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修者眼中喜色閃爍不已,“駱師兄,主殿已經建好,您給起個名字吧。”

“是啊是啊,您是掌教,您給起個名字。”其他人亦是忙不迭的附和。

除了三名女子,所有的人都集結在這裏,顯然對於主殿的建成,大家的心情都是一致的興奮。

駱葉眼珠滴流一轉,笑道,“承蒙兄弟們這麼看得起我,在我們初來乍到之際,就與我們一同建派,這座主殿是見證大家情誼的宮殿,不妨就叫做兄弟樓,如何?”

名字雖然缺點文雅之氣,但卻深得人心,所有人都高聲叫喊,“兄弟樓!兄弟樓!”


人聲鼎沸,震破蒼穹!

雖說財帛動人心,實力收人脈,但除去這兩個方面,駱葉與其他門派所不同的就是,他永遠不會將自己擺做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有酒大家喝,有便宜大家佔,這就是駱葉的建派之道。

鄒玄作爲金水老祖的關門弟子,被駱葉扣押在這,雖然有些人質的意味,但也深深感到這個大家庭的和諧和美好,也跟着齊聲叫喊。

他有些佩服地瞥了一眼駱葉,心中暗想,駱掌教年齡不大,但輕飄飄的一個名字,就能撩動衆人的熱情,手段非凡啊!

忽然,唯一的一條入口亮起絕豔光芒,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駱葉定睛一看,發現有四名修者正徐徐走來。

爲首的修者一身黑甲,胸膛上的‘羅修’兩字扎眼灼目。

羅修門!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暗中緊握拳頭,在金水城裏,被羅修門欺凌的修者遍地都是,幾乎他們每個人都在羅修門的壓迫下吃過苦頭。

駱葉面沉如水,迎接上去,“天色已晚,不知幾位有何指教?”

“這位可是駱葉?聽說精英中心初建,夫人有賞。”黑甲修者不回答他的問題,自兀自的問道。

挑釁!

駱葉目光凝住,渾身肅殺之氣盡可能的外放,如烏雲鉛錘,沉凝壓抑的就席捲過去!

對面的羅修門弟子臉色異樣,再也保持不住那種傲然氣息,呲牙咧嘴,疼痛不已。

“謝了。”收回魂湮攝魄術,駱葉恢復燦然的表情,隨手拋出幾粒凝神丹,“夫人對我派弟子打賞,有禮便要回,這些是對你們的打賞,哥剛蓋好房,手裏資金週轉不足,你們別嫌少。”

那修者敢怒不敢言,識海的劇痛還沒有消退,只得悻悻接過那幾粒凝神丹,赧顏離開。

“哈哈哈哈!”駱葉此舉,無疑爲所有人都出了一口惡氣,紛紛爽朗大笑。

納悶的將羅修門弟子送來的木盒打開,駱葉吃了一驚,裏面放的竟然是一瓢金烏水!

這是怎麼個意思?

鄒玄弱弱的走過來,怯怯說道,“駱掌教,這金烏水是不久前羅修門同我門對決時,搶走的。否則,師傅也不會對萬火朝宗爐中的金烏水那麼着急了。”

駱葉一聽,頓時明白過來,羅修門將金烏水送過來,分明是在告誡自己,金水門早就被他踩在自己腳下,就算跟金水門結盟,也是無用。

“哼,窮裝~逼的傢伙,不知道裝~逼遭雷劈啊。”駱葉冷笑,但還是將那瓢金烏水收進儲納戒裏,打算等自己神識恢復的差不多了,就用大小如意給小蚨送過去。

“天色已晚,大家都去休息吧!”

將這些人打發下去,駱葉將蕭錄他們糾集過來,一同商量着,“老嚴他們什麼時候到?”

“不好說,弟子們修爲還不高,行進速度會慢一些。”

駱葉沉思片刻,拿出幾顆四品靈石,交給蕭錄,“明天你去購置一些上好符紙,等老嚴他們一來,抓緊將山洞那邊構設好防守符陣。”

看着蕭錄不解的表情,駱葉解釋道,“雖然不知道在這裏要待多久,但是有羅修門和木劍門在這,我們始終都寢食難安,我要在山洞中煉製金烏水,而且這裏也需要一個相當龐大的符陣帶,這麼多人,不能讓他們成爲羅修門和木劍門的炮灰。”

李遠征冷冷插了一句,“你真打算養着他們?”

“不是養着,沒有能力,精英中心自然會將他們踢出門派。”駱葉笑道,忽然感慨一句,“可要給我保住這兄弟樓啊,兄弟們。”

一時間,幾人突然陷入詭異的死寂之中,鴉雀無聲。

“怎麼了?”駱葉納悶不解。

“沒事,兄弟,嘿嘿。”白熊颯爽一笑,攬過一臉醬紫色的李遠征,“對吧!”

“哼!”冷哼一聲,李遠征沒有否認!

~

接連三日,精英中心都相依無事,駱葉本打算傳給他們一些法訣,但掏空心窩子,也沒找出一種適合這些人的法訣,也只好等自己神識恢復之後,去找小蚨求教。

擁有《太上佛像圖》的他,僅依靠三天,就將揮耗掉的那大量神識給修補給修補過來。

重新進入識海,他剛想開口問小蚨要法訣,就先被小蚨興沖沖的叫過去。


“葉子啊,妖靈種子竄高不少啊。”

駱葉蹲下身子,也高興的合不攏嘴,同前幾天相比,這嫩芽確實長高壯實了不少。

與普通植物不同,這妖靈種子的嫩芽,呈現一股攝人心魄的赤紅顏色,而且若仔細觀察,還能看見上面偶爾顯現的亮銀色。

嫩芽全身光澤流淌,就像是駱葉的親生孩子,驕傲的昂着頭,等待駱葉的誇讚。

“哎?這個是、、、”

駱葉突然看見有一滴銀色液滴從嫩芽身上滲透出來,也不下墜,就那麼懸在嫩芽莖杆上,從中透出一抹高貴的氣息。

“這個叫做玄叱雷液,是你參悟出來的寶貝。”小蚨小心翼翼的將那滴液體摘下,遞給駱葉,“妖靈種子在我們妖界,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東西,因爲它裏面封存了多種力量,經金烏水滋潤之後,再由主人蔘悟,會自行選出一種力量,來進行培育生長。”

那玄叱雷液在駱葉的手心裏,像是一滴凝固的水銀,光爍爍的運轉不停,讓駱葉詫異莫名的是,竟然從這麼小的一滴雷液中,感受到相當充沛的雷電氣息,就算是自己那幾百道《化雷陣》重疊在一起,也難以相比。

“我記得還有一團火焰啊。”駱葉忽然回憶起當時參悟種子的情形,那團與火離火抗衡的火焰頓時出現在腦海中,他隨即就開始發問。

“那個是地炎火,也虧着你運氣好,自己掌握了四種離火,才勾出這麼一種優秀的火焰。”

地炎火,在火焰之中排行足足在第五之列!


駱葉頓時將這嫩芽視若珍寶,卻又有些惋惜,“這麼好的東西,無論如何是捨不得賣了,唉,又虧損了一批靈石啊。”

“瞧你那點出息!”小蚨笑罵道,“如果不出意外,以後它結成的妖珠,會有地炎珠和雷液珠兩種,要是能夠結出火雷珠,那可真是你祖墳冒煙了。”

“現在這枚雷液能做什麼?”


“用處很多,不過建議你還是賣掉,因爲要煉製它的話,對於你來說沒有必要。”小蚨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後,下了定論,“將玄叱雷液煉成玄叱雷珠,大概需要上百種的材料,你去哪集?”

駱葉點點頭,用這些天練會了的大小如意,將雷液放在了儲納戒中。

“對了小蚨,有件事需要你幫忙。”駱葉這纔開始交待自己的目的,“投靠我的修者數量雖多,但大多都是些生產修者,不善戰鬥,有沒有什麼速成的術法,讓他們大幅度提高戰鬥力?”

雖然這些修者今後不一定會跟着自己,但眼下形勢太緊迫,說不定什麼時候羅修門就會對自己有所行動,最好的辦法,就是集結所有人的力量,將羅修門徹底擊垮!

“有的,就是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練。”

“什麼術法?”駱葉眼前一亮,十分驚喜。

不過說起這套功法,小蚨的語氣都有些發顫,“《番天鬼印》,是門土行妖術,學起來比較容易,就是過程有些難熬,在學成小鬼印之前,本身所受到的土行之力會日益增重,那種揹負重壓的感覺你不是不知道。”

駱葉陷入兩難境地,一時間不知怎麼選擇。

~

比起精英中心的門可羅雀,羅修門之外,顯的十分熱鬧非凡。

來來往往的車輛,不斷穿梭的靈獸,造就了這一片盛事景象!

“沒想到夫人在修者的地盤上,也能遊刃有餘,將這門派打理的井井有條。”在高的觸及不到的雲朵之上,竟站立兩人,一人是羅修門掌教羅修長衣,另一人,也就是說這話的,竟然是消失許久的黑袍!

羅修長衣嬌笑幾聲,如銀鈴般動聽,“有羅修家的幻術,他們根本覺察不到妖氣,呵呵。”

“這個自然。”黑袍附和一笑,“聽說血樹上,又覺醒了幾位大人?”

“三位。”羅修長衣媚眼如絲,“若是黑袍師兄能多修幾百年,說不定也能成爲一位大人。”

“呵呵,我天性好戰,再在血樹上呆着,渾身都起蝨子了。”

“聽說黑袍師兄來到東方神洲,還收了個徒弟?”

黑袍暗自一驚,這羅修長衣纔來這裏一個多月,竟然就有這麼廣的人脈,就是自己都調查的如此清楚。

但他嘴上還是掛滿僞笑,“嗯,叫白熊。”

“咦?巧了,新建起來的那個精英中心裏,也有一位修者,叫做白熊的。”

~

“駱葉,這個是?”蕭錄一臉不解。

儘管做了很久的思想掙扎,但駱葉還是決定,將《番天鬼印》拿出來,不管他們練不練,自己的心意起碼到了。

“一部術法,叫做番天鬼印,多複製些玉簡,讓那些師弟們修習吧,只是前期反噬較大,如果有放棄者,不要強求。”

蕭錄收進儲納戒,心中暗想,駱葉現在越來越神祕,他那枚儲納戒好像是個百寶箱,裏面藏着層出不窮的術法啊。

“還有啊,幫我向外發布一條信息,就說精英中心出售玄叱雷液,有意者速來,唔,十顆五品靈石。”他倒沒有獅子大開口,依小蚨的口述,玄叱雷液確實值這個價錢。

蕭錄登時就傻眼呆住!

乖乖,還真是百寶箱啊,傳說中的玄叱雷液都有? 羅修長衣爲黑袍打理好一切之後,自己悠哉悠哉,在羅修門中閒逛着。

忽然,她看到一干弟子圍在一起,議論不休,似乎在爭搶什麼東西,皺了皺眉,咳嗽一聲。

“啊,是夫人!”這些弟子一臉惶恐,急忙行禮。

“什麼東西,讓我看看。”羅修長衣伸出手去,嬌媚的面容此刻冷若冰霜。

將那人呈遞上來的精緻小盒打開,他微微呆滯片刻,復而問道,“哪裏買的?”

這些弟子頓時向後撤兩步,給其中一名弟子騰出位子。

“前些天,奉您的命令,去給精英中心送金烏水,是、、、那位駱掌教賜的。”那位弟子,赫然就是被駱葉的魂湮攝魄術傷到的修者,

羅修長衣沉默不語,手中這幾枚丹藥,一看就不是凡品,經驗老道的她一看就能看得出,服下這枚丹藥,不但有利於加固真氣,更出人意料的是,它竟能增長神識。

“看來這個駱葉,還有些家底啊。”她吐氣如蘭,悠悠說道。

~

玄叱雷液所帶來的收益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起初不過是開價十顆五品靈石,纔不過在市面上炒了兩日,竟然就翻了十倍!

“師兄,這下我們可賺翻了!”段峯興奮的面色紅潤,手指在那一小堆靈石上一一掠過,說不出的愉悅。

見過斑烈宮水晶宮殿的奇偉奢華,對於這一點五品靈石,駱葉的自制力要好上許多,手掌豎立,從中一撥,劃拉出大約三分之一的靈石,笑道,“這些給那些師弟們用吧。”

段峯愕然,不能置信的望着駱葉,喃喃道,“這不是做夢吧。”

“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子,這點靈石就邁不動腿了?”駱葉說歸說,但心中卻沒有絲毫嘲諷的意思,他也是從貧窮一路走過來的,深深知道這其中不易。

段峯小心的收起靈石,恭敬的鞠了一躬,“師兄之恩,定涌泉相報!”

忽然走進來一位師弟,身上略帶酒氣,腳步輕飄道,“掌教師兄,段師兄,弟兄們慶祝精英中心落成,在外面開篝火晚會呢,您們快點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