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白紙片赫然就停住了,一下子像是沒氣一樣,啪嗒的落在了地上。

我看了一眼這未名觀,雖然許久不來,可住在這裏的孤魂野鬼倒也打掃的乾乾淨淨,我本以爲還有雜草叢生,卻都是一片整潔。

我愣了愣

,爲什麼這白紙片最後選擇在這裏停下了腳步,莫非當年我被人設下陣法,就是在這未名觀?

可是不對啊,未名觀只有江離一個道士,江離怎麼可能會幹這種事情,我和江離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顯然他也並不認識我。

一下子,我的腦袋一陣疼痛,不知道該如何時候。

隱隱約約,覺得自己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祕密。

仔細一想,江離肯定不會在我的身體裏設下陣法的,更不可能曉得我爺爺當年建造九格宮的原因,不知道爲什麼,我就是相信他不會這麼做。

江離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在我身體裏設下陣法,而要設下這種陣法,還是在我出生的時候就設下了,那樣的話,我爺爺他們按理來說,應該早就見過江離了,可是顯然他們並不沒有見過。

而且劉爺爺說的是這個紙片人會帶着我來找到知道我爺爺建造九格宮的人,也曉得這個村子祕密的人,如果江離之前就曉得,怎麼可能到現在還在苦惱這其中的祕密。

所以,不是江離。

雖然我也不明白爲什麼白紙片會落在這裏,但是我想,也許是以前有人在未名觀住過吧。

我剛一準備離開,赫然一個聲音喊住了我,“小子,既然來了,怎麼又走了?”

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愣了愣,連忙轉過身,朝着未名觀裏面走了進去,推開大殿的門,裏面赫然坐着一個人,竟然是老瞎子。

我渾身一顫,這老瞎子爲何會在未名觀裏住着,這老瞎子見到我立即說,“前天來了只豬妖到未名觀來,你倒也是個仁慈的主,和江離倒也有些相似,不愧是師徒。”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老瞎子,“您怎麼在未名觀,您什麼時候過來的呀?”

老瞎子擡頭看着我,諱莫如深的笑了笑,“你需要找我的時候,我就會來,一切都有定數,你命中該來這裏一趟,我就不會讓你失望。”

老瞎子說的話,很是深奧,我也曉得,老瞎子這個人不簡單,當年可以預言我三個爺爺的命運,都全部被他說準了,他如此巧算天機的人,我會來到這裏,估摸着也是他早就猜到了的。

我立即開口,“村子裏有個劉爺爺,給我了個白紙條,說是可以幫我找到知道我爺爺建造九格宮祕密的人。”

老瞎子恩了一聲,極其淡定的看着我說,“那你找到了嗎?”

我愣了愣,則老瞎子這不就是明知故問嘛,我立即說,“它帶着我來到了未名觀,這未名觀里正好遇到了您。”

老瞎子又恩了一聲,隔了一會又開口,“那你有什麼想問的,就全部說出來,指不定我能幫上你什麼忙。”

老瞎子總是愛裝神弄鬼的,弄得我有時候分不清楚他到底是說的真話,還是假話。

“九格宮的祕密,我想要知道。”我一本正經的看着老瞎子說。

老瞎子似乎早就猜到了我想

問這個事情,顯得也不驚訝,反而是一種早就在等我問這句話的意思。

老瞎子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九格宮的祕密,可不只是你在打聽,整個三界都在這九格宮的祕密操心,你可知道,一旦你曉得了九格宮祕密後帶來的後果是什麼嗎?”

我愣了愣,知道這九格宮的祕密,難不成還有殺身之禍不成。

我想了一會,既然我來都來了這裏,不弄清楚九格宮的祕密,我是不會走的。

我立即對老瞎子說,“就向您說的一樣,既然來都來了這裏,哪裏還有回頭的事情,無論什麼後果,我陳蕭都不怕。”

老瞎子極其滿意的看着我說,“這九格宮,是你爺爺當年建造的,我不瞭解全部的事情,但是其中的一二,我還是知曉的。九格宮可以預測陰長生降臨的具體方位,同時利用九格宮,將目標的宿體轉移到其他人身上,利用九格宮陣法掩蓋住氣息,是爲了保護自己的孫子平安無事,否則就會陷入無盡的紛爭。”

我愣了愣,“所以說一開始我們家就被捲入了這場紛爭,所以我爺爺拼命修建九格宮,就是爲了保護我們家裏的人嗎?”

老瞎子繼續說,“可是這九格宮裏面的門道就多的去了,不僅僅有這一個功能,而九格宮,還對周武王同樣有保護的作用。”

我愣了愣,這九格宮爲何和周武王又有關係了。

老瞎子曉得我不明白原因,就繼續說,“這九格宮,具有扭轉乾坤的能力,而這周武王需要九格宮的這一部分的力量,通過陰童心、鬼王魂、天師油、十萬陰魂、陰長生的血、周武王的殘魂,一同在九格宮內做陣法,才能使得周武王復活,這也是爲什麼你們村子成了三界來往頻繁的地方。”

“也就是說,無論是陰長生,還是周武王,都需要這個九格宮,可是如今九格宮已經毀掉了,那是不是陰長生和周武王都無法復活?”我一臉好奇的問。

老瞎子繼續說,“你小子曉得陰長生復活的方法嗎?”

我搖搖頭。

老瞎子說,“陰長生的復活方法,有一半的記載,還有一半,只有鬼谷子的轉世才曉得,而大家都曉得的一部分,就是八枚靈珠子、天地人三皇、純陽之血、仙骨,據說當時的不倦上被銷燬了剩下的記載,也就不得而知了,所以你師父江離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復活陰長生的辦法,就是因爲這個。”

我哦了一聲,突然發現這要復活起來,還真是一個十分麻煩的工程。

老瞎子定眼看我,“如今九格宮雖然被毀,可也是因爲被毀的特殊性,造成了整個村子,形成了天然的九格宮陣法,也是爲什麼三界都想爭奪這裏,而且,有人透露靈珠子的下落,也跟你們村子有關係。”

“靈珠子在我們村子嗎?”我問。

老瞎子搖搖頭,“那不過是放出來的謠言,混淆視聽,這八枚靈珠子可不在這邊,應該在道教的周圍。”

(本章完) 至於為什麼不希望寶寶去,他自己也說不清楚,想不明白,乾脆就直接無視了那一絲不願……

「這麼說,應該讓寶寶跟他去?」墨九狸皺眉問道。

「九狸,你還記得自己回到凌天大陸的時候幾歲嗎?」紫夜不答反問道。

墨九狸聞言一愣,隨即明白了紫夜的意思,她靈魂穿越回到凌天大陸的時候,這具身體才十三歲,那時的她也不過是個孩子,卻早早的經歷了她那個年紀不該經歷的,一步步走到現在……

如今寶寶已經十七歲了,比起那個時候的自己,寶寶要強悍很多很多,只是因為她一直在寶寶身邊,一直將寶寶當成一個孩子罷了……

「如果,你不想寶寶以後離開你,就沒有能力處理任何事情,是時候放開手,讓她自己去成長了!星辰國也是你終究會去的地方,那個時候你或許可以看到長大后的寶寶……」紫夜察覺到墨九狸的想法,淡淡的說道。

「可是紫夜,寶寶她從來沒有離開過我身邊……」墨九狸明白紫夜的話,可是明白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

「難道你想讓她折斷翅膀,一輩子守在你的身邊嗎?還是一輩子無論飛到那裡,都要帶著你在身邊?」紫夜聞言反問道。

墨九狸……

「紫夜,寶寶不會有事對嗎?」墨九狸沉默許久后問道。

「嗯!放心吧,你要相信寶寶,她不是一般女子,是你的女兒,你該相信她!就像你娘親相信你一樣……」紫夜淡淡的說道。

「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想讓寶寶跟你去,只有一個辦法,你的坦誠,否則即便我答應,寶寶也不會去的!」墨九狸看著小星說道。

小星聞言看向寶寶問道:「寶寶,我真的有難言之隱,你能跟我去了之後再告訴你嗎?」

「抱歉,不能!」寶寶看著小星冷漠的說道。

她不傻,娘親說的沒錯,縱然她和小星有契約在,但是小星屏蔽了他的想法,即便有契約在,她也不知道小星在想什麼!如今一句有隱情,就對自己保留所有,還讓自己跟著他走,離開娘親,她腦子壞了才會答應……

這樣的契約者,她不需要……

而寶寶的心思如數被小星察覺到,小星眼底閃過落寞,心中一窒,沒有想到寶寶如此想他,可是他……

「墨姨……」小星求救的看向墨九狸道。

「我覺得你並不適合跟寶寶契約,因為你不配!」墨九狸看著小星冷淡的說道。

「墨姨,我……」小星聞言震驚的後退一步道。

墨九狸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小星,然後在心裡跟紫夜說道:「紫夜,寶寶一定要跟著他去星辰國嗎?我並不想寶寶跟這種人有關係!」

「有他在,可保寶寶無恙!」紫夜猶豫了下還是如實說道。

墨九狸聞言沉默了,原來這個跟寶寶有契約的星紋之靈,是寶寶的護身符,可是……

「寶寶,星辰國是你必須獨自去歷練的地方……」墨九狸想了想給寶寶傳音道。 我大概是明白了,這九格宮的祕密,也明白了爲什麼會有這麼多三界的人跑來我們村子興風作浪。

“對了,王爺爺給了我一個盒子,說咱們村子要出來一個幽冥霸主,會讓天下大亂,民不聊生,而這個東西是用來鎮壓它的。”話音一落,我就把這個盒子拿了出來,在老瞎子面前晃了晃。

老瞎子臉色一沉,眼神嚴肅的看着我說,“這東西不可拿出來,否則會丟了你的命。”

我愣了愣,這麼一個小盒子,這老瞎子臉色竟然變成了這樣,平日裏看他都是一副沉穩的態度,突然這麼一變,我倒有些不大習慣了。

“爲啥子怎麼說也?”我一臉不明白。

老瞎子很是嚴肅的看着我說,“這個東西你難道不曉得是對誰不利嗎?若是讓旁人曉得去了,你就是有九條命,都不夠殺。”

老瞎子平日裏很少這麼嚴肅的看着我說話,這樣子對着我,我突然意識到了這個盒子的嚴重性,立即就對着老瞎子說,“那這個盒子留不留得?”

老瞎子看了一眼說,“你把這盒子給我,我替你保管,我都是老骨頭一把了。”

我想了想,老瞎子肯定是不會害我的,就乾脆把盒子交給了老瞎子,老瞎子拿着盒子看了一眼,眼神裏很是嚴肅陰沉,隔了一會又開口說,“這個盒子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江離那邊我會跟他說。”

我恩了一聲,仔細一想,這些年,老瞎子的確都是在暗地裏幫助我們,雖然他很少和我們所接觸,可我越來越覺得,老瞎子是個值得信賴的人。

這老瞎子繼續說,“這盒子的事情,你可不要告訴任何人,除了江離,誰都不能說,你知道嗎?”

話音一落,這老瞎子則是主要到了我身後的馬瑩瑩,他微微皺着眉頭,“這孩子是道家的人,可身體裏還有隻鬼,怕是不能繼續呆着裏面了。”

這話一說,我心頭微微一愣,雖然說馬瑩瑩身體是有個小女鬼,可是她也不是壞人,我立即說,“不行,她們都是好人,不可以濫殺無辜。”

馬瑩瑩身體裏的小女鬼也復甦起來,馬瑩瑩整個人臉色變得陰沉,幽怨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老瞎子,“臭老頭,你們滿嘴仁義道德,卻還不是濫殺無辜,你是陰司的人,做事風格永遠都是陰司的作風,這盒子雖然會讓陳蕭有危險,可我相信江離來保管比你更妥當!”

我知道她是憤怒了,而且很不爽。

可她的話裏說的也很有道理,爲什麼不讓我給江離,江離的本事這麼大,他老瞎子雖然是神機妙算,可也不是能打的人。

這老瞎子一聽,勃然大怒,“我姜尚做事,豈有不對的道理!”

我想了想,這事情的確不能馬虎,立即就對姜尚說,“老瞎子,要不你把盒子給我吧,我交給江離,江離肯定有能力保護。”

可老瞎子的臉色很是不對,他手中本就握着盒子,忽然用力一捏,立即對我說,“我不能讓你冒險,這盒子就放在我這裏

。”

馬瑩瑩猛然大喊了一聲,“攔住他!”

不等我反應過來,這老瞎子突然朝着我拋了一個煙霧一樣的東西,弄得我一時之間,什麼也看不清楚。

等我再回過神來的時候,這老瞎子已經跑的無影無蹤了,我心裏一咯噔,這老瞎子亦敵亦友,我是不是不應該相信他?

小女鬼赫然走到我的面前,一個勁的數落我,“陳蕭,你腦子被驢踢了嗎?這老瞎子明顯是有問題的,你居然把盒子給了他,我看他顯然是曉得這盒子的厲害,怕你們傷了周武王!”

我心裏一沉,老瞎子看上去的確是在幫着我們,可剛纔拿盒子的時候,我又覺得老瞎子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眼下一切變得有些讓我捉摸不透,就在這個時候我本來讓豬妖躲在未名觀的,它突然走了出來,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小主人,你快走吧,這裏不安全,那老瞎子來的時候,身後跟了一羣陰司的人,估計就在這附近。”

我愣了愣,莫非這老瞎子和陰司又在一起勾結了不成,那我剛纔的盒子全然交給了他,豈不是會出大事情。

這豬妖見我有些動搖,立即又說,“小主人,我雖然也不是好妖,可你放了我一條性命,我是不會當白眼狼的,你趕緊離開這裏吧!”

此時小女鬼已經回到了馬瑩瑩身體裏,馬瑩瑩看着我說,“師父,時間快到了,咱們還要參加三界武鬥,現在不趕路,怕是要遲到了。”

我差點都忘了這個事情了,馬瑩瑩對我說,“師父,你不要擔心了,雖然老瞎子拿走了東西,不過只要我們見到了江離,江離一定會有辦法的。”

我恩了一聲,但願老瞎子沒有和陰司爲伍,否則他就知道太多我們的事情了,對江離很是不利。

老瞎子的亦正亦邪,弄的我現在已經全然不明白,他到底是跟着誰的了。

我和馬瑩瑩商量了一會,現在要去酆都城,不通過城隍廟那條路的話,就必須要坐大巴車,顯然要必須馬上出發。

如果只是用魂魄離身,的確可以利用城隍廟,去酆都城倒是方便,可如今是要參加武鬥,就不能這麼這麼走,必須要坐大巴車才行。

我和馬瑩瑩連口水都沒喝,就匆匆忙忙的從村子裏一路朝着鎮子上跑去,只有從鎮子裏開始坐車,纔去有去酆都城的車。

一番折騰,這車票差點還沒不到,我好說歹說,磨爛了嘴皮子才從別人手裏搞來了不要的車票,趕緊帶着馬瑩瑩就朝着酆都坐車去。

我和馬瑩瑩一路上,不知道睡了多久,兩個人完全累到趴下,這些日子高度的緊張,等我們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酆都城附近。

這酆都城的天空總是霧濛濛的一片,永遠沒有看到湛藍天空的時候,我有時候也在想,是不是因爲陰司的陰氣過濃,導致這個陰司連清澈的天空都沒有。

我和馬瑩瑩坐着小車,搖搖晃晃的的來到武鬥的臺子,還沒走到裏面,就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這些

人看上去和普通的人沒有什麼區別,我自然曉得,這裏畢竟是陽間的地盤,入鄉隨俗,就算他們平日裏長得歪瓜裂棗的,到了這裏也必須僞裝成人的樣子。

這三界來的人,怕是有好幾百號人,看上去各個都是三界精英中的佼佼者。

不過妖盟的人看上去是明顯,他們似乎有着特有的妖媚氣息,無論男女,邪氣十足。

就在此時,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背對着我,她穿着一身長款皮衣,披着長髮,看上去很是漂亮。

此時她緩緩轉過身來,見到我的出現,顯然也是有些驚訝,不是別人,正是許久未見的陸心。

陸心一臉好奇的朝着我走了過來,“你也來了?你是來參加武鬥,還是來看戲的?”

重生於世紀之初 我尷尬的撓了撓後腦勺,極其小聲的說了句,“我來參加武鬥的。”

陸心的臉色很是不好,立即對我說,“你有病!誰讓你來的!趕緊滾回去!”

我愣了愣,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陸心對我說話竟然這麼兇,我立即說,“不行,我必須要參加。”

陸心原本有些兇狠的目光,又緩緩暗淡了下來,一臉難受的看着我說,“你非要躺着蹚渾水,你知不知道,這次的武鬥,是三界一些事情,你一旦摻和進來,可就沒有回頭的餘地。”

我不明白陸心說的話,但是奶奶有一些事情隱瞞我,只有我挑戰三界武鬥,奶奶纔會把這一切全部告訴我。

我必須要知道這些事情。

隔了一會,陸心對我說,“對了,我不再抽菸了。”

我愣了愣,“你……”

陸心忽然笑了笑,“恩,你說你不喜歡抽菸的女人,我自然就改變了,我雖然不要求你一定要和我有什麼故事,不過我自己開心就行了。”

我有那麼一瞬間,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陸心又對我說,“這次三界的人,本事不小,你只需要記住,一開始,不用太用力,千萬不可讓自己的所有法術全部暴露,前面十次的武鬥,你可以輸四次,這樣你可以進入下一輪,到了下一輪,你就輸三次。”

我愣了愣,“武鬥,還有故意讓自己輸?”

陸心恩了聲,點點頭,“這武鬥可不是一天就能結束的,如果你覺得自己可以活到決鬥的那一天,你自然可以不用這麼做,但是聽我的話,總是沒錯的。”

我恩了一聲,陸心不會害我的,我知道。

突然陸心的身後來了兩個人,極其嚴肅的對着陸心行了個禮,然後說了聲,“烏鴉來了。”

陸心的臉色一沉,立即對我說,“你先去找你師父吧。”

我愣了愣,陸心似乎不希望我知道些什麼,我只好硬着頭皮點點頭,立即朝着人羣裏走了進去。

看了一眼,就顯然看到了江離,他們一隊人馬在武鬥臺的左邊。

我立即衝了上去,“師父!”

江離赫然擡起頭看着我,微微揚起嘴角,“來了。”

(本章完) 「娘親說的是真的?」寶寶聞言詫異的問道。

「嗯,只是娘親不太喜歡面前的小星,也不想讓你跟他在一起,可是紫夜說他在你才能安然無恙!」墨九狸沒有隱瞞寶寶,如實的跟她說道。

「娘親,如果這樣的話,那我去!而且,娘親你可以放心,我不會輕信任何人的,包括小星!」寶寶聞言想了想傳音給墨九狸說道。

「墨姨,我說就是了!」小星回神看著墨九狸說道。

「不必了,你在這裡等著,我帶寶寶回去收拾些東西!」看著小星冷漠的說道,說完手一揮,面前閃過一道華光,小星看到墨九狸和寶寶直接飛向星空不見了。

他心裡一驚隨即察覺到周圍出現了幻陣,這才想到什麼苦笑一下站在原地,他真的錯了嗎?他不說只是不希望寶寶有負擔,他不想寶寶受傷,他想最大限度減少寶寶的難過和不開心,只想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保護寶寶安然成長,走向她自己的路……

墨九狸帶這寶寶回到空間后,就讓寶寶覺得自己需要什麼藥材或者什麼,就讓小書幫她裝起來,自己則直接進入了空間的千年流速時間的地域,閉關開始為寶寶煉丹煉器……

墨九狸沒有別的想法,寶寶從來沒有離開過自己身邊,如果可以她願意跟著寶寶,一起去那星辰國……

既然自己不能跟去,她也為寶寶準備好所有的一切,保護寶寶安全無事才能安心……

這是墨九狸第一次全神貫注,什麼都不想,只想煉製出厲害的丹藥,最厲害的武器,可以保護她最珍貴的寶貝,她甚至忘記了時間和空間……

小金和小墨也理解墨九狸的心情,二話不說最大限度的配合著墨九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