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冰盾!”大喝一聲,慕容秋雙臂一橫,在他面前當即便閃現出了數百層透明的冰盾,在那金色斧頭光芒的反射下熠熠生輝。

金色斧頭撕裂空間,隨着一聲聲震耳的巨響,那擋在慕容秋面前的冰盾層層爆開,而在慕容秋的催動下,卻是又有着一層層冰盾不斷閃現而出。

然而,他冰盾凝結的速度根本趕不上金色斧頭破開的勢頭,只是片刻時間,那金色斧頭便已經撕裂層層阻礙來到了慕容秋的跟前。

“大荒重拳!”待那最後一層冰盾被破開,慕容秋再度一聲大喝,一道璀璨的能量光拳頓時向金色巨斧迎了出去。

“轟!”空間在顫抖,在一聲炸響當中,一斧一拳雙雙爆開,肆意席捲的能量將天上的陽光都是遮擋而去,就是相隔甚遠的楚禹國廣場,衆人都感覺顫了一下。


國王那金色的巨斧被慕容秋的冰盾擋了幾下,勢力大減,這一下才被慕容秋給震碎。

廣場當中,衆人扯着脖子望着天空中的戰鬥,所有人心底都是深深的震撼了一下,這就是涅槃境的力量,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只能仰望。

張林站在人羣當中,心中不免有些着急起來,剛剛慕容秋已經呼喚了救兵,若是國王不能快速將慕容秋解決的話,等太清派掌門一到事情就不好辦了,這兩下攻擊慕容秋都沒有受到絲毫傷害,張林在擔心,國王究竟有沒有實力將慕容秋解決了,拳頭緊緊的握在了一起,他想上去幫一把手,但是他忍住了,他必須等,即便太清派掌門來了,他也不能貿然行事,天閣府沒有動手之前,他是不能動手的。

“還在等你的救兵麼,你已經沒有機會了,死吧!天狼之魂!”國王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太清派掌門跟他是一個級別的選手,在太清派掌門來之前他不能重創慕容秋的話,到時候死的就是他,這一下,直接準備下狠手。

慕容秋臉色變得異常凝重,不過他相信,他能夠拖到太清派掌門來的那一刻。國王手中手印飛速變幻,體內靈氣呼嘯而出,同時間,口中還喃喃的唸叨着什麼。

而隨着他體內靈氣的翻涌而出,天地間沸騰的能量飛速向他匯聚了過來,能量濃郁的程度,就是肉眼隱隱間都能夠看得清。

空間開始震盪,緊跟着廣場下衆人便是見到,在國王的頭頂之上,一頭巨狼的影子逐漸的顯現而出。

足有山嶽一般大小的巨狼一身火紅毛髮,帶着洪荒般的氣息傲立在半空當中,即便只是一道虛幻的影子,但在他那閃爍的眸子當中,仍然能夠看到一股異常強大的暴戾之氣。

虛幻的影子逐漸凝實,待到最後,一頭彷彿來自天外的巨狼赫然映入了衆人的瞳孔當中。

“昂!”巨狼現出,長滿鋒利獠牙的大嘴一張,一聲長嘯,響徹雲霄。

即便衆人相隔那巨狼甚遠,但那強大的壓迫之感仍然讓他們胸口有些發悶,實力稍弱者,臉色開始泛白。

在國王凝結巨狼之時,那邊慕容秋也是沒有怠慢,澎湃的靈氣潮涌而出,一把能量凝結的大刀在他面前閃閃發光,從那大刀上蔓延而出的能量波動能夠看出,這把刀應該不弱。

“本來不想看到今天的場面,但是你要逼我出手,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天狼之魂,殺!”國王面色陰沉的可怕,沉聲道了一句,雙臂向前一揮,那早就等待在那的火紅巨狼一個彈射,宛若流星一般便嚮慕容秋撲了過去。

“哼!想這樣就將我慕容秋擊殺,你太小看我了。大荒神斬,給我去!”在那火紅巨狼嚮慕容秋掠來之時,慕容秋雙掌向前一推,那瀰漫着令人心悸能量波動的大刀轟然迎了上去。

“轟!”只是一個簡單的碰撞,天空當中當即便宛如驚雷炸響一般,碰撞所產生的光芒,彷彿耀日一般。

火紅巨狼雙蹄猛揮,大嘴瘋狂撕裂,慕容秋的大刀也是不遑多讓,一刀刀瘋狂的向火紅巨狼掄了下去,兩者就這樣僵持在了半空當中。

雖然說慕容秋能夠將國王的巨狼擋下,但也是能夠看得出來,國王是佔着上風的,大刀每一次的掄下,慕容秋臉色都難看幾分,相反那邊的國王,卻是顯得比較輕鬆,時不時的向着火紅巨狼繼續灌注能量,把慕容秋的大刀逼得有些招架不住的架勢。

廣場之上,一道道目光緊緊的盯着半空戰鬥的場景,這種戰鬥已經深深將他們震撼住,在他們心中,這纔是真正的戰鬥。

兩者的僵持並未持續多長時間,如張林所料,沒有多大功夫,慕容秋的大刀就已經招架不住,在火紅巨狼拍下的一掌之下砰然爆開。

漫天的能量風暴席捲,將國王跟慕容秋的身形都是淹沒而進,而國王的巨狼也是在這撕裂之下受到了影響,不過卻並未散去,趁着大刀爆開之時,巨狼向前一撲,一掌直接拍向了慕容秋。

大刀被拍爆,慕容秋自然跟着受影響,在大刀爆開之時,他胸口一悶,身形頓時閃了一下,而就在這一瞬間,那火紅巨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已經來到了他的跟前,只看到一道火紅的影子閃過,慕容秋便感覺彷彿一座山撞在了自己身上一般,體內一股劇痛,緊跟着身形飛了出去。

國王不會給慕容秋喘息的時間,身形一動,向飛出的慕容秋閃掠而去,這一下,他要徹底了結慕容秋。

下面衆人不知道能量風暴中發生了什麼事,只看到突然間慕容倒射了出來,緊跟着國王跟在後面。

見到這一幕,張林心頭一喜,他知道,慕容秋已經落敗,下一刻,就等着徹底了結慕容秋。

然而,就在國王的身形即將靠近墜落的慕容秋之時,突然間從天際掠來了兩道身影,其中一個隔着空間一把便將慕容秋抓了過去。

“兩名涅槃境?”望着鬼魅一般突然出現的兩道身影,張林瞳孔一縮,現實跟他的計劃開始發生變化。 原本慕容秋已經落敗,就等着國王一招了結他,而就在這時候,情況發生了變化,從天際之邊突然掠來了兩名涅槃境強者,將慕容秋救了過去。

“慕容東海,那是太清派掌門慕容東海。”見到兩道身影,人羣中這時候有人驚呼道。

目光死死的盯着兩人,張林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原本在他的計劃當中,先讓國王跟慕容秋打起來,慕容秋絕對不是國王的對手,必然落敗,到時候自然就少了一名涅槃境對手,等太清派掌門來,雙方必然又會有一名落敗,剩下最後一名涅槃境,霍白華跟張林這時候再出場,在他們兩人的聯手之下,絕對能夠將那涅槃境斬殺,但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他沒想到太清派會突然再度冒出兩名涅槃境強者,他也從來沒有聽說過,太清派除了掌門慕容東海跟慕容秋以外還有別的涅槃境強者。

不光是張林,就是國王臉上都是濃郁的驚詫之色。慕容秋中招,現在已經構不成一絲威脅,在國王的預想當中,即便殺不了慕容秋,到時候憑慕容東海一個人也逃不出他楚禹國,但是現在,另外一名涅槃境的出現,已經完全顛覆了他的想法。

張林站在人羣當中,面色變得相當凝重,太清派現在又出現兩名涅槃境,等會兒打起來國王多半不是對手,等國王落敗,最後就剩下兩名涅槃境,這種情況之下,他不敢保證,天閣府的人還能不能再出來,沒有天閣府的霍白華,單憑張林一個人,是無法抗衡他們的。若是霍白華不出來,那麼便意味着,張林此次的計劃,泡湯。

不管最後會怎麼樣,現在局勢已經註定,他只能等。

“哼!國王啊國王,手段果然夠狠,利用迎親這個幌子來暗算我太清派,若不是我及時趕到,秋兒就死在你手中了。”慕容東海是一個看上去年過半百之人,一身淡藍色長袍,看他髮型還有裝束,倒是有些像修道之人。


慕容東海身旁是一位有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雖然中年人身上只是波盪着涅槃境初期巔峯的氣息,但臉龐上卻是一直帶着不屑的神色看向國王,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來頭。

“那是他咎由自取,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多說,來吧,你我早晚都有了斷的一天。”慕容秋被打得幾近殘廢,國王知道,這事慕容東海是不會善了的,他也不想廢話,該了的,始終是要了的。

“既然你有意針對我太清派,那麼今天,我就徹底解決你吧!”冷冷的朝國王道了一句,慕容東海又是偏頭看向了身旁的涅槃境初期巔峯,“裘使者,這人是跟我一樣的涅槃境中期,等會兒就麻煩你一起了,以便用最小的代價將他解決。”雖然說那涅槃境初期巔峯實力並沒有慕容東海高,但慕容東海在向他說話時,卻顯得比較客氣。

“這是自然,既然我跟你來了,就肯定會幫你,動手吧!”那涅槃境初期巔峯顯得非常傲慢,在他看來,有着他們兩名涅槃境,國王不會是對手的。


國王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與其等他們來攻擊自己,還不如自己率先出手,雙手一變,那剛剛擊敗慕容秋的巨狼影子再度凝聚而出。

“天狼之魂,殺!”帶着震耳的咆哮之聲,火紅色的巨狼一個彈射,猛的嚮慕容東海撲了過來。

慕容東海不比慕容秋,涅槃境中期不是擺設,一根金色的長矛幻化而出,直接向撲來的巨狼刺了過去。

“噗!”金色長矛看似不大,可威力卻是不弱,一陣音爆之聲後,長矛之尖居然刺進了巨狼的身體,頓時便將巨狼猛衝的身形擋了下來。

同時間,那裘使者身形一個閃掠,繞到了國王的身後,兩人呈夾擊之勢將國王困在了中間。

楚坤他們已經將太清派那幾個意動境解決,現在就在戰場之外,但是這樣的戰鬥他們根本插不上手,只能在那幹看着。

被兩人夾擊,國王也是意識到了危險性,雙手猛的一推,火紅色巨狼再度咆哮一聲,不顧刺進身體的長矛,狠狠的嚮慕容東海壓了過去。

慕容東海也不是吃醋的,手臂揮動,長矛一點點向巨狼刺了進去。

“轟!”抵擋不住長矛的尖刺,火紅色巨狼終於是應聲爆開,隨着爆開的,還有那金色的長矛。

雙手剛一收回,這時候身後裘使者的一道掌印便壓迫而來。

想都沒有想,國王轉身一掌便迎了出去,裘使者實力沒有他高,這一掌倒是被他化去,只是這時候,那慕容東海的一掌又是來臨。

裘使者被國王化去一掌,另外一拳再度轟過來,一時間,國王被兩邊同時攻擊,開始落入了下風。

天空中能量炸響充斥着衆人的耳朵,狂暴的能量風暴肆意的席捲,好在離廣場較遠,纔沒有波及到下面的無辜。

張林站在人羣中,目光緊緊的盯着半空的戰鬥狀況。

從形式上來看,國王已經處於下風,敗落是早晚的事,他所看的,是那涅槃境初期巔峯的戰鬥力。

戰鬥持續了一盞茶的功夫,在兩道兇悍的攻擊同時從天際落下之時,國王終於是靈氣不濟,抵擋不住,被轟地飛了出去,嘴角滲出了血跡。

不過他並未倒下,踉蹌的在半空晃了兩下之後,再次站穩身形。

“坤兒,快跑,跑出小靈域。”國王知道自己不行了,這種情況下,他必須要保住楚坤,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只要楚坤還活着,楚禹國就有重振的希望。

“不,父皇,我不走。”楚坤脾氣倔,看着國王已經受傷,他怎麼能就這樣離開。

“哼,想走,你還是顧着你自己吧!”慕容東海也不想讓楚坤離開,只要現在快速將國王斬殺,那楚坤自然逃不了。

因此,下一刻,兩人兩道異常兇悍的攻擊同時向國王甩了過來,準備以雷霆之勢將國王解決。

國王已經受了傷,哪裏還擋得住兩個人的攻擊,面前的靈氣屏障一層層爆開,最後砰然被轟飛而去,在天空劃出一道弧線,落在了廣場上的迎親臺上。

楚坤面色極度難看,見到國王被轟飛,身形一個閃掠,落在了迎親臺上,將重傷躺在迎親臺的國王抱在了懷裏。

“父皇!”國王已經說不出話來,只是看向楚坤的眸子中帶着苦澀之意。

國王落敗,不過戰爭卻並未就此結束,因爲慕容東海他們要的,是國王的命。

“本來我並未想滅你楚禹國,但你卻不開眼,現在你就死吧!”身形停留在半空之上,慕容東海目光陰厲的盯着國王,緊跟着,右手中指擡了起來。

“哈哈哈,真是精彩啊!沒想到小靈域也會有今天這麼精彩的戰鬥。”然而就在這時,天際之邊突然間傳來了一陣笑聲,緊跟着衆人便是見到,黑壓壓的一片人影,從天際正在向這邊掠來。 洪亮的聲音被靈氣包裹,迴盪在整個楚禹國上空,一片黑壓壓的人羣彷彿天兵一般向楚禹國廣場這邊壓了過來。

望着那一道道向這邊掠來的身影,慕容東海面色一變,伸出的手指收了回來,“這是,天閣府?”

很快,霍白華的身影便映入了慕容東海的瞳孔當中,見到霍白華,慕容東海心頭一凜,他知道,霍白華這是來撿便宜來了。

見到霍白華出現,張林心頭的大石終於放了下來,他等的,就是現在。

慕容東海這邊有兩名涅槃境,天閣府只有霍白華一名涅槃境,看表面形勢,貌似天閣府並不是對手,但張林等的就是這個時刻,即便偏離了他的計劃,他又怎能輕易放棄,這個時候,該他出馬了。

精瘦男他們已經被深深震撼,平時見都見不到的涅槃境,今天卻接連出現了五個,一個個扯着脖子望着天空之上,沒有人去注意身旁的張林。

緩緩將戴在頭上的斗笠取下,放進空間戒指當中,張林拍了拍精瘦男跟李隊長,李隊長轉過了頭,可精瘦男卻彷彿沒注意一般。

看着摘下斗笠的張林,李隊長愣了愣,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張林的面孔,在他想象當中,張林估計是一個及其醜陋之人,纔不敢讓人看到,卻沒想到張林居然長得如此俊俏,但這個時候張林摘下斗笠給他看,不知道是什麼用意。

用力拉了拉旁邊的精瘦男,硬是將精瘦男給拽了回來。精瘦男剛要發火,看着是李隊長,又是嚥了回去,而這時候,張林的面孔也是映入了他的瞳孔當中。

看到張林的臉,精瘦男一怔,他同樣沒想到張林竟然會長的這俊俏,只不過他總感覺這個面孔有些熟悉,好像是在哪見過,但具體在哪見過,他又是想不起來。

看着兩人的表情,張林笑了笑,“李隊長,多謝這幾天對小子的照顧,你們是我的朋友,我會記住你們的,等會兒我有些事要處理,待處理完後再來跟你們相聚。”張林的話整的李隊長跟精瘦男雲裏霧裏的,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意思。

“你要幹什麼去,現在很危險,你最好別走開。”看到張林要走,李隊長想勸着他,現在楚禹國內已經大亂,張林在他眼裏武尉的實力,出去要是發生點什麼事是不好應付的。

“放心吧!幾位保重。”拍了拍李隊長的肩膀,張林突然身形一震,一股強悍的氣息砰然爆開,李隊長跟精瘦男差點沒站穩,險些跌倒在地上。

“這是,意……意……意動境?”精瘦男差點沒驚掉下巴,猛吸了一口氣,眼睛鼓得跟牛眼睛一樣,臉龐上盡是濃郁的驚駭之色,李隊長愣在了原地,居然沒回過神來。

張林沒有管他們,深吐了一口氣,緊跟着身形一動,閃電般向霍白華掠了過去。

霍白華的出現,讓氣氛再度變得緊張起來, 小靈域三大勢力,現在算是聚齊了,只不過他們知道,今天之後,整個小靈域恐怕就只剩下一大勢力了。

霍白華的身影率先停在半空當中,在他後面,霍芊芊和幾位長老,天閣府所有化形境以上強者陸續而至,頃刻間,整個廣場上空便是被人影鋪滿,看這架勢,天閣府這次是傾巢而出了。

楚禹國高手階層已經重創,沒有了國王領頭,剩下的根本不敢貿然加入戰場,因此,現在的戰場,就是天閣府和太清派的了。

目光緊緊的盯着對面的霍白華,慕容東海臉色陰沉的可怕,他不知道爲什麼霍白華知道自己這邊有兩名涅槃境還敢殺上來,難道就憑他身後那一衆意動境麼!

咻!未等慕容東海開口,這時候一道身影突然從下面暴掠而來,最後停在了霍白華跟前,正是張林。

“呵呵,霍府主果然是守信用之人,知道情況有變都還趕來。”目光盯着霍白華,張林笑了笑道。

“呵呵,彼此彼此,你不也一樣守信用麼,而且,你的計劃還真實現了。”聽得兩人的對話,慕容東海臉色陡然一變,這個時候他才知道,原來他們一直被人牽着鼻子走,不過,已經晚了。

“好了,廢話不多說,動手吧,霍府主。”張林不想在這浪費時間,剛剛慕容東海跟那涅槃境初期巔峯已經經過了一番戰鬥,現在體內靈氣必然還未恢復,他越拖時間,對方便是越恢復的快。

“嗯!但是他們現在有兩名涅槃境,你看應該怎麼打呢?”霍白華點了點頭,目光頗有意味的瞅着張林。

張林很是清楚霍白華的意思,這個老狐狸是不會讓自己輕鬆的,無非就是要讓自己去頂一名涅槃境,他好把人派到別處去。

“如果霍府主相信我的話,那就把那涅槃境初期巔峯交給我吧!太清派掌門由你來就是。”

“好!爽快!”霍白華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在他看來,即便張林殺不了那涅槃境初期巔峯,最少還能頂住,他們這邊人多,等霍白華空出手來,那涅槃境初期巔峯也是跑不了的,這樣一來,自己這一方損失也是少了不少,畢竟對方是涅槃境,他身後這一幫人撲上去,不知道有多少是炮灰。

象徵性的笑了笑,張林轉過了身體,視線落在了慕容東海兩人身上。

看到霍白華面前的這道身影,慕容東海跟那涅槃境初期巔峯眉頭都是微皺了皺,雖然他們在張林身上只能感受到意動境後期的氣息,但不知怎麼的,他們總感覺這小子恐怕不簡單。

不簡單歸不簡單,不過慕容東海卻有種立馬上去將張林撕碎的衝動,剛剛的話他聽的清楚,而這一切都是面前這小子安排的,看着手裏只剩下了一口氣的慕容秋,慕容東海的怒火就油然而生。

“張林?那不是張林麼!”張林轉過身,下面羣衆自然看得清楚,當下便有人驚呼道。

“對,就是張林,不是說掉下鬼靈淵了嗎,怎麼會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