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晚娘一直都被關到深夜,中途有人送來過一頓吃食,無人與自己搭話。

是夜,月上枝頭,顧晚娘看到外面有火把,來了一行人,看來頭並不小。是秦王殿下……

秦王殿下一推開門便瞧見了顧晚娘穿著男裝站在屋內,秦王是喜歡顧晚娘著男裝的,只有這樣才覺得她與那些普通的女子有些不一樣,更何況秦王給顧晚娘裝扮過女裝,雖是驚艷但是難免缺乏她獨有的味道。

秦王多欣賞了顧晚娘幾眼,並未與顧晚娘搭話。

顧晚娘:「不知道殿下將我關押到此處有何打算?」

「母后想要我娶你做側妃,曾與侯夫人商談過幾回,但是都被侯夫人以顧府的老祖宗,想要留你在身旁再多些時日拒絕了。但我聽聞前些時候你與梅家書院二公子的婚事,已經定下了。」秦王並不是來質問顧晚娘的,只是簡單的稱述一個事實,語氣冷淡,好似說的不是顧晚娘,而是顧府不守信用。

秦王又問道:「是顧府老祖宗做得主,還是顧三姑娘的意見?」若是顧家老祖宗的意見,顧晚娘並未這個打算,秦王不介意將顧晚娘收到王府,畢竟如今顧晚娘的名聲是雖做不得了秦王側妃,但收在府中,倒也是個有些別緻的美人。

要是是顧晚娘自己的主意……

秦王眼神中並無情愛,女人之於他,不過是有些有趣的玩意,如同那西域來的波斯貓,因為奇特又漂亮,給些寵愛倒也是可以的,但是若是那波斯貓傷了他,宰了那波斯貓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漂亮的事物雖然美好,但是也不是獨一無二的。

「是晚娘自個的主意,請的老祖宗做主。」

顧晚娘的聲音堅定而又有力量,聽到這句話,秦王眼神到底有些差異,他的目光落在顧晚娘的身上,並未多說,機會他已經給過她了,是她自己不珍惜。 李肅在呂布的命令之下,率領大軍以朝廷的名義,前去征討牛輔一眾

「奉先啊,雖說那李肅與你是同鄉之人,你對他多加照顧是應該的,只是讓他領兵去討伐牛輔一眾,是否過於草率了一些??」

王允如今在京城之中過得是十分滋潤,來到呂布這裡委婉的問道。

「司徒大人勿憂,我雖沒有什麼智謀,可尊軍規如山,我這同鄉在我這裡已下了軍令狀,到時若是失敗,直接拿他人頭祭旗便是!」

呂布冷冷一笑,滿不在意的說道。

「既然奉先將軍這麼說了,那我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如今那董卓殘部仍舊勢大,步騎兵數萬有餘,數倍與我,望將軍不可輕敵!」

王允有些擔憂的提醒

「放心,有我呂布在,無人能沖入長安!」

呂布豪氣壯志,手中的方天畫戟更是凌厲異常,當下大手一揮:

「若是大人沒有其他事情,奉先就要去操練兵馬,開始備戰了!」

「額!」

王允只得連連後退,被呂布的氣勢嚇得不敢說話

目送呂布瀟洒離開后,王允這才鬆了口氣,只是眉頭緊皺不松,剛剛那一刻呂布破體而出的殺氣讓自己感到致命的威脅,為何這個一向單純,喜怒溢於言表的人,現在竟然變得讓自己有些看不穿了?

「義父!」

一道嬌嫩的聲音傳來,貂蟬從一旁走了出來,對王允行了一禮

「貂蟬?額,如今應是呂夫人了!」

王允微微吃驚,旋即淡笑道,自己的連環計已經大功告成,再見貂蟬時,竟頗有幾分尷尬

「義父今日前來,可有什麼事情?」

貂蟬國色天香的面容之上,浮現出一抹笑容,傾國傾城的雙眸之上異彩連連

「沒什麼,找奉先談一些事情,無他,老夫先走了!」

王允盯著貂蟬,頗有思索后老眼微眯,沒說什麼,轉身就走了

「恭送義父!」

貂蟬眨了眨眼,不知何意,只能行禮送走王允

……

「呂布變了,或許不該將貂蟬存活下來啊!」

王允回到府中后,久久難以釋懷,自己一向以為可以將呂布操控於股掌之中,可在貂蟬和呂布在一起之後,這個呂布好像是變了一個人,有了很多心思,讓人難以琢磨

從楚幽王開始,帝王犯錯的背後似乎都有著那麼一個禍水紅顏,一切的錯誤似乎都怪罪到了女人身上~

很顯然,王允也未能逃脫這個原理

「大人,是否要將貂蟬?」

一道身影從暗中浮現而出,來到王允身前,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悄聲問道。

「不!現在還不是時候,這個時候若是激怒了呂布,只能適得其反,反被他先滅了!」

王允搖搖頭,雙眼眯得快成了一條縫,眼窩深陷,擺擺手讓那人退下

「得找個合適的機會啊!」

王允雙目無神,自喃道。

「玩家楊烈,參見司徒大人!」

正思索間,門外傳來了一道聲音,讓王允精神一振,連忙正襟危坐,嘶啞的喉嚨:

「進來吧!」

「是!」

楊烈的身影從門外走了進來,笑眯眯的對王允行了一禮:「大人!」

「免禮,楊將軍是最先反董卓的玩家勢力,可見汝深明大義,不忘漢室之恩,故,老夫特意培養你,這些你可知?」

王允深陷的眼窩之中,透出一絲精芒,看著楊烈問道。

「小人定不負大人期望,若有差使,上刀山下火海,亦再所不辭!」

楊烈立刻會意,連忙半跪而下,表態。 「呵呵,很好,很好!」

王允笑呵呵的上前,扶起楊烈,笑容掛在滿是褶皺的臉上,卻是讓人感受不到一絲笑意:

「楊烈,我不需要你上刀山,也不需要你下火海,只要你去輔佐呂布!」

「輔佐呂布?」

楊烈眉頭微皺,不知其意

「不錯,莫要小看這個呂布,過不了幾天,他的同鄉就該死了,到時,他會獲得長安的所有兵權,而這一切,都在他呂布的算計之中!」

王允點點頭說道。

「……」

楊烈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你說呂布天下無敵我都信,唯獨你說他算計人,我怎麼有些不信呢?

尤其是在天征之中

他的智力

可謂是慘不忍睹啊!

絕對是被惡魔照顧過的智商~

怎麼會算計別人?

「老夫也很詫異,他變了,在老夫連環計的時候,就有所察覺不對勁,太順利了,他就像是個傻子一樣,任由老夫挑唆啊!」

王允目光中似乎開始回憶著呂布的點點滴滴

「他可不就是個傻子么?」

楊烈瞥了一眼王允,心裡嘀咕道,三國里都這麼演,自信點,把『像』字去掉!

「直到今天,老夫才發現他真的變了,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董卓之死,李肅之死,兵權之變,恐怕下一步就是清理外患,奪取皇權啊!」

王允眼神之中有著一絲絲恐懼,又多了些詭譎~

「那大人的意思是?」

楊烈有些不可置信,呂布哪有他說的這麼恐怖,武力早就算是天征天花板了,若是再配上智力,那還了得?

「你去探探虛實,接近他,隨時向我彙報他的情況!」

「是!」

……

三日之後,

李肅討伐牛輔一眾,失敗而歸,敗退弘農縣

呂布得知后,雷霆大怒,將李肅處死,親自帶兵前往弘農,攔截下來想要一舉拿下弘農的牛輔等人~

一天夜裡,牛輔軍中突然發生騷亂,牛輔以為全軍叛變,嚇得收拾金銀細軟準備棄軍逃跑,其手下一個叫做赤兒的月氏胡人貪圖牛輔的錢財因而將其斬殺。在呂布派軍進攻牛輔之前,有傳言朝廷要將涼州軍盡數剿滅,所以牛輔已經是驚弓之鳥,不想這一陣無故騷亂卻間接葬送了他的性命。

李傕、郭汜等人回到陝縣,卻發現主公董卓已死,因而憤恨,遷怒於所領軍中的并州人,於是數百并州軍人慘遭屠殺。可董卓死了、牛輔也死了,這些人也不知道該去哪兒、該幹什麼,就打算遣散軍隊,各自回家種地算了。但他們又擔心朝廷圍剿,就先派個使者到長安請求赦免,沒想到,王允以一年之內不能赦免兩次為由拒絕了他們的請求。

李傕等更加畏忌,無所適從,正在這時有一人為他們分析了形勢:聽說長安那邊正打算將咱們涼州人斬盡殺絕,各位如若遣散軍隊隻身逃命,恐怕一個小小亭長就能把你們抓住。不如同心協力西進長安,為董公報仇。事成則可號令天下,不成再逃走也不遲。聞長安中議欲盡誅涼州人,諸君若棄軍單行,則一亭長能束君矣。不如相率而西,以攻長安,為董公報仇。事濟,奉國家以正天下。若其不合,走未后也。 碎石亂動,顫抖的地面咔咔作響,飛俠縱身一躍,一道弧光閃過,有光無傷。

呼啦!

徐銘依舊是土流壁抬起,這一次三層土流壁被橫切而開。

「小子!你死定了!」

飛俠一瞬到了徐銘的背後,狠厲的一刀。

這一刀在飛俠眼中徐銘早就結束了,可惜,徐銘嘿嘿一笑。

笑道:「你能找到我?」

飛俠眼中,瘦巴巴的徐銘到處都是,他感覺自己就是一個被無數的人圍住了文弱書生,柔弱無力。

飛俠光劍一動,快速彈出,在空中激起了幾計音爆,一剎那,幾個徐銘的分身便倒在了地上,可是,他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不論他速度有多快,對上了人,他就無法改變自己的現狀。

「轟隆隆!」

鷹老大眼睛瞪得如同燈籠,張口欲言而止,他恍恍惚惚,這一刻覺得自己都不真實了的,他要去從沒有想到徐銘會壓著飛俠打。

滿天的水斷波橫飛,飛俠就如同斷無頭蒼蠅,總是找不著徐銘確切的真身,因此,他哪怕是穿著高分子納米材料的戰鬥服也最終落得一個全身是傷的結果。

可是一個榜上有名的異人會甘於投降?

這完全不可能,哪怕是死,飛俠也不會就此投降,因為,高傲的人不會低下他高貴的頭顱。

兩把光劍抽出,這時候,受盡了創傷的飛俠沒一劍都會讓他奇迹一般的加速一次,最終他消失!

準確來說,他在徐銘眼前一片空間內化作了一道黑影,每過之處都會有殘影而生。

徐銘控制著分身始終找不著飛俠的蹤跡,最終,徐銘眉頭一皺,喝道:「我勸你最好老實投降,不然別逼我要了你的命!」

話雖中氣十足,可是飛俠並不買賬。

他瞬間移動到了徐銘的眼前,靚麗的弧線劃過,金鐵之聲響了起來。

「叮…」

飛俠突然臉色一沉,退了開來,迅速的逃離來了徐銘的範圍之內。

因為,剛剛他聞到了死亡的氣息。

面對更強者,一般大腦開發度高的人,第六感早就利用了起來,面臨死亡之時,總會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飛俠蹙眉,收回了雙手中的光劍,道:「小子,你…。」

望著旋轉著的雙眸快速恢復,由紅色的紋絡轉變成了黑色,一切終歸於正常,飛俠不敢動了。

而徐銘話語未出,地面上浮起來了一道土流壁,他坐在了其上,道:「我怎麼了?剛才不是叫我去死的?」

徐銘換抱著雙臂,點了一根煙,饒有興緻的等待著飛俠的回答,而此刻,徐銘腦海中。

【叮!宿主,今日還未簽到,是否簽到?】

徐銘默念。

「簽到。」

【叮!恭喜宿主獲得無等級封印術。】

「無等級封印術?」

打開個人面板,徐銘看著一串數據之下封印術的存在以及介紹,差點兒沒笑出來。

「沒搞錯?我需要用這種東西來封印尾獸?地球哪裡來的尾獸哦。」

徐銘再次默念。

「回收水龍彈,回收封印術。」

【叮!宿主是否真的確定回收?】

不假思索,徐銘道:「回收。」

【叮!恭喜宿主獲得積分一千,開啟積分商城。】

「積分商城?」徐銘索性道:「請打開積分商城。」

【叮!】

徐銘腦海之中浮現了一張商城界面。

商城界面之上全是火影忍者之中的忍術,這一點讓徐銘耐心的看了下去。

「一千積分的忍術怎麼這麼少?」

看著全是一萬起步的積分兌換按鈕,徐銘臉都綠了。

「血繼限界,全是一百萬以上?你讓我怎麼拿下這麼多積分啊!」

徐銘欲哭無淚的翻動著界面,這時候十維來了一個提示。

【叮!檢測到宿主積分難以獲取,因此,系統重新編排了任務,從此,任務完成也可以獲取積分。】

徐銘眼前一亮,道:「那,上一次的補上嗎?」

【叮,系統無法實現,對不起。】

「切!不就一點積分哦!」

徐銘滑動了一下,最終花了一千積分兌換了一個他曾經夢寐以求的一個忍術,通靈之術。

通靈之術,顧名思義就是召喚的意思,徐銘從小很喜歡坐在動物上征戰沙場的樣子,終於這一天也要來臨了。

抱著好奇心,徐銘完全沒有注意飛俠。

「小兄弟,你也知道,在這種亂世之中,人不狠也不行,所以…你給我去死吧!」

飛俠激光劍瞬間射出幾十米,刺向了徐銘,這一次,飛俠肯定自己一定不會錯了,這個就是真身了,因為其他的分身都看著真身完全沒有講話,並且真身動,他們沒有動。

收回劍,飛俠又聽到了一聲泡沫碎裂的聲響。

徐銘拍著手從分身群體之中走了出來,道:「沒想到,堂堂榜上有名的飛俠居然耍起來了這種卑鄙無恥的伎倆,真是讓人感覺可笑呢!」

徐銘一雙眸子瞪著飛俠,剛才那一瞬間,就是那麼一瞬間,飛俠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中了徐銘的幻術了,而自己還演繹著,像極了一個小丑。

「不!不可能!」

飛俠彈射而起,地面的石塊都震得會碎裂了開來,音速絕對是音速,破空之聲響起,飛俠知道自己是過不去這道坎兒了,於是拚死一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