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森一驚,沒想到這個少年居然能在躲過自己幾招之後,還能生出如此絕妙的反擊劍招。他原本以爲這人只是伯尼隨意抓來的幾個普通人,實是沒有把星月放在眼裏。

星月蓄勢而發,倫森則是吃驚的狼狽擋駕,兩人招數比拼之下,高下立判。星月若這一劍得手,最不濟也能將玉蛛的一條手臂給削掉。可是星月知道此時的她被鬼族控制,自然不能殘害她的身體。便在招數將完未完之際,忽然便直刺爲橫削,斬向了玉蛛的手掌。

剛纔那一招倫森無法擋駕,而這一招卻是星月故意放慢了速度。倫森情急之下,下意識的鬆開了手中的冰劍,身體向後撤去。而星月則也是打掉對方的武器之後,便收招退開。

剛想說話,伯尼也從通道的入口來到了場地之中。 這叔侄倆甫一見面,便又怒目相視。

星月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這兩人,一刻……兩刻……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伯尼也不知道星月爲何在此,可聽到他這充滿嘲諷的大笑,也不禁心中惱怒。

星月忍着笑,退後幾步,同時搖搖手道:“瞎笑的瞎笑的,你們倆繼續,當我不存在就好。”

說着,竟退到了崖壁邊緣,靠在牆上,像看戲一樣的看着這兩人。

“待會再收拾你這狂妄的小子!”伯尼哼了一聲,轉頭繼續和倫森對持。

倫森冷然一笑道:“聽你的口氣,似是要先收拾我了?”

“師叔,你我這樣鬧又是何必呢?”伯尼忽然一攤手道,“是,我承認我剛開始確實有着野心。但現在,我們兩個都已經附着到了一個強大的軀體之上。若是聯手起來,我們的勢力則會更加強大。爲何非得鬧得兩敗俱傷?”

“聯手?”倫森稍作沉吟後道,“你覺得此番情形下,還有可能嗎?”

“怎麼沒可能?”伯尼道,“師叔你只是爲了報仇,而我卻想要讓自己更加強大。我們的目標並不衝突。我可以助你報仇,而你也可以助我變得更強。”

倫森似是猜到了伯尼話中的意思,面容中帶着一分喜色道:“你的意思是說,靠着我現在附着的這人?我若能假冒她在妖族的領域行走,報仇自然是輕而易舉。”

伯尼不斷點頭道:“不錯啊,不錯啊!師叔你想,我們之間是否真的有深仇大恨?沒有吧。我們之所以拼鬥,是因爲知道對方都有野心,而且怕對方對自己不利。不過現在既然已經把話說開了,這種擔心便已經沒有必要了。”

星月剛纔一陣輕鬆的狀態,聽到兩人的對話,此時神色之間逐漸轉爲凝重。在星月看來,玉蛛或許是那個什麼五毒宗宗主的愛徒什麼的,卻絕沒有想到玉蛛就是宗主。

“這倆人的意志也太不堅定了吧?說和好就和好?”星月喃喃苦笑道。

“利益是促進合作的最佳原因。”夢兒道,“這是我在你身體內居住半年以來,在這世間得到的最爲印象深刻的結論。”

星月笑道:“美女師父說的話永遠都是這麼有哲理。”

夢兒不答,只是輕嘆了一聲。


星月納悶道:“美女師父啊,怎麼最近你老是喜歡唉聲嘆氣的?”

“廢話不要問了。先解決眼前這倆大難題再說吧。”

星月擡頭一看,只見那伯尼和倫森兩人已經齊齊把頭轉向了自己。

星月乾笑兩聲道:“其實啊,我也挺喜歡合作的。要不你們也帶我一個吧?”

伯尼和倫森同時看出了星月神色之中掠過的意思驚慌感,倫森戲謔一笑道:“哦,和你合作,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星月知道倫森在用言語調笑自己,可星月又何嘗不是在調笑他?於是便裝出一副很認真的樣子道:“好處嘛,我是給不了太多了。不過說不定將來你們遇到什麼麻煩的時候,我還能幫你們解決解決啊。”

正當倫森準備反脣相譏之時,場地當中忽然傳來了一聲悶咳,讓三人都是一驚。

星月認得,這悶咳正是剛纔自己在通道里的時候曾經出現過的,現在再現,而且確實是那個身材極瘦之人所發出的。

“瞧瞧,你們這樣大聲說話,把人家前輩吵醒了吧。”星月語帶苛責的對兩人道。

倫森和伯尼一呆,相視一看之後,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前輩?哈哈。”倫森舉步上前,飛起一隻腳便往中間那個人形之上踢去。

“喂喂,你別亂用人家的身體啊,裙子那麼短還踢腿……”

星月剛待阻止,倫森已經一腳體重了那戰力之人的胸腹處之上。

咔吧一聲響,中央那人已經被踢飛得如同斷線風箏一樣向着星月飛來,直到星月的腳邊,勢頭才停下。星月此時纔看得清楚,這被衣裳帽子覆蓋着的人,竟然只是一具枯白的骸骨。剛纔他揹着自己站着,星月纔沒有發覺。

“怪不得這麼瘦。”星月看着着骸骨的頭部,不自覺打了一個寒戰。

“好好拜拜這個前輩吧,他就是傳說中的劍神洛楓。”倫森嘲弄似的一笑道。

星月一驚,忙緊走幾步蹲伏在了這幅骸骨之側,在心中問夢兒道:“他真的是劍神嗎?”

“不知道。”夢兒道,“劍神洛楓,雖然是持有天夢劍時間最長的一人,但他卻沒有掌控過天夢劍的劍靈,也從未和我有過什麼劍意之間的交流。說白了,他只是在將天夢劍當一件鋼鐵鑄造的兵器在使用。”

“什麼?劍神竟然不通劍靈?”星月驚詫之下,這句話竟然忍不住叫出聲來。

這幾乎是沒有可能的。

天下間的神兵利器也不少了,很多刀劍之上都有劍靈刀靈什麼的。雖然與劍通靈是一件極爲困難之事,但卻並非是前無古人。這數十年來,也有不少武道的高手都是通過和神兵利器的通靈,他們的實力自然也要強悍得多。

然而這劍神洛楓可謂是發揚武道的開山鼻祖,一柄天夢劍使得出神入化。若說他不通劍靈,這便等若說天下靈力最強之人只會一階靈術一樣。

再然而,夢兒就是確確實實的天夢劍劍靈,世界上出了劍神自己以外,也只有她最清楚此事。她沒有必要騙自己,因此她說沒有,則必然就是沒有。

星月糾結無比之下,才忍不住這樣叫喊了出來。


倫森冷然一笑道:“小娃娃胡說些什麼?說劍神洛楓不通劍靈,你怕是沒聽過他的傳言吧。”

星月此時正在糾結當中,偏巧倫森又用着玉蛛的聲音說出這樣陰陽怪氣的話,更讓星月覺得心煩。剛想回頭嘛兩句,又一聲悶咳傳來。

這下星月聽得極爲清楚,正是自己身側的這幅骸骨所發出的。不知怎的,這聲咳嗽之中彷彿飽含着無盡的憤怒。

星月駭然向後退了兩步,神情凝重的看着這骸骨,卻沒想到更加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啪嗒啪嗒輕響,彷彿骨骼斷裂的聲音從洛楓的骸骨之上響起。在那一瞬之間,骸骨彷彿活過來一樣,他的兩隻只剩下骨節的手撐着地面,身軀也緩緩的挺起,靠着手部支撐的力道站了起來。起身的時候,骸骨腦袋之上的帽子脫落,一個骷髏頭就這麼顯現出來。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這骷髏頭還在左右扭動着,彷彿看着四周。可是他空洞的顱骨裏早已經沒有了眼珠……

這一系列的過程並不算慢,但是對於星月以及不遠處的倫森和伯尼而言,便彷彿在進行慢動作一樣。皆因這場景太過詭異罕見,連本身就是鬼的伯尼和倫森,都覺得很怕,很想大喊有鬼啊!

星月哭喪着臉,扭過腦袋問倫森道:“大姐……啊不對,大哥啊,你以後說話靠點譜好不好?他都成這樣了,你怎麼知道他是劍神?看,瞎說得把人家都說活了。”

倫森哼了一聲,指着剛纔那骸骨戰力過的地方道:“你瞎子嗎,自己看去!”

星月順着他的手指瞧去,劍地上歪歪扭扭的彷彿刻着一行字,內容是【劍神洛楓 終年六十有三歲 藏劍天夢於此 後世小輩欲得此劍 須得先破七極七靈劍陣】。

劍陣?七極七靈?星月往四周瞧去,最後仰起頭來看着上方。

若說像陣法的東西,那也只有腦袋上懸着的這些石錐了。星月仔細數了一數,這巨大的石錐還真是橫縱各七個,總共四十九枚。然而這些玩意怎麼看也不像是劍啊。

“何人,擾我清夢?”

一聲蒼老,卻空靈無比的聲音自骸骨的身上傳來。

“何人,說我不通劍靈?”

“何人,聽過我的傳言,說我通曉劍靈?”

“無知世人,可笑可嘆!”

這骷髏之上連續傳來老人說話的聲音,字字鏗鏘有力,說得星月三人都是一愣一愣的。

“你就是劍神洛楓?”倫森狀起膽子道。

“女人?哼,滾開!”洛楓話音未落的同時,沒有任何徵兆的,倫森便已經慘叫一聲,嬌柔的身軀如同斷線的風箏一樣飄落出去。而還是骸骨的洛楓卻已經站在了剛剛倫森所站立的位置,沒有任何皮肉的一隻手做成了一個掌形,手掌之上還殘留着血跡。很明顯,是他只用了一招便將倫森給打飛出去。

他的速度並不算很快,星月看得清清楚楚他要去襲擊倫森。然而,他的動作卻是極爲乾淨利落,腳步踏足之處一步不多一步不少,和星月的靈猿決如出一轍,都是不做任何一絲一毫多餘的動作。而且,不光事前沒有任何徵兆,連出招的整個過程都是寂靜無聲。

如此恐怖之人,不對,如此恐怖之骨,星月還是頭一次見到。

不過星月來不及驚歎,當他聽到玉蛛慘叫的聲音時,自己已近飛身前去接她。然而剛想要飛身而起,洛楓的骸骨之軀已經擋在了星月身前,一隻骷髏手恰到好處的抓住了星月左腕。

洛楓冷冷道:“說,你爲何知道我不通劍靈?”

星月掙脫了幾下都未能掙脫開來,看到玉蛛就那麼直挺挺的摔在地上,又是嬌聲慘叫了一聲,心中不忍,對這洛楓也是極爲惱怒。

“你這出手如此毒辣之人,難怪不曾通曉劍靈!”說話的同時,右拳橫掃而出。

洛楓隨意的伸出左臂格擋,星月這原本想要擊向洛楓腦袋的一拳,此刻只得打在了枯白的手骨之上。

近身纏鬥一直不是星月所擅長的招數,他在一招失利之後,忙靜下心神。口中誦唸了幾句,一柄冰劍立刻出現在了右手之上。

洛楓輕聲咦了一聲,骷髏頭向着左手邊轉去,語氣中帶着幾分驚歎的意味道:“劍……這是劍。”

星月冷冷的哼了一聲道:“這正是劍。我要你這所謂劍神,今天也敗在自己賴以成名的武器之上!”

右手抽回之後,再度一劍刺出,幻化出了一陣紛繁複雜的劍影,向着洛楓攻去,正是星月最爲熟悉的一招——七星在空。

PS:在此告知大家,本書將在三月一號當天上架銷售,歡迎喜歡本書的同學進行訂閱。支持弟愛吃的同時支持17K,支持正版。 “師叔,您怎麼樣?”伯尼快步行到了倫森身邊,伸手去攙扶他。雖然嘴上是和倫森在說話,眼神卻是一直瞟着星月和洛楓那邊。

然而,伯尼卻是攙扶了好幾次都沒有扶起倫森,反而是發出一陣陣痛苦的**。

伯尼低頭看去,這才發覺原來倫森受了這麼嚴重的傷。

一剎那間,伯尼殺心頓起。

現在,豈非是吸食這五毒宗宗主三魂七魄的最好時機嗎?若是換做自己身受重傷,那麼自己的師叔此刻說不定早已經動手了。

想到此處,伯尼不再猶豫,探出一隻手便抓住了倫森的衣領處,將其硬生生從地上提了起來。伯尼抓住的位置和倫森受傷的位置極近,牽動傷口之下,倫森又再度慘叫了幾聲。

“師叔,你莫要怪我。等到時機成熟之時,我會殺死那些狂獅族替你報仇的。”說着,伯尼將倫森猛的拉向自己的身前,腦袋一側,便要張口向着他脖子處咬去。

便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伯尼忽然覺得腦袋脹痛無比,措手不及之下,驚忍不住放開了倫森,自己蹲在地上抱着頭,同時瘋狂的滾動了起來。

無獨有偶,連身受重傷的倫森也是突然之間腦袋一陣劇痛。

這兩人在這同時,都感受到了原本身體裏魂魄的強烈排斥。

沒用得了一小會的功夫,兩道都是極黑的煙霧從兩人額頭上冒了出來。煙霧散落在地面,散去之間,地上躺着的是兩個正在喘息着的半透明鬼影。

正是原本的倫森和伯尼。

星月在和洛楓大戰之時,也偷眼看到了這一點。非但沒有吃驚,反而是有些埋怨這一龍一妖有些太縱容這兩個鬼影了。

是的,早就知道瓦倫丁和玉蛛具有足夠的能力能夠將這鬼族從自己體內祛除掉。

因這並非先例,當年琴風的鬼魂侵入凝霜體內之時,她也是暫時放縱着自己的姐姐,直到最後,纔將其逼出體外。瓦倫丁和玉蛛照道理來說都要比凝霜的實力強,因此也絕不會被這種普通的小鬼給隨意附身。

之所以想到這麼多的,是因爲不久前潛入星月意識裏的那個鬼影。在這之前,星月一直以爲這裏的鬼影或許會更強,因此纔會控制了瓦倫丁的軀體。可是當那個瘦鬼影進入星月體內之時,星月才發覺自己可以輕鬆將其制伏,然後拖入到自己的意識深層去。

而在這之後,星月也想起了一個極爲重要的疑點。鬼族無論附身在什麼人的身上,那個人原本的思維都會經過極爲猛烈的掙扎,比如當年曾經遇到過的利爾和布曼兩人。他們是貨真價實的被鬼族附身過,然而被附身之後都經歷過很強烈的掙扎之後才屈服的。


瓦倫丁這個龍族,玉蛛這個修煉成了人形的妖族,會比利爾和布曼兩人還差?如果瓦倫丁掙扎,則很有可能被人發現。而星月在玉蛛從洞口驚叫之後,直到剛剛纔再見到她,這期間其實只隔了很短的一段時間,玉蛛當然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被徹底控制。

唯一的解釋,便是玉蛛故意讓對方侵入自己的身體。同樣的,瓦倫丁也極有可能是故意被侵入。

當然,以上這些原本都是星月的猜想。不過剛纔發生的一切,卻已經證實了星月的猜測是對的。

玉蛛將倫森驅除體外之後,閉目養神了會兒。忽然猛的一睜開眼睛,右手按着胸前的傷口,緩緩站起身來,怒目瞪視着倫森道:“好……好……我今日便讓你嚐嚐什麼叫做魂飛魄散!”

她可謂從一開始便一直當做一個旁觀者一樣在看倫森怎麼使用自己的身體,剛開始那些動作大大咧咧、撕撕衣服什麼的,都還可以接受。然而此時竟然一個不小心差點送了自己的性命。此時玉蛛已經知道了天夢劍的所在,哪裏還會再忍讓倫森?

話音落下的同時,左手輕輕揮動了一下,巨大的靈力牽引,玉蛛身體周遭忽然飄出了一堆的火球雷球冰球等物,向着倫森猛的砸過去。

“怎麼……你怎的會四系靈術同時……啊……”

一句話還沒說完,倫森便清楚的感覺到了有一枚冰錐夾雜着極爲猛烈的靈力,直接洞穿了自己胳膊處。鬼影雖然沒有實體,但只要用靈力來攻擊他,依然可以達到成效。雖然他不會因此受到皮肉之苦,但異種真氣侵入魂魄的感覺,那卻而要比皮肉之傷痛苦得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