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燦開啟了控制面板,看了一眼就跑向鬼王的頭顱。連續揮砍了十幾刀,整個世界恢復如初。

啪、啪…、被林燦拽出的七塊『肉質軀體』掉落在地。灰白色的霧氣從眼珠表面升騰而起,劇烈的疼痛讓鬼王左右翻滾、不停地扭動身子。

「大家一起上!」鍾馗大喊一聲,閃著金光的陰陽劍呼嘯而去。

馬面羅剎的鎖魂鏈衝天而起,噗地一聲就穿透了鬼王的胸膛。黑無常俯衝而下,對著鬼王的手臂連續揮砍。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鬼王的身子已經是慘不忍睹。頭顱崩碎,雙腳斷裂,手臂被斬成了三截,胸口位置還有一個巨大的窟窿。

砰,一聲巨響傳來,鬼王就化作了一片濃郁的灰霧。其中的一部分升騰而起,另一部分順著裂縫鑽入了地底。

「林都尉,我們消滅了鬼王,這一次立了大功!」鍾馗從半空中緩緩而落,召回陰陽劍就朝著林燦走來。

「山瑤,你沒事吧?」王氏鬼怪飛奔而去,來到山瑤的身旁就伸出了雙臂,一臉擔憂地將她扶起。

林燦仰起頭看著不斷上升的那片灰霧,過了好一會才開口說道:「我們只是毀滅了鬼王的真身,他的靈魂意識並沒有完全消失。」

「林都尉不用擔心,鬼王的靈魂意識已經潰散,想要凝聚出真身並不是那麼容易,最少也要一千多年才能成形。」鍾馗的神情欣喜不已,心裡也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最難不過說愛你 「林都尉,我們已經消滅了一隻鬼王,就算另外的二隻鬼王同時醒來也能輕而易舉地擊殺。」黑無常也來到了這邊,說話的語氣帶著幾分傲然與自信。

「還有二個鬼王、你們有沒有見過是什麼樣子?」林燦看了看他們幾個,突然問了一句。

「其中的一個鬼王是夜魔,他出現的時候,整個冥界就會陷入一片漆黑。那時候是十大閻君聯手才將其擊退,我們根本就沒有機會看到鬼王的真面目。」鍾馗不緊不慢地回應道,抬手就把陰陽劍送入了刀鞘。

「夜魔?還真想見識一下。」林燦思索了片刻,又接著說道:「大家休息二個小時,然後去幽冥河畔尋找七彩石。來都來了,絕不能空手而歸。」

馬面羅剎晃了晃手裡的鎖魂鏈,隨即說道:「林都尉請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定可以找到七彩石!」

鍾馗笑而不語,走到一旁盤膝而坐。黑無常搖了搖頭,找到一處土山坡躺在了上面。

「尋找七彩石的任務就交給你來辦,我們就在一旁協助。」林燦沒有說出實情,似笑非笑地看著馬面羅剎。

如果他真的可以找到七彩石,林燦也不用費盡心思去應對,這趟任務的獎賞也會拱手相讓。 隨著天色逐漸變暗,黃泉洞窟的周圍已經被霧氣籠罩。留在此地的孤魂野鬼只有二十幾個,其餘的那些跟著林燦他們去了幽冥河畔。

夜晚趕路對於他們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影響。一道道身影飛馳而過,陣陣風嘯聲捲起了地面的塵土、也驚動了周圍的鬼怪。

好在並沒有發生衝突、也沒有發生打鬥,天亮的時候就穿過了那片荒原。映入眼帘的是連綿起伏的山峰,以及濃霧瀰漫的樹林。

又過了二個小時,就看到了一條綠瑩瑩的河流。彎彎曲曲,波光粼粼,就像鑲嵌在峽谷之間的翡翠玉石一樣。

「前面就是幽冥河畔,能不能找到七彩石就看馬老弟的本事了!」黑無常突然開口道,說話的語氣帶著幾分調侃之意。

馬面羅剎心中一緊,不由自主地皺起了眉頭,「難道、七彩石在河底?河水有多深?」

鍾馗看了看馬面羅剎,隨即說道:「深淺並不重要,那可是從地底冒出的九幽泉水,碰觸之後就會失去靈魂意識。如果你想試一試、我們也不會攔你!」

「九、九幽泉水!」馬面羅剎輕聲自語道,心裡也是叫苦不迭。他知道七彩石難尋,卻沒有想到會是眼前的這個局面。

「你不是要找七彩石嗎?這就退縮了,還真是讓我感到意外!」黑無常繼續調侃,輕蔑的笑意盡顯臉龐。

馬面羅剎低頭不語,無比迅速地飛到了喻氏鬼怪的身旁,大聲呼喊道:「林都尉,九幽泉水是鬼魂的剋星,卑職實在是無能為力。之前的那番話太過冒失,還請林都尉多多包涵!」

林燦扭頭看了他一眼,毫不在意地說道:「尋找七彩石是為了冥界的安定,只要大家齊心協力,任何難題都能迎刃而解!」

「還是林都尉深明大義,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卑職一定照辦。」

林燦笑而不語,冷冽的目光始終盯著峽谷中間的那條河流。他知道馬面羅剎只是為了表明決心,知難而退也是情有可原。

沿著河流繼續飛馳,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林燦就看到了一條蜿蜒曲折的山溝。

山溝的二邊長著高大的樹木,茂盛的枝葉鋪天蓋地,有些地方已經連成了一片。

「喻氏鬼怪,前面有條山溝,下去看看!」林燦大聲呼喊,喻氏鬼怪調轉了方位,身子一沉就朝著地面俯衝。

黑白無常看到了這一幕,毫不猶豫地跟了過去,緊接著是鍾馗和牛頭馬面。山瑤和那群孤魂野鬼也從半空中緩緩而落。

轟隆一聲悶響,喻氏鬼怪的雙腳踏在了褐色的岩石上。身後是那條綠瑩瑩的河流,前面十多米的地方就是樹蔭籠罩的山溝。

林燦從喻氏鬼怪的掌心跳到了地面,邁開步子就跑了過去。

來到跟前,他才發現那條山溝與自己所站的地方有五六米的落差。如果將此處打通,九幽泉水就會傾瀉而下,河底的七彩石也會慢慢顯露,到時候就能隨意撿取。

這個想法讓林燦欣喜不已,臉上的笑容悄然綻放。他並不擔心腳下的岩石有多麼堅固,就算是『銅牆鐵壁』也要將其擊碎。

回到北宋當大佬 「林都尉,現在怎麼辦?尋找七彩石是閻王的命令,這趟任務恐怕難以完成。」鍾馗緩步而來,說話的語氣略顯無奈。

黑無常隨手一甩就把滅魂斬扛在了肩上,隨即說道:「七彩石就在河底,誰有本事誰去撈。大不了空手而歸,回去一起受罰。」

牛頭馬面不約而同地看向黑無常,想要反駁又不敢開口。面對綠瑩瑩的九幽泉水,他們也是束手無策,只能暗自嘆息、沉默不語。

林燦笑了笑,不慌不忙地說道:「只要在此處挖一條溝渠,河水分流之後,下游位置就會慢慢乾涸,七彩石垂手可得!」

此話一出,鍾馗他們幾個恍然大悟,看向林燦的目光都帶著幾分崇敬之情!

「林都尉請放心,卑職的鎖魂鏈無堅不摧,這件事就交給我來辦。」話音剛落,馬面羅剎就甩出了手中的鐵鏈。

砰、一聲悶響傳來,淡金色的鐵鏈刺進了地面,一道道細長的裂縫蔓延而出。

「無堅不摧就是這個樣子?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黑無常冷笑一聲,握住滅魂斬、扭轉腰身劈了下去。

轟,刀尖沒入地面,一尺多寬的裂縫不停地向前伸展,激蕩而起的風浪讓周圍的樹枝紛紛折斷。

馬面羅剎皺了皺眉頭,舉起鐵鏈用力一拽。

砰、砰、砰…,一塊塊岩石隨著鐵鏈的起伏迸射而出,掉落時、就能聽到呼呼作響的風嘯聲。圍觀的孤魂野鬼四散逃竄,臉上的神情無比驚慌。

「少主小心!」喻氏鬼怪伸出了手掌,毫不猶豫地捧起林燦,縱身一躍就飛到了半空。

「一條溝渠而已,還是讓我來吧!」山瑤緩步上前,輕輕的揮動手臂。

轟隆隆、地面顫動不止,不計其數的裂縫朝著四面八方蔓延。大大小小岩石緩緩升起,綠瑩瑩的九幽泉水從岸邊流淌而出,片刻之後就聽到了嘩嘩啦啦的水響聲。

「你們都不行,還是山瑤厲害!」 我只是個小歌手 王氏鬼怪趴在藤簍邊沿喊了一句。

鍾馗大笑不止,白無常輕聲嘆息。黑無常和馬面羅剎是羞愧不已,低垂著腦袋退到了一旁。

牛頭羅剎滿臉震驚,目不斜視地盯著飛起的岩石相互重疊。最後凝聚成了一個整體,轟隆一聲落在了山坡上。

數米寬的溝渠即平整、又筆直,流淌的九幽泉水也是越來越洶湧。五六米的落差已經形成了一道霧氣繚繞的瀑布,山溝里的枯枝腐葉隨著水流的衝擊奔涌而去。

林燦來到了地面,靜靜地看著那條溝渠,心懷感激的同時、也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

三個小時過後,下游位置的河水下降了一半有餘。裡面的樹木、藤網、石塊,漸漸浮出了水面。

林燦他們沿著河岸前行,個個都是喜笑顏開、滿懷期待。他們一心想著七彩石,至於山溝的另一頭通往哪裡,似乎並不重要。

……

幽冥山脈的最深處有一個環形的山谷,距離河岸不到一百里。山谷的中間位置佇立著九尊『殘破』的石像,有的缺少手臂,有的只剩半個頭顱…

正在這時,荒草密布的低洼處湧出了一片淡綠色的泉水,悄無聲息地朝著那些石像逼近。

最前面的那尊石像布滿裂痕,肩膀位置還有一個巴掌大小的缺口,看上去就像受到了猛烈的撞擊。

淡綠色的泉水碰觸到石像就被吸了進去,緊接著就冒出了一陣純白色的霧氣。一道道裂痕迅速復原,缺失的部分也從各個角落齊聚而來。

呼、石像的嘴裡吐出了一道金色符咒,隨即睜開了雙眼。 在水流的衝擊下,那條溝渠變得越來越寬,轟隆隆的水響聲就像烏雲密布的天空傳來的雷霆之音。

放眼望去,河流的下游已經乾涸,視線所及的範圍就有一顆顆光滑圓潤的七彩石。有的露出了一半,有的卡在了石縫中。

這種晶石並不多見,大多數都來自地底深處,本身就有著極其絢麗的光澤。在九幽泉水的浸泡下更是顯得與眾不同,就連散發出的光霧都是五彩斑斕。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下去撿啊?」鍾馗喊了一句,岸邊的孤魂野鬼快步向前,踩著濕軟的泥沙找尋七彩石。

「還是林都尉有辦法,這趟任務可以順利完成!」白無常看了看分散在周圍的孤魂野鬼,說話的語氣無比喜悅。

林燦笑了笑,不以為然地說道:「消滅鬼王也好、找尋七彩石也好,這一切都是大家的功勞。回去以後論功行賞,我相信閻王爺不會虧待大家!」

王氏鬼怪從藤簍里爬了出來,仰著頭問道:「山瑤、你想得到什麼樣的獎賞?」

山瑤笑而不語,緩步走向林燦,「林都尉、我有一個請求,以你的身份和地位應該可以做到!」

王氏鬼怪挺了挺腰身,一臉驕傲的開口道:「那是當然,我們少主可是鬼司都尉,除了閻王以外,整個冥界的鬼魂都要聽命於他。」

林燦瞪了王氏鬼怪一眼,最後將目光移向山瑤、「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絕不推辭!」

「上一次遇險,多虧了黑白鬼使鼎力相助,這才逃過一劫。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決定放棄那座洞府,找個清靜的地方修建一座殿堂樓閣,不知林都尉能否幫忙?」

「殿堂樓閣?」林燦思索了片刻,抬眼看向山瑤、「這件事我可以幫你,不知山瑤姑娘想在何處修建殿堂樓閣?」

「就在枉死城的南邊,那裡剛好有一片紫木樹林!」山瑤的語氣十分輕柔,看向林燦的目光帶著幾分懇求之意。

「太好了,我們四兄弟也要住進去。」王氏鬼怪喜不自禁,站在林燦的肩頭手舞足蹈。

林燦笑而不語,點了點頭就將目光移向灰暗的天空。他當然知道王氏鬼怪對山瑤的那份情意,如果可以朝朝暮暮、相知相伴,他這個少主一定會竭盡所能地給予幫助。

……

……

天黑以後,所有的孤魂野鬼聚集在河岸邊的空地上。他們不知疲倦,交談甚歡,儘管是滿身泥濘,也遮蓋不住心裡的喜悅之情。

另一邊的空地上,黑白無常和鍾馗他們正在整理堆積成山的七彩石。個個都是喜笑顏開、樂在其中!

這一次的收穫比他們想象中的還有豐厚,無論是七彩石的成色、還是數量,已經超出了之前用魂靈丹換取的那一批。

「回稟林都尉,一共有五千三百八十六顆七彩石,應該是夠用了!」鍾馗轉過身來,心滿意足地看著林燦。

「很好,這一趟沒有白來。你們早些休息,明天繼續尋找。」林燦看了看周圍的那群孤魂野鬼,邁開步子走向不遠處的那片樹林。

不知為何,他能夠感應到一股奇異的力量在召喚自己的靈魂。就像被巫師下了魔咒一樣,無論身在何處都能被對方知曉。

「少主、我怎麼感覺不對勁,這裡比別處更加陰冷。」喻氏鬼怪趴在藤簍的邊沿,無比凝重地探聽著樹林里的動靜。

「怕什麼,鍾馗他們就在附近,又不是沒有殺過鬼王。」話音剛落,王氏鬼怪一躍而起,啪的一聲就落在地面。

「是嗎?鬼王真有那麼好殺、你們又何必尋找七彩石?」清冷的聲音突然響起,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子從樹林深處緩步而來。

「少主小心!」喻氏鬼怪跳到了地面,毫不猶豫地變換了身形。另外的二個鬼怪爬到了林燦的肩膀上,虎視眈眈的看著前方。

「這才幾日不見,你們連少主夫人都忘了嗎?林燦、你這樣對我不太合適吧?」女子的語氣帶著幾分責怪之意,聽起來卻是那麼親昵。

「女鬼將,蘇黎、原來是你啊!」林燦笑了笑,不緊不慢的說出了對方的名字。

喻氏鬼怪鬆了一口氣,側過身子站在一旁。他知道自己不是女鬼將的對手,也就沒有必要去招惹,除非是萬不得已。

「冥界這麼大,我可以輕而易舉地找到你,是不是感覺很奇怪?」蘇黎一步跨出就來到了林燦的面前,仰起頭、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那股靈氣的原因,被你吸取之後就可以感應到我的存在!」林燦看了蘇黎一眼,又接著說道:「你來這裡找我不會是為做鬼夫妻吧、我可不願意。」

蘇黎冷哼一聲,皺著眉頭看向林燦、「我勸你們儘快離開幽冥山脈,若是晚了就來不及了。你們殺了鬼目只是運氣而已,另一個鬼王即將醒來,就算是五大閻君也要退避三舍。」

「照這麼說、你是知道另一個鬼王藏在何處,可不可以帶我去一趟?」林燦並不覺得鬼王有多難對付,反倒是想儘快離開冥界,所以才會如此心急。

「你我非親非故,立場也不同,我為什麼要幫你!」蘇黎無比堅定回應道,就像拒絕了一樁不合心意的婚事。

林燦正要開口說話的時候,就有一股無比陰冷的風浪從半空中掠過。低垂的枝葉隨風擺盪,緊接著就聽到了河岸邊傳來的慘叫聲。

「鬼王的靈魂意識已經恢復了七八成,一定要阻止他吸取三魂七魄,要不然就麻煩了。」話音剛落,蘇黎的身影一閃而過,轉眼就消失不見。

「過去看看!」林燦大聲喊了一句,邁開步子就朝著樹林外面跑去。

咻、咻、咻…,接二連三的弩箭呼嘯而去,火焰爆裂時、就看到了半空中的五尊石像。

那些石像都有七八米高,表面布滿了暗紅色的紋路,張開嘴的一瞬間就有綠瑩瑩的液體噴涌而出,落在鬼魂的身上就冒出了一陣濃郁的白霧。 林燦來到河岸邊的時候,蘇黎已經對其中的一尊『石像』發起了攻擊。飄忽不定的身影時隱時現,手中的一柄短劍閃著幽冷的寒光。

另外的幾尊石像被鍾馗他們圍在了中間,各種法器輪番攻擊,好似敲擊銅鐘的聲響回蕩不止。

如此猛烈的攻擊也沒有讓石像破碎,只是在表面留下了幾道細密的裂痕。

當那綠瑩瑩的液體流出時,所有的裂痕消失不見,就像從來都不曾出現過一樣。

「山瑤、你沒事吧?」王氏鬼怪迫不及待的問道,臉上的神情無比憤怒。

若是可以飛起來,他會毫不猶豫地衝天而起,用自己的身軀為喜愛的女子遮風擋雨。

「你們千萬小心,那些石像很是詭異,竟然噴出了九幽泉水!」

山瑤急忙提醒道,此刻的她一襲白裙,頭頂上方懸浮著一塊灰褐色的巨石,但還是破了衣衫、傷了手臂。

此番偷襲來勢迅猛,一百多名孤魂野鬼四散而逃,看上去就像打了敗仗的士兵一般。反倒是那些受傷倒地的孤魂野鬼射出了一支支弩箭,這才擋住了石像的去路,也為鍾馗他們爭取了一些時間。

「蘇黎,這些石像究竟是什麼鬼東西?」林燦停下了腳步,抬手轟出了一道火焰掌。

夜空被照亮的一瞬間,幾尊石像的目光不約而同的看向地面,緊接著就是一道紫紅色的火焰從嘴裡飛射而出。

「少主,小心!」喻氏鬼怪驚呼一聲,縱身一躍就擋在了林燦的面前。

砰、砰、最前面二道火焰擊中了喻氏鬼怪的胸膛,一股黑色的黏液順著傷口不斷溢出。另外的三道火焰繞開了喻氏鬼怪、呼嘯著沖向地面。

「少主退後!」王氏鬼怪伸出了手臂,抓住林燦的肩膀用力一拽。

砰,砰,砰、王氏鬼怪的一條手臂應聲而碎,被火焰擊中的腹部湧出了一股幽藍色黏液。但他並沒有因為疼痛而叫喊,只是緊緊地皺著眉頭,咬牙切齒地看著那幾尊石像。

轟,喻氏鬼怪落在了地面,高大的身軀不停地顫抖,喉嚨里還發出一陣哼哼唧唧的聲音。

「大哥!」李氏鬼怪和梁氏鬼怪飛奔而去,轟隆隆的腳步聲讓整個地面顫動不止。

林燦被王氏鬼怪拽飛了十多米,當他爬起來的時候,一道紅色身影衝到了他的面前。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一百多年前,幽泉鬼王的靈魂意識被『地藏王』封印在九尊石像內,若不是你們尋找七彩石,他也不會這麼早醒來!」

說話的女子正是蘇黎,她瞪了林燦一眼,又接著說道:「你們惹出的麻煩、你們自己去解決。你也看到了,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鬼王、幽泉?來得正是時候,還有四尊石像在哪?」林燦滿臉期許地看著蘇黎,神情略顯凝重,心裡卻在盤算著應對之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