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林月以為墨九狸會失敗的時候,眼前忽然一黑,她還沒來得及反應,便失去了意識……

三日後

床上躺著的不在是之前的林月,而是臉色蒼白的墨九狸,而林月的臉色也不好看,卻比墨九狸強了許多……

此刻,她一臉擔心的守在墨九狸的床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墨九狸絕美的容顏,臉上的擔心和自責那麼的明顯……

兩天前,當她睜開眼睛時,便看到雪封一臉漆黑的守在床邊,而主子則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

在她百般追問下,雪封只是告訴她,墨九狸的精神力消耗過大,所以才會昏迷不醒,只要能夠醒來就沒事了……

她再問下去,雪封卻是隻字不提,可她不是笨蛋,從雪封的臉上她也看的出來,主子的情況很嚴重……

這讓她無比的自責,她到現在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墨九狸昏迷不醒,他們都無法回到空間,為了不讓墨九狸醒來擔心,她逼著自己服下丹藥在房間里打坐了一天一夜……

今天早上才從修鍊中退了出來,感覺身體好了一些,才守在了墨九狸的床邊,雪封見她情況好了一些,才出去買了些食物上來……

可她根本就吃不下去,哪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也知道主子是因為救自己,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這已經是墨九狸第二次救了她的命……

這一刻,林月默默的在心裡發誓,從今以後,她林月的命就是墨九狸的,她願意生生世世奉她為主……

就在林月心裡的誓言,落下的瞬間,從她的眉心處一道光芒射入了墨九狸的眉心消失不見,緊接著一道金色的契約光芒,再次將林月和墨九狸包裹在其中……

雪封見狀一驚,卻又不能做什麼,因為他很清楚這是契約規則,無法打斷……

只是他很好奇,是什麼忽然和九狸契約了呢?

林月先是被這忽然的契約驚了一下,後來感知到是什麼契約后,露出一抹開心和滿足的笑容……

原來她在心裡無意識的許諾時,竟然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形成了靈魂契約,讓她和墨九狸之間,直接從新簽訂了靈魂契約……

靈魂契約很霸道,一旦一方死亡,另一方也會跟著死亡的……

同樣的,只要靈魂不滅,即便是肉體死亡,或者是轉世了,另一方都會憑藉契約關係找到對方的。也就是說,如果有一日墨九狸轉世了,那麼只要她重生后,林月依舊可以憑藉契約關係,找到她的…… 契約結束,林月感覺到自己受傷的靈魂力都好了大半,果然契約規則和晉級規則都是大補藥啊……

林月緊張的看著床上的墨九狸,發現她雖然沒有醒來,但是臉色已經好了大半,林月和雪封也微微放下了心……

這時,雪封敏銳的感知到幾股氣息在靠近,他揮手在墨九狸和林月身上扯下一道結界,想來應該是林月和墨九狸剛才的契約,引來了一些強者的注意……

雪封猜測的沒錯,風雲城不少強者,都感知到了剛才一股異樣的力量波動,這種來自靈魂的契約規則,直接影響著人的靈魂力……

讓不少強者的靈魂力都受益匪淺,他們自然紛紛前來想要看個究竟……

而且,他們也不知道剛才那股波動是靈魂契約,正是因為不知道是什麼,才會好奇的趕來一看究竟……

其中就有墨家的四個老祖,四人是最先趕到的,凌空而立在墨九狸房間的上空……

剛想問問裡面是何人,就看到雪封打開門走了出來,四個老者一愣,為首的老者問道:「小子,你怎麼在這裡?」

「主子病了……」雪封一見是墨家四個老祖,簡單的說道。倒是也放心不少,有這幾個老頭兒在,別人也就好辦了……

四個老傢伙都是人精的存在,一聽雪封的意思,就知道是墨九狸出事了,搞不好剛才的靈魂波動就是墨丫頭弄出來的……

雪封說完之後便直接關門回去了,四個老頭兒看著緊閉的房門,氣的鼻子差點歪了……

這個臭小子是打算讓他們當苦力么?真是太不可愛了,一點不懂的尊老愛幼……

真以為他實力強了不起么……

不過,四個老者對視一眼,彼此的意思很明顯,先不說雪封的實力強過他們,他們拿雪封沒辦法,單是因為這事跟墨九狸有關係,他們想不管行么?

行,估計他們這次不管,墨丫頭醒來后,直接不認他們了……

那可不是他們想要的結果,於是四個老者只能苦逼的身影一晃,直接落到墨九狸的房門外,大搖大擺的直接走了進去……

雪封也沒鎖門,知道幾個老頭兒會進來的……

四個老者進來之後,看到昏迷不醒的墨九狸紛紛皺起了眉頭,不明白之前還好好的丫頭這是怎麼了?

林月看到忽然進來四個實力強悍的老者,只是微微一愣,見雪封都沒有攔著,猜到這幾個老頭兒大概就是主子口中,墨家的四個老祖宗吧……

林月只是看了一眼他們,就轉身盯著床上的墨九狸……

林月這如同看路人的態度,讓四個老者瞬間不爽了,難道他們是太久沒有出來行走了嗎?為毛一個個的見了他們都這麼的隨意呢?

這些年輕人見到他們幾個,不是應該嚇得直哆嗦嗎?就算他們不出手,單是他們身上的威壓,也夠一般人喝一壺的行么……

為毛現在一個個看到他們,都無視他們啊啊啊……

幾人仔細一看,發現林月的實力竟然也是紫玄巔峰……

幾個老者心裡唏噓不已,這年頭紫玄強者都這麼年輕了么?一個墨丫頭就算了,這又一個,為什麼他們墨家就沒有這麼出色的後代呢……

不過,想到墨丫頭也是他們墨家的人,心裡也就微微平衡了……

「咳咳,墨丫頭這是怎麼了?」為首的墨家老祖皺眉問道。

「因為契約……」林月猶豫了下說道。

雖然這幾人是主子的老祖宗,但是主子並沒有說這幾人是靠譜的,所以,她也沒必要把所有事情都說了……

「契約?」

「嗯,我跟主子簽訂了靈魂契約……」林月說道。

「什麼?靈魂契約?怎麼可能?靈魂契約不是傳說嗎?」老者驚訝道。

靈魂契約雖然他們都知道,可是傳聞那是最古老的契約方式,不是輕易可以簽訂的。都是因為靈魂契約太過霸道了,那可是人和人靈魂生死相依的契約,所以從沒有人聽說有人簽訂過這種契約的……

「就是靈魂契約……」林月淡淡的說道。

幾個老者雖然心裡很多好奇,但是看林月不想多說的樣子,也不好繼續問什麼……

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道聲音:「請問裡面是哪位前輩,不知道可否出來一見?」

四個老者對視一眼,墨家老四點了點頭推開門走了出去,看到這小客棧周圍半空中,懸浮著十幾位高手,當然,這些人的實力,在他眼裡還不算什麼……

外面半空中的人基本都沒有見過墨家老祖,於是當看到一個老者走出來時,心裡都有些好奇,再仔細一看,發現根本看不透老者的實力……

他們有的人心裡覺得,這老者大概是隨從,可其中有幾人覺得老者身上自帶一種威壓,比他們當中任何一人都強,覺得這老者是個強者……

「幾位有事?」墨家四老祖沒什麼表情的問道。

「這位前輩,我等剛才察覺到此處有一股靈魂力波動,不知道是……」其中一個年邁的老者客氣的說道。

他心裡覺得眼前的老者定然不簡單,於是說話非常的客氣……

「嗯,剛才不過是老夫在修鍊的時候,出了點意外罷了……」墨家老祖臉不紅氣不喘的胡扯道。

「就憑你?還修鍊?那你打開門讓我們進去看看,屋子裡是不是還有別人?我看是這屋子裡面藏了什麼寶貝吧……」不等剛才的老者說話,另一位年紀看上去比較輕的中年人不屑的說道。

「你想進去看看?」墨家老者用眼角撇了說話之人一眼問道。

「沒錯,難道裡面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不敢讓我們看嗎?」那人不客氣的說道。

「呵呵,裡面就算有什麼,也不是你想看就能看的,因為……你不配……」墨家老祖沉了臉色說動道。

「該死的,你知道是誰嗎?老匹夫,我看你是找……」

「啊……」

「彭……」

可惜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隨著兩道聲音響起,眾人再次看去的時候,發現剛才說話之人的屍體,直接被人給轟成了碎屍,散落在客棧的院子中,慘不忍睹…… “她說是爲了我,但是我不知道。”夏天冷冷的說道。

我仔細的盯着夏天看,看他此刻的表情和眼神,好像真的他是真的不知道呢。

我整個人都不好了,這夏天跟阿狸到底是怎麼個情況?

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呢?

阿狸變了,夏天也變了,初七告訴我夏天死了,讓我不禁懷疑,阿狸是不是也死了?

想到這裏,我背脊一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好吧,既然你不知道,那我也不問你了。”我無奈的說道。

倒是忘川,突然一副非常賊兮兮的樣子對他說道,“你小子有福哦,阿狸現在絕逼是女王性感御姐啊,你現在一定很性福吧?”

我看見夏天的嘴角都在抽搐着,看樣子是對忘川的這番話表現出嫉妒的無奈和鄙視。

我瞪了忘川一眼,這個傢伙怎麼老說這麼不正經的事情?

夏天看了我們一眼,說道,“你們先自己轉轉吧,我還有點事情,就不奉陪了。”說完也不管我們同不同意,直接就離開了。

等夏天離開後,又只剩下我們四個了。

“對了,小絃樂老婆,你怎麼沒有把你那幻魔小弟給帶上?”忘川突然問道。

呃,說到幻魔千帆,我才發覺好像從雲霞山下來後,我好像就沒有見過他了呢,聽到忘川現在這麼一問,我無奈的說道,“從雲霞山下來後,我就沒有看見他了,不知道去哪裏了,反正我也不想讓他跟着我,走了更好。”

忘川說道,“其實他跟着我們的話,他對我們來說還是有很多利用價值的,他可以創造出非常逼真的幻境。”

呸,我在心裏偷偷的鄙視的這個千帆, 不禁懷疑,什麼玩意,什麼叫做非常逼真的幻境?明明做的環境那麼大的BUG!

“你不懂的。”網擦混突然莫名其妙的對我說道。

好吧,我表示沉默。

楊天虹在一邊默默的看着我和忘川說話,而古拂曉卻是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楊天虹,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是覺得楊天虹看我的表情怪怪的,不像是之前看我的眼神。

該不會連楊天虹都變了吧?要是這樣的話,我可真的要鬱悶了!

走着走着我們就來到了一個會場,這個會場是非常的大,讓人覺得有點空曠,我想應該是沒有人的原因,這灰常的座位看起來應該是幾千上萬個,但是現在卻一個人都沒有,而且在最前方一座高高的琉璃臺上,放着一座玉白色的寶座,這寶座製作得很是大氣精緻,我想應該就是這次妖王登基的寶座了吧。

“不是說很快就登基麼?怎麼到現在這裏一個人都沒有?”楊天虹看着四周奇怪的問道。

這個問題我也不能回答,畢竟如今的妖界已經不是狐王掌控了,現在掌控妖界的是狐王的女兒,阿狸。

如果阿狸現在對我們所有不利的話,那就糟糕了。

我希望我的擔心不會出現,畢竟以前的我們跟阿狸是那麼的要好。

“我們再等等吧。”我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個情況,現在只能等了。

我們四人挑選爲了一張桌子坐下,結果可怕的事情發生了,等我們四人都坐下後,身邊的空桌子上開始陸續的出現了一些人,這喜人不是從外面進來的,就好像是一直坐在這裏的,之前被隱身了,突然就出現在這裏的。

聲音也越來越大,熙熙攘攘的,現在纔是一個正常會場該有的樣子,我轉過頭看去,身後密密麻麻的都是人,不,除了人還有妖和鬼。

我回過頭,用手拍着胸脯,這都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就在這個時候,嗩吶聲,敲鑼打鼓的聲音震天,整個會場一副非常喜氣的樣子,看來這裏應該就是阿狸登基的地方了。

兩道雪白的身影突然從場外飛了進來,從我們的頭頂飛了過去,停在了前方的寶座上。

這兩個白色的人影就是妖王阿狸和她的丈夫夏天。

他們兩人都穿着帶着妖王至尊的戰袍,雪白中卻帶着金色的花紋,一看就非常的霸氣,讓人不敢直視。

“妖王殿下!”

全場起碼一萬多號的人,同時發出聲音喊道,嚇得我差點就坐在了地上,我的天,這妖界的王果然是霸氣的,看到站在坐在阿狸身邊的夏天,面無表情,神色冷淡,彷彿現在發生的這一切都跟他無關。

可是作爲阿狸的丈夫,妖王的丈夫,難道心情一點都不激動嗎?

我覺得不激動是不可能的,只能證明眼前的人不是夏天。

我的夏天,到底在哪裏?

這時候不知道從哪裏走出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他拿着一塊像是拳頭大的玉雕走到了阿狸的面前恭敬的說道,“這是妖王印,而現在開始白狸就是妖界新一任的妖王,而他的丈夫則是妖后!”

全場的歡呼聲,更加的高亢起來,可是此刻的我們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我似乎看見了阿狸看我那奇怪的眼神,還有夏天那冷淡的眼神。

我四周的張望着,我在尋找我的孩子,阿狸之前說會讓我的孩子來參加登基大典的,可是現在這麼的人,我怎麼找得到他們?

想到這裏,我的心裏一冷,難道阿狸是騙我的。

“媽媽——”

就在這個時候兩道清脆可愛的身影在我的身後響起,我趕緊回過頭看去,果然看見了我的孩子翩若和驚鴻,此刻他們兩人正揹着書包呢。

“快過來!”我趕緊朝着翩若和驚鴻招手,我也不知道我現在爲什麼這麼的緊張,我現在很害怕突然有人出來將我的孩子給抓走了。

不過很幸運的是,翩若和驚鴻都順利的走近了我,我一把將他他們兩人給摟了過來。

翩若和驚鴻都長得一樣高了,看起來也有久、十歲的樣子了,真是沒有想到我都有孩子這麼大了。

“帶上書包跟媽媽走好嗎?”我說道。

我現在主要就是要帶走翩若和驚鴻。

翩若和驚鴻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什麼都沒有說,點了點頭,也沒有問我爲什麼要他們跟着我走,反正就是特別的信任我們。

шωш ⊕тт kΛn ⊕¢O

看到兩個孩子這麼的懂事,我也非常的欣慰。

現在阿狸的登基大典也已經在舉行了,我想我還是帶着翩若和驚鴻偷偷的溜掉,以免待會帶着他們被他們發現。

“媽媽,爸爸呢?”驚鴻突然問道。

我愣了一下說道,“爸爸的相貌變了,你們還會認得他嗎?”

翩若眨巴着眼睛調皮的說道,“就算我們的眼睛不認識爸爸了,可是我們的這裏卻是一直認識的呀。”說着翩若輕輕的點了點自己的胸口。

我無奈的笑了,這兩隻鬼精靈吶。

“古大哥,楊天虹,我準備帶我的孩子離開了,你們要不要跟我們一起走?”我問道。

古拂曉和楊天虹皆是看了我們一眼,也沒有問什麼,站起身來就和我們一起離開了會場。

我只希望在這茫茫的人海中,阿狸和夏天是沒有看見我們幾人偷偷摸摸走掉的。

從會場出來,還要穿過幾個地方纔能到達妖界的出口,所以在行走的時候我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媽媽,爲什麼我們這麼急?”翩若奇怪的問道。

我現在也沒有時間解釋那麼多了,我問翩若和驚鴻,“最近你們有沒有發現夏天舅舅的行爲舉止很古怪?”

聽我這麼一問,翩若摸着小腦袋想了想,突然說道,“媽媽這麼一說,我好像好真是想起了舅舅最近有點不對勁呢。”

“恩!”驚鴻也非常的嚴肅點頭,然後說道,“舅舅對我們的態度跟以前很不一樣了,而且還經常逼着我們吃一些我們不愛吃的東西。”

“吃什麼?”我的心裏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趕緊問道。

翩若和驚鴻同時說道,“他說的是補藥啊。”

完蛋了,我的心裏一涼,那個假夏天不知道給我的兒女吃了什麼奇怪的東西,要是這樣的話,我非得弄死那個假夏天!

我趕緊抓過翩若和驚鴻的手腕,替他們兩人把脈,用靈力探進他們的身體,檢查身體!

不過好在我把兩個小傢伙的身體都檢查遍了,也沒有發現異樣看來夏天還沒有對翩若驚鴻下手。

就快要妖界出口了,就在我們以爲能順利出去的時候,有人直接攔在了我們的前面。

我立刻拉開架勢就準備打架,結果發現來的人是阿狸。

她還是那身雪白色鑲着金邊的戰袍,將她的身姿勾勒得無比的妖嬈,可是看到她的時候,我的心裏竟然有點心虛。

“你是來阻止我帶走翩若和驚鴻的麼?”我認真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