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峰和顧念奴,還有太易教的長老都頂住了靈魂威壓。

很快,又過了半個時辰,太易教的長老狂笑:「三個時辰到了!」

三個時辰一到,太易教長老周圍的字帖忽然消失,靈魂威壓也隨之消失。

「哈哈,你已經闖過七關,可以去闖第八關,或許有機會接受那渾蛋的傳承……」

一聲大笑聲傳來,與此同時,太易教的長老身影一陣模糊,嗖一聲消失不見。

這道大笑聲傳遍整個通天橋,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包括葉峰和顧念奴。

「我們還有半個時辰……沒想到已經有人提前通過第七關了。」顧念奴看著葉峰,玉容一變。

「有機會接受傳承,未必就真能成功,我們未必沒有機會。」葉峰笑道。

似乎受了葉峰的感染,顧念奴也笑了起來,輕鬆了不少。

兩人就這樣繼續抵擋著靈魂威壓,靜靜等待著……

終於,半個時辰過去了,葉峰和顧念奴兩人也堅持了三個時辰。

「哈哈,沒想到這次居然有三個人成功了,你們也去闖第八關,接受那個渾蛋的傳承吧!」

雷鳴般的大笑聲再次傳來,幾乎同時,葉峰和顧念奴兩人也憑空消失不見。

下一刻,葉峰和顧念奴同時出現在一個符文空間中。

在他們前方,赫然是一個符文構成的台階,台階盡頭居然是一個億萬枚符文構成的漩渦,也不知通向什麼地方。太易教的長老並不在,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登二十階台階之人,可得吾之傳承……」一道蒼老的聲音傳遍整個符文空間。

葉峰和顧念奴相視一眼,朝著台階飛去,落在台階最下方的平台上。

「嘿嘿,我可提醒你們,兩個人一起上通天橋的話,難度會提升兩倍。還有,你們最好不要使用化身,剛才有個蠢貨,他居然只讓一個化身來登通天橋,結果……嘿嘿,結果怎麼了,你們自己猜吧。」

一道笑聲忽然傳來,這個符文空間內的大橋居然也叫「通天橋」。

「你先上去!」葉峰和顧念奴幾乎不約而同的看著對方說道。

「裴前輩說過, 風流皇帝傲臨天下 ,你上去的話,得到傳承的機會更大。」顧念奴正色道。

「你的實力比我強,你的機會或許更大一些。」葉峰笑了笑。

「你不上去,我也不上去。」顧念奴很堅決。

「嘿嘿,忘了告訴你們,即使等上第二十階台階,也不會馬上得到那渾蛋的傳承。所以,你們誰先上去都無所謂,更何況,你們也未必能登上第二十階台階。」剛才提醒葉峰兩人的人笑了起來。

「現在你該放心了吧?」顧念奴笑道。

葉峰點了點頭,當先登上了通天橋。

「其實,誰先登上第二十階台階,誰就能得到那渾蛋的傳承,剛才兔爺我只是跟你們開玩笑而已。」

自稱「兔爺」的人哈哈大笑,語氣中有種說不出的暢快。

聞言,葉峰臉色一變,想從通天橋上退下,可卻根本無法後退,像是被釘在台階上一樣。

「哈哈,忘了告訴你,通天橋可以激發登橋之人的潛力,潛力耗盡才能退後,否則只能往前走。走得越高,說明潛力越強,那渾蛋臨死前說過,只有潛力達到二十階台階的人才配做他的傳人。」兔爺大笑。

葉峰臉色一沉,他真想把這該死的兔爺活活掐死,居然到現在才把這些事說出來。 「哈哈,小子,你恨我也沒用,還是趕快登通天橋吧。」兔爺大笑。

葉峰深吸口氣,朝著通天橋上走去,剛剛登上第二階,他的力量就開始提升,十萬、二十萬、三十萬……轉瞬之間,他的力量居然超越了八十萬斤。

「不是真的提升了力量,只是一種假象……」葉峰喃喃自語。

「你猜的沒錯,這確實是一種假象,能在第二階台階站穩的最低要求是擁有八十萬斤力。」兔爺笑道:「你的力量達到了八十萬斤,說明你擁有登上第二階台階的潛力,只要你努力修鍊,日後肯定能達到這個高度。」

「第三階應該也是如此,如果沒有登上第三階的潛力,也無法站穩……」葉峰自語,邁步登上第三階台階。

「轟隆!」

通天橋震動,葉峰身上散發出浩瀚的威壓,他的力量和氣勢不斷攀升,轉瞬間就擁有了上百萬斤巨力。

「嘿嘿,不錯, 鎮國長公主 ,真是個廢物,你比他強多了。」兔爺大笑。

顧念奴玉容微變,剛才那人能在他們之前闖過第七關,實力肯定不凡,沒想到居然只能登上第二階台階。

忽然,葉峰繼續邁步,登上了第四階台階。

「轟隆!」

通天橋再次震動,葉峰的氣勢和力量繼續攀升,浩瀚的威壓席捲四面八方,連顧念奴都為之色變。

「第四階,嘿嘿,繼續努力,前幾年有個年輕人登上了第八階,你和他比起來還有些差距。」兔爺怪笑。

「第八階……」葉峰目光一閃,繼續攀登。

隨著葉峰登上第五階,通天橋再次震動,葉峰的氣勢和力量繼續攀升,威壓十方八面。

「第五階,天賦還過得去,可惜還是太差。」符文空間某處,一座漂浮在半空中的大殿中,兔爺笑了起來。

兔爺的身材很小,像個孩童,長著兔鼻,兔耳,兔毛,活生生一個人形兔妖。

「兔爺老大,他能登上第十階嗎?」兔爺不遠處,赫然有一隻大熊,居然是熊爺!

「哈哈,熊爺,這小子的天賦很驚人,我相信他肯定能通過第十階台階。」一頭神威凜凜的黃金九頭獅大笑,九個頭顱,九張大嘴,聲如雷鳴。

「這小子很邪門,他的潛力恐怖不止第十階那麼簡單。」一條三首血蛟笑道。

大殿中除了這些人外,天魔藤居然也在,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穿著黑衣的妖艷美人、一個紫衣老頭、一個氣質儒雅的青衣中年人。

其中最奇怪的是那個黑衣美人,她的上半個身子,居然是從一朵巨大的花朵中從生長出來的,很顯然,這個黑衣女子並不是人,而是寶葯!

「第七階了……」兔爺忽然笑了起來。

聞言,熊爺和三首血蛟等人齊齊齊齊看向大殿之外,他們的目光似乎能闖過密密麻麻的符文看到通天橋。

果然,葉峰已經登上了第七階台階,他的氣勢和力量已經攀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令人戰慄。

葉峰再次攀登,登上了第八階台階,浩瀚的威壓席捲四面八方。

「嘿嘿,第八階潛力,不錯,可惜還是不夠。」兔爺的笑聲傳來。

「第八階確實還不夠……」葉峰抬頭看著更高的台階,眼中閃過精光。

抬起腳來,葉峰再次攀登,登上了第九階台階,氣勢飆升。

葉峰繼續攀登,第十階、第十一階、第十二階,連續攀登三階,葉峰這才停了下來。

「十二階!」天魔藤和黑衣美人都很震驚。

「嘿嘿,十二階,天賦不錯,可惜還是差了一點。」兔爺搖了搖頭。

「哈哈,兔老大,你的要求太高,能登上十二階的已經很不錯了。」九頭獅笑了起來。

「轟!」

通天橋忽然震動起來,兔爺等人遙望過去,頓時看到葉峰已經登上了第十三階台階。

此刻的葉峰,氣勢如虹,根本沒有停下腳步,繼續攀登,第十四階、第十五階、第十六階。登上第十六階,葉峰才停下腳步,他的氣勢已經攀升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

「第十六階!」這次,除了那個氣質儒雅的中年人和兔爺外,熊爺等人全部一驚。

「龍爺,你當年登上了第十七階,這小子的天賦已經快趕上你了。」熊爺等人齊刷刷的看著氣質儒雅的中年人。

「他很不錯。」被稱為「龍爺」的中年人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我早就說過,這小子很邪門!」三首血蛟眨了眨眼睛。

「嘿嘿,你小子居然搶他的女人,等他日後變強了,你可就慘了。」熊爺看著三首血蛟,戲謔道。

「嘿嘿,熊爺,話可不能亂說,我什麼時候搶他的女人了?我可是有原則的人?」三首蛟龍嘿嘿怪笑。


「我說你搶了就搶了,哪來那麼多廢話!」熊爺哼了一聲,揚起熊掌扇了過去,直接把三首血蛟扇飛。

天魔藤和黑衣美人用憐憫的目光看著三首血蛟。

「轟隆!」

一聲驚天動地的震動聲從通天橋上傳來,兔爺等人齊齊看了過去。

葉峰居然登上了第十七階台階,說明他的潛力已經足以媲美龍爺!

這次,連龍爺的臉色也微微變了變,只有兔爺還能保持平靜。

這時,葉峰再次攀登,第十八階,第十九階!


恐怖滔天的威壓從葉峰身上散發出來,整個符文空間都為之震動。

「兔老大,這小子居然也登上了十九階。」熊爺等人齊齊看著兔爺,滿是震驚之色。

「都看著我幹什麼?」語氣微頓,兔爺笑道:「這小子的潛力應該不止於此,楊聖那渾蛋恐怕真的找到傳人了。」


「哼,那挨千刀的渾蛋,死了也不讓我們好過!」熊爺等人同時罵了一聲。


就在這時,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聲傳來,兔爺等人齊齊看向通天橋。

「轟隆!」

天地震動,通天橋上的葉峰已經登上了第二十階台階,威壓整個符文空間。

「老夫楊聖,賜聖皇圖於後世傳人,後世傳人當斬盡神魔一族……」

一道蒼老的聲音傳入葉峰耳中,緊接著,通天橋化作陣陣金光,消失在天地間。

緊接著,葉峰和顧念奴被一股無形的力量裹住,嗖一聲消失在符文空間。

下一刻,葉峰和顧念奴兩人憑空出現在靈虛福地一處樹林中。

一副金色畫卷從天而降,落在葉峰手中,畫卷上畫著一片蒼茫大地,天空中有九層雲霞,每層雲霞上都有無窮無盡的殿宇,或是莊嚴,或是典雅,一條金色大橋把九重天和蒼茫大地連接。

整副畫雄渾壯闊,筆鋒大開大合,卻又不失細膩,令人嘆為觀止。

畫卷最上方赫然寫著「聖皇」兩個金色大字,蒼勁有力,氣勢逼人。

「聖皇圖!」葉峰喃喃自語。

「葉大哥,你看這座橋,像不像……」顧念奴玉容微變。

「通天橋!」葉峰看著顧念奴。

「嘿嘿,小子,別猜了,聖皇圖上的橋確實是通天橋。」聖皇圖中忽然傳出笑聲。

葉峰和顧念奴臉色一變,齊齊看著畫卷。

「小子,你雖然已經是那個渾蛋的傳人,可是別妄想讓我們幫你。」聖皇圖中那人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