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靜得可怕——

“冬瓜,沒人吶、、、會不會是咱們看錯了、、、”

“哈哈哈,但願如此。”緊接着我們繼續往裏走,牆面上的壁畫隨處可見,簡直是美輪美奐啊。

終於進入了主墓室、、裏頭顯得更爲廣闊,墓主人的棺槨就放在了最中央、、、

“靠——這麼大的墓葬——怎麼連陪葬品都沒幾樣呢、、、這不是白來了嘛。”

“是啊,真是掃興啊。”

就在這時,我看着墓主人的棺槨,不由得杏眼圓睜、、墓主人的棺槨是打開着的、、、

“冬瓜,你怎麼了,墓主人的棺槨怎麼了、、是打開着的、、、”

“是個空棺。”表哥走進去一看說道。

“這真是奇怪了、墓主人的屍骨呢、難道是個空墓嗎、、耗費了那麼大的工程只爲修建一座規模空前的空墓嗎、、、”三子疑惑的問道。

“這是、、石精鬼棺,墓主人的棺槨用的是石精鬼棺。”我說道。

“什麼是石精鬼棺?”

“所謂的石精鬼棺,就是石精所制的鬼棺封閉甚嚴,而且非比尋常的棺槨,陰氣極重的“石精”,雖然被視爲不祥之物,但其特有的陰涼屬性,能極其完好的保存屍體原貌。”

“也就是說墓主人的屍體仍舊保持着原貌、、沒有絲毫的改變了。”

“有這個可能。”

“什麼——那墓主人——”

就在這時一陣陰冷的風吹過、、我們只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意、、、、

“哈哈哈哈、、你們找我嗎?”一個冰冷刺骨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哇——殭屍啊——”那一刻,我們瞬間便嚇得大叫起來,連忙往回就跑。

“哇——冬瓜、三子、、快過來救我呀、、、”後面的表哥傳來痛苦的求救聲。

扭頭看去,只見表哥已經被那個殭屍硬生生的提了起來、、隨後輕輕一撕、、便撕成了兩半、、只見那殭屍隨後便緊追了上來、、、

“哇——表哥、、你一路好走啊、、回頭我們一定給你多燒點東西下去、、、”我和三子一邊跑一邊說道。

“哼——看你們往哪裏跑。”殭屍飛快的追了上來、、、

“哇——這殭屍會飛呀。”

“八成是吸取了過多的陰氣和日月精華吧、、、好了,快逃命要緊。”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和三子終於跑了出來,馬上就要接近盜洞了、、外面的天空已是一片漆黑了。

“太好了、、終於要逃出去了、、哎喲、冬瓜、、我後邊怎麼這麼癢啊、、你快幫我撓撓吧。”三子一邊說一邊轉過了頭。

“哇、、、、三子、、你、、你中招了、、、”只見三子的後面已經完全沒有了衣服和皮膚、、、血紅的一片、、連肉都被他抓下來了好多好多呢、、、

眼看殭屍馬上就要追上來了,我連忙往洞口爬去、、三子已經沒救了、、、

“冬瓜、、等等、、你不能丟下我的、、、”三子一把抓住了我、、力氣十分的大、、長長的指甲已經深深的刺進了我的肉裏面、、、、、、

哇、、、遭了、、、這下我也有麻煩了、、、

“三子、、、快去吧、、、你的表哥正在下面等着你呢、、、、”我很是不耐煩的一把將三子給狠狠的踢了回去、、、、、、

趁着月色我連滾帶爬的逃了出去、、、這是我們三人組合一起盜墓有史以來最失敗的一次了。 冬瓜熊彪的故事終於說完了,彷彿一個恐怖故事一般、、讓在場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就這樣我犧牲了三子才逃了出來、、很不幸的是也中了屍毒、、、、、、”說到這裏,熊彪目光呆滯地看向了天空。

“呵呵、、冬瓜、、這下你的麻煩可大了、、、要知道你發現了那隻唐朝殭屍的存在、、它就一定會千方百計的找到你、、然後殺你滅口的、、又或者、、是抓你去爲奴、它是可以憑藉着你們身上的氣味不遠萬里的找到你的、、、”蔡天佑滿臉不安的說道。

“啊——那我們該怎麼辦啊?”一旁的警方慌了。

“這個你們不用擔心的、、殭屍只能晚上出來活動的、、即使找到了這裏也需要花很長的時間、、甚至是一年半載的、、所以這期間我們需要加緊準備、、準備在第一時間就消滅掉它。”

“依我看,那個墓很有可能是古代人爲了可以長生不死而修建的、、爲了修煉成妖屍、、又或者是活死人、、也有可能是變成殭屍一類的某種邪物、、、”裴林面色難看的說道。

“什麼是活死人啊?”

“所謂的活死人就是我們平常所講的喪屍;活死人顧名思義,就是既非活人也非死人,是生理上的一種現象,通常活死人都行動緩慢,結羣行動,目光呆滯,牙齒尖利,但是沒有吸血鬼或者狼人的尖利,更爲致命的是牙齒中帶有致命的病毒,被它咬到過的人或是動物都會變成和它一類的生物的。”

“不過最好的辦法,就是我們找回去消滅掉它,這樣以防更多的人受到傷害。”

“那我們警方也加入。”

神樹寶典 “那你們警方就負責後路、、有我們進墓將它引出來、、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沒時間了、、我們必須要抓緊時間才行了、、有熊彪你帶路,我、裴林、蔡家人一起前往,警方就負責增援好了、、去古墓的東西我早都已經準備好了呢、、、”馮琳琳得意的說道。

“什麼,琳琳,你也要去嗎?”

“不行,你不能去、、太危險了、、、”裴林嚴厲的說道。

“怎麼,難道讓你一個人去嗎、、放心好了、、我是佛門中人、再加上以我的身手、、一定不會有事的、、、”馮琳琳的性格和脾氣,裴林還是比較知道的,一旦她決定了的事,就永遠也不會改變的。

就這樣,衆人一致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好吧,我就再帶你們去一次、、萬一有個好歹、、我替你們擋着、、反正我現在是屍毒纏身、也活不了多久了。”

熊彪此舉已經是抱了必死之心了。

午夜十二點,馮琳琳獨自站在了十字路口,在地上點了一炷香,雙手合十唸了起來、、、

很快,一陣陰冷的風就吹了過來,使得十字路口不少飄過的遊魂野鬼紛紛躲閃開來、、、

“琳琳,你是不是瘋了、、居然要去古墓滅殭屍、、你是不是嫌自己的命太長了呀、、我真是搞不懂你、、平白無故的去趟這趟渾水乾嘛、、、”吳飛滿是心疼的指責到。

“可是,外曾祖父、、我這次請您上來就是想要和您商量這件事情的,我知道您很忙、也知道您知道了以後是一定不會贊成我去的、可是我既然已經決定了就是不會改變的、您不要再勸我了、我只是希望您能幫幫我們、、琳琳求您了、、除了神界只有冥界纔有能力對抗妖魔界了、琳琳只有您一個可以依靠的親人了、您也是知道的、我和裴林之間的事、裴林曾當衆介紹我是他的未婚妻、、這次的事情裴林也一定會參與其中的、、我怎麼能讓他一個人置身險境呢、、、、外曾祖父、、琳琳求您了、幫幫我們吧、、、”馮琳琳跪了下來請求到。

“你要我暗中幫助你們、、可是你也要知道陰間的法律和規矩啊,沒有閻王爺的吩咐和特殊原因,是不能隨便插手陽間的事情的、、你要我怎麼幫你們、、出了事、我的麻煩可就大了、、、”

“能否在暗中幫忙啊、這次的事情兇險萬分啊、、?”

“這個、、、只怕很難啊、、要不請容我再想想吧、對了,你是佛門中人應該不會有事的、至於裴林他們、、我再盡力一試好了、、”吳飛很是爲難的消失了。

回到了地府、、、吳飛滿臉愁容的坐在了椅子上、對着辦公桌的電腦顯示屏是一直的發呆、、任憑助手怎麼叫換他都置之不理、、、

“吳飛,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說出來給我們聽聽唄、、、也許我們能幫你出出主意呢。”這天,吳飛將輪轉部的部長楚傑、行政部的部長洛年、司法部的部長陳芊芊給叫了過來,打算商量商量這件事情。

“事情是這樣的、、、、、、”吳飛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前因後果給說了出來、、他把同事們都找了過來就是想要在一起拿個主意、、、

果然,聽了這個,輪轉部的部長楚傑、行政部的部長洛年、司法部的部長陳芊芊都陷入了沉思當中、、

“吳飛,你有沒有告訴崔法官他們?” 緋聞纏身,不可活! 楚傑問了一句。

“這種事情事關重大、、我還不敢向上面的上司們彙報呢、、、”

“要我看我們還是報告上去吧、、吳飛,我們都很清楚你其實很想去幫忙的、、因爲畢竟對方是你的外曾孫女呀、、、”陳芊芊安慰吳飛到。

吳飛見狀還是點了點頭,很快他們便一起以書面的形式將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報告到了法官辦公室裏、、看着這一切、、首席法官崔玉、以及程濤、閔旭、索廉、洪俊、藍巖也一起犯難了。

“不要說了,讓我去幫忙吧、、、”只見卜慧走了進來。

“慧慧、、、你不是在閉門思過嗎、、是誰讓你進來的、、?”

“馮琳琳是我的好朋友、、我是一定要去幫助她的、舅舅、您別阻止我好嗎?”卜慧一臉不高興的說道。

“慧慧,你不要忘了,你還在接受懲罰呢、、現在來講什麼義氣啊、、閻王大人要你好好檢討反省的、、誰允許你自作主張了。”藍巖生氣極了,他不希望自己的外甥女去、、就怕到時候有麻煩、閻羅大人怪罪下來、、那豈不是罪加一等了嗎?

不行絕對的不行、、他可不想再惹上什麼麻煩,讓閻羅大人不高興啊、、要不然、、他在地府就真的沒法混了、、天知道到時候,閻羅大人會不會在公務員之中挑選出一個來取代自己位置的呢、、他可不想讓位啊、、要知道自己坐上地府法官以來,除了真本事以外、自己可謂是一直奉公執法、一絲不苟啊。

“舅舅、、我不用你管、、我知道你不就是怕我闖禍給你添麻煩嘛、、你比誰都更在乎自己的地府法官之位、、你放心,我是不會給你添任何麻煩的、、出了什麼事我自己承擔就是了、、絕對不會連累你的、、ok、親?”

“你、、、放肆、、、、”藍巖怒吼道。

趴——一記響亮亮的耳光響起,讓在場的諸位都震驚了、、、藍巖他打了卜慧、、、

“藍巖、、你怎麼可以打慧慧呢、、、真是的、、你可是從來都沒有打過她的啊。”一旁的同事們紛紛前來說道。

“小崔、、過去就是我們太寵着她了、、她纔會這樣無法無天的、、若是我再任由她繼續闖禍下去、、可怎麼好啊、、?”藍巖怒氣沖天。

卜慧的臉瞬間就腫了起來,她怨恨的看着自己的舅舅、、掛着血紅色的淚水想要奪門而出、、、 “舅舅,你居然會打我、、你可是從來都沒有打過我的、、我恨你、、、”卜慧傷心的叫道。

“我這是爲了你好,你明不明白啊、、、地府的法律法規你都讀到狗肚子裏去了嗎、、沒有閻羅大人的同意是不可以去插手陽間的任何事情的、、你已經因爲上次林雪的事情而被閻羅大人下令檢討反省了、、這回還想出去闖禍呀、、、、”

“我不管,琳琳是我的好朋友、、你們不去、、我自己去、、、”

“你————”

“算了算了、、、藍巖、、就隨她去吧、、、”崔玉無奈的說道。

“小崔,怎麼連你都護着她、、、”藍巖震驚了。

“藍巖,你還是由着她去吧、、這樣吵下去,你們的關係只會越來越僵的、、、”其他的四位法官也紛紛附和到。

再看看一旁的吳飛他們幾個也都點了點頭。

“你們都、、、這萬一出了事情該怎麼辦、、、萬一閻羅大人知道了、、該怎麼辦、、?”

“出了事情,我們大家一起承擔不就行了嘛、、、”

“就是、、大家一起去閻羅大人那裏請罪認錯不就好了、、、、”藍巖見狀也沒奈何,只好低下了頭。

“慧慧、、我們同意你去陽間幫助馮琳琳、、、不過你也要答應我們、千萬要小心、、別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這根地府警棍你隨身帶着吧、、有事情就隨時打電話、、讓吳飛安排黑無常去幫助你、、、”

聽了這話,吳飛感激的看了一眼法官崔玉、、卜慧高興的也直點頭、、、

“快去吧、、、、”卜慧連忙興奮的飛奔了出去。

陽間——馮琳琳在宿舍裏翻箱倒櫃着,她找出了一個盒子、、打開來、、裏面是她學佛所用的經書和物品,她想了許久還是把這些東西全部給塞進了揹包裏、、也許可以用得到呢。

她將老早就不戴了的佛珠戴在了手腕上、、還有銅錢劍、、、

一旁的同事走了過來、、、

“琳琳,你要請假了啊。”

“打算去哪裏度假了呀、、和你男朋友嗎、、?”女同事笑嘻嘻的說道。

“不是、、、是家中有事打算回去一趟啦。”

“哦、、我忘了、、你是從香港過來的、、好吧、、不過記得要給我們帶特產哦、、、”

“知道了、、明天我還要出發坐車呢、、先睡了。”馮琳琳說完便shang牀睡覺去了。

次日一大早,馮琳琳、蔡家人、裴林、、以及警方的幾個人、和熊彪、、每個人都是大包小包的一大堆東西、、、、

“好了、、天色不早了、我們趕緊上山吧、、、”熊彪一邊說一邊帶頭往大山深處走去,其餘人則緊隨其後。

蔡天佑一家人取出了羅盤以及一些符咒、、、在山林裏面不斷的擺弄着、、只見羅盤的指針始終是搖擺不停的、、晃動的很是厲害呢、、、

“好個厲害的地方啊、、連我的羅盤都完全不管用了呢、、、”蔡天佑驚訝的說道。

“這個地方的風水果然是奇特啊、、”蔡曉君和蔡曉迪也嘖嘖稱奇。

也不知道,一行人到底走了多久、、天色漸漸的變了、、漸漸的變得暗了下來、、、

“不好,變天了、這下麻煩了、、我們走了那麼久了怎麼還沒有走到熊彪說的那個地方啊、、?”蔡天佑有些緊張了。

“我也不知道啊,我是按照記憶中的路線走的啊、、會不會是鬼打牆啊、、?”熊彪也急了。

“不會是鬼打牆的、、這個地方的風水這麼奇特、、陰陽磁場也是十分混亂的、、、”

“那怎麼辦、、、我們被困在磁場中了嗎、、不可以,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就這樣被困在這兒的、、老公、、快想想辦法啊、、、”姜麗大聲的說道。

蔡天佑取出了一道符在心中默唸了一邊便向空中拋去、、、符緩緩地飄落了下來、、、

“往那邊走——”一邊說,一邊往遠處的一個方向走去。

終於、、一片一片的槐樹出現在了人們的眼前、、、熊彪也越來越興奮了、就是這裏、很快,他們就找到了熊彪他們所挖的那個盜洞了、洞口裏是一片的漆黑啊、、、、

“怎麼樣、、要下去了嗎?”

“警方的人就留在外面好了、、對了曉君、曉迪、你們兩個在外面守着、、我們進去將唐朝殭屍給引出來吧、、、、”

“還是我進去把它引出來好了、、反正我都已經進去過了、、纔不怕再進一次呢、、、”熊彪早已有這個決定了,他本來就不希望讓更多的人來冒這個險,他做的錯事已經夠多的了、、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自從身中屍毒的那一刻開始起,他就已經爲自己這一身的過錯而深刻的反省過了。

他爲自己這一生糊塗的人生道路所懊悔不已、後悔不應該背叛師門、打傷師傅、更不應該貪圖富貴去幹那盜墓的勾當、、、

如果可以重新來過,讓他再來選擇一遍,他寧願選擇好好跟在師父身邊、、做一個平平凡凡的人、、

“冬瓜,你一個人進去、、你不要命了嗎?”裴林堅決不同意。

“我本來就快要沒命了啊、、又有什麼好怕的啊、、況且三子和表哥都在下面等着我呢、、我去不是更好嘛、、不要再說了、、、”冬瓜執意如此、、裴林也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了。

“這樣吧、、冬瓜、、你把這個給帶上吧、、、”馮琳琳取下了自己手裏的佛珠給熊彪帶上、、並把幾本地藏經和大悲咒給了他。

“謝謝。”熊彪感激的看了一眼馮琳琳。

“琳琳——我來了——哈哈哈————”卜慧一瞬間便從天而降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這一出現,可把一些人給嚇了一大跳呢、、蔡家人更是驚呆了。

“卜小姐、、您怎麼來陽間了啊、、?”蔡家人驚奇的問了一句。

“鬼——她——她是鬼嗎——?”警方的人顫顫微微的問道。

“是啊——她是鬼啊——”裴林不好意思的說道。

“慧慧,你怎麼來了、、?”馮琳琳疑惑的問道。

“你還說呢、、爲了能夠上來幫你的忙、、我在陰間可要和我的舅舅鬧翻天了呢、、我舅舅他不允許我來陽間多管閒事、、可是爲了你這個朋友、、我還是固執的頂撞了他、、這幾百年以來、他生平第一次打了我、、不過後來他還是同意了呢、、、”卜慧笑着說道。

“啊————慧慧——你怎麼可以因爲我而去、、頂撞他呢、、、、”馮琳琳嚇了一跳。

“、、、、、、”一旁的人不由嚥了一口口水。

“琳琳,其實我看得出來,你外曾祖父他是很想上來幫你的、、但是、、他沒有辦法上來幫你,他不能、、希望你不要怪他、你知道嗎、、我說了要上來幫你的時候、、他在一邊可是鬆了一口氣呢、、你知道不?”

“外曾祖父——”頓時,蔡家人有些明白了、、地府的刑罰部部長吳飛是馮琳琳的外曾祖父呀,有意思。

“琳琳,待會兒我幫你們一起消滅殭屍吧。”

“嗯、、太好了、、有卜小姐幫忙、、可真是事半功倍啊、、、”蔡曉君高興的說道。

“是啊、、那就有勞卜小姐了、、事後代我向藍法官問個好啊、、、”蔡天佑眯着眼說道。

藍法官、、、天哪、、、

“哈哈哈,一定一定、、、”卜慧大大咧咧的說道。 熊彪看了看這一切,便頭也不回的下盜洞了、、爲了以防萬一、、裴林已經在熊彪的腰間綁上了繩索、、

“師傅、、如果人生可以重新來過、、別光只教我道術、還要記得教我做人吶、、、、、”盜洞內傳來了熊彪的聲音,讓外頭的所有人都爲之一振。

“臨死之前能夠懺悔、、爲時不晚呀、、到了陰間也許真的可以減輕地獄的懲罰呢。”蔡天佑有些欣慰的對熊彪點了點頭。

在盜洞裏,熊彪拿着手電筒摸索着、一步一步的向下走去、由於已經來過一次了,所以熊彪走得很快、、很快就到了墓室的裏面、、、

他瞪大了眼睛看去,只見三子正血肉模糊地躺在墓室的一角、、雙眼瞪得老大老大、、死不瞑目啊、、

“啊——”嚇得他大叫一聲。

剛轉過頭,只見那隻唐朝殭屍正直挺挺的立在了他的面前、、、

“啊——哈哈哈——你果然來了——呵呵——”說完殭屍便立馬朝着熊彪撲了過去。

熊彪一個轉身便往來的地方逃去、、他知道一定要將殭屍引出去才行、哪怕是拼上自己的命也行、、

很快,遠處的星空就越來越近了、眼看着快要到洞口了,那隻殭屍卻已經死死的抓住了他、、長長的指甲直插入他的後背、、、

“啊——”熊彪大喝一聲倒地不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