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要是再來一次的話,史文麟還是會這樣做。他就是這樣的人,很難改了!對待外人,他能厚著臉皮能坑一點是一點。但對待親人,他還是比較要臉的。他不怕外人看不起自己,但親人的看法,他很在意!

「爺,早餐準備好了。」

房門外傳來司雯倩的聲音。

飯好了?家裏就他倆,沒廚子。司雯倩做的嗎?她會做飯?自己都不知道!

兩刻鐘后

「雯倩,沒想到你的手藝這麼好!」史文麟滿足的靠在座椅上摸著自己鼓起來的肚子。

司雯倩笑了笑沒有說話。真當這兩年她什麼也沒學嗎?她是那種安安心心的當丫鬟的人嗎?

早餐過後,兩人一起出門。

今天他們可是要在京城各處去找一些「下人」呢!

別看乞丐哪都有,但你要是真的去找符合自己心意的還是非常難的。

人嘛,一但放下了尊嚴那就很難再撿起來來了!

那些滿大街乞討的人,他也是有機會站起來靠着自己的雙手去養活自己的。但跪着要飯不用受累,他們就沒了站起來的心思了。

站起來自己去養活自己太累了,哪有跪着要飯舒服啊!還不用受累,整天除了到處亂逛要飯,也沒什麼壓力,多好!偌大的京城,要口飯吃還是沒問題的。就是冬天比較難過,但京城有大善人年年冬天設暖棚施捨粥,自己只不過是張張嘴恭維幾句好話就可以了。比那些自己去養活自己的人活得輕鬆多了!

所以,整整一個上午,史文麟都沒有找到一個願意跟他回家的乞丐。

「這群人真的是,寧願像一條狗一樣的活着也不願意站起來!唉!」史文麟一邊吃着飯一邊嘆著氣。

司雯倩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很多乞丐明明都是有着一技之長的,再不濟的也是會種種地,當小工打下手的。可他們就是不願意去用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

「爺,要不咱們去買倆下人吧。」司雯倩對着史文麟說到。

「也只能這樣了,唉!」

午飯過後,史文麟和司雯倩出了酒樓準備去最近的一處牙行去看看。

雖然大乾禁止買買人口,但貶為賤籍的不算。貶為賤籍你都不算是個真正的百姓了,而是別人的財產!

「嗚嗚~」

路過一處地攤的時候,地攤的主人給了路過的一隻小奶狗一腳。踢得小奶狗嗚嗚直叫。

好在擺地攤的老闆只是驅趕它,而不是惡意的要踢死它。但對這小奶狗來說也是很疼的。

「你真是閑的,它又沒招惹你,你踢它幹啥?」史文麟白了地攤老闆一眼。

「哎呦,史二公子,我這不是怕它弄髒了我的東西嘛。它要是碰到哪個,我就賣不出去了,你說對吧。」

地攤老闆也不怕史文麟,附近的人誰不知道史二公子好說話,不像其他那些貴族似的張口閉口的就要打要殺的。這也是史文麟為什麼有着二郎神下凡但沒讓人敬而遠之的原因。

一開始的時候,人們對史文麟還是敬而遠之的。生怕惹到史文麟,受天譴。但十幾年來,史文麟和附近人家的奶娃子一塊上樹掏鳥,下水摸魚的,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不那麼怕他了。

但還是對他親而不近。不是誰都敢和下凡的二郎神親近的。

愚昧無知的老百姓,迷信思想還是非常嚴重的!誰讓這是統治者的治國方針呢,愚民政策!

史文麟沒有繼續和那老闆爭論什麼,來到小奶狗的跟前說道:「小東西,要不要跟着我啊?」

史文麟小時候就像養條狗,但樊氏不許,他也就把養狗的心思放下了。如今他離家另過了,那當然是可以順着自己的心意來了。

小奶狗當然是聽不懂史文麟的話,但它能感受到史文麟對它沒惡意。小奶狗對着史文麟伸出來的手嗅了嗅。

「不反對那就是同意了!不過,你也太髒了!得給你洗洗去!」說完,史文麟就提着小奶狗后脖領向著附近的河走去。

要知道,明朝時期大運河就沒停止開發過,一直向北延伸。大乾立國之後也沒有改變這個方針,按照明朝的方針一直向北延伸大運河。

為什麼向北延伸?省車馬費!往北運糧方便,能更好的應對游牧民族帶來的壓力!

史文麟家附近就是大運河的一部分,史文麟經常去大運河玩兒。這讓前世是旱鴨子的他也稍微會了一些水性。

被史文麟拎着后脖領的小奶狗不安的「嗚嗚」叫着,不知道自己的命運會是什麼。

很快,史文麟和司雯倩兩人帶着小奶狗來了河邊開始給小奶狗清洗了起來。

「二郎神哥哥,這是你的小狗嗎?」附近幾個孩子湊了過來。

「是啊,怎麼了?」

「那它就是哮天犬嗎?」

「它會不會吃太陽吃月亮?」

「二郎神哥哥,別讓它吃太陽吃月亮好不好?」

幾個孩子七嘴八舌的說着。

「停,停,停!它不是哮天犬!我也不是二郎神!吃太陽和月亮的是天狗,不是哮天犬!懂了嗎?」史文麟無奈的解釋著。

「知道啦!二郎神哥哥!」

「哮天犬不會吃太陽和月亮了!」

「太好啦!」

幾個小孩子歡呼著。

「去去去!一邊玩兒去!不許下河!聽到沒?」史文麟驅趕着這群小屁孩兒。

「知~道~啦!」

雖然他小時候會下河摸魚,但也見過小孩掉河裏差點淹死的事情。也聽到過好多起小孩在河裏溺死的事情。所以,見這群孩子要下河玩水就開始囑咐起這群小屁孩了。

這些孩子的哥哥姐姐們都曾經是他的玩伴兒。但如今大多數都已經成家了連孩子都有了,也開始謀生去了,沒時間出來玩兒了。

史文麟呢,還是像小時候一樣練練武,讀讀書,然後到處溜達溜達。成親?沒影兒的事兒!

把小屁孩都給趕走後,史文麟和司雯倩兩人又在小奶狗的慘叫聲中開始給它清洗了起來。

這小狗本來是灰不溜秋,黑了吧唧。給它洗完之後,史文麟和司雯倩兩人才發現它竟然是只小白狗!

「你可真是髒的沒邊兒了你!水都給洗黑了!」 聽得面具女這麼說,金焱乾脆利落的從儲物袋中拿出五十枚金幣放到桌上。

錢對於他而言只是一個數字,莫說五十金幣,就是面具女張口管他要五百金幣他都能毫不猶豫的拿出來。

面具女清點了一下數目,在確定金焱交付了五十金幣的押金后,她也從儲物袋裡拿出一面通訊鏡雙手遞給金焱,同時道:「閣下現在可離開暗殺殿返回至住處,等待我們確定費用後會立刻與您聯絡。」

簡單的應了一聲,金焱接過通訊鏡放入儲物袋中,而這時在一旁安靜趴著的紫芸蕾也是輕輕一躍跳上了他的肩頭。

「暗殺者95427請在這裡稍等片刻。」面具女只是丟下這麼一句話便為金焱打開房間的門率先走了出去在前方領路。

金焱跟著面具女原路返回至暗殺殿第九十九層,而在臨送金焱走出大殿之前,面具女再次叮囑了一下金焱要時刻留意她給的通訊鏡隨時可能發來的消息。

「嗯,知道了。」金焱隨口應道,右手探入儲物袋中將飛劍取出原地升空向著華城中心飛去。

沒有選擇去問大概需要多長時間才能處理他的委託,畢竟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內院選拔賽才會開始,這段時間他都會一直留在華城放鬆放鬆。

帶著紫芸蕾飛進華城繁華的街道,金焱操控著飛劍平穩落地將腳下的飛劍收起融進人群之中。

他可沒忘肩上的小祖宗要吃好吃的,當下一邊詢問著本地商鋪哪裡有高檔的酒樓,一邊向著大多數商家讚不絕口的『天外酒樓』走去。

天外酒樓,被很多本地人稱之為喝上一壇『十釀』逍遙無比,一壇『百釀』下肚神遊天際。

金焱一時間倒是想看看這天外酒樓和雷雲城的千杯酒館比起來誰更勝一籌。

而紫芸蕾雖然智慧比較高,但它很顯然對「美食」二字了解的不夠透徹,也不知道除了雷珠和昨天吃下的糕點外還有什麼是好吃的,所以它並沒有出聲任由金焱帶著它走進酒樓。

身穿著一襲幹練黑袍肩上還帶著個毛髮亮麗的小靈獸,金焱一走進酒樓便被很多酒客注意到了,距離金焱最近的小廝更是熱絡的湊上前來招呼道:「客官,有預定座位么?幾位啊?」

「沒有,兩位。」金焱笑著指了指肩上的紫芸蕾繼續道:「它也算一位。」

經過兩個月來的相處,金焱早就不把紫芸蕾當做一個小寵物來飼養,擁有較高智慧通人語的紫芸蕾在他心中已經是一位朋友。

而聽到金焱說自己也算一位客人,紫芸蕾小尾巴輕輕搖晃起來很是開心地叫了一聲:「咿!」

小廝驚奇地看著紫芸蕾,那對紫色如寶石般清澈的眸子彷彿有著攝人心魄的魔力一樣,讓他不禁沉淪其中。

就在小廝快要失態之際,突然間有人在身後拍了下他的肩膀嚇得小廝身軀猛的一顫,猛回過頭的同時他的思緒也收了回來。

當他看到拍他肩膀的人時立馬側身恭聲道:「主管您怎麼來了?」

被小廝稱之為主管的男人很是年輕看上去也就二十齣頭,頭髮一絲不亂梳理得極好,長相雖不及金焱幻化的容貌帥氣,但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濃濃的書卷氣,顯得文質彬彬與嘈雜的酒樓格格不入。

「你去招待其他客人吧,這兩位由我親自招待。」

主管的聲音很柔,但柔中卻蘊著讓人沒法拒絕的強硬。

此人絕非凡夫俗子,這是金焱的第一直覺。

單單是一個主管就如此不凡,這麼看來天外酒樓並不是一個簡單吃酒的地方。

正在金焱眼睛不著痕迹的打量著眼前的主管時,主管的目光也看向金焱,微笑道:「客官,有人想請您喝一杯。」

「我在華城人生地不熟,不知是哪位故人邀請我?可否透露姓名?」金焱平淡的詢問道,絲絲靈力在右手皮膚下流竄起來。

「金焱,讓他帶你上來吧,別在那裡像根木頭一樣杵著了。」

這像是在心底響起的話讓金焱瞳孔一縮,可馬上他便放鬆下來,因為這道聲音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安明清。

心底的話音剛剛落下,主管輕輕搖了搖頭道:「我也是聽人吩咐來接應您,至於想請您喝酒之人我更是不知道其姓名。」

「無礙,帶路吧。」金焱稍稍揚了揚下巴,主管見此微笑著轉過身帶著金焱走上通往二樓的樓梯。

來到二樓后嘈雜聲銳減不少,想來這裡也和千杯酒館那樣有著隔音效果的靈陣,讓身在二樓的客人能夠全身心享受杯中美酒。

但在前面帶路的主管並沒有停下腳步而是踏上通往三樓的樓梯。

見到主管上了三樓后又向通往四樓的樓梯走去,金焱不禁發問道:「想請我喝酒的那位在幾樓?」

「七樓,我們天外酒樓的頂樓,是專門供身份地位顯赫或是實力極其強勁的修士喝酒的地方。」主管偏過頭微笑著回應道。

金焱點點頭不再說話跟在主管身後向樓上走去,從天外酒樓的五樓開始便一改群眾聚在一個大廳喝酒的風格,長長的走廊兩側全是單個房間,就像客房一樣。

每扇門皆為銅色,而六樓和五樓的風格一樣只不過門換成了銀色。

就像神話大陸的貨幣被分為銅銀金,七樓招待最尊貴的客人就連門都換成了金色,倍顯尊貴。

沒在七樓的長廊走過五十步,前方帶路的主管便停下腳步低聲道:「就是這裡了,客官請稍等。」

還沒待主管抬起手叩響房門,屋內就傳來一道高貴的女聲:「你可以退下了,那位小兄弟自己進來吧。」

主管對著金焱微微彎了下腰快速退去,而金焱也沒有多猶豫推開門走了進去。

由昂貴黑檀木所制的木桌擺放在窗邊,一頭稀鬆白髮的安明清則坐於舒適柔軟的單人椅上細細地品味著杯中酒,眼睛根本沒有看向金焱。

而在安明清身邊,一個身穿著紅色禮服的年輕女子正端著精巧的酒壺,微笑著安明清對面空位前擺放的小酒杯斟酒。 第550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