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道身影收功起身,將眼前渾厚的灰霧全部融入到體內。

顯露出原本的模樣,大步走出密室。

兩鬢斑白的老人徑直走出大殿,正要施展血煞殿的祕法進行追蹤時。

眼前忽然空間震動,一道身影憑空出現。

老人見狀眼裏露出驚訝之色,反應過來後恭敬地行禮說道:

“拜見殿主,吾兒在外面可能出了些問題,我需要立刻離開血煞殿,還請殿主通融。”

血煞殿主雙手背在身後,眼睛深邃無比。

他看着眼前的老人,語氣複雜地說道:

“血幽,本尊通過千算鬼煞得知,你這幾日將會有一道劫難,原本還在想你待在血煞殿,又會有什麼劫難,現在如果所料不錯的話,那道劫難可能跟你兒所遇到的麻煩有些關聯,即便是如此,你還想要出去嗎?”

老人聽見他的話,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

“殿主的好意老朽心領了,我兒遇到危險,我這個做父親的又豈能不管不顧,還望殿主海涵,況且,即使是劫難又如何,老朽倒要見識見識。”

血煞殿主聞言沒有說什麼,只是身子閃開不做阻攔。

他從血幽長老的眼裏看出了自信的神色。

唉,您老這麼頭鐵。

我還能說啥?


老人恭敬行禮,身體周圍凝聚渾厚的黑雲,向着遠方疾馳而去。

血煞殿主的眼裏露出沉思之色,半晌後喃喃說道:


“看來又有準備一副靈牌了。”

血煞殿主其實很想跟着血幽一同前去,畢竟好歹也是血煞殿的扛把子之一。

要是死在外面,屬實有些心疼。

只不過他冥冥中有一種感覺。

怎麼說呢,就好像如果自己去了的話。

會牽扯到某種大能的存在一般。

到時候兩人,可能真是會死得很慘。

沒有辦法,只能爲血幽默默祈禱。

希望人沒事。

……

幽暗森林中。

林寒聽完蕭雲雪的講述後,臉色十分地平靜。

這位紅袍首領的爹,乃是血煞殿的四大長老之一,不過好像礙於資質的原因。

修爲在達到虛神四重之後,便遲遲卡在這道門檻不得進步。

因此對於自己膝下的唯一兒子,付出了很多心血。

這就有些尷尬了。

自己把人家的寶貝兒子給打成煙花了,換了誰恐怕都得拼命吧。

倒是沒有想要趕緊溜回九清宗的想法。

好不容易出一趟門,真男人怎麼能夠因爲這點小挫折就回去。

能不能幹過,先不說。

好歹也要嘗試下。

而且剛纔在打爆紅袍首領的時候,林寒感覺有一絲血氣纏繞在自己的周圍。

應該是血煞殿的神通祕法,說不定那位血煞長老能夠憑藉這個找到自己。

想到這裏,林寒的眼裏充斥着盎然的戰意。

尼瑪的,反正都已經乾死兒子,乾脆送你這個爹一起上西天!

他隨後讓蕭雲雪找一處地方躲着,坐在空地上陷入了沉思之中。

按照姑娘的說法,這位血煞長老的修爲是虛神四重。

但也不排除,隱藏修爲的可能性,所以就按照虛神五重的修爲對待。


林寒的嘴角勾勒起一抹弧度,即將要挑戰虛神境的強者。

想想就有點小興奮。

他的眼裏閃過寒芒,深吸一口氣。

右手擡起,眼眸中被青色的光芒縈繞。

掌心隱隱傳來一聲劍鳴,隨即向着所站的地面猛然按下。

轟隆隆!

大地震動,地面形成數十道青色的紋路。

而在每一道的紋路表面,閃爍着璀璨的光芒,向着四周急速蔓延起來。

剎那間,方圓數百里全部充斥着光芒,隨後迅速地暗淡下來。

林寒沉思片刻,從倉庫內拿出自己儲備的所有用來殺伐的仙器。

眼前懸浮着四十件閃爍着璀璨光芒的兵器。

手掌對着虛空一捏,這些殺伐仙器化爲流光飛進地面的裂縫之中。

想要施展無限劍域,必須要先將自己的真元滲透進方圓百里。

將這些殺伐仙器埋下,能夠更好的提升劍域的戰鬥力。

這樣才能夠在施展的那一刻,封鎖周圍的空間。

將對手拉進,屬於自己的劍域當中。

不過這一招最大的缺點就是,如果對手有了防範。

可能不會輕易進入周圍。

輕呼面板。

【姓名】:林寒

【資質】:上等完美。

【修爲】:法相五重。

【肉身】:金剛顯聖(道劍劍骨)。

【經驗】:240247301。

【功法】:玄霄螭龍決(第三重)(已開啓)。

大威天龍玄功(出神入化級)(已開啓)。

九清歸元訣(出神入化級)(已開啓)。

【武技】:玄霄螭龍拳(出神入化級)。

青離翼(飛行武技)。

九天仙霄劍法(出神入化級)。

紫微無痕步法(出神入化級)。

血煞乾坤祕法(出神入化級)。

幽冥劍法(出神入化級)。

冰魄靈焰(出神入化級)。

龍象鎮魔祕法(出神入化級)。

天元擒妖手印(出神入化級)。

弒神第一式,涵虛(出神入化級)。

弒神第二式,太清(出神入化級)。

太虛辰火劍陣(出神入化級)。

【神通】:自爆(4/10)。

無限劍域(出神入化級)。

面對虛神四重以上的強者,林寒還是比較謹慎的。

可以在氣勢上蔑視對方,但絕對不能大意。

血煞乾坤祕法!

龍象鎮魔祕法!


兩種增幅力道的功法遠轉到極致。

龍化!

www•тTk дn•¢ 〇

剎那間,他的身軀浮現一層層的銀色紋路。

極致的力量瞬間爆發出來,已經遠遠超越了法相五重。

方圓數百里的靈氣震盪,形成毀滅風暴。

林寒將自己的氣勢散發到極致,站立在原地靜靜地等待。

躲在某處地方的夏雲雪此刻都已經驚呆了。

真的是沒有想到,隨便冒出來的一位年紀輕輕的少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