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嫂抱着孩子現在池塘邊喂錦鯉,曲雨欣有些生氣地跑過去,叫住了月嫂:“今天天氣這麼涼,怎麼還帶寶寶出來逛!”

“我平常都這個點帶寶寶出來轉悠的,孩子天天悶在房子裏不難受嗎?” 重生九零俏軍嫂

曲雨欣越來越生氣,她吼道:“寶寶才幾個月大,你就帶他出來,至少得是晴朗的好天氣吧!這麼陰冷的天,帶出來感冒了怎麼辦!”曲雨欣生氣地想要抱回孩子。


誰知月嫂一轉身又躲開了曲雨欣的手,月嫂更加生氣了,怒吼道:“到底你是月嫂還是我?我經過專業培訓的,我可比你這個從來沒照顧過小孩的媽媽懂得多!”

“你!”曲雨欣又氣又無可奈何,她確實沒帶過寶寶,但是她知道這樣下去肯定會傷害到寶寶的。

正在這時,寶寶被她們的爭執嚇到,再一次大哭起來。

曲雨欣想要去安慰寶寶,月嫂卻一直推開她,她使勁地往前去,想要抱回寶寶。

卻在爭執中,月嫂一個踉蹌差點跌入池子裏,她害怕這樣下去會傷害到寶寶,便不再和她爭執了。任由月嫂抱着孩子。寶寶的哭聲越來越大,房裏的一個服務生聽到,便聞聲走了出來,月嫂見到此情形也不好再一直在外面轉悠,就帶着寶寶回去了。

一路上曲雨欣跟在月嫂背後,月嫂卻不讓曲雨欣進房間,一把關上了房門,曲雨欣氣的想哭,卻又絲毫沒有辦法。

只要寶寶不被她帶出來轉悠就好。

今天的一天過的格外的漫長,月嫂一天不讓曲雨欣見孩子曲雨欣只能自己在家裏瞎轉悠,要不就是坐在自己房間發呆,要不就是去寶寶房間門門口聽聽寶寶有沒有哭。

曲雨欣很想見寶寶一面,卻沒有辦法,宋壹又上班一直沒有回來,她只好自己一個人,沒有人能幫她。

就這樣。

膽戰心驚地撐到了晚上,李媽做好了一大桌子的美味飯菜。

什麼紅燒乳鴿,燉牛肉,螞蟻上樹,糖醋排骨,紅豆燕窩粥,酒釀小圓子,一大桌的美食,曲雨欣卻只吃了幾口就食不下咽了,她剩了很多飯菜。

李媽來收拾桌子的時候,很是疑惑,這曲小姐之前的飯量她記得不是這麼小的啊!

“曲小姐,怎麼了,是今天的飯菜不合胃口嗎?”

李媽有些疑惑地問道。

“不是的。”

曲雨欣看見李媽詢問她,便坦白告訴了她內心的憂慮,“李媽,我想看孩子,可是那個月嫂不不知道怎麼回事,她今天一天都不讓我靠近寶寶。”說到這,曲雨欣更加委屈了。

“什麼?這月嫂怎麼這麼大膽子!”李媽聽到也有些生氣,她拉着曲雨欣便往寶寶房間走過去。

李媽雖然也只是一個傭人。

但是她是這個家中資歷最長,最受人敬重的傭人,因爲大家都知道她在宋壹的心中,是比較重要的。所以在宋壹不在的時候,這個家都聽李媽的話。


月嫂看見李媽都來了,也不敢在說啥,立刻就開了門,很殷勤地讓曲雨欣進去坐着。

李媽把曲雨欣送進去了,才安心離開。

曲雨欣這纔有機會看見寶寶,但是李媽一走,這月嫂就怎麼也不讓曲雨欣碰孩子,寶寶又一直哭個不停。

曲雨欣看到寶寶的臉頰嘴脣緋紅,不同於往日的粉紅,這顏色一看就不太對勁,孩子又一直哭個不停。她直覺感到小寶肯定發燒了。

可是月嫂就是一直攔着曲雨欣,曲雨欣也不管不顧了一把推開月嫂,摸了一下寶寶的額頭,寶寶全身滾燙,肯定發燒了

曲雨欣看到現在這個狀況非常着急,趕緊抱起寶寶,想要去找醫生。

月嫂卻吼道:“大驚小怪,這是正常現象,我是月嫂,我不懂嗎?”便竭力去阻止曲雨欣找醫生。


孩子越哭越厲害,但是曲雨欣又被月嫂死死攔住,不讓她找醫生,她急得眼淚啪啪往下掉,房間裏的爭執聲越來越大,剛好路過的一個清潔工聽到這聲音。

他急急忙忙地跑去找李媽,說是曲小姐和月嫂在寶寶房間裏吵起來了,李媽聽此情形也非常着急地跑過去。

月嫂看見李媽來了,還是死咬不承認,說着:“小寶沒有發燒的,只是正常現象,哭久了有些發熱,李媽你別擔心啊!”李媽倒也沒聽她的話,直接摸了摸寶寶的額頭,立馬就辨別出了寶寶是真的發燒了,這才讓曲雨欣給醫生打了電話。

寶寶發燒,曲雨欣心裏平復了一些,她心想到:還好來的及時,不然如果發高燒,就更難辦了。

醫生給寶寶開了些藥,又給寶寶喝了些感冒沖劑,寶寶這才安靜下來。


曲雨欣也終於鬆了一口氣,已經快九點了,宋壹纔回到家

“這是怎麼回事?”

宋壹看到眼前慌亂的情形,臉.上還掛着淚水的曲雨欣,有些憤怒,冷冷地問道。

”是,是曲小姐,曲小姐非要抱小寶出去玩,這麼冷的天在院子裏溜達,把小寶吹感冒了。”月嫂爲了自保,不管不顧搶先告狀。

”我,明明就是你,是你非要帶小寶出去玩,要不是我將你拉回來,不知道小寶現在多嚴重了!”

曲雨欣越說越生氣,這月嫂竟然如此狡詐,“而且,你明知道寶寶發燒了,還不讓我請醫生來。

“我是個月嫂,怎麼可能基本常識都不懂!”月嫂也反駁道。

“夠了!”

宋壹的聲音變得非常的冷漠,大家都不敢說話了,房間裏靜靜的沒有一絲聲音,宋壹轉頭看了一眼曲雨欣,然後對着月嫂說道:“你,現在就走吧,以後也不用來了。”

月嫂聽到非常震驚,還假裝着自己很委屈的樣子,哭着喊着說我好委屈啊,結果宋壹越聽越氣,直接怒吼道:“滾!” 曲雨欣也被嚇到了,她被眼前很兇的宋壹嚇得不敢說話,自己一個人默默地跑到小寶身邊,看着小寶不敢看宋壹,嘴裏唸叨着:“寶寶,都是媽媽不好,媽媽沒有照顧好你,你不要怪媽媽啊,寶寶乖,我的寶寶最乖了。”

宋壹看到這個情形也沒說什麼,周圍的傭人都退下去幹自己的事了,過了一會小寶已經睡得很沉了,曲雨欣纔過去,小心翼翼地叫住宋壹。

“宋壹,…”

曲雨欣委屈巴巴地看着宋壹說道,“真的不是我,但是對不起,是我沒有保護好寶….”

“你,你是不是還在生我氣啊…”

“我相信你。”

宋壹看着曲雨欣的眼睛,說了這四個字。

他心裏想着會不會是自己太過於嚴肅了,竟然讓曲雨欣這麼怕他,然後他又蹲下身,和曲雨欣一起蹲在寶寶的嬰兒牀邊很溫柔地說到:“哪有媽媽那麼傻害自己的寶寶啊?”


說完,又很寵溺地笑了笑。

曲雨欣一想也是,自己還這麼着急去跟他解釋,哪有人傻到去相信一個媽媽害自己的寶貝啊,然後跟着宋壹一起笑了起來。

那天晚上,曲雨欣和宋壹都沒去休息,一直在寶寶的房間裏照顧寶寶。

夜已經很深了,曲雨欣終於忍不住,一點一點快要睡着。宋壹看着曲雨欣的頭一點一點向下彎着,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女人真是很可愛。

他輕輕地用手托住曲雨欣的下巴,然後將曲雨欣的頭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曲雨欣就這樣在宋壹的肩膀上睡了一晚。

宋壹擔心曲雨欣睡倒,就一直正襟危坐着,還用一隻手托住曲雨欣的下巴,以免她的頭倒下去。

第二天早上天剛亮時,宋壹的腿已經很麻了,但是他仍然堅持了一整晚沒有動。

宋壹快到上班的時間了,他小心翼翼地將曲雨欣抱起,將曲雨欣一個公主抱,放在了旁邊的大牀上,再用被子將曲雨欣蓋好,捏好被角後。

他走到寶寶那,俯身親吻了一下寶寶的臉頰,再輕輕地放慢腳步離開,關門的時候還回頭看了曲雨欣和寶寶熟睡的臉龐彷彿真有一種丈夫出門工作的感….

宋壹考慮着,曲雨欣如果天天這樣帶孩子肯定會很累的,又沒有帶小孩的經驗,乾脆找個月嫂好了,可是月嫂又擔心短時間內找不到合適的。

這時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姑姑,姑姑是一個很開朗善良,又會照顧人的人,於是他就請來了姑姑來照顧寶寶,姑姑很喜歡小孩子,一聽到要照顧小寶貝,就很樂意得一下答應了。。。曲雨欣一覺醒來又已經很晚了,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在溫暖的牀.上,有些疑惑,突然又想到昨天只有宋壹陪着她是宋壹把她抱上牀的嗎?

曲雨欣看着自己被捏好的嚴嚴實實的被角,臉頰不小心泛起了紅暈。

她剛醒不一會兒,寶寶也跟着醒了,不過寶寶竟然沒有哭而且睜大眼睛一直看着她,她也趴在嬰兒牀邊這樣看着寶寶。

寶寶很小,但雙眼皮卻是大大的,黑葡萄般的眼睛撲閃撲閃的,看了一會竟然笑了起來,曲雨欣看着寶寶這樣對她笑,她自己也樂呵樂呵地笑起來。

以至於她完全沒看見房間門口站着一位穿着華麗,行爲舉止都散發着高貴和優雅的女人一直含笑看着她們。

這位就是宋壹的姑姑,姑姑雖然年齡已經三十幾歲了,但是皮膚身行都保持的像二十多歲的女生,看起來非常地美麗迷人。

又比那些小女生多了一份成熟的魅力和優雅。

她看着曲雨欣和寶寶之間的遊戲,彷彿看到了曾經的自己自己年輕第一次生下寶寶的時候,竟然和曲雨欣的表現一模一樣,一起趴在嬰兒牀邊,和寶寶相視而笑。

勾起的回憶讓她心裏暖暖的,曲雨欣的第一眼也留給了她很深的印象。

她有些不忍心打擾到曲雨欣,但這時曲雨欣卻轉頭看見了她,立馬站起身來,很有禮貌地微笑道:“你好。”

姑姑看見也走進來,很優雅的對她點點頭說道:“你好,我是宋壹的姑姑。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和孩子的甜蜜了。”

“啊,哪有,姑姑您好,我是曲雨欣。”曲雨欣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你,你是寶寶的媽媽?”

姑姑突然非常震驚的看着她,眼睛裏一涌入了淚水,她握住曲雨欣的手,說道:“你好起來了?”

曲雨欣有些一臉懵,擺頭說道:“不,不是。”

可是姑姑似乎沒聽見她說話似的,抱住她流着淚說道:“我好想你啊,文雅,你這段時間受苦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姑姑,我…我….”

曲雨欣想說自己不是婉君的,但是又想到姑姑既然這麼喜歡這個叫文雅的女生。

要是直接告訴姑姑,我不是文雅的話,她會不會很失落啊…

我真不想當村長

曲雨欣感覺到自己的肩膀已經有了些許溼潤的感覺。

不知道爲什麼,雖然姑姑叫的不是她的名字,但是第一次體會到這樣被別人所需要的感覺,她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好了,姑姑…”

曲雨欣輕輕地拍着姑姑的後背,安撫着姑姑的情緒,非常溫柔地說道:“姑姑,別哭啦,雖然我不知道您說的那位….

曲雨欣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就看見突然出現在門口的李媽李媽衝着曲雨欣搖搖頭,示意她不要說出來。

曲雨欣雖然有些不懂爲什麼不能坦言告訴姑姑,但是既然聽到李媽這樣說,她便也很相信李媽,話到嘴邊也嚥了回去。姑姑抽泣着問道:“你剛剛要說的那位是什麼?”

“啊,“曲雨欣輕拍姑姑的手指突然愣了一下,又趕緊說道:“啊,沒什麼呀,就是想說,姑姑,我也很想你…”

李媽看着曲雨欣沒有告訴姑姑實話,衝曲雨欣慈愛地笑了笑,便也安心地離開了。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姑姑才停了下來。

“文雅啊,你這些年可是辛苦了。”

姑姑心疼地撫摸着曲雨欣的臉,溫柔地說道:“不過終於你回來了,這便好。”

曲雨欣心裏還是有些難受,畢竟自己不是姑姑口中所說的文雅。 聽着姑姑這樣溫柔地語調,姑姑又一直撫摸着她的臉,都感覺有點尷尬地手和腳都不知道該如何放纔好,她有些怔怔地看着姑姑,姑姑的眼睛裏還有之前未乾的淚痕。

“啊,我沒事呢!”

曲雨欣只好這樣迴應着。

豪門契約:總裁,先吃後愛 文雅,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

姑姑說着說着,突然又有些想要落淚,“不過這些年你去哪了啊?哪個醫生給你看的病啊?我們得好好去謝謝人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