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怎麼可能,除了你們誰能從那裏偷走。”星雲笑着搖搖頭。

妮悠見星雲不信他,氣得頭上火氣直冒,她擡起腿一腳踩在星雲的腳上星雲頓時疼得原地“哇哇”叫了起來。

“你幹什麼,偷了東西還不承認。”

“我沒有!”妮悠眼睛裏淚水開始泛光,她看着星雲,心裏又委屈又氣。 「哎!你以後要什麼煉丹的材料就跟我說吧,我讓人去給你準備。」啟紋尊者無奈地搖了搖頭,三個九級煉丹宗師鬧成這樣,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

他開始只是想見識一下這個新來的煉丹宗師的實力,看看能不能打壓一下另外兩個的囂張氣焰,結果是打壓過頭了。

看台上的那些長老全部飛下看台,有的向楊恆道喜,有的開始攀關係。

楊恆應付了好一會兒才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修鍊搜魂術和控魂術。

過了一個多月,楊恆將這兩本功法全部練成之後,來到迷宮找了一個破虛境的修士。

那個破虛境的修士在楊恆的威逼之下,絲毫不敢反抗,任憑楊恆施展搜魂術。

楊恆的神識進入到這個修士的腦海,施展搜魂術,大量的信息突然被傳遞過來。他的腦袋就好像要炸開一樣,頭痛欲裂。

「搜魂要耗掉大量的神識,接收對方傳遞過來的信息又要不少神識。我現在的神識還是太弱了。遇到在厲害一點的修士就用不了了。」楊恆嘆了一句,然後拿出幾顆幽冥獸的獸核吃了下去。

不過這個修士從出生到現在,所有的記憶都完完整整地被他接收了,他這次搜魂也算是成功的。

「看來還是要先把神識修鍊上去再說!」楊恆從迷宮出來,開始在時間陣盤下修鍊神識。

他還想著用搜魂術獲得海隊長的記憶,然後再用控魂術控制對方回到流陌城的城主府打聽消息,但是他現在的神識根本就不夠。

一晃眼又過了三個多月,時間陣盤下已經過了兩年多。

楊恆還是第一次用這麼長的時間來修鍊「萬魂訣」,效果也極其顯著,他的神識比時空境的修士也差不了多少。

他本來打算繼續修鍊下去,但是好像已經遇到了桎梏,再修鍊下去也沒什麼進展。

「可能又是心境不夠了!」楊恆停止修鍊神識,開始修鍊「陰陽神元」。


又過了一個月多,楊恆房間里的陣法突然傳來一陣波動。

他知道有人闖進了他的房間,立即從萬道玄玉里出去。

「你來這裡幹什麼?」楊恆看到進入他房間的是夢竹尊者,一臉的不快。

「風海派的人過來了,你趕緊過去看看!」夢竹尊者也沒在意楊恆的態度,語氣也顯得很是焦急。

「直接把他們趕走不就可以了,難道奇謨宗還打算把我交出去不成?」楊恆問道。

「他們來了一個至聖境界的修士,宗主讓我來叫你,還是先出去再說吧!」夢竹尊者轉身走出楊恆的房間。

居然至聖境界的修士都過來了!

楊恆知道這件事已經不是和他想象中的這麼簡單,如果奇謨宗的至聖境界修士不出面幫他,他的情況會變得很糟糕。

從房間出來,楊恆跟著夢竹尊者朝著奇謨宗的試煉廣場飛去。

此時試煉廣場的上空,啟紋尊者帶著奇謨宗的眾長老和另外兩個老者凌空對峙著。

楊恆的神識掃過去,對方的兩個修士,有一個就是當日他殺了秦公子之後過去追他的那個老者。

另外一個老者身上氣息全無,面無慈善,像是一個沒有修鍊過的普通人。

「宗主!」楊恆飛到啟紋尊者旁邊客氣喊了一聲。

「這兩個是風海派的修士,一個叫蚌蝴尊者,一個叫醍醐聖人。他們倆是師徒,你應該知道他們是為什麼而來!」啟紋尊者淡淡說了一句,聽不出任何的情緒。

「當日就是你這個王八蛋殺了我徒兒?」蚌蝴尊者咆哮如雷,蛇蠍般的眼神死死地盯著楊恆。


「人確實是我殺的,他想殺我,難道我還不能還手等著他殺不成?天下沒有這樣的道理吧?」楊恆毫無畏懼地回道。

「風海派和奇謨宗同是中州的八級宗門,我們風海派也不想挑起什麼事端。他殺了我們風海派一個弟子,我們就將他帶走,你們奇謨宗沒意見吧?」醍醐聖人眼睛微眯,不怒自威,好像萬物盡在他的掌控中。


「你們風海派的一個普通弟子敢得罪我們奇謨宗的長老,這就是對我們奇謨宗不敬,殺了也就殺了。難道你們一個弟子的命比的上我們一個長老的命?」夢竹尊者一聲嬌喝。

醍醐聖人依舊面無表情,淡漠回道:「啟紋尊者,你是奇謨宗的宗主,這件事你做主吧。」

陡然間,他的語氣突然加重幾分:「雖然你們奇謨宗也有至聖境界的修士,但是我要出手殺掉你們奇謨宗幾百個弟子再走還是可以的,畢竟是你們先冒犯了我們風海派。」

「宗主,這件事千萬不能答應他!要不然別人還會以為我們奇謨宗好欺負!」夢竹尊者建議道。

「宗主,我看還是把他交出去吧?他只不過是一個九級煉丹宗師,沒必要為了他得罪一個至聖境界的修士。況且我們奇謨宗少了他這個煉丹的也不會怎麼樣。」火栗尊者幸災樂禍地朝著楊恆看來。

楊恆看到啟紋尊者沒有馬上表態,而且眉頭微鎖,看樣子好像是在猶豫。

對方在猶豫就說明很有可能會把他交出去,楊恆的心一下就提了起來。

「啟紋尊者,這件事不用考慮這麼久吧?我的時間有限,可能沒耐心再等下去了!」醍醐聖人出聲催促,語氣越來越冷。

楊恆感覺氣氛越來越不妙,說道:「宗主,我好歹也是奇謨宗的長老,也解決了夢竹尊者的身體。你如果把我交給對方,會讓奇謨宗的弟子寒心吧?奇謨宗不庇護宗門的長老和弟子,以後還有誰敢加入奇謨宗?」

啟紋尊者的神色微微一僵,回道:「他能請動至聖境界的修士,你覺得奇謨宗的至聖境界修士會為你出手?」

「那宗主的意思是要把我交出去?」楊恆的臉色變得陰沉無比。

「你也算是幫奇謨宗的忙,這樣把你交出去肯定必死無疑。我現在就幫你爭取一個機會,能不能活就看你自己了!」 “我若再次出現必定會掀起軒然大波,但是最近的修養,不知怎的就感覺自己好像快要突破這通融境二重天了,不知爲何會出現這跡象,按照正常的推算,我的修行還差一點,總感覺有一股力量一直在推着我前行一般!”白毅看着蘇茉緩緩而道。


“什麼?你又要突破修爲了?若你達到通融境三重天,那麼放眼整個六重天的修士,你都可以不懼了!”蘇茉聽到這話,則是一臉的欣喜之情。

“此事有些蹊蹺啊,不知是福是禍!”白毅搖了搖頭,看向了遠處。

一個月後,白毅端坐與大山頂上,渾身上下出現了一道道雷霆之光,一股強大的氣息從體內緩緩爆發,整個山體都開始小幅度的動盪,蘇茉知曉白毅這修爲突破的極爲關鍵,因此也是站在數裏外,查看着一切事物。

“嘣!!!”就在這時,一聲巨響,猛地爆發而出,一道白色雷電從天而降,落在山頭,一道驚人的氣息瞬間炸裂而開,整坐大山瞬時爆裂而開,化作無數巨石滾落。

“通融境三重天!!!”白毅揚天一喝,沒想到自己突破了修爲,已然達到了通融境三重天的境界。

“我找遍了無數大街小巷,你若不突破修爲,我還難以發現你,但是如今卻被我查探到了!你就是那巫祝一脈的修士,更是擊斃了蘇家家主的白辰吧?”就在這時,一位修士從天而降,這修士渾身上下雷電纏繞,一臉赤紅,看見白毅的瞬間,則是滿臉的戰意。

“薛峯!!”

“六重天最強修士薛峯!!”

“沒想到他找到了白辰!!這白辰擊殺了蘇家之修,如今更是被這薛峯盯上,想必定要大戰一場!那蘇家的修士不一會也定會全部趕來!!”

“按照你這麼說,那今日這白辰只有死路一條了?”

“薛峯?”白毅剛剛突破了修爲,沒想到就引來了薛峯,更是迎來了無數觀看的修士。

“糟了,這下可如何是好?”蘇茉異常激動,連忙來到白毅的身邊。

“茉兒,你站遠些,今日是逃不掉的了!唯有一戰,方能破局!!”白毅眼中閃出了一道寒光。

“哈哈哈,你還算知趣!傳聞你是用雷霆神通擊殺的蘇家家主,不知是你的雷霆厲害,還是我的雷霆厲害!如今,你我都是通融境三重天的修士,我也不算佔你太多的便宜,那蘇家的修士想必也會趕來。

今日,估計你我不僅是要分高下,還要決生死了!哈哈哈···”薛峯看向白毅笑了笑道。

下一刻,這薛峯便快如閃電來到了白毅的面前,一拳轟擊而去,雷拳滾滾,威力極強,白毅連忙防禦雙手也是施展出了雷電。

“滋滋滋!!!”

“什麼?這······”

白毅與薛峯在這對拳之時,都是猛然一驚,這一擊雙方並沒有受傷,但是就在觸碰的一剎那,雙方皆是震驚了!


這雷電居然雙向吸收了!二人的招式互相化解,互相吸收,再次變爲力量!

“這怎麼可能?”薛峯一臉震驚,頓時爆發通融境三重天的修爲,下一刻,雷霆爆發,渾身上下皆是雷絲!

在觀白毅也是爆發了通融境修爲,渾身上下穿上了一層雷電鎧甲,雷電化作雙刃,緊緊窩在手中,一身爆裂之氣,凌然之極。

“嘣嘣嘣嘣嘣······”

下一刻,這二人則是多次交手,但是每一次的觸碰,這雙方的雷電都是互相化解,互相吸收了,這二人再次感到震驚。

“你這雷電究竟是從何處學來?你我雷電招數相同,從而相互化解,相互吸收,那麼只有一個原因可以解釋了,那就是同出一脈!”薛峯說道,此刻已然心生猜忌。

“一位高人所傳!你呢?”白毅也感到了一絲不對勁,連忙問道。

“可是雷雲子前輩?”薛峯再次說道。

“正是,你爲何會知曉?”白毅震愣了一下。

“什麼···這這這···棋子不止一個麼,這局佈置的大了···”薛峯瞬間自言自語起來,一臉的悲憤之情。

“莫非你這雷霆神通也是雷雲子前輩所傳?”白毅再次問道。

“同爲棋子,莫非你沒有出現反噬?不可能啊,你如今也通融境三重天的修爲了,怎麼可能沒有反噬?”薛峯再次問道。

“白辰賊子,拿命來!!我蘇家上上下下今日必定滅殺你!!”就在這時,蘇家之修數千人趕來,聲勢浩大,人頭密集,看的是心驚肉跳。

“恩?”薛峯冷哼一聲!隨即揚手一揮,這渾身雷電化作一道屏風,阻擋了無數蘇家修士的步伐。

“今日是我薛峯與白辰之戰,任何修士不得阻擾,否則必殺!!”薛峯大聲喝道,隨即向着遠處疾馳,白毅看了一眼薛峯,立馬緊隨其身。

“也好,這薛峯乃是六重天最強修士,這白辰與他對戰,就算不敗,也得殘廢!我們在將其必殺,否則大戰起來,我蘇家修士不知還要陣亡多少···”

“白辰,你回答我,爲何你並無反噬之象?”薛峯看向白毅疑惑的問道。

“我不知這反噬是何意?莫非這雷雲子傳授的功法還有反噬之力不成?”

“你當真沒有?不可能啊?我的神通便是雷雲子給的,如今反噬之力極強,我快要突破這通融境了,我若突破了,或許我就死亡了,莫非你修行之刻,沒有感覺自己修行的極快,或者功法修煉的極快麼?”薛峯再次疑惑。

“這······你這麼說,那麼我此次突破就產生了這種感覺了!莫非···”白毅再次震驚。

“什麼?都修行到通融境了,你纔出現反噬之力,莫非你的神通不是以這雷電爲主?”薛峯,說話之餘,再次爆發修爲,整個六重天的天空都翻滾着雷電,一道道雷電向着白毅落下,威力極強,看的眼花繚亂。

可是這雷電的神通已然對於雙方都無用了,白毅看的出來,這是薛峯故意做的,是爲了作假,爲了告訴別人,自己正在與薛峯對戰,已好很好的溝通。

“自從踏上五重天,我的雷霆之力纔開始重點修行!”白毅緩緩而道。

“原來是這樣!看來你倒是比我幸運!這雷雲子這雷霆之術不傳外族之修,想必你也是九州大陸的人吧!你若姓白,那你豈不是······白家!!!”

“九州大陸的白家!!炎冰一脈!!”薛峯再次震驚道。

“你···薛峯,你莫不是也是九州大陸的修士吧?”白毅聽到這話徹底震撼了,自己找尋了無數地方,沒想到在這六重天碰到了自己當年家鄉的修士。

“我乃九州大陸薛家!炎火一脈!!”薛峯再次說道,神情也是十分激動。

“什麼?炎火一脈!”白毅再次吃驚。

“這雷電的反噬之力越發之強,我感應我命不久矣,這才挑戰整個六重天的修士,只爲了證明自己的實力!沒想到居然遇到了你!你的身份又是如此與我相近!既然如此,我就賣你一個人情好了!”

“白辰,在這仙界還有不少我九州大陸之人,奈何都隱姓埋名起來,那雷雲子就是其中一個,他是雷霆世家奈何卻修了仙!今日你若能擊敗我,我便傳你炎火之心,若不能!那你我一樣,最終會被反噬之力奪去了性命!”薛峯大聲喝道。

下一息,這薛峯不在使用雷霆之術,渾身上下散發出炙熱蒸汽,整個人滾燙無比,他揚手一揮,一道道炎火突襲而來,四周的溫度瞬間高漲。

“雨來!!寒冰起!!”白毅看見這一幕,連忙施展乾坤九盾之術,再加上寒冰決,用雨來滅了這炎火之氣,更能造勢,讓自己的寒冰訣達到一個新的巔峯。

“什麼?你居然還會乾坤九盾之術?難怪不會如此依靠這雷霆之術!噗···”薛峯看見這場景,再次震撼,下一刻猛然噴出一大口鮮血,神情都顯得極爲萎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