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猜不到,到底是誰?我認識?”唐小白確實疑惑,實在想不到會是什麼人。

“血魔。”

短短兩個字,卻彷彿一記重錘,擊在了唐小白心頭,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陸瀚,見其肯定的點點頭,他還是覺得不敢相信。

血魔怎麼可能會死?她不是想要得到陳斌家的寶貝嗎,現在陳斌失蹤,寶貝下落不明,她在這時卻莫名其妙的死了?

是什麼人能夠殺死血魔?等等,難道是…

唐小白突然想到血魔曾和他提起的那個神祕人,難道是真的,是他殺了血魔?

“你想到了什麼?”陸瀚看着唐小白,疑問道。

“不,這件事情,很詭異,按照設定,血魔不應該死的纔對,爲什麼第二集剛剛開頭,血魔就死了呢。” 唐小白百思不得其解,畢竟他只是聽血魔說過,卻從未見過此人,他無法將這個神祕人,和第一集那個黑斗篷的男子聯繫到一起。

“呃…你說的什麼,我怎麼聽不懂?”陸瀚表示很疑惑,一臉的懵逼。


“哦,沒什麼,現場沒有任何線索嗎?”唐小白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真是奇了怪了, 不去理會這些,而是向陸瀚問起現場的事情。

…… 陸瀚嘆了口氣,搖搖頭說道:“任何痕跡都沒有,現場沒有留下妖氣,甚至連一絲氣息都沒有,就好像血魔是自然死亡的一樣,而且她死亡的時間,已有半月之久。”

“等到了晚上,我陪你再去一趟案發現場,一探究竟,現在放鬆下來,去會所裏玩玩吧。”唐小白點了點頭,現在說這些,也沒有頭緒,一切等到了晚上再說吧。

回到會所裏,唐小白就不管他們幹什麼了,而是徑直來到了五樓,會所的規模是,一樓會客廳大堂和游泳池,二樓美容,三樓健身,四樓餐飲,五樓住房,六樓就都是私人包間這種了。

此時的六樓有唐啓倫、唐正民還有唐木在,他們正在私人包間中,做着舒服的按摩,而且都是美女服務,身材那叫一個棒。

唐小白推開門,走了進來,看了一眼唐木和唐正民,笑着搖了搖頭,唐木還好說,唐正民可從來沒有受到過這種待遇,現在是爽的不行,儘管年紀不小了。

但是不要誤會,這真的只是按摩而已,真的,嗯。

拉過一個椅子,坐在唐啓倫身邊,示意按摩的美女,不用在意他,之後向唐啓倫說道;“爺爺,感覺怎麼 樣?”

“嗯,好,這小姑娘,按的真好。”唐啓倫也是紅光滿面的,確實很是舒服。

“那就好,今天晚上,陸瀚大哥那裏有點事情,我就不回家了,到時候不用等我。”唐小白主要還是來給他說晚上不回家的事情,血魔的死,對唐小白來說,可絕不是小事。

唐啓倫也不做他想,點點頭,並讓唐小白不要忙到太晚,早點休息等,之後,唐小白離開房間,坐電梯來到一樓,開始忙活生意。


一天時間很快過去,雖然是一折優惠,但今天收入總額也達到了數萬現金,卡付若干,賺了個盆滿鉢滿。

唐木開着車,送唐啓倫和唐正民回家,至於田單因爲家裏破爛,所以乾脆,直接搬來了會所來住,關門之後,唐小白就和陸瀚兩人一起,來到了血魔的案發現場。

深夜之時,行走在陰暗的小樹林裏,感覺真是不怎麼好,再加上天氣轉涼,秋天已經過了一大半,夜風一吹,還真給人一種,月下清涼的感覺。

“她就死在這兒,因爲很少有人會來這兒,所以半個月之後,才被人發現。”陸瀚雖沒有和血魔交過手,但也聽唐小白說過,明白血魔的實力,她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死在這裏,確實讓人難以接受。

“我雖然有懷疑的人,但是不能確定,而且現在唯一和血魔有瓜葛的人,也就是陳斌,可是他已經不知所蹤,很難確定,血魔到底爲何而死。”唐小白閉上雙眼,使周身盡情感受這裏的氣息,始終不得發現,無奈嘆了口氣,說道。

“既然一無所獲,那就對陳斌發出通緝令,希望他那兒能有一些線索。”陸瀚聞言說道。

“嗯,不過,我很好奇,陳斌是如何拿走寶物,又逃脫血魔視線,離開京城的,血魔的死,絕對跟陳斌脫不了干係。”唐小白點點頭,現在只能這麼做了,找到陳斌,一切就都明白了。

血魔的死,也就此不了了之,而陳斌的通緝也發出去了,不知道結果會如何,不過這幾天休閒會所的客人量,卻直線上升。

讓唐小白不由每天喜笑顏開,甚至高興的晚上睡不着覺,但是還有一個不愉快的事情沒有解決,那就是一直在田單家裏的那個殭屍。

現在田單搬來了會所,總不能把殭屍也運來吧,那黴運可會把自己的財運全趕跑,但是就這樣把這個殭屍獨自放在田單原來的家裏,又有點不放心。

索性,叫上田單,回到他以前的住所,把殭屍困得再嚴實點,腦門上多貼幾張符咒,再把地下室的鐵門外面,焊上圍欄,防盜門,如此纔算放心的呼出這口氣。

又是幾天過去,唐木大中午的來到會所,見到唐小白,說道:“小白,家主讓你回家一趟,說是有要事找你商量,讓我來這兒幫幫忙。”

“爺爺有說什麼事嗎?”唐小白好奇的問道,會是什麼要緊事情。

“那倒沒有,只是讓你回家一趟。”唐木搖搖頭,表示不明白。

“好吧,那就麻煩木叔了,其實也沒什麼事兒,這裏都有員工在忙,有什麼事情,招呼那個死胖子就行。”唐小白點點頭,和田單打了個招呼,開着小車,一路回到了唐家院。

見到唐啓倫後,唐小白疑問道:“爺爺,這麼着急讓我回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唐啓倫和唐正民相視一笑,說道:“沒什麼,就是一點小事兒而已。”

“到底什麼事兒啊,如果是小事情,有必要讓木叔跑一趟,把我叫回來嗎。”唐小白可不信爺爺說的話,事情一定不小,不過看他們的表現,應該也不是壞事。

“哈哈,那好吧,那我就和你直說了,那個,爺爺幫你相了個親,明天見面,你今天就好好休息休息,準備一下,啊。”唐啓倫一臉的微笑,這也是沒辦法,唐小白年紀也不小了,過了今年就二十七了,馬上就到了而立之年。

現在張若彤離開了京城,短時間也不會回來,看樣子他們二人是有緣無分,年紀越來越大的唐啓倫難免着急唐小白的婚姻大事,才擅做主張,幫其相了親。

“什麼?相親!不是吧,爺爺。”唐小白震驚的瞪大眼睛,沒想到叫他回來,竟然是爲了這件事情。

“對啊,而且這個女孩兒,是我一個老朋友家的姑娘,長的還俊,跟你很是般配啊。”唐啓倫一臉的和藹可親,笑容滿面。

“可是…”唐小白無語了,以前都是張若彤被逼親,現在竟然輪到我了嗎。

“別可是了,我都已經和人家說好了,今晚的飛機,明天人家就到京城了,你可要早起點,去機場接人家女孩兒,聽到沒有。”唐啓倫臉色一板,不高興的說道。

“哦,是,爺爺。”唐小白最怕爺爺不開心了,見此只能耷拉着腦袋,應了聲是。

“哎,這就對了,快去洗個澡,好好休息,養足精神,明天好去玩耍,快去吧。”唐啓倫馬上笑容又爬上面頰,歡快的揮舞着手臂,讓唐小白回房間睡覺。

一臉無奈的唐小白,慢吞吞的回到房間,猛然倒在牀上,覺得明天一定是恐怖的,鬱悶的一天。

現在都是自由戀愛,哪還有相親呢,真是感覺一點都不靠譜。

…… 第二天一早,唐小白就被爺爺強制從睡夢中拉了起來,睡眼朦朧的嘟囔道:“爺爺,你饒了我吧。”

“什麼饒了你,人家女孩兒都快到了,總不能不管人家吧,趕緊起來,早點去機場等着,一點禮貌和誠意都沒有怎麼行。”唐啓倫拍了一下,唐小白的大白屁股,厲聲喝道。

“哦哼~,知道了,知道了,馬上就起來。”唐小白皺着眉頭,閉着眼睛,坐起身,無奈的哼唧道。

在牀上掙扎了半天,終於睜開了眼睛,看了一下時間,我靠,難道我剛剛眯縫了半小時?見鬼了,時間來不及了。

以最快的速度穿衣洗漱,飛一般的衝出房間,駕駛寶貝車,如離玄之箭般,飛射而出,車技之溜,讓專業的賽車手都歎爲觀止。


短短二十分鐘的時間,唐小白就從家裏,來到了京城市中心的機場,看了看時間,飛機9點到,現在已經8點50分了,還好,趕上了。

“唐小白?”這時突然一聲疑惑的叫喊,讓唐小白不由探頭向外張望,以爲人已經到了。

“周馨?”而入眼之人,卻是拿着行李的周馨,她怎麼在機場?難道…不會吧。

“你怎麼在這兒?”唐小白震驚了,周馨不會就是要和自己相親的人吧,這也太狗血了吧。

“我剛從國外回來,你在這兒接誰啊?”周馨撫了一下被風吹亂的髮絲,說道。

“哦,接一個朋友,不如我送你一程吧,等一會兒她應該也快出來了。”唐小白呼出口氣,看樣子不是她 ,要不然可尷尬了。

“好啊。”周馨欣然答應,她巴不得如此呢,反正也沒人接她,正打算打車走,有現成的還能不答應,況且又是自己喜歡的人。

唐小白幫着把行李箱放到後面,兩人坐進車裏等着,時間已經9點了,怎麼還沒出來,唐小白好奇的向外瞅了瞅,又拿出唐啓倫給他的照片,比對比對,也沒看到這個人。

周馨隨意的一瞥,看到唐小白手機裏,一個女孩兒的照片,心裏如打了瓶醋般酸澀,明明已經有西門蘭了,爲什麼還要惦記別的女孩兒呢。

不,有可能是他妹妹,要不然也不可能一大早的來機場接她,可是也不對啊,如果是妹妹,又怎麼會不認識,還要拿照片比對呢。

一時間,周馨心煩意亂,看了唐小白一眼,決定還是警示他一下,不能腳踏兩隻船,這樣是不好的。

“那個,小白,你和西門蘭還好嗎?”

唐小白微微一愣,想起曾和她介紹過西門蘭,於是笑着說道:“我們早分手了,現在還是單身。”

“分手了?”周馨瞪大眼睛,唐小白是單身,那我不是有機會了,現在若彤不在京城,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時機啊。

“對啊,我們不合適。”唐小白也不能告訴周馨真相吧,而且現在的西門蘭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不過想必也是好不了。

聽到這裏,周馨感覺心頭小鹿亂撞,擇日不如撞日,現在就表白的話,應該能夠成功,在剛失戀,情緒低迷的時候,趁虛而入,哎呀,想一想,自己好壞啊,不過,爲了愛情,一切都是值得的。

就在周馨準備開口時,唐小白突然推開車門走了出去,徑直走向一名女子,和他手機中照片長的一樣的女子。

見他們都面帶微笑的走來,唐小白還幫她把行李放好,又打開車門,替她擋着腦袋,坐進後位,之後唐小白坐到駕駛位上,衝她笑了笑,啓動車子。

周馨目不轉睛的看着這名上車的女子,她一頭齊肩短髮,做了個內扣的髮型,臉蛋圓悠悠的,看着很可愛,櫻桃小嘴微噘,拿出化妝鏡,照了照,抿抿嘴,淺紅的脣膏,還挺漂亮。

只是身上的衣服穿的也太隨便了,小腰還沒我細呢,露的怪多,話說那腿也太粗了吧,跟我簡直不能比,憑這模樣,還想和我搶人,真是好笑。

同時,上車的女孩兒也注意到了車上的另一個女子,怎麼和自己相親,還帶着一個女孩兒,這是幾個意思,就算是不喜歡我,也要找個漂亮點的來擋箭吧,這什麼呀。

兩人剛一見面,一句話還沒說,就互看不順眼,心裏把對方貶了個一文不值,不得不說,女人的直覺真的好強,還沒怎麼樣,就已經能夠聞到情敵的味道,實在太可怕了。

唐小白也莫名的感覺到一絲寒意,這個感覺是…沒錯,是陰煞之氣,絕對不是因爲兩個女人之間的殺氣哦。

唐小白疑惑的看了看身邊的周馨,又向後看了一眼這個名叫何雅靜的女孩兒,這股陰煞之氣就在自己身邊,可是因爲是白天,氣息微弱,感覺不到具體的位置。

不過…她們兩個在互相看什麼?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周馨兩人大眼瞪小眼,前後看個不停,眼中火焰騰騰,殺氣瀰漫,這是什麼情況?

一路沉悶的開到周馨的家附近,將車停下,看了一眼周馨,小聲的說道:“周馨,你到家了。”

“嗯?哦,小白,謝謝你送我回家,要不要到家裏坐一坐?”周馨連稱呼都從全名變成了暱稱,這是在故意讓何雅靜知道,他們的關係有多好。

稱呼的改變,唐小白並沒有感覺到怎麼樣,而是說道:“不用了,下次吧,下次專門再來找你。”

“那好吧,我等着你,拜拜。”周馨把‘我等着你’這幾個字咬得很重,並斜眼看向何雅靜,注意她的反應。

何雅靜倒是沒什麼反應,看都不看周馨,只顧玩她的手機,不過從她微微發抖的嘴脣,還是可以看出,她心裏的不平靜。

第一眼看到唐小白,她就心生好感,不僅人帥,而且還有錢,這種高富帥既然碰到了,就肯定不能放過,有一個所謂的情敵,很正常,這更能激起她的佔有慾。

“好,拜拜。”唐小白點點頭,下車幫周馨拿下行李箱,笑着和她再見。

周馨一步兩回頭,看着唐小白坐上車,駛離這裏,心裏發誓,一定要做點什麼了,否則又會被別人捷足先登。

…… 送周馨回家之後,唐小白首先帶着何雅靜回到家裏,因爲爺爺有命令,要讓何雅靜住在家裏,所以做不了主的唐小白,只能照做。

到家之後,唐啓倫已經讓人把何雅靜的房間整理好了,見到如此的大院子,何雅靜心裏更是堅定了和唐小白談戀愛的決心。

雖然她家裏,也不算貧窮,不過跟有錢人還是有一定差距的,所以她難免有點拜金,再加上,唐啓倫和她爺爺是舊相識,也讓她有了好的先機。

對何雅靜,唐啓倫的第一印象還是很不錯的,立刻讓唐小白和何雅靜一起出去玩,好好培養感情,不必擔心有多晚,盡情的去玩。

唐小白真是有點受不了唐啓倫了,哪有這樣的,不想玩,還非讓去玩,唉,誰讓他是我爺爺,實在不忍心拒絕,只能又和何雅靜一起離開唐家院。

不過說起來,京城有什麼好玩的,他還真不知道,何雅靜又不是京城人,更加不知道了,晃晃悠悠的來到了遊樂園,也只有這個地方可以去了。

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半天,說實話,唐小白還挺開心,畢竟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放鬆過了,一直不是在跟殭屍鬥,就是各種的鬼怪案件,實在太累了。

這一個月裏,又一直忙碌休閒會所的事情,也是沒有好好休息,現在放開了玩,坐坐過山車,蹦蹦極,玩玩靈異鬼屋,還挺有感覺呢。

一轉眼,天色也暗了下來,遊樂園裏的設施,被二人玩了個遍,唐小白呼出口氣,說道:“已經9點多了,不如我們去吃點東西吧。”

“好啊。”何雅靜微微一笑,順勢挽住唐小白的手臂,一起向前走去,這個畫面還真不錯。

唐小白也是面帶笑容,對何雅靜的好感也在直線上升,兩人找了家西餐廳,點了同樣的菜式,就是意大利拉麪,晚上兩人都不想吃的太多,之後,唐小白又叫了一瓶拉菲。

這一幕看在何雅靜眼裏,更是歡喜,因爲這瓶酒很貴,沒錯,唐小白也是因爲會所開張,收入不錯,手裏的錢也有不少,就決定大出血一次,不過一個月一次就好,還是要省着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