫,會害了他們,畢竟自己的所謂的家庭背景是有多麼與自己的過去背離。

「十一,我知道,你是為了大家好!從今天開始你是洛雨凝!」

幾個同伴互相看了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他們也都默默的同意了。

「好,那我們分四個不同的方向走吧,一定不要回頭。」

轉身的瞬間,他們的腦海里無不閃現著那初次試煉的殘忍,他們一共活着出來了十二個,現在只剩下他們七個了,分別是:丹尼斯、尹傑、莫斯、洛雨凝、安妮兒、林卿、奧斯汀。這幾年大家都以接任務為生,生活絕對不是問題。

只是大家追求不同,又是來自不同的國家,後面肯定有自己的生活,而從現在開始他們要回到原來的生活,做自己就好了。 小納迦的身後追着八個滑殼龍蝦人,待這些滑殼龍蝦人看到楊禕他們這一大群魚人後慌忙在水中停了下來。

「準備!」

楊禕沒有任何猶豫,他直接下令讓戰鬥魚人準備戰鬥。

魚人和龍蝦人是天生的死敵,一碰到就是你死我活,這沒什麼好商量的。

「先把這個納迦拿下!」

龍蝦人是死敵,而近在眼前的納迦和魚人也不是什麼友好關係,對付龍蝦人之前楊禕決定先把小納迦給搞定。

小納迦不知道出於何種心理,她只戒備着追來的龍蝦人卻對身後的魚人毫無防備。

魚人圍了上去,他們手拉着魚人網直接把小納迦給兜住。

「你們這些穆格爾在做什麼!?趕緊把我放了!」小納迦一臉震驚地大喊大叫。

慌亂之中,小納迦的一隻素白的小手握了起來,下一刻她的小拳頭裏冒出絲絲遊離的閃電。

滋滋,噼啪!

一瞬間,這些細如髮絲的閃電突然漲大,閃電分叉成三股擊向魚人。

三個靠近小納迦的魚人只覺得忽然間眼前白光一閃,然後他們的身體就被閃電擊中。

被閃電擊中的魚人過了幾秒鐘后才慢慢緩過神來,他們全都被電得不輕,好在並沒有生命危險。

這個小納迦的釋放的閃電的威力並沒有看上去那麼強大,不然她也不會被幾個龍蝦人追得到處跑。

「先不要靠近小納迦,先殺了那些龍蝦人。」

楊禕下令,小納迦已經被困住,幾十個戰鬥魚人朝着龍蝦人遊了過去。

八個龍蝦人看到這麼多的魚人游過來,知道不是對手,他們趕緊逃跑。

戰鬥魚人去追趕龍蝦人,楊禕小心地向被幾張魚人牢牢困住的小納迦游去,為了防止被閃電擊中他最終和小納迦保持了十多米的距離。

楊禕透過魚人網仔細打量了一下小納迦。

女性納迦不僅下.半.身是蛇身,就連頭上的頭髮也是由許多可怕的小蛇組成,注意看的話還會發現這個女性小納迦一共長著四條素白的縴手。

「小納迦,你怎麼跑這裏來了?」楊禕試探地問道。

「啊,別過來!」小納迦看到楊禕游過來后害怕地緊緊的閉上了眼睛,她的一隻小手又握了起來。

噼里啪啦!

閃電激射。

「我去,好痛!」楊禕叫了一聲。

閃電的速度太快,楊禕根本就來不及反應,他沒想到小納迦的閃電的攻擊距離這麼遠。

「好厲害的小納迦,被這樣被困住的情況下還能這麼自如地釋放閃電。」

楊禕趕緊向後後退了一段距離,他用領主之眼看向小納迦。

【名字】:小納迦

【種族】:納迦(女性)

【等級】:1級娜迦海巫

「納迦族雖然也是水族,但是他們可不是魚人和龍蝦人這樣孩子出生不知道爹媽的種族,這個小納迦會法術卻沒有名字,這是什麼情況?」楊禕疑惑不解。

「小納迦,你的父母在哪裏?」楊禕捏著嗓子表現出以關愛有加的語氣,他這個怪叔叔想要哄騙小納迦。

楊禕一定要想辦法弄清這個小納迦的來歷。

比起娜迦,龍蝦人對魚人族的威脅簡直可以忽略。如果附近有娜迦的勢力存在,棘齒村就非常危險。

「我才不跟你說話。」小納迦的小頭顱輕輕一抬,表示不和陌生的怪叔叔說話。

「我不是壞人,呃,不是壞魚人,告訴我你是從哪裏來的。」楊禕繼續努力。

「你就是壞魚人,你們都是壞魚人。」小納迦搖著頭表示強烈的不認同。

「怎麼會呢,剛才的魚人只是為了保護你才把你困住的。」楊禕開始胡謅。

「呀啦啦啦,啦啦啦呀啦啦……」小納迦突然開始一頓亂叫,阻止了楊禕的繼續哄小女孩的詭計。

「呵呵,小傢伙還挺難纏的。」楊禕笑了笑。「反正小納迦已經抓到,帶回去后再慢慢想辦法。」

這次的滑殼龍蝦人跑的很快,棘齒村的魚人追出去后一個也沒有抓到。楊禕對此表示無所謂,殺幾個龍蝦人沒多大意義,趕跑就行了。

「好了,把小納迦帶上,我們回村。」

楊禕把魚人集合過來,他準備回棘齒村。

被困在魚人網中的小納迦緊握著拳頭,她的小拳頭中隱隱有絲絲閃電浮現。幾個靠近小納迦的魚人戰戰兢兢,不敢動手去拉魚人網。

楊禕見此情況冷冷地開口說了一句:「這個小納迦要是再敢放閃電傷人,你們就把她頭上的小蛇全部砍下來燉湯喝。」

「不行的,我的頭髮不能被砍。她們,她們燉湯不好喝。」小納迦連忙表示她的頭髮不適合燉湯,希望這樣能讓魚人不要打這個主意。

「燉湯不好喝,就拿去生煎,拿去油炸,總會找到好辦法。」楊禕恐嚇小納迦,然後他對魚人下令道:「帶走,小納迦敢反抗就讓她成為光頭納迦。」

小納迦害怕,為了不變成光頭只好乖乖地被棘齒村的魚人帶回了魚人村。

回到棘齒村后,楊禕讓村裏的魚人把小納迦單獨關起來,他打算先把這個小傢伙關起來餓上半天再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