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生出一股無力感,原先還以爲林天也不過是這樣,可是沒想到居然真的接手了這麼巨大劣勢的局面真的翻盤了!

剛纔還把自己和林天相比,實在是有些可笑啊,陳文苦笑一聲。王成也是一樣,重重的嘆口氣,每次都想要好好的表現,可是每次都被林天搶了風頭,看到李清雅的笑容,王成苦笑着搖搖頭。

可是九班衆人都是臉不悅,尷尬無比,尤其是宋傲,臉陰翳,剛纔那麼大的優勢,居然就這樣給翻盤了?究竟是爲什麼?!

“我們?輸了?”九班其他人都有些懵逼,剛纔還好好的,巨大的優勢,怎麼一波團之後,就被vn結束比賽了呢?

“哎,輸了,這個vn太逆天了。”

“哼,他們中途換人,贏了又怎麼樣?”張強咬咬牙,怒道。

此話一說,大家都是氣憤的點點頭,錢進大笑一聲:“怎麼?輸不起?你們非要換的人,現在贏了,反而說我們的不是?換人不是你們同意的?”

“嘿嘿,就是,輸了就怪這個,那你們還請了一個學姐呢?怎麼不說?”

“輸不起喲,以後還比什麼啊?只要我有林天在,你們就永遠贏不了!”

“對呀,就算是三局兩勝制,我們也贏了!”

兩個班的人議論紛紛,只是宋傲等五人一句話也不說,宋傲是覺得氣不過,難以接受,只是用眼神惡狠狠的盯着林天!

而徐青,這個大二電競社的學姐,氣質清冷,此時更是看着像一座冰山,她原以爲會很簡單的就解決掉這個林天,沒想到……

兩次定住她,直接秒殺!

兩次都是無情的打擊,這讓一直以來心高氣傲的徐青接受不了!

“學姐,我們……”張強過意不去,畢竟是他叫徐青來的。

可是徐青跟本就不理他,氣沖沖的站了起來,朝着林天走去。

“我不服!”徐青氣質高冷,長髮飄飄,十足的女神範兒,可是落在林天眼裏,卻是無動於衷,而且在遊戲中還狠狠的把她擊殺,用最冷酷的方式。

林天淡淡的看着她:“無所謂啊。”

“哼!”徐青冷笑一聲,“比賽就是比賽,你是中途上的場,雖然贏了,我就是不服!”

“怎麼?你也跟其他人一樣,輸不起?”李清雅不甘示弱的說,“學姐?!”

徐青冷冷的道:“我沒有輸不起,林天,只要你跟我solo,你贏了我,我就承認今天這場比賽,我輸了。”

林天皺眉,又要solo?當即就搖頭:“不要意思,我沒興趣。”

雖然是中途上場,但是是經過他們同意的,也不是自己非要上。

宋傲一聽,機會來了,“對呀,對呀,就算我們同意,那也是你們先破壞的規矩,我們大度才讓林天上場!”

“林天,你不會是不敢跟學姐solo。”張強冷笑着,“也對,一個只有黃銅五段位的人,呵呵。”

說完大家都有些驚訝,林天才黃銅五?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錢進冷冷一笑:“是啊,這個黃銅五還贏了你呢?”

“哈哈……”十班衆人笑了笑,宋傲瞪了一眼張強,示意他不要說話。

面對徐青的咄咄逼人,林天仍然是面平靜:“比賽結束就是結束,你要是不承認,就隨你。”

“站住!”徐青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氣勢很足,“和我solo,你贏了,進電競社!”

大家都是一愣,進電競社啊!

要說東海理工大學最受歡迎的學生社團是哪個,電競社絕對排進前三,因爲英雄聯盟的火爆,玩遊戲的人也多,不過想要進電競社,條件十分苛刻,不僅本身段位要達到,而且要在solo中贏其中一位電競社員才能進。

可是進了以後,免費打遊戲,配置超好的機器,還有機會去打大學生聯賽,走向職業,更重要的是,電競社裏的美女全校皆知,人人都想削尖了腦袋往裏鑽。

就在大家慢慢期待林天會答應的時候,他看了徐青一眼,淡淡的道:“哦。沒興趣。”

“你!!”徐青精緻的臉氣的通紅,完美的胸脯一上一下,吸引了許多屌絲的目光。

“你到底怎樣纔跟我比?!”徐青的聲音異常冰冷。

林天眉頭緊皺,越是這樣,他越是討厭別人逼他,因此也沒有什麼好臉,即便是一個大美女。

“不好意思,結束了,就是結束了。沒有再比的必要,我也沒時間。”林天淡淡的道,隨即回頭對李清雅道,“班長,還有事嗎?”

“啊?沒,沒了。”

“哦,那我先走了。”林天微微一笑,走出了電子閱覽室。

李清雅思考片刻,也紅着臉說了句有事,先離開了,十班衆人都起鬨起來,笑聲傳的很開。

徐青緊咬牙關,握緊雙拳,任何人都看的出來,這個清冷美女的小火山,要徹底爆發了。籃ζζ.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東海理工大學,電競社,徐青剛回來,一張小臉漲的通紅,雙手緊握,怒火沖天。

“怎麼了這是?誰欺負你了小青?”社裏一位陽光大男孩笑着問道。

“看這樣子,打遊戲打輸了。”另一名女生擡起頭笑着看看徐青。

徐青氣呼呼的坐下來:“哼,何磊你別瞎說!纔不是!沒你們事!琳姐呢?”

何磊聳聳肩,繼續打着遊戲:“社長好幾天不在了,你找她幹嘛?我說小青,下午聽說你虐學弟學妹他們了,怎麼?打輸了?”

看着哪壺不開提哪壺的何磊,徐青更加生氣:“你管的着嗎?哼,氣死我了!”

何磊看着樣子應該是沒準了,他微微一笑朝徐青走來。

在電競社裏,雖然女生很多,不過徐青的相貌絕對能夠排的上前三,飄逸的長髮,清冷的氣質,不知道多少人想追她,何磊也不例外。

“小青,你放心,”何磊義正言辭的說,“我一定幫你討回公道!”

“不用,”徐青冷冷的擺擺手,“我自己能解決!”

何磊微微一笑,知道事情不用急,得慢慢來,“嘿嘿,那行,不過小青,你有任何解決不了的事情,都教給我,我幫你!哼,敢欺負小青,看我不收拾他!”

徐青神情萎靡的擺擺手,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嘴裏還唸唸有詞:“該死的林天,本小姐一定要你好看!!”

教室裏,剛下課,李清雅便一臉幽怨的看着林天,看的後者神情緊張,“班長,有什麼事嗎?”

“你騙我!”李清雅的眼神更加委屈,帶着一絲怨恨,周圍同學看的議論紛紛,笑聲連連。

林天額頭三條黑線直接滑下:“班長,我騙你什麼呢?”

“你說你不會打遊戲的呢?你說你只有黃銅五的段位呢?”

總裁寵妻超甜 “我說的是真的啊。”林天無語。

李清雅臉瞬間變了:“林天,你再不跟我說實話,信不信,我,我哭給你看!”

林天有些震驚的看着李清雅突然眼圈紅紅的,有些不知所措。

“你打遊戲這麼厲害,爲什麼不幫我弟弟?我弟差點跟爸媽鬧翻了。”看樣子李清雅真的要哭了出來,林天尷尬無比,尤其是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好,好,好,我答應你就是了。你先別哭,班長。”

沒想到話剛說完,李清雅破涕爲笑,烏黑的大眼睛瞬間變亮,“那行,我晚上等你!”

看着飛快離開的李清雅,林天老臉一陣抽搐,媽的,被套路了。

錢進幽幽的說道:“天哥,要不是說兄弟我佩服你呢,遊戲打的好,妞也泡的好,班長都被你泡到手,牛逼啊。”

“我去,不是你想的那樣。”

“哪樣啊?”錢進一副賤賤的表情,笑着說,“別解釋,兄弟們都懂。”

周圍同學也是嚴肅的點點頭。

“懶得理你們。”林天表情淡然。

李清雅的確很高興,幾乎是奔回家,放下包就去了弟弟李自豪的房間。

“自豪,”李清雅笑着說,“還在睡呢?這都幾點了,今天沒去學校?”

惹上總裁要小心 “反正爸媽也不管我了,去了幹嘛?”李自豪翻了個身,又繼續睡過去。

“你給我起來!”李清雅雙手叉腰,一把將被子掀走,“你不是說打遊戲很厲害嗎,只要找個人跟你solo,贏了你,你以後就聽我的,是不是?”

李自豪一愣,沒想到她還記得這些,不耐煩的點點頭:“是又怎麼樣?”

“那你起來,我找了個人,絕對能打敗你。”李清雅鄭重的道。

無奈的被姐姐拉起來,李自豪心中更加煩躁。

應該說這幾天,他的心情一直沒好過,跟爸媽也鬧的不愉快,不過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自己辛辛苦苦在韓服打的賬號居然被封了,氣的他當天一口飯也沒吃,他想找人解決,但是也不知道找誰,韓服的事,國服能管嗎?

不過聽說不僅是自己,還有自己的偶像,韓服三大王者大腿之一的‘fad’也被封了,李自豪這下才平衡了一點,隱隱覺得不是針對自己一個,似乎是在針對自己的偶像。

連續幾天的暴躁狀態,李自豪直接逃課在家,也不打遊戲,成天睡覺,發呆,爸媽和李清雅這個姐姐也管不了。

“嘿嘿,他在線。”李清雅笑着說。

李自豪睜開朦朧的雙眼一看,差點氣笑了:“我的好姐姐,你存心耍我的,這個人黃銅五啊,你讓他跟我solo?”

說完搖搖頭準備繼續睡。

“你給我回來!”李清雅大聲道,“他叫林天,是我同學,別看他段位是黃銅五,可是打遊戲很厲害的,連白金的人都打敗過。”

“切,混國服的人,有幾個厲害的?”李自豪打個哈欠,“快點,我還要睡覺呢。”

李清雅氣的掐了他一下,隨即想了想,給林天發過去一個信息,“林天,我弟不在,我跟你玩一下。”

纏情霸愛 “你弟不在嗎?那改天。”

“不啊,反正我也上線了,你就教我玩一下唄,大神,嘻嘻。”

林天:“……好。”

“搞定,現在,你就是我,跟他玩。”李清雅笑着說。

李自豪顯得興趣缺缺,看到林天選擇的英雄:“ez?”

“呵呵,,來,那就ez。”

兩個ez走到中路,李自豪看到了對面的出裝,一把多蘭劍,兩瓶藥水,很常規,他卻是不走常規路,長劍加三紅,很暴力。

林天的ez嘗試性的q了一下,沒中李自豪嗤笑一聲,等兵線過來,開始強勢壓線,他算的很準,自己攻擊比對面高出兩點,而且一直在a兵,兵線最先推完,升到二級,直接秒學e,意想不到的e上去,貼臉,a出兩下,再接q!

這套小爆發傷害很可觀,尤其是在初期,打出了ez一半的血量,對面直接縮回塔下。

李清雅看着被林天被壓的出不了塔,有些鬱悶,李自豪笑着說:“姐,你看你給我找的什麼對手。”

“我三級就能殺他。”李自豪充滿自信的說,剛說完,卻見對面也升到三級,在自己e技能還在冷卻的時候,qw二連全部打在自己身上,傷害還是可以的。

“嗯?”李自豪微微皺眉,他對自己的小走位非常有信心,而且也很注意,可還是被q到,而且還w到了,有些氣人。

等兵線來,李自豪冷笑一聲,這波必殺,由於學了q和e技能,前期推線超快,李自豪打的相當主動,而林天則一直是畏畏縮縮,時不時上來q一發,卻沒有中。

三級一到,李自豪妙學w,三個技能都在,就是現在。

先手q中人的情況下,李自豪直接e上去,平a出一下,再接w,再次平a,掛上點燃!

一頓操作行雲流水,明顯看的出來林天完全沒注意到對面的進攻,開始反打的時候,卻已經有些晚了,而且他只有兩級。

不過林天非常有血性的閃現出去,w,再接上q技能,兩下平a,也是憑着爆發,打出很多血量,不過在最後一下平a出去後,在點燃的效果下也終於死了。

李自豪還好交出了閃現,要不然最後一下平a就能把他打死,差一點!

他暗自慶幸自己的決策是正確的,李自豪笑着說:“姐,我說沒人能贏我。”

“哎,太可惜了。”李清雅看的真切,剛纔林天差一點就能贏。

“這個人意識還可以,知道什麼時候能打,也敢打,只是操作上差一點。”李自豪顯得有些慵懶,“還不錯,不過跟我相比,還是差很多,哼!”

李自豪又繼續睡去了,只剩下李清雅嘆口氣。

而在帝豪網咖,林天剛剛啃完雞爪,一隻手握着鼠標,笑着說:“靠,又被班長套路了啊。”

嗯?爲什麼要說又?!籃ζζ. 不過這樣也好,省的李清雅又纏着他,林天扔掉啃完的雞爪,繼續開始打單子。

定級賽已經打完,接下來開始衝分,林天可不敢大意,每一局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神經緊繃。

看到再次排到五樓的位置,林天苦笑不得,低端局五樓想要carry位置基本上很難,在他們眼中,五樓就是輔助,因此林天很自覺的打出:“五樓輔助,謝謝。”

“sb,五樓不去輔助還想要其他位置?”

“很有自知之明啊兄弟。”

笑看着隊友的聊天記錄,林天腦海裏忽然冒出來一個想法,用carry位置上王者那沒什麼稀奇的,如果每一局都用輔助英雄呢,那這可就不一樣了。

說幹就幹,林天微微一笑,看看陣容,鎖定了拉克絲輔助。

“我操,你搞事的,光輝輔助? 替身老婆 這是排位啊,你以爲匹配?”

“光輝,你別補我的兵!!”

隊友開始謾罵起來,林天只當做沒看見,賣出竊法之刃和藥水就出門。

光輝女郎輔助雖然保護能夠不強,但是在線上消耗能力卻十分可觀,林天打的很激進,對面金克斯每次走位稍微靠前補兵的時候,必中光輝技能,而且每次都能a出一下,被動的傷害讓金克斯吃不消,血量一直都很不健康。

“光輝,你不會q?”自己ad飛機見他一次也沒q過,氣的打字說道。

林天也不解釋,主學e進行消耗,很快就將金克斯和布隆壓出了經驗區。

“這波兵你自己吃,我去遊走。”林天說道,隨即回城買出五速鞋,也不管飛機的抱怨,直接來到中路f4裏蹲着。

對面的維克托已經拿了兩個人頭,自家中單和打野完全拿他沒辦法,如果任由他發育下去絕對會成爲一個隱患。

“光輝你站在這裏幹嘛?分我經驗?”亞索氣的說道。

“本來就是劣勢,這個光輝還像個智障一樣到處跑!”

林天面不改,目光緊盯着維克托,隨即眼睛一亮,機會來了。

只見維克托放出重力場將亞索困住反手扔出大招,卻是身體一愣!

光輝女郎隔着f4q中了維克托,隨即接上e和大招,一氣呵成。

“亞索,看你的了。”林天淡淡的道。

“靠,要上不早說!”亞索也是果斷的閃現逃出維克托大招範圍,eq接大招,兩個人幾乎全部的技能都打在維克托身上,血量瞬間就殘了。

不過維克托的傷害實在是太高了,臨死前的eq打出爆炸傷害,亞索血量也見底了。

“操,要被換掉了。”看着身上的點燃,亞索有些懊惱。

“呵。”一聲清冷的喝聲,光輝的曲光屏障出現在亞索身旁,硬生生的給他續了命。

“還好哥命大,沒死!”亞索自信的回城,全然不顧剛纔是誰給他的保護屏障,林天也沒說什麼,解決了維克托這個隱患,接下來的團戰好打很多。

十七分鐘,小龍圈團戰,對面控龍控的很好,佔據了有利地形,冒進的亞索想上前q人攢出風,結果被打成殘血,隊友紛紛罵着亞索sb,林天而已看出來了,這個是真正的人托兒索,即使自己幫了這麼次,仍然是起不來。

四打五,對面果斷放棄小龍,轉身先打團,對面狼人囂張的走在前面,開啓w,目標明顯的就是飛機,就在隊友都警惕這個狼人的時候,光輝突然預料不到的對準布隆就是一q!

“臥槽,光輝你沒病,q布隆幹什麼?”

可是他的話還沒說完,第二個光圈連帶着把布隆身旁的維克托給控制住!

光輝的q對次級目標造成百分之百的傷害和禁錮效果,維克托也是一愣,沒想到自己會被困住。

“打!”

林天發了一個信號,隊友也醒悟過來,嗷嗷叫的就衝了上去,對面就維克托的傷害最高,先手秒了他,這個團戰就贏了一半。

狼人想要大人,但是飛機早就w拉開了距離,只是在後面不斷的放炮彈poke!

團戰打的很亂,光輝在開始放出q之後就沒放其他技能,只是在後面w加護盾,直到盲僧一腳踹出,連到三個人後,林天暗道一聲機會來了。

再次接q,又控住兩人,一聲清冷的喝聲,大招直接開啓!

最恐怖的是,此時在這條線上的有三個人,有兩個殘血被控住,還有一個絲血的ad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