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隱妻:前夫的溫柔陷阱 還有嗎?”

“還有什麼啊。”夢道臣急躁地低吼,血氣與殺機在悄悄蔓延

感覺到沉重壓力撲來的何名,嚇得臉色都發白了,想說的話被堵在了嘴上

“你就不能冷靜下來嗎?雅閣她現在沒有生命危險。”王虎走過來,按住了夢道臣

夢道臣拳頭捏得咯咯作響,不過卻是慢慢地冷靜了下來

“這件事情讓他知道可以嗎?”何名不敢再去問夢道臣了,而是他扭頭看向了滿臉掙扎的冰雅閣

冰雅閣緊緊地咬住下脣,瞪大着雙眼看向夢道臣

夢道臣正焦急地看向她,急切地等待着她的回答

突然,冰雅閣的眼神中做出了一絲決斷,眨動了兩下眼皮,

夢道臣見狀露出了笑意,欣喜地點了點頭,嘴裏喃喃道

“你這個傻子,有什麼事情不能跟我說的?”

何名也是欣喜一笑,扶耳告訴了夢道臣的解決之法

夢道臣一邊聽着,臉上的表情漸漸變得怪異,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冰雅閣一眼,一時間腦子都短路了

確實,這種事情真的普通朋友做不到

“這個是我煉製的一枚活血丹,將之給這位姑娘服下她就可以好個大半了,但同時她體內的藥性也會徹底爆發。”何名說完,拍了拍夢道臣的肩膀後,離去了

“這件事,你不要跟任何人說。”

“好。”何名應了一聲,揮了揮手,示意衆人離去

“謝了,我叫林小天。”

“我叫何名。”

在場的幾人聽得雲裏霧裏的,一臉茫然,但還是各自離去

夢道臣苦笑地走到冰雅閣的身邊,這時候的冰雅閣有些害怕,身體微微地移向一側,避開夢道臣,像一隻受驚的兔子

“你這丫頭,現在知道害怕了?以前你打我的時候不是挺大膽的嗎?”

夢道臣一臉壞壞地笑道,隨後一把抱起冰雅閣,消失在了深巷之中

“小子,你去你家的商行那裏去看一下,我記得有一種丹藥,應該能解這種毒,只是不知道有沒有?”

教我法術的陸先生 好的,師父。”

“唉。”

識海中的龍莫敵輕輕地嘆了嘆氣,透着淡淡的無奈與無力 夢道臣抱着身體越發滾燙的冰雅閣,停在了夢氏商行的門前


他還存着一絲的希望,想到這裏碰碰運氣

他知道冰雅閣選擇他,實屬無奈之舉

況且,以他的身份,根本就不能接受任何人

夢道臣將懷中的冰雅閣換了一個不讓人起疑的位置後,走了進去

一名眼尖的小管事見到夢道臣後,立即跑入了內屋之中

今天這裏的人有些多,皆是些傭兵,在購置療傷藥品,還有一些家族的長老,在這裏與小二攀談着,似乎在商談什麼事情

“你好,上次我要的東西,準備好了沒?”夢道臣上去詢問道,他本可以直接衝進去的,但這樣會引起衆人關注他的存在

“啊。”前臺的美女愣了楞,隨後立即反應過來

“原來是客官啊,有有有,這邊請,這邊請。”

“謝謝了。”夢道臣點了點頭,朝着內屋走了進去

“這個人是誰啊,竟然能進入裏面。”


“難道是要去見這裏的掌櫃不成?”

“見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陳掌櫃?你是不是傻?他纔多大啊。”

儘管已然很低調了,可還是有幾人的眼神極爲犀利,望着夢道臣漸漸離去的背影,小聲的議論道

“他是我們店的一位大客戶。”前臺的美女輕聲說道,聲音宛若銀鈴,清晰地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她望着夢道臣抱着的冰雅閣,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浮現出奇怪的神色

“啊。”剛走到一半,恢復了些許力氣的冰雅閣突然緊緊地抱住夢道臣,嘴裏傳出一聲令人瞬間便可**焚身的**之聲

她的身體開始在夢道臣的身上磨蹭,夢道臣很能明顯地感受到有一股柔軟在他的胸膛盪漾開來

夢道臣哪能受得了這些,頓時間口乾舌燥,一股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覺涌上心頭

好在他的定力還是有的,一把直接將冰雅閣推開,然而又覺得不妥,將冰雅閣攔腰抱了起來,小跑地衝了進去

“陳榮通,你快出來,你在哪啊,我有事找你,我快受不了了。”

急切的聲音從夢道臣的口中傳了出來,極爲清晰,響亮,幾乎可傳至後堂的每一處地方

大廳內,聽見夢道臣喊聲的陳榮通眉頭爲之一皺,剛剛有人告知他,夢道臣來了

不過夢道臣也不是每次來都是來找自己的,他就在這裏,夢道臣也是識得路的

可這次夢道臣竟然如此焦急,肯定是出了大事

“砰”一陣微風帶上房門,陳榮通消失在了原地

“陳榮通,你快出來。”

夢道臣大聲地呼喊着,速度幾乎到了極限

冰雅閣的手再次攀了上來,鮮嫩粉紅的小嘴脣輕輕地咬住夢道臣的耳朵,夢道臣眼中火光大冒,恨不得現在就把冰雅閣就地正法

“少爺。”一道殘影猛地衝了過來,勁風過後,陳榮通來到了夢道臣的身前

“這裏有沒有那種可以解類似**的藥物的,先給我拿幾種過來。”夢道臣焦急地說道,他的眼中瞪得老大,血絲密佈,他拼命地剋制着自己,生怕自己一眨眼就控制不住,掙扎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的痛苦

真的是太難熬了,他從小到大就沒吃過這麼大的虧

“跟我來。”話音一落,陳榮通便快速地衝入了內堂之中

“夢道臣,你這個狗東西,你再忍一忍,就快好了。”夢道不敢做太多的停留,跟了上去,同時對着自己,暗罵道

“這是丹藥,你自己動手,我就不打擾了,這是一個地下室,沒有我的命令,沒人會過來的,裏面有一個一樣的牆面,也是開關。”陳榮通將一枚丹藥丟給了夢道臣,同時一手用力地推了推牆面,一道暗門出現在了夢道臣的眼前,做完這些後,他轉身離去

他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夢道臣自己下決斷

“你這個人。”夢道臣苦笑着搖了搖頭,這個陳榮通明知自己都快把持不住了,還要在這個點上刺激自己,重重地晃了晃頭後,

用力推了下牆上的機關,衝了進去

“哈哈,剛剛真是好險。”回到林家的林旭輕鬆地說道

“是啊,剛剛我都以爲會沒命了。”林翠順勢倒在了林旭的身上,膩味地說道

“也不知道剛剛那個賤人現在怎麼樣了,看她還有幾分姿色的,要是給表哥玩弄就更好了。”

“切,我怎麼會對一個廢人感興趣,以她身上的傷勢,就算是神仙下凡也難以救她。”林旭很清楚,最後林翠給她灌的毒藥多麼的烈


若是平時,有人“解毒”的話,休息個十天半個月也就能好個大概

可他下手很重,若是誰還強行爲他解毒的話,必定是香消玉殞的結局

不解毒的話,也只能看着她活活經脈爆裂而死

他很自信,那個女子必死的結局

只要一死,那麼便是死無對證,王家也不敢對他怎麼樣,況且王家也不是那麼齊心的

“謝謝表哥。”林翠脆生生地說道,眼神中殘酷的笑意浮現

“哈哈。”

密室內,撕裂的衣部到處都是,皆是冰雅閣自己撕扯下來的

此時的冰雅閣已經安定下來了,她緊緊地纏住大棉被,呼吸均勻,俏臉之上的紅潮未褪,身上的衣服被她撕得都不成樣子了,上半身幾乎呈半裸的狀態

夢道臣遠遠地站,臉上帶着些紅潤,一抹苦苦的笑意翹起,沉沉地呼了一口氣,放心了下來

就在剛剛,被這個纏人的小妖精挑逗得,差點就乾柴烈火了

好在,一切忍過來了

平復了心情後的夢道臣輕輕地走了過去,看着冰雅閣吹彈可破的小臉,露出了愛憐的笑意,猶豫了了片刻後,終於是忍不住地伸出了手輕輕地撫摸着冰雅閣的俏臉,嘴裏喃喃道

“這就算做是利息了。”

其實他自己很清楚對於冰雅閣是怎樣的感覺

也知道冰雅閣對於他,也不是單純的朋友,同門師兄弟關係


他其實什麼都懂,卻是一直都在逃避

從小生活在帝都的他比別人見過太多東西,見過年紀輕輕妻妾成羣的,也見過求之不得,終日鬱鬱寡歡的,也聽過爲一人而誤終生

可他能怎麼辦,他知道得太多了

即便是拋開獸人的身份不說,他連自己的能活多久都不知道,就這樣看不見未來的他,能去耽誤一個女孩?耽誤別人的一生?

正因爲喜歡吧,所以纔不敢表現太多,生怕被看出來

“可能,只有這樣才能夠好好地這麼盯着你吧。”想到這裏,夢道臣突然有些感傷,用力地咬了咬牙

“我還是先出去了,不然陳榮通那個爲老不尊的傢伙都不知會胡思亂想些什麼。” 來自未來的科技巨頭 ,轉身走了出去

果不其然,剛走出沒多遠,夢道臣便看見了在小亭下的陳榮通

此時的他正笑嘻嘻地看向夢道臣這邊,但總給夢道臣一種奸詐的感覺


“這次多謝了。”夢道臣對着陳榮通恭敬地說道

“少爺,您不用這樣,這些都是我該做的。”陳榮通擺了擺手

“你等下叫人送幾件衣服過去,再拿些療傷的丹藥,嗯,反正雅閣想要什麼,就先給她,之後的帳我會慢慢還的。”夢道臣說道

“可如果雅閣小姐要找你呢?”陳榮通玩味地看着夢道臣,反問道

夢道臣猶豫了片刻後,點了點頭,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