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咋不走啊?”

“你揹我”她嘴角露出一絲奸笑··

“蘇小穎我警告你,表太過分!”我剛一說完,她點頭沒說什麼,緩緩坐了下去。我臉色一下就變了,只得跑回來站在她跟前微微蹲下,然後賤賤的開口:“媳婦兒快上來。”

“算了,某些人那麼勉強··”

“不勉強不勉強,絕對不勉強···”滿口說着口是心非的話,還得表現的很高興很高興,這種滋味沒有真正愛過一個女孩兒的男人,不會懂得。

“那哀家就勉爲其難的接受了”見我態度那麼虔誠,她才‘勉強’的跳到我背上,本來我心想背就背吧反正毛蛋胖子不在,誰知道好死不死的我剛出8棟大門,這倆人一人啃着半塊西瓜正往裏走呢,看到我以後這倆人愣了一陣,紛紛朝我豎起來大拇指!我正懷疑這倆人轉了心性不成,不但不損我還讚揚起我來,正納悶兒呢,聽到後背上小穎說那是,不看本宮是誰!

這我才反應過來,那倆貨是給小穎豎大拇指呢··

陪小穎吃了飯,然後把她送回了6棟,當然,在這段時間內我是無時無刻不在心裏罵胖子跟毛蛋···

此刻,天已經徹底變黑,學生們要麼進班級上自習,要麼回了宿舍,整個校園裏一共沒剩下幾個人,頗顯冷清,我一個人抽着煙緩緩走着,雖然這是所謂的第一節課,但浪哥沒把它當回事,反正就是欣賞,我慢慢欣賞,不急!

不得不說,人吶都得爲自己的草率付出代價,就拿我來說,草率的選了古建築欣賞,導致我從宿舍出來十幾分鍾,纔剛剛到達圖書館;而那神祕的小白樓,究竟在哪裏還不得而知,看着頭頂的圖書館,突然想起師父,現在圖書館三樓已經裝修好並且對外開放了!回憶起之前那九死一生,心裏覺得挺有感觸,但過去的畢竟過去,我嘆了口氣繼續尋找白樓。

這是我第一次涉足圖書館後面的校園,一過圖書館以後這裏一下子就變得陰森森的。

放眼望去,偌大的空間只有我一個人;可能是這裏建築少,人煙稀少的緣故,就連路燈都變得零星點點,昏黃的燈光下,樹葉被風吹得沙沙作響,可能是知道得多,所以我就變得敏感,看着眼前的景色不由加快了腳步,終於在繼續往前走了大約十分鐘,一棟看上去破破爛爛的白色建築輪廓出現在我面前,這時候我別提有多激動了,估計唐禿子當年到達雷音寺的時候跟哥現在心情是一樣一樣的!

只不過我興奮的感覺,很快就被這小白樓給帶走了。

獨佔甜心寶貝 方形的主體建築,拱圓形的大門,整棟樓都是白色,但不是純白,好多地方因爲風吹日曬,上面的白灰鬆動滑落,露出裏面的磚紅;拱門上頭寫着兩個字:白樓

看到這兩個字,我心裏猛地一驚!同時暗罵起學校領導有病,本身這樓就那麼恐怖了,竟然白樓兩個字還給整成黑色!這是要嚇死我們的節奏嗎?

這還不算,最坑的還在後面整棟樓竟然只有拱門這塊兒量着一個昏黃的小燈泡,其他地方全是一片漆黑;忍不住嚥了兩口吐沫,搓了搓手掌,我放棄轉身回去的想法,裝着膽子摸着黑順着走廊往裏走去,我們的選修教室分在了105,所以當我找到房門緊鎖的105之時,心裏馬上就鬱悶了!心想着小半小時白走了,晚上壓根不上課,想到這裏,我轉身準備離開,可是轉身的剎那,我呆住了!

之前從我過了圖書館到進入白樓,根本就沒有看到人,可現在我的身後,竟然站着一個手提燈籠的老婆婆。燈籠舉得很高,以至於我扭頭的一瞬間就看到她那張,毫無血色的臉。

見我看向她,老婆婆咧了咧嘴,詭異的開口:“你來了···” 第554章

問道:「你們呢?有什麼打算?」

「我們暫時也沒有!」沉香說道。

「既然如此我們就一起上路吧,到時候誰有想去的地方,想要離開,再分開好了!」白小天看著幾人提議道。

眾人都沒有意見,於是選擇了一個方向,一起上路……

*

浩天大陸

浩天大會,煉器比試已經進行了三天了,至今還沒有人煉製成功,期間有幾個人在煉器過程中企圖想要破壞身邊的人煉器,結果小動作沒搞成,直接原地炸成一片血霧……

煉器爐也順便被熄火,丟了出去……

之後的其餘人,在也不敢輕易打歪主意了……

但是並非所有人都害怕收斂了,落花谷的一名老者,看了眼周圍,在看到斜對面的帝族一名煉器老者時,眼神閃了閃……

衣袖裡面的手輕輕一動,若有似無的飄了出去,就在他沾沾自喜時,一股微風吹向他,還帶著一股熟悉的葯香,老者瞬間一驚,手上的動作一頓,轉眼間他就變成了一灘血水,泛著漆黑的顏色,顯然是中毒了……

這時,半空中的光幕出現一行文字:「任何企圖擾亂他人煉器者,殺無赦!」

眾人頓時明白了,看起來是這落花谷的老者想對別人下毒,結果毒死了自己!底下看熱鬧的人,看向落花谷的方向,都鄙視不已……

落花谷的其餘人臉色也有些難看,暗恨那個老者的多事,不但自己的命沒了,人沒害到,還將落花谷的名聲敗壞了……

真是得不償失……

墨九狸有些無聊的坐在一邊,把玩著寶寶的小手……

這時,帝族的方向,一道暗光射入帝燕笙的眉心,帝燕笙一愣,沒有想到大哥和二哥已經到了上界了……

他們之間有一種天賦,可以跨越空間傳遞消息一次,因為三人一直都在浩天大陸,因此也沒有機會使用……

所以這一次來參加浩天大會時,三人便早就約定好了,不管三人中誰到了上界,都要在安全落地后,傳回消息……

只是,當帝燕笙查看完識海內的消息時,心裡十分的憤怒,落花谷的沈籌,竟然差點在上界用毒害死大哥和二哥,真是該死……

好在沈籌已經死了,而且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墨族少主的表妹墨九狸,竟然真的是他們帝族少主的妻子……

想到剛才歐陽美琳說的話,雖然不清楚他們帝族都不知道的事情,她是如何知道的,但是她卻說的十分正確……

不過,人家墨九狸可不是為了帝族的少主夫人位置才殺了她的!大哥和二哥說了,墨九狸和少主在下界時已經結為夫妻,好在現在少主的婚約被解除了,不然真是太對不起少主夫人了……

她不但救了自己,還讓她的人救了自己的兄長,這份恩情他們三人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等到她回到帝族后,他一定會護她們母女周全的,帝燕笙在心裡暗暗發誓道!雖然他接受到帝雁秋兩人的消息,別人沒有發覺,墨九狸卻是察覺到了。 “嘚嘚··”我嚇得說不出話來,牙齒開始打顫並且在心底慶幸沒有帶小穎一起來,否則這小妮子剛從圖書館那件事的陰影中走出來,又得嚇壞了,誰知道正當我嚇得要死的時候,打燈籠的老人摸索着按上牆體,緊接着整個走廊的等一下子全亮了,這時候我才發現她按的是一樓的總閘,而這老太太雖然面色蒼白,但閃着精光的眼神證明她是活人,之前我是虛驚一場!

“呼··”我長呼一口氣,心想這老婆婆有病吧,都什麼年代了走黑路還打燈籠,難道不知道手電這麼高科技的東西麼?

“孩子,嚇壞了吧?”從驚悚之中逃脫,我在看老婆婆竟然發現她非但不恐怖,似乎還有一絲和藹;不過我還沒消氣,心想你這不是廢話嗎,但口中並未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不好意思啊孩子,婆婆阿這一輩子都是打燈籠過來的,改不過來咯···”老婆婆帶有歉意的跟我講了一通,我從中得知她家就在白樓這裏,後來學校擴建徵用了她們的家,但老人無兒無女無處去,學校就破例在白樓附近爲其蓋了間簡易的小房,同時讓她負責白樓的後勤,也算是給她一個餬口的營生,讓她過得更加有意思,老人其實最閒不住,他們都是從黑暗時期過來的人,吃過天下苦,所以哪怕現在我國號稱全面小康,他們依舊在自食其力。至於她打燈籠,是因爲習慣!

我聽完不在埋怨老人,同時還有些心疼;她和我外婆年紀相仿,但看上去要比外婆孤獨許多,突然就想起外婆,想到開學到現在半個多月,還沒有給外婆打過電話,心裏不由一陣發酸。老人看着我笑了笑,拎着自己的燈籠轉身緩緩離開,此刻陸陸續續有人進來,來到我身邊,我知道這是來上選修的人,徹底放下心來。

大學的效率,在這一刻完全體現出來,除了我*呼呼地來那麼早差點被嚇死之外,其他同學包括老師在內都在三分鐘之內來到這裏,開門開燈、開多媒體放錄像帶···

因爲沒有一個認識的人,我便直接找了個座位坐下,座位都是雙人椅,我選擇坐在外面的位置,同時心裏想着如果班級裏面人數和座位一致就好了,然後到時候來個善良滴萌妹子坐在我裏面,咳咳···

什麼?你們說我無恥?你錯了!

真正的男人就要跟浪哥一樣,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悲劇的是,直到上課鈴聲響起,班級還空着一半兒的位子,老師站在講臺上大概往下面掃了一眼,然後放了一個紀錄片,標題就是三個響噹噹的大字:北京城!然後副標題一行小字:北京歷代城址變遷及意義··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原諒我趴在桌子上等老師喊了喊我說放學了我纔起來,因爲老師提供給我們的視頻資料,我實在找不到從哪裏可以欣賞!

被老師叫起來以後,我顯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習慣性的摸了摸腦袋,然後掃了一眼,全班只剩下我自己,就一臉疑惑的看着她,選修老師也是一位年輕的女老師,只不過胖乎乎的着實影響美感。老師笑了笑,故意翻了個白眼兒說你還好意思說呢,第一次來上課就從頭睡到尾,真不給老師面子。我連忙說老師放心吧,以後不會了!說完我心想以後浪哥來不來上課不一定呢,肯定不睡了。

老師也沒糾結,說時間不早了讓我趕緊回去,我說老師你不走嗎?浪哥心裏其實還是很有責任感,雖然這老師長的很安全,不會遇到色狼,但白樓這地兒着實很陰森,我怕她一個女孩兒自己回去遇到點什麼東西。

她想了想說那也行,讓我等她一下,說着她就上了二樓,說是去辦公室拿東西,而我則再下面等她,自己一個人在走廊裏甚是無聊我就走到走廊出口,也就是白樓的大門口,左右看了起來,想着記清楚這裏的地方以後再來就不害怕了,對於熟悉的東西我們總是不會恐懼的!左邊是密密麻麻的一片樹林,跟圖書館邊上的樹林連成一片沒有什麼特徵,我就轉過頭。

相比左邊,右邊的一片空地特徵就明顯的多,而且接着朦朧的月光我好像看着那邊有個一人多高的架子,上面掛着什麼東西,隨着風一搖一晃的。正準備走過去仔細瞅瞅,身後傳來踏踏踏的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扭頭一看正是臧(zang)老師;而且她看到我還在以後明顯的鬆了口氣,我看到一愣,緊接着心裏就點偷着樂的感覺,心想這老師膽子也不大呀,明顯的害怕我不等她,可我也不揭穿,指着右邊開口說老師你等下,我去那邊看看,回頭來的時候就不會記錯路了。

“別看了,我們趕緊回去吧!”臧老師的聲音突然低了很多,聽得出來的很害怕,我心想老師這麼害怕就算了吧,等下次早點來在看,然後衝她點點頭;老師本來皺褶的眉頭一下子舒展開來,我們就邊聊天邊往外走,我心情大好,因爲我覺得勾搭老師真的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等過了圖書館以後我們便分開了,我還需要直接走往前走很遠才能到我們宿舍,而她只需要拐個彎稍微一走,就到了學校裏的教師家屬院!

跟老師告別以後,正準備離開,身後她突然開口:“你··等一下。”

聲音很低,波動很大,而且猶豫不決。

“怎麼了?”雖然聽出,我還是保持逗比的態度跟她說話。

“你記住,以後來上課踩着點來!不許早到,放了學馬上離開不許逗留,然後出來的時候要低頭往前走,不能四處亂看,更不能靠近右邊的空地!”

似乎在說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說完以後她額頭已經出現了汗水,問我記住了沒有。而我突然之間愣住了,她一口氣說了這麼多的不能、不許;沒有人比身爲玄門弟子(無論何門何派,只要你學了陰陽之術都是玄門弟子,這與茅山弟子,嶗山弟子,全真弟子不是一個概念!)的我更清楚這意味着什麼,下意識的開口:“老師,你是說那裏有··”不料我話還沒說完,她連忙上前捂住我的嘴巴,繼續低聲說你不要亂說,就當做不知道吧,老師不會害你的,早點回宿舍。

說完也不顧我的反應,直接小跑着離開;我不由笑了一下,畢竟老師的本義是爲了告訴我一下禁忌,結果說完以後我沒事兒,她自己給自己嚇到了。不過沒事也是相對而言,想到自己在裏面上着課,很有可能被外面的鬼魂盯着,不由得打了個寒噤,但又有些好奇那到底是什麼東西,若是原來的性格我早就衝回去一看究竟,但經歷了圖書館那事情以後,我懂得了陰陽勿擾的道理。

原地,變思索邊抽了根菸,抽完以後我往前沒走多遠,就覺得左邊一下子傳來濃濃的陰氣、怨氣!而且這不是一股,而是···一片!甚至我能夠感覺到,以我身體爲界,我身體左邊的空間滿滿的全是怨氣!圖書館裏的鬼嬰身上的怨氣跟現在比起來,純粹是小巫見大巫!

雖然陰陽本應勿擾,可既然我能夠感受到這麼濃烈的陰氣,就已經證明那些東西準備‘擾’我,既然如此我也不必估計打擾到他們,扭頭一看,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第二實訓樓依舊靜靜的立在那裏,樓頂灑下來的燈光泛着熒光綠··

“難道我的感覺出錯了?”我嘀咕着打開了天眼,並且第一次從心底自己否定了自己的感覺,因爲那怨氣太過逆天。

“臥槽,這麼吊?!” 第555章

不過她沒有怎麼在意就是了,反正也跟她沒有什麼關係,她多看一眼,完全是因為她很無聊……

隨著光幕上面的字落下,擂台上面的煉器師,再也不敢有別的心思了,全部都專心開始煉器……

九品煉器師,連得武器會引來雷劫,因此,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引來雷劫,也沒有人引來雷劫……

不過已經有不少人煉製成功了,雖然不知道最後的結果,但是看那些人的表情,還是對自己的作品十分滿意的……

半個月後

擂台上面聚集著大量的烏雲,同時有三名煉器師煉製的東西,都達到了九品,引來了雷劫,讓墨九狸失望的是,這一次來將雷劫的,依舊不是小雷……

失望的同時墨九狸心裡也越發的疑惑了,難道這雷靈子還有換崗位的說法?難道小雷被調到別的大陸去了……

遠在上界的小雷,此刻也十分的鬱悶,看著面前眾多雷靈子為首的,一團紫色的雷靈子,不滿的說道:「老大,我們為什麼要待在這裡啊?好無聊啊啊啊」

「你以為我想嗎?是雷神的手下,讓我們待在這裡的,我也沒有辦法!」紫色的雷靈鬱悶的說道。

「好吧,可是人家不喜歡待在這裡,我想念女神和寶寶了!」小雷無奈的說道。

「哼,我看你是想念那靈果了吧!」喜色的雷靈看著小雷鄙視的說道。

「靈果我也想啊!」小雷絲毫不覺得丟人的承認道。

「對了,你可問她那靈果長在何處了?」紫色的雷靈忽然問道。

「老大,我問了,但是女神說我想吃多少都有,不必節省!」小雷開心的說道。

女神和寶寶,是除了老大以外對它最好的人了……

小雷忽然想到什麼,漆黑的眼珠子盯著自家老大問道:「老大,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你讓我做什麼我都可以……」

「什麼事情?」紫色雷靈問道。

「就是女神的女兒寶寶,體內種了一種毒,老大你的見識最多了,知道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毒,女神說寶寶每次毒發就會……」小雷將寶寶的毒說了一遍。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等我有空會幫你查一下的,我也不需要你做什麼,下次多帶些那靈果給我就好了……」紫色雷靈說道。

「好的,我一定跟女神多要一些靈果給老大,那就麻煩老大了!」小雷開心的說道。

對於小雷的處境,墨九狸自然不知道了,只是在心裡疑惑著……

擂台上來的雷劫經過了幾次了,有時是一人渡劫,有時是幾人一起渡劫……

到現在為止,已經有差不多30人都是九品煉器師了,其中有幾人失敗的,遺憾離去,其餘30多人都是成功煉製出九品武器的煉器師……

煉器比試也已經到了尾聲,只剩不到百人,分別還在幾個擂台上面煉製……

而落花谷竟然有四個煉器師,都是九品煉器師,全都成功煉製了武器,讓落花谷的人,臉色好看了一些,也非常有底氣了一些…… 第556章

這時候也讓眾人清楚的看到,隠族的勢力果然強悍過浩天大陸其餘的世家很多!縱然不是煉器世家,隠族七大家族派出的煉器師,幾乎每一個家族的都有1–2命九品煉器師……

又是三天時間過去了,終於所有的煉器師都已經煉製完畢,在最後一名煉器師煉製結束后,所有煉器師紛紛按照光幕上面提醒的字,從新站到了擂台上……

當他們都站上去之後,其中有100人身體紛紛被拖起,光幕上面出現一行字:「100人獲勝,其餘人退下擂台……」

其餘人有些掃興的,紛紛走下擂台,有些失望,也有些人覺得不滿,覺得自己沒入圍是不公平的事情,奈何浩天大會,不是他們能對坑的大會,連想要反對都沒資格……

所有的煉器師都下去之後,擂台上的百位煉器師,紛紛落在一個擂台上,然後升級到了上空,停了下來……

光幕上再次出現文字:「煉丹比試開始!所有煉丹師請上擂台,跟煉器的規則一樣,所有東西都需要煉丹師自己準備,禁止傷害和干擾其餘人煉丹,違反者,殺無赦……」

所有煉丹師紛紛走上擂台,比起煉器師,煉丹師的人數有過之而無不及,墨九狸給了一些顧琰需要的丹藥,顧琰也走了上去……

從浩天大會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19天的時間了,還有11天浩天大會就要結束了,比起煉器,煉丹需要的時間雖然短,但是也需要幾天的時間……

所有煉丹師都瞪著擂台後,差不多十二個擂台都站滿了,也說明煉丹師的數量有多龐大了,不說別的就神醫門的煉丹師,就上去了近百人……

「娘親,你要參加馴獸師比賽嗎?」寶寶看著墨九狸問道。

「嗯,娘親去參加馴獸師比賽!」墨九狸點頭道。

據說馴獸師比賽的魔獸,也是忽然出現的,她很想看看接下來會遇到什麼魔獸,可以說墨九狸對於這個浩天大會的興趣,只是因為她好奇這浩天大會的幕後操作者罷了……

不管是這奢華強悍的擂台,還有半空中的光幕,這一切都太過神秘了……

隨著煉丹比試的開始,帝族的人,和墨族的人,還有落花谷的人,也都有煉丹師上去參加比試,不過他們現在下面的人,更是好奇的看著煉器師獲勝者的擂台,因為他們都在尋找墨九狸的身影,雖然其中有幾名煉器師,但是總覺得不像是墨九狸……

甚至帝族和落花谷,還有墨族的人,覺得墨九狸可能在上面參加煉丹比試,畢竟她會的不知道煉器還有煉丹不是嗎……

「蕭逸啊,九狸丫頭會參加煉丹比賽嗎? 總裁私藏的女人 我怎麼看著煉器師裡面,似乎沒有她啊?」墨小夜無聊的看著墨蕭逸問道。

「老祖宗,我也不知道啊!」墨蕭逸無奈的說道。

他也是醉了,表妹在那邊坐著呢,自然不可能上去參加煉器和煉丹了!只是,他又不能講,所以一直被老祖宗追問…… 驚呼一聲後我沒有做任何停頓,撒丫子就往宿舍跑,邊跑邊破口大罵,直到來到學生公寓的區域,看到熙熙攘攘的學生人羣,我才停了下來,手扶着膝蓋身體呈半蹲姿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正好遇到小穎兒和班裏其他幾個女生說說笑笑的走了過來,遠遠地就看到燈光下,穎兒頭上隱隱有汗珠,不過她那是熱的,我頭上的汗是嚇得··

“哎呦,小穎你快看,你男人找你來了。”邊上一同樣長得蠻漂亮的小姑娘陰陽怪氣的衝小穎說道,名字記不清了反正那幫女孩兒叫她雙雙;雖然她可以的壓低自己的聲音,可我還是聽進耳朵裏去了,頓時靈光一現!然後膜拜起雙雙姐來,真會給我找臺階下,真滴!

“死雙雙,說什麼呢啊”小穎輕輕推了雙雙一下,然後快步向我跑來,看得出來她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見我能來,還是很高興的。跑過來以後第一句話就是:“你進煉丹爐了?咋一身汗呢?”

“這不一放學我就想着來找你,然後就大跑過來了,要麼能出一身汗?”說完之後心裏一陣暗爽,我大跑倒是真的,不過原因嘛··恩,爲了找小穎··咳咳,不是不能騙女孩兒,只不過要騙的有技巧,就像浪哥這樣,一騙一個準兒!

突然覺得浪哥極具泡妞天分,如果將來不讀書了開個泡妞座談會估計也能掙不少錢,正好此刻身前迎面走來一個屌絲男,我靈機一動伸手攔住他:那個,周浪先生主持研究的泡妞座談會,門票低價出售了,你來不來?哎哎哎,你別走啊···

迴歸正題,果然我一說完,小穎兒撅着小嘴說:“真的?”

“爲什麼不是呢?”我斜眼兒說道,說完還眨了眨眼睛;小穎馬上喜笑顏開,從兜兒裏拿出兩根香蕉說剛買的,你蘇爺高興,賞你了。我聽了心裏一下子不平衡了,這邊小穎跟着一羣小閨蜜買水果喝奶茶,我特麼跑了半個小時去睡一節課,起來腰痠背痛腿抽筋不說,還特麼差點沒被怨氣給吞了,天理何在?所以我齜了齜大黃牙說我不吃!

“不對不對,是不夠!”

說完以後我馬上就後悔了,在小穎還沒反應過來之前把那兩根香蕉搶到手裏,媳婦兒買的不吃白不吃。

“不夠?那再給你幾根··”

“不是,你想哪兒去了,哥是幾根香蕉能夠收買的嗎?”

我義憤填膺的說着,說完掰開根兒香蕉一口咬掉半拉兒,完了開口說,味兒還不錯···

“那你說唄,想咋地,不過分都答應你,蘇爺開心!”

我一聽就樂了,眼睛咕嚕咕嚕轉了轉說你看如此良辰美景,皇后娘娘不如就寵幸在下一次,如何?其實我就是瞎掰的,之前天上還有月亮,現在早被烏雲遮蔽,眼瞅着要下雨的節奏。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你再說說看··”小穎甜甜一笑說道,不過這笑容背後蘊含的意思··咳咳

“額··媳婦兒我是說我來找你,是想見見你,順便給你買點吃的。”說完後就後悔了,我這個人不喜歡隨身帶錢包,用得着錢的時候就隨身帶個錢,不用就不帶,現在我腦子不過電的說了這個,萬一穎兒真讓我買,咋整啊?

“哇,老公真好!”小穎嘿嘿一笑,就拉着我往6棟門口小賣部跑,這一刻浪哥死的心都有了,雖然浪哥堅持泡妞的作風硬朗,但目前還處於戰略研究階段,猛地進入女生小賣部,我臉刷的一下紅了。

先不說裏面碼放的整整齊齊的姨媽巾,也不說裏面姑娘們穿着簡單的內衣多麼的靚(大學你就知道了,每個宿舍樓下都有一個小賣部,完了甭管男生女生買東西,都會有隻穿內衣的現象;只不過女生相對矜持,情況較少··咳咳,說到這裏在下汗顏,大一的時候晚上曾被女友帶進去買東西,看到過····不止一次),單單是小賣部阿姨看我那種怪異而又鄙夷的目光,我就受不了。

五分鐘後,她拎着一大包零食走過來說老公結賬,我努力地笑了笑說媳婦兒老公第一次給你買東西,買這點兒哪夠啊,再去買點! 豪門冷少擒妻:暗夜孽愛 小穎哦了一聲,把袋子遞給我就又進去了,而我留在原地不停地往外瞅,一邊瞅着一邊在罵毛蛋怎麼還不來··

沒錯,我在小穎進去選東西的時候,就已經給胖子還有毛蛋發了短信,讓他們帶上錢來救場··

這絕對是我入學以來最尷尬的一天,每過一秒,心裏都會緊張一分,最後眼瞅着小穎快要出來,小胖毛蛋他們還不來,急的我跑出去往我們宿舍的方向看着。

“老公”身後,小穎一手拎着一個袋子走了出來,左邊的是之前的那個,裝得滿滿的;右邊的應該是她第二次進去買的,我掃了一眼裏面是衛生紙啊什麼的一些生活用品。見她出來了,我一下子愣住了。

“傻樣兒吧,你出門不帶錢以爲我不知道啊,還跟你蘇爺裝呢?”說着她甜甜一笑,費力的一伸手將那個大袋子遞了過來:“我就是給你買的,男孩子飯量都跟豬差不多,晚上餓了吃吧···”

“媳婦兒,你···我···”

浪哥不是矯情的人,但此刻卻··

不去說,她買給我的零食和她自己手中的日用品鮮明對比,只這一份理解、體貼···

得此愛人,夫復何求?

然後,美麗的時刻總會被人打斷,正當我跟穎兒四目相對,脈脈含情準備擦出點啥火花之時,身後傳來蹬蹬蹬的腳步聲和呼哧呼哧的喘氣聲,然後胖子和毛蛋就出現在我眼前,尤其是前者還*呼呼地開口:“浪浪給你錢包!”後者還馬上加了一句:你不沒錢麼,怎麼付賬的···

得此兄弟,活着幹啥····

好在小穎善解人意,跟他們打了個招呼就回了宿舍,避免了我尷尬。

回宿舍的路上。倆二貨看着我拎着的一大袋零食,眼睛都亮了,屁顛屁顛兒的跟着我往回走,不過對於他們的話我都選擇了無視!回到宿舍後,我把袋子剛一放在桌子上,他們兩個如同餓虎撲狼般的衝上來,被我給攔住了。

“幾個意思?”胖子剛剛脫了T恤,此刻光着膀子抖了抖肩膀,他想他的本意是在‘恐嚇’我,但看到他一抖動胸前倆大波也隨之洶涌,別說害怕了,忍不住笑了起來!毛蛋也嗷地叫了一聲接着開口說浪浪你啥意思吧,老子餓了要吃!

“滾邊子去,煩你倆”我已回收表示很煩他倆的開口,然後加了一句:“這是用我媳婦兒滿滿滴愛買來的,給你們吃,能吃出來愛的味道麼?”

他倆顯然知道我爲啥煩他們,紛紛嘿嘿一笑開始對我一頓阿諛奉承,不過浪哥不吃他們那套;最後這倆人見軟的不行就合夥兒來硬的,我們三個開始大亂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