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中飛速轉動的青木,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感覺怪怪的。

這不就是典型的獵人做法嗎?

將獵物最感興趣的東西放在一個固定的地方,自己趴在旁邊靜靜的等待著獵物的上鉤,然後突然襲擊將他一擊必殺!

如果只是一個積分裝置,可能未必有人敢直接上前,但是一個看似柔弱的女子,外加暴露的穿著,如果是不諳世事的男子,恐怕早就忍不住了吧!再加上地圖碎片無時無刻的誘惑!

果然,在宮本靠近這個女人之後,就突然的從樹上落下來一隻阿利多斯!

然後從森林的另一端,衝出來了一隻飛天螳螂!

兩隻精靈的速度都飛快,目標就是正在靠近那個女人的宮本。

感覺到危險的宮本,渾身汗毛豎起,直接在地上一個驢打滾,也不在乎旁邊一些細小的石塊弄傷了身體! 全力翻滾的宮本躲過了阿利多斯的偷襲,而飛天螳螂的攻擊則被火爆猴阻擋了。

不過因為是被動承受,所以也被擊退了一段距離。

青木沒有立刻過去,因為他看到坐在那裡的女人一直都沒有什麼動作,就連表情都沒有什麼變化,說明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不是一次兩次了。

可是,為什麼這個女人如此聽話,她不是茉莉的手下么?青木不懂。

攻擊的一隻是阿利多斯,一隻是飛天螳螂,顯然不是茉莉的精靈。

那會是誰?

沒過多久,青木在猜測的那個人慢慢的出現了。

只見他臉上帶著邪邪的笑容,身邊還跟著一隻派拉斯特,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看到為了躲避攻擊弄得有些灰頭土臉的宮本,臉上的笑容更是誇張。

「這不是宮本嗎?怎麼這麼狼狽啊?是不是看上了這個女人?我送給你啊!哈哈哈哈!」說著還張狂的大笑了起來。

聽到他的聲音,原本一動不動的女人臉上出現了一絲害怕,畏懼的神情。

「保羅,沒想到是你這個死變態,你怎麼還沒死!」宮本摸了一下臉上的泥土,咬著牙說道。

「切,你都沒死,我怎麼會死,我可是要幫洋平大人拿到第一名啊!」那個名叫保羅的人,一副等你死的模樣。

「你這個變態,果然是你做的,這個女人是你弄成這樣的吧?還故意把地圖碎片放在她身上,等待別人上鉤?」

既然知道了背後躲著的人是誰,那麼面前這個穿著暴露,但是卻沒有太大神情變化的女人,宮本就知道為什麼了。

保羅撇撇嘴道,「切,你懂什麼,這個女人還算聰明,知道自己在試煉島上活不下去,就想找一個靠山,聽說我們這些後來的人實力都比較強,就主動找上了我,我可沒有強迫她呦!」

宮本慢慢移動身體,將自己躲到了火爆猴的身後。

「你一出來我就猜到了你這個死變態做了什麼事情,你是不是廢了她的四肢?然後慢慢的折磨?」

「不不不不,這怎麼能說折磨呢?這叫做為藝術獻身,你懂不懂?你們這些只知道打打殺殺的人,真的是一點都不懂藝術是什麼。

她既然主動找上我,尋求我的庇護,那我當然有權動用她的全部東西咯,好不容易能夠在試煉島上還找到這麼好的素材,沒忍住,沒忍住,哈哈哈哈!」

嘴上說著忍不住,但是表情卻是極度張狂和肆無忌憚。

「看你那麼滿意,那你肯定用這個陷阱宰了不少人了吧。」宮本說道。

「什麼叫宰,怎麼說的那麼難聽?這叫做尋找素材,知道嗎?不過來的都是一幫垃圾,我連收集的心情都沒有,而且還不是女人,真的是一點意思都沒有,不過還好。

還好你來了!哈哈哈。」

「你這個心理變態的,殺人就殺人,弄得我現在毛骨悚然的,能夠忍受你這樣的人,要麼是心理素質過硬,要麼就也是死變態!」宮本感覺自己身上整個人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他也殺過不少人,也見過很多屍體,但唯獨無法理解這麼一個變態的人,喜歡先廢掉被人的四肢,然後一點點的將人折磨致死,最後砍下身體中他最喜歡的部位,作為收藏品。

這個女人也是天真的可以,自己就送上門了。

不知道投靠未知的強者,人家可能連看都不看你,就會弄死你么!

但是現在的自己顯然沒有功夫擔心別人了,因為那個死變態的目光已經轉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保羅的視線毫不掩飾的在宮本的身上流轉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想做什麼。

但是宮本卻覺得比那種還要噁心,一個男人打你身上某個部位的主意。

「嘿嘿,想你這種級別的男人,才有資格成為我的藏品之一,來吧,把你的精靈召喚出來,昨天在飛機上的時候,要不是有那位大人在,我早就動手了,一飛機具有收藏價值的人,真是的令人興奮。」

「真搞不懂,洋平那樣的人怎麼會找你這麼一個死變態作為幫手,就不怕被噁心死嗎?」宮本罵道。

但是對面的保羅顯然對於宮本的叫罵沒有絲毫生氣的意思,反倒是有些欣喜的聽到他這麼說。

「小宮本,你反抗的越是激烈,我就越開心,快點,把你的精靈召喚出來,讓我見識一下。」保羅癲狂的笑著,顯然非常的開心。

宮本沒有召喚出精靈,但是保羅的三隻蟲系精靈卻是越靠越近。

只見宮本的臉上有點難看,如果有精靈能夠召喚,自己早就上去胖揍這個混蛋了!

好像也看出了宮本的尷尬,保羅臉色微變,說道,「你該不會精靈都損耗完了,只剩這一隻火爆猴了吧?」

宮本沉默著,沒有講話,但是臉色卻陰沉的可怕。

不過卻沒想到,對面的保羅更加的陰沉,「該死的混蛋!你這個傢伙,這才進來一天,精靈就只剩一隻了,是不是太廢了,還敢這麼跟我講話?!只有一隻精靈的你,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我甚至都有點失去收藏你的興趣了。」

我謝謝你全家!不收藏我!

宮本心中怒吼著。

但是臉色卻表情不變,「你以為我只剩一隻精靈你就吃定我了?不過是幾隻臭蟲子罷了。」

「哈哈哈哈,你這個只會玩格鬥系精靈,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白痴,蟲系精靈雖然大部分都是蟲系和毒系屬性,但是飛行系技能可是會不少,你的火爆猴就等死吧,至於要不要收藏你!先拿下你再說!」

「飛天螳螂,翅膀攻擊火爆猴!阿利多斯,用吐絲,給我降低他的速度。」保羅失去了耐心,直接下達攻擊指令。

飛天螳螂和阿利多斯幾乎同時行動。

「青木大人還不出來!我現在可扛不住這個變態的攻擊!」宮本看到對方的兩隻精靈發起攻擊,心中暗暗著急,但是卻沒有什麼辦法。

「圈圈熊,使用劈開,目標對面的飛天螳螂。」

婚色動人:早安,小甜妻 為了抵擋壓力,宮本只能召喚出青木剛給他不久的圈圈熊。

————————————————

心情不太好,有點煩躁 「居然還藏著一隻圈圈熊,不過看起來應該是剛收服的,那麼說你的精靈是真的全部死絕了?」保羅看到宮本的圈圈熊,非但沒有生氣,反倒是原本的怒意消散了一些。

現在這個實力的宮本,才有一點被他收藏的價值。

「派拉斯特,去戰鬥吧,毒粉、麻痹粉,然後蘑菇孢子。」保羅命令道。

派拉斯特這種精靈,正面戰鬥能力一般,但是如果作為輔助和牽制型精靈,那絕對是一把好手。

僅僅保羅下達的這幾個技能命令,就夠別的精靈喝一壺的了。

宮本看到保羅把那隻派拉斯的特派了上來,原本就有些難以招架的他,更是節節敗退。

但是他沒有出聲喊青木幫忙,他知道青木有自己的打算,他作為手下,只要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完就行了。

實在抵擋不住的時候,還有傷勢恢復的差不多的嘟嘟利,能夠帶他逃跑。

不過這發生的一切都沒躲在一旁的青木看的一清二楚,他們兩人的交流也沒有克制什麼,所以青木也明白了那個女人為什麼會是這樣,也知道了躲在後面的人是一個怎樣的變態。

「洋平!希望你是那個試探我的幹部手下,那我幹掉你的理由就又多了一個。」青木心中暗暗想到。

原本青木就是在洋平和寒松之前無法做出選擇,但是現在這個變態的出現,讓他把目標鎖定在了洋平的身上。

不過,現在要做的還是先把這個變態解決了,他的一系列做法,實在是讓青木作嘔。

如果只是單純的殺人,哪怕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惡魔,青木都不會特別介意,但是對於這種廢掉別人四肢,並且將人折磨致死或者折磨至瘋狂的人,最後還要收集別人的身體,這種人實在是太噁心了。

噁心到現在青木連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不過另一邊保羅已經在壓著宮本打了,如果自己再不出手的話,那邊估計就要扛不住了。

「阿柏怪,去給我把那個人捆綁起來!別的精靈會給你製造機會,呆呆獸,黑暗鴉,全力出手,給我先集中火力解決飛天螳螂。」青木命令著。

然後又拿出兩枚精靈球,將狃拉和大奶罐也召喚了出來。

「狃拉,集體冰凍之風,先給他們降降速!」狃拉雖然在精靈球,但是對於外面的情況還是比較了解的。

至於大奶罐,暫時就跟在青木身邊,作為輔助一樣的存在,大奶罐只要保證自己沒有意外,就能給隊友不停的恢復狀態。

「去吧。」

青木先告訴了他們要做的事情,然後隨著他的一聲令下,精靈們才紛紛行動起來。

呆呆獸帶著黑暗鴉直接瞬間移動到了戰場中央。

這時候的火爆猴和圈圈熊身上都是傷痕,不過最讓他們難受的還是派拉斯特的各種噁心的技能。

各種粉末和孢子讓兩隻精靈極其難受。

但是當呆呆獸和黑暗鴉出現的時候,宮本微微鬆了一口氣,青木大人終於出手了。

「還有人在?!」保羅也看到了呆呆獸和黑暗鴉,臉色微變,顯然比較意外。

是跟宮本一起的人?還是路過的人?

但是呆呆獸和黑暗鴉接下來的動作,告訴了他。

只見呆呆獸身上超能力波動猛漲,精神衝擊直接擊中了飛在半空中的飛天螳螂。

隨著飛天螳螂被呆呆獸的攻擊造成了短暫的暈眩,黑暗鴉的翅膀上飛行系能量凝聚,直接衝擊在了飛天螳螂的身上。

被擊飛的飛天螳螂想要翻過身來的時候,速度全開的黑暗鴉欺身而至,再次使用翅膀攻擊,將其撞擊飛往地上。

然後呆呆獸也緊隨著黑暗鴉的攻擊,飛天螳螂剛剛落地,呆呆獸就瞬間移動到了他的跟前,嘴巴中火系能量快速匯聚。

飛天螳螂瞪大了眼睛,想要做出反擊,但是渾身就像散架了一般,黑暗鴉的兩次翅膀攻擊,飛行系的剋制效果給他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帶著系統去裝逼 「阿利多斯,派拉斯特,快點去救飛天螳螂。」保羅急忙喊道,幾乎是一眨眼的時間,飛天螳螂就被人擊在了地上,眼看著就要被人殺了。

阿利多斯和派拉斯特想要行動,但是卻被火爆猴和圈圈熊拚命攔住。

這時候姍姍來遲的狃拉才抵達戰場,直接對著四隻精靈使用了冰凍之風。

降低了所有精靈的速度,還給他們造成了一定的傷害。

肉眼可見的他們身上出現了一些細小的冰礫。

這時,呆呆獸的噴射火焰也凝聚成功,幾乎是零距離的直接噴在了飛天螳螂的臉上。

當噴射火焰結束的時候,地上出現了一個燒焦的大坑,而飛天螳螂就躺在裡面,但是已經失去了生機,甚至連模樣都有些難以認出了。

「飛天螳螂!!該死的,到底是誰!」保羅環顧著四周,但是卻沒有看到人影。

幾乎就是一個眨眼的功夫,原本大好的局面一下子就不見了,飛天螳螂被擊殺,阿利多斯和派拉斯特被宮本的兩隻精靈纏住。

禍不單行,一條體型絕大的阿柏怪從叢林中鑽出,以一個飛快的速度接近保羅本人。

無奈,不知道是誰在後面源源不斷的輸送精靈,為了保證自身的安全,保羅只能再拿出兩枚精靈球。

但是他的主力是之前的三隻精靈,現在拿出來的精靈雖然實力也不弱,但是相比於另外三隻還是要差了一點。

一隻大針蜂和一隻安瓢蟲出現在了保羅的身邊。

不過這個時候呆呆獸和黑暗鴉解決了對手,沒有停留,看到保羅身邊的兩隻精靈,呆呆獸一個瞬間移動過去,直接使用意念頭錘將大針蜂撞飛。

蟲系和毒系的大針蜂被呆呆獸的意念頭錘正面攻擊到,一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失去了戰鬥能力。

而另一隻安瓢蟲,也被稍微來遲一步的黑暗鴉用翅膀攻擊撞飛,然後纏鬥在了一起,看情況估計是堅持不住多久的。

保羅臉色有紅轉黑然後瞬間變白,右手略微顫抖的拿出了身上的最後一個精靈球。

只是他沒有丟出精靈球,一心以他為目標的阿柏怪已經直接抵達在了他的面前,將其纏繞了起來。

冰冷光滑的鱗片接觸到保羅的皮膚,讓他整個人都僵硬了。

從未有過的死亡氣息出現在他的周身。

——————————————

第一更!求月票!推薦票! 保羅還沒有將最後一顆精靈球丟出,他就已經被阿柏怪緊緊的纏繞住了。

不過阿柏怪沒有殺他,因為青木沒有讓他做,但是一顆比他的頭還要大得多的蛇頭,就在保羅頭的不遠處,緊緊的盯著他。

至於派拉斯特和阿利多斯,原本被圈圈熊和火爆猴纏住了無法脫身,後來狃拉再加入進去。

立刻就完成了以多欺少的反轉。

雖然火爆猴和圈圈熊都受了不小的傷,但是這兩隻精靈可是暴脾氣,剛才被壓著打是沒有辦法,現在輪到他們壓著別的精靈打了,瞬間就將自己爆發了出來。

而且派拉斯特原本就是擅長正面戰鬥的精靈,更是直接被火爆猴按在地上摩擦。

這時候,青木也慢慢的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雖然呆呆獸他們的出擊僅僅過去了幾秒鐘,但是卻徹底將整個局勢扭轉了過來。

霸愛:強寵緋聞妻 保羅到現在才看到青木的模樣,瞳孔瞬間收縮,一個名字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青木…」剛剛喊道一般,就被阿柏怪直接打斷了。

階下囚也敢直呼青木大人的名字?

聽到他的話,青木倒是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旋即神秘的笑了笑,對著身邊的大奶罐說道,「大奶罐,給他們來一次治癒鈴聲吧。」

聽到青木命令的大奶罐點了點頭,悠揚的聲音從她的嘴中響起,被派拉斯特各種粉末折磨的非常難受的火爆猴和圈圈熊,原本身上的不良狀態就直接被解除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