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朱玉發愁的時候,趙天宇打來了電話,朱玉剛剛走,趙天宇就覺得,不妥就公安局那幾個歪瓜爛棗,他都見過了,要是帶出去,別說幫忙了,不給添亂就是好事,趙天宇怎麼想怎麼覺得不行,還是忍不住打響了朱玉的電話。

“小朱啊,我覺得你還是從我這裏呆幾個人走吧,不然我也不放心啊!”一聽高興壞了,終於解決了這個難題了,“好吧,那就麻煩您了!”趙天宇聽到朱玉同意了,也就大方起來,就像是一個地主要顯示自己的財力,“這樣吧,我這裏的人,你也都知道,你隨便選吧!”朱玉一聽更是心花怒放。“趙總,您不說,我還真不敢選,既然您說了,我還真有個看上的,就怕您不捨的!”

趙天宇聽到朱玉這樣說,有些不高興,我答應給你人,還會像小孩過家家嗎,趙天宇不客氣的說道:“你說吧,放心我捨得,你要誰我給誰!”“好,趙總,我看上三小姐那個貼身保鏢楚風了,你捨得嗎?”楚風的名字剛一出口,趙天宇就覺得頭嗡嗡的,這楚風可是他未來的姑爺啊,那可是他的心頭肉啊,趙天宇想說不行,但是剛剛弓拉的太滿了,現在已經收不回來了。

想了半天才說道:“這倒不是不捨得,就是靜兒那個脾氣,我怕他不同意,”看到趙天宇遲疑,朱玉就知道,他捨不得楚風了,也不好再說“那就在選別人吧,畢竟三小姐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朱玉的話並沒有別的意思,但是趙天宇卻覺的句句都是那樣的刺耳,好像在諷刺他一樣,趙天宇頓了頓,“這樣吧,我給靜兒打個電話,就讓楚風跟你去,我在給你家兩個人,記住一定注意安全,安全第一啊!”想到要讓楚風去,趙天宇真是不放心啊。朱玉連連稱是,沒想到趙天宇居然同意了,朱玉不由的有些感動,那在他看來,楚風就是趙天宇未來的姑爺了,三小姐對楚風的意思,正常人一看就知道,現在居然捨得讓姑爺爲自己衝鋒陷陣,朱玉能不感動嗎。

朱玉準備好了一切,晚上就出發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 朱玉剛剛掛了電話,趙天宇就開始想怎麼和楚風說,他不是怕楚風不同意,他是在考慮,如果和楚風說了,趙靜肯定是會要求跟着的,那就麻煩了,畢竟趙靜是什麼本事都不會的,要是還點閃失就麻煩了,趙天宇想了半天,在決定給楚風打電話,讓楚風自己出來。

趙天宇打定主意,打響了楚風的電話,楚風和趙靜剛剛從咖啡廳**,楚風的電話就響了,楚風很奇怪,自己的電話基本是就是擺設,和趙靜一起以後除了趙靜打電話,就沒有人打了,他看看趙靜,他們近在咫尺,不可能是他的電話,楚風拿起電話,一看是趙天宇的就跟奇怪了,趙天宇怎麼會給自己打電話而越過趙靜呢,他猶豫這接起來電話,在旁邊的趙靜問道,誰的電話讓你這麼猶豫啊。楚風沒有說話,已經聽到了趙天宇的聲音了。

“小風啊,你和趙靜一起嗎?”楚風以爲是趙靜的手機出了問題,“是啊,**她接電話嗎?”趙天宇趕緊說道:“不用了,你先出來,不要讓他知道,我五分鐘後在給你打過去,一定不要讓他知道哦!”趙天宇特地將聲音壓得低了些,就怕在一旁的趙靜聽到,楚風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機械的答應着,掛下了電話,他不經意的看了一眼趙靜。

剛剛掛下電話,趙靜就問:“楚風哥哥,怎麼了啊,是誰的電話啊,”楚風很少說謊,臉有點發熱,“沒誰的,我以前的一個朋友,”趙靜有些不解,他看出楚風有些慌張,“我認識嗎?”楚風趕緊說:“你不認識。”看到楚風緊張的樣子,趙靜裝作漫不經心的點點頭,不在問了。

“靜兒,我出去一下,去換夜件衣服,我有點冷!”楚風慌慌張張的走了出去。趙靜也沒有擡頭只是哦了一聲。楚風慌慌張張的走進了自己的屋子,等待趙天宇的電話,剛剛進屋,就聽到趙天宇的電話,楚風趕緊接起了電話,“小風啊,趙靜不在你身邊吧,”“嗯!”此時楚風突然覺得有點對不起趙靜的趕緊,趙天宇這才長舒了一口氣,說道:“小風啊,你一會出來,去公安局,找現在的代理局長朱玉,就是我的貼身保鏢,你見過的,你和他去一趟那天你和靜兒去的夜店!”

聽說要出去,楚風一下子就精神了起來,還沒等楚風說話,趙天宇接着說:“你們去查查有沒有混江龍犯罪的證據,到了你要聽朱玉的,安全第一啊,知道嗎?”楚風早已興奮了起來,興奮的答應着,趙天宇**的話,他根本就沒有聽到。

他現在才明白爲什麼不讓趙靜知道,是怕趙靜跟着,楚風不在細問,掛下電話,就向外走,他想着用什麼藉口和趙靜說,既不能讓他跟着,也不能讓他懷疑,這是一個困難的問題,楚風想了半天才想到了,一個出去會朋友的一個拙劣藉口,剛剛走出門,趙靜還是低着頭,在剛剛的地方坐着,好像根本就沒有移動過,楚風這才放心,他相信趙靜沒有起疑心。

“靜兒,我請半天假,**出去看一個朋友,”楚風說的很費勁,生怕有一個字說錯了讓趙靜聽出來,趙靜擡眼看看楚風,又低下頭,哦了,一聲沒在說話,楚風不知道這算不算同意,“那就先出去了,你在家裏等我!”楚風試探這接着說,趙靜還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聲哦,楚風沒想到趙靜會答應的如此痛快,他看了一眼趙靜,趙靜沒有任何表情,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楚風說話一樣,楚風怕趙靜後悔,不在猶豫“那我走了!”說完楚風轉身就往樓下走。

“楚風哥哥,”聽到趙靜叫他,楚風的心一涼,他怕趙靜反悔,有些猶豫的看着趙靜,“楚風哥哥,再見!”聽了趙靜的話,楚風才長舒了一口氣,楚風僵硬的搖搖手,飛快的向樓下走去,他沒敢開趙靜的車,他趙靜起疑心,他出門準備打車去公安局,楚風不由的回頭看看趙靜在的房間,看到沒有動靜,楚風又加快了腳步,他要快點離開,楚風就像是做了賊一樣,生怕趙靜看出半點。

朱玉已經準備好了一切,就等着楚風的到了,趙天宇爲了保護楚風的安全,也派了幾個得力的保鏢過來,楚風打了輛車,直接想公安局飛馳而去。楚風剛剛一道公安局,就發現朱玉已經在門口等候了,楚風有些不好意思,趕緊解釋道:“不好意思,剛剛靜兒他…”不等楚風說完,朱玉笑笑“楚風,我知道了,沒關係的,時間不多了,**先將計劃告訴你,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楚風點點頭,沒有在說話。

朱玉將自己的戰略部署告訴了楚風,看到楚風已經明白了,滿意的點點頭“那好,我們現在就出發!走吧!”朱玉開車,一行無人,出來朱玉和楚風,還有三個也是趙氏集團的保鏢,各個都是精英。楚風覺得的這次行動更加**,一定會比上次的更加**。楚風躍躍欲試的看着前面,看着那慢慢出現在視野裏的夜店。楚風已經看到了那一日血戰的沙場。不由的有幾分感慨。

一路上大家都不說話,好像有點荊軻刺秦王的架勢,讓楚風覺得有些壓抑,和他們一起就是不如和趙靜一起,這種氣氛讓楚風有些**,不由的想到了在家裏等候的趙靜,心中不由的有幾分暖意。彷彿有她在再大的危險也能闖過一樣,在楚風的腦海中不斷的出現趙靜是身影,楚風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是滿腦子都是他,揮之不去,也安靜不下來。

終於到了,楚風他們一起下來車,按照朱玉的計劃,他們五個人分兩組,朱玉帶着一個人楚風帶着兩個人就是來這裏玩的,然後看看裏面於什麼發現,找找有沒有線索,這就是朱玉的機會。車子剛剛停好,大家已經鎖定了目標,楚風就看到對面剛剛**的汽車,開着大燈照相自己的樣子,楚風有手擋了一下眼睛,一直就覺得有些不對,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車燈是特意照相他的,難道剛剛到就讓人發現了。

楚風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但是就在同時車燈熄滅了,車子也變得安靜了楚風有些不解,想想也自嘲的笑笑,現在怎麼也變得草木皆兵了啊。楚風跟着大隊人馬走了進去,他分爲了兩組,朱玉帶着人先進去了,楚風帶到人還要等一會,這樣不容易引起注意。

楚風也剛剛進去,就覺得有一個人也在同時向這個方向走來,楚風回頭看了一眼,但是沒有看到什麼,也就沒有在費心的想這些,他們進去後很快各自融入了其中,開始了他們的尋找工作。楚風走向了吧檯,他要先在那裏呆一會,剛剛坐下,就覺得身後有人拍自己的肩頭。

楚風趕緊回頭,楚風像我也就化妝了,難道剛**就讓人發現了,剛剛一回頭,楚風覺得比被人發現還有恐怖,一個穿着怪異的男孩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但是楚風一眼就認出了他,不是別人真是趙靜女扮男人,楚風長大了嘴,剛要說話,趙靜一伸手就將他的嘴給堵上了,趙靜低聲說:“楚風哥哥,小點聲小心暴漏了!”楚風的頭嗡嗡的直響,這麼危險的地方這個小祖宗這麼又來了,這能不讓他着急嗎?

在旁邊的兩個保鏢也看出了趙靜,剛要過來打招呼,趙靜一搖手,兩個人沒敢說話。他們知道趙靜的到了,他們的危險就加大了一份,差不差的到,並不重要,要是這個三小姐有個閃失,那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們的中心馬上就轉移到了趙靜的身上。趙靜覺得有些不自然“你們不要看着我,我有楚風哥哥保護就行了,比在跟着我了!”聽到趙靜的話,兩個保鏢灰頭土臉的推到了一邊。楚風苦笑了一下,看看趙靜剛要說話,趙靜就說道:“不要說我,我已經來了,那我就不可能回去,玩了痛快哈哈!”趙靜那天真的樣子讓楚風哭笑不得。他也只能接受這個現實了,他無奈的點點頭。

楚風在沒人的地方和趙靜將這次行動的計劃說了一遍,趙靜滿不在乎的看看楚風,“楚風哥哥,我都聽你的,你幹什麼我就幹什麼,放心吧,我保證聽話!”楚風覺得趙靜就是一個活寶,永遠是讓他有可笑又可氣。


反正行動已經開始了,那就由他去吧。楚風開始四處查找,他們所謂的線索了,趙靜好像也很認真的工作,這夜店病不大。

楚風不明白,像混江龍在黑道上幹了這麼多年,爲什麼會安心開這麼小的一個夜店呢。但是他有找不到其他的解釋。

也只能拉着趙靜在這夜店裏面來回的轉悠,希望能找到,一些線索,也在四處尋找的朱玉看到楚風身邊多了一個人,有些不安,趕緊向跟前湊了過去,他和趙靜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剛剛一打眼就看出是趙靜,朱玉心中暗叫不好,本想讓楚風給自己幫個忙,沒想到還打了個累贅。這不是要自己命嗎,這個三小姐誰惹得起啊。朱玉只覺得頭疼。這時候的趙靜還不知趣的很朱玉搖搖手。朱玉無奈的苦笑了一下。

趙靜還是滿不在乎的走來走去,趙靜就像是一個來視察的大將軍,四處看看,這五個人的目光都在他的身上停留。 趙靜習慣了這種感覺,也就不在在乎,就想是個領導四處走,趙靜用手摸這裏又摸摸那裏,不時的還在牆上敲打幾下,好事是想看看有沒有什麼暗格什麼的,趙靜的舉動根本就想是在暗中查詢什麼,倒下是想引起人們的注意,朱玉皺着眉頭看着趙靜,他知道這樣下去的結果,但是有不敢說出來,他的目光又看到了楚風的身上,也許這大小姐,也就只有楚風能管住了。

楚風感覺到朱玉那灼熱的目光,他也看了一眼朱玉,他明白朱玉的意思,他看看趙靜,不知道該這麼和這個大小姐說,一向是喜歡**的他,能聽的懂他說的到了嗎?楚風在朱玉那催促的眼神下,走向了趙靜,“楚風哥哥,這麼了,你總看我幹什麼啊?”趙靜的臉一紅,好像是有些害羞。楚風對這個自戀的小女孩笑笑,趙靜不解的看着楚風。

楚風這才說道:“靜兒,你這樣會讓大家都注意你的,很就會招來混江龍他們的人的,他們的人來了就不好收拾了!”楚風壓低了聲音,他希望自己的話能起到作用。趙靜看看楚風,“楚風哥哥,你怕了啊,他們來了,你們就打唄,你們也好幾個人呢!”楚風無奈的看看趙靜。這丫頭真是不嫌事大啊,這不來找人家挑事來的嘛?楚風撓了撓頭,不知道該這麼說了。

朱玉看到楚風那無奈的表情,就知道楚風的行動失敗了,他看看趙靜,朱玉咬咬牙,走到了趙靜身邊,“三小姐,我派兩個人送你回家吧,這裏太危險了!”趙靜聽說要回家,他的臉一下子就沉了下來。他看着朱玉那眼神足以殺了他,朱玉的目光退讓了一下,有瞪大了眼睛看着趙靜,這個時候,朱玉不能在退縮了,他要抗住,不讓這個丫頭有個三長兩短的,自己真的是付不起這個責任,趙靜看到朱玉那和自己對視的目光,他開始尋找楚風的身影,楚風已經躲到了人羣的**,好像是不想讓趙靜看的他的身影,他中依戀就是讓他置身於危險當中,楚風不能在讓趙靜又半點危險了。他只想讓朱玉將這件事辦好。

趙靜看着朱玉,看了好久,火他知道,這是不容置疑的,就連一貫疼他的楚風都不能幫他了,他也知道低下了頭,他開始高速思考,然後在慢慢的說:“朱玉,你就別管我了,好好工作吧,我有楚風哥哥保護就好了,你們都退下吧!”趙靜開始和朱玉打官腔了。朱玉也不示弱,“你們兩個,送三小姐回家!快點!”朱玉指指身邊的兩個保鏢說道,看着朱玉要動真格的了。趙靜也急了。

“朱玉我看你敢動我一下試試,我回去告訴我爸爸,讓你吃不了兜着走”趙靜強硬的說道,朱玉笑笑,笑的是那樣的平靜,趙靜又些不解的看着朱玉,朱玉接着說:“那我現在就問問趙總吧,看看他的意思,”聽了朱玉的話,趙靜臉色有些驚慌,“三小姐,您就別難爲我們了,我們也不容易啊!”朱玉的語氣變得緩和了很多。趙靜看看朱玉,又看看遠處的楚風,好像是想要楚風給他幫忙,楚風地下了頭,他不想在說什麼,他知道朱玉是爲了他好。

趙靜想了半天,“朱玉,我什麼都聽你的,你就讓我留在這裏吧,好不好嗎?”說着趙靜低着頭,好像等待警察對自己的從輕發落一樣,朱玉看看他,覺得有些好像,這不是小孩在的表現嗎,但是這個大小姐就是這個個性,他也沒有辦法,他看看趙靜知道他既然已經來了,讓他現在走那比登天還難,既然已經說聽話了,那就讓楚風保護他就好了,看着趙靜,朱玉就像是看到了一個燙手的山芋,不知道如何是好,現在只能將他扔給楚風了,讓他去解決這個問題了。

楚風這才從**走了過來,看到楚風有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趙靜就想是個孩子一樣,剛讓人欺負了,現在終於見到家長的感覺,一把就摟住了楚風,好像怕楚風在消失似的,“靜兒,聽話,這裏真的很危險,聽話,”楚風伸着兩個手,聽着這麼多人,楚風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看着趙靜那委屈的樣子,又有些不好意思,趙靜倒是旁若無人的樣子,他緊緊的摟住楚風的脖子,好像那就是他的全部世界。

朱玉看到眼前的一幕更加無奈,本想讓趙靜變得安靜一些,沒想到這丫頭一見到楚風就變得如此的難以管教,朱玉無奈的看看他們,向夜店的**走去,好像這裏的事,他已經管不了了,他又看了一眼楚風,好像在說,這裏的一切都交給你了,楚風也無奈的接受了眼前的這個任務。

“靜兒,你在不聽話,我就要送你回去了!”聽到楚風也這樣說,趙靜的臉一紅,他看看眼前的楚風,好像已經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楚風了,一下子全都變了,楚風現在也不了那麼多了,他的目光變得異常的堅韌,趙靜的目光和楚風相碰了一下,一下子就變得柔和了,好像是觸電了一般。趙靜知道楚風是說道坐到的人,他在要是這樣不聽話的話,楚風一定會將他帶走的,趙靜是不想在回到那個暗無天日的,沒有行動自由的家中了,本來對**風險就喜歡的趙靜怎麼能錯過這個機會呢。

趙靜溫順的點點頭,站到了楚風的身後,好像示意楚風自己已經很聽話了,就像是個幼兒園的孩子,知道自己錯了一樣靦腆可愛,楚風滿意的點點頭,在前的朱玉也投來了讚許的目光,趙靜就這樣跟着楚風他們繼續巡查着這裏的一切,趙靜不喜歡現在的平淡,他希望跟快到達,這個過程太讓他焦急了。

他無奈的看着沒一個人,在期待着這即將爆發的大戰,他們已經走到了夜店的**,那裏已經沒有人煙了,好像是光明中的死角,趙靜喜歡這種探祕類型的工作,他看偵探片看多了,很想體驗一把,今天機會終於到了,趙靜開始左顧右盼,這裏居然有幾分陰森。

趙靜不自主的緊緊的摟着了楚風的胳膊,楚風笑笑用手了一下趙靜的頭髮,趙靜不在說話,變得安靜了,但是他的眼睛不聽的向四周看去,“楚風哥哥,你看那裏有字,過去看看!”趙靜雖然擔心,但是有楚風在就覺得沒有膽小了,在加上他那好奇心,更讓他變得異常的激動,趙靜看看楚風,好像發現了新大陸。

這裏已經是進去了,這裏的們是保鏢小董撬開的,在朱玉看來,這個麼大的地方空着,肯定是別有洞天的,不可能就是將這麼大的地方空着,這不是商人的風格,他相信這裏一定就是他們要找的地方,朱玉也變的激動了起來,他們六個人兵合一處。向這個讓人激動的地方進發。

趙靜看的黑暗中那寫着字的牌子,大家好像都像是看到了新大陸,各個變的異常的激動,趙靜拉着楚風走到了最前面,楚風看看這裏自己些的清楚,在黑暗中他辨別了一下,吃力的低聲讀了出來,這個結果讓大家很失望“閒人免進!”楚風用手推推摺扇們,看來是鎖着的。

楚風剛剛一遲疑,在**的朱玉就對小董說道“小董,把這個們給我開開!”小董點點頭,一伸手就把眼前的這個鎖頭打開了,小董做過一段時間的臥底,在是在警校混出來的,這些小事是手到擒來的,這扇門,根本就當不住他的足跡,趙靜的目光一直盯着那山門裏面的情況。剛剛打開們就看到是樓梯,裏面一陣嘈雜聲,楚風和趙靜不由的驚歎,這裏的隔音效果真好。如此大的聲音居然隔音隔的一點也聽不到,看到下面有這微弱的燈光,朱玉的眼睛不由的發亮起來,這下面一定別有洞天,他看到了希望,這次工作終於要出成績了,沒想到這下面會還有一個地下室,就是不知道有什麼人在裏面,朱玉向大家做了個停止的手勢,低聲說道:“小董,你跟我下去,其他人等着我們,沒有我們的信號不要下去,如果我們有危險,我會告訴你們的,下去人太多目標大!”

楚風點點頭,趙靜的心砰砰直跳,他有些不甘心的看着朱玉,這是多麼好的機會啊,他向去打頭陣,但是看看朱玉有看看楚風,那表情是異常的堅毅,根本就沒有半點可以商量的餘地。

趙靜也就只能無奈的在這裏等候了,朱玉和小董慢慢的順着樓梯往下走去,聲音越來越大,他們已經能看到那燈紅酒綠的燈光了,好像這裏和上面的夜店一樣熱鬧甚至更熱鬧,剛剛到拐口,朱玉示意小董,放慢腳步,看看情況在出去,朱玉看了一眼,就看到了那熟悉的一幕,下面是一個地下賭場,人頭攢動,熱鬧非凡,朱玉的腦子飛快的轉動着,這地下賭場,能給混江龍一個什麼罪名呢,雖然不能具體的判斷什麼罪行,但是有這個賭場,就能將她們抓起來了,朱玉不由的一陣興奮。小董也興奮不已。

朱玉看到沒有人注意她們一閃身走了進去,小董也跟在**,她們身後的樓道出並沒有人呢注意,是個黑暗的所在,雖然這突然出現的來兩個人,沒能引起半點風波,朱玉看看人羣,覺得這裏的規模不小,沒想到w市區還有這樣的地方,真是藏龍臥虎啊。他看看作用,覺得這個的情況還算安全,低聲對小董說道:“小董,你上去把他們叫下來,”小董剛要走,朱玉就一把拉住他,說道:“讓楚風和三小姐留在上面吧,給我們接應!”

小董也明白朱玉的一下,但是朱玉怎麼會知道這個三小姐,那裏是省油的燈啊,根本就不會老實的在上面帶着的,但是朱玉說了,也不好不厲害,小董會意的點點頭。這才轉身向樓上走去,雖然時間不長在樓上等待的趙靜已經是急不可耐了,恨不得一下子就調笑下去看看下面的情況,他盼星星盼月亮的等待這他們的回來,不住的拉着楚風的個胳膊,向裏面探望。

楚風不安的拉着趙靜的胳膊,生怕他有半點閃失,趙靜根本就不再會,他不聽的看着下面,那感覺好像是一個閨婦在焦急的等着這丈夫的歸來。

他們都焦急的等着,知道下面的情況,雖然同樣緊張,但是隻要趙靜是那樣的激動,他對這種情景有這說不出的喜歡。小董剛剛踏上樓梯,趙靜就開始高興了,他聽到樓梯一想,就一臉興奮的看向楚風,好像是告訴楚風,我們可以下去了,楚風一把將趙靜拉到身後,“準備,小心!”楚風低聲對身後的人說道!趙靜又些不解的看着楚風,但是身後的人羣已經明白了楚風的意思,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小董剛剛到了門口,楚風他們已經藏在了門後,小董沒有聽到動靜就低聲說“是我自己人,楚風你們在哪裏啊,”楚風看看真的是小董,才放心的從門口走了出來。在這險象環生的地方,要處處小心謹慎,稍有不是就是萬劫不復啊,剛剛出來的小董,對剛剛的謹慎也不得不佩服。

“怎麼樣啊,下面是什麼啊?”不等大家在思考,趙靜已經迫不及待的向小董說道了。小董,一看種情況就知道,要讓這位大小姐留在這了接應,那還不吧房子給拆了啊,但是沒有辦法,安全重要啊,“下面是賭場,朱玉讓我帶你們下去!”不等小董說話,趙靜已經喜上眉梢了,他就喜歡這樣**的事,聽說下面是賭場,覺得那比夜店還好玩,賭博雖然沒有接觸過,但是他還是瞭解一點的,知道那肯定是個**的遊戲。

趙靜拉着楚風就向下走去“快啊,楚風哥哥,”還沒等楚風反應過來,趙靜已經來自他向樓梯口奔去。“等會,等會,還有事呢!”小董向楚風和趙靜喊道。“什麼事啊,你怎麼變得這麼磨嘰了,說點話沒完沒了的啊,快點!”趙靜不耐煩的向小董喊道。

小董知道說了也是白說,但是沒有辦法也只能說了,小董苦笑了一下,他看向楚風,好像是向楚風求助一般,楚風又覺得千斤重擔**了肩頭,他看看小董,沒有說話,“三小姐,和楚風你們就別下去了,你們在上面支援我們吧,這樣保險”小董想找個合適的理由,但是找了半天也沒有,接應還要其他的理由嗎,他認爲已經很充足了。

趙靜聽到小董的話,眼睛等的大大的好像不敢相信他們說的話,小董看着趙靜的表情,知道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很快就要爆發了,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他不經意間看了一眼楚風,楚風也有些無奈,楚風也瞭解趙靜,這是不可能的,他不會安心留在這裏的。 趙靜沒有想他們想象那樣和他們拼命,只是微微一愣,接着拉着楚風的手,不在理會周圍的人,徑直向下走去。

楚風知道,這個安排是對趙靜最大的照顧,要是趙靜有個三長兩短的,那真的是沒法交代了,他一把拉住,趙靜“靜兒,別在任性了,就跟我在這了接應他們吧,不要下去了!”看到楚風說話了,小董鬆了一口氣,他相信楚風一定能搞定趙靜的。

趙靜看了一眼楚風,將楚風的手抖開,看那眼神中是不滿,他的嘴撅的老高,楚風不忍心看,但是知道現在的不忍,肯定是要付出代價的,他的目光有變得**了,他要將趙靜留在這裏,這樣才能安全。

趙靜突然轉身,向下跑去,他不在理會這裏的人了,他知道,在上面什麼好戲都看不到了,一定要下去,不然就沒有機會了,他看到楚風並沒有緊緊的拉他,那就跑吧,在他們反映過了之前跑下去,到人羣中去,那樣就不會在有危險了,楚風看到趙靜向下跑去,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也拼命的向下追去。

趙靜的腳步剛剛邁出樓梯的一霎那,出一把拉住了趙靜的手,“楚風哥哥,你別攔我,我聽話,我就跟在你身邊,不然我就大叫,全都暴漏了我也不怕,我是不會在上面呆着的,我會悶死的!”趙靜一字一句的對楚風說。

楚風知道趙靜說的都是真的,他也是說道做的的,楚風無奈的送開了手,“那好吧,你要聽我的話,這裏真的很危險!”趙靜高興的像個小兔子,不住的搖晃着耳朵,楚風無奈的苦笑了一下。

小董他們也已經下來了,聽八到趙靜的話,他們也無奈的看看趙靜,趙靜對他們的無奈報以滿意的微笑。

楚風拉着趙靜走出了那個黑暗的走廊,剛剛**就看到朱玉那驚訝的目光,雖然他對將趙靜和楚風留在上面不抱多大的希望,但是看到眼前的現實還有會有一種莫名的失落感。楚風也是無奈的向朱玉苦笑了一下。

朱玉知道說什麼都沒有用了,已經來了,那就接受事實吧,他用了個眼色,讓楚風他們混入人羣,朱玉要在看看這裏的情況,好將這裏一網打盡,看看這個賭場**還會不會有什麼更讓他興奮的東西,雖然趙靜的到來,讓他心頭一緊,但是眼前的一切還是那樣的讓他興奮的。

趙靜還是第一纔來賭場的,他看看那賭桌旁的人羣,這些場面這隻在電視上纔看到過的,沒想現在能看到這真實的畫面了,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有一種說不出的**,低聲對楚風說:“楚風哥哥,你來過賭場嗎?”楚風不知道趙靜爲什麼突然問這個,他搖搖頭,這些東西他怎麼沾染呢,趙靜拉着楚風。

“楚風哥哥,我們也去試試手氣啊,我這裏有錢!”趙靜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好像是在爲自己是有錢人而驕傲的樣子。楚風已經習慣了趙靜的這個表情,也沒有在意,就跟着他向眼前的賭桌走去,莊家,正在問買大買小。

趙靜低聲問楚風:“楚風哥哥,你說是買大還是買小啊!”

楚風對這個沒有半點經驗,有些不知所措,他看看桌面上的賭馬,看看兩邊的多少基本向平,楚風無奈的笑笑,沒有說話。

趙靜拉着楚風去換了賭馬,“楚風哥哥,這個是你的,咱們兩個玩,你的事你的,我的是我的,看看誰贏的多!”趙靜那無知的語言引起了周圍人的目光,楚風趕緊拉了趙靜一下,示意他不要在說話了,這樣和不安全。

趙靜向楚風做了個鬼臉,不在說話。在一旁的朱玉看了一眼趙靜和楚風,看他們在哪裏玩的正高興,朱玉也安心了不少,他開始尋找他的線索了,剛剛他們是從夜店裏面撬門**的,但是其他人不可能也是撬門**的吧,這些人是怎麼**的呢,不會有誰願意這樣來玩的,這是肯定的,所以,這裏還會有一個入口的,朱玉開始了四處尋找。

爲了不引起朱玉,朱玉也換了一下籌碼,朱玉對賭場還是很瞭解的,他在賭場裏面辦過案子,知道怎麼樣在這個複雜的環境中左右逢源,朱玉拿着籌碼,左顧右盼的看着,這裏的一切,剛剛到了一個桌子前面,就聽到莊家對朱玉說,“先生,還找什麼啊,壓個注吧!”朱玉有些不解怎麼會有這樣的莊家呢,但是他不想讓人家就得自己無知,也就停住了腳步。


朱玉向面前的莊家笑笑,“先生要來了,你買大買小啊!”

朱玉雖然有過經驗,但是畢竟不是行家,他看看莊家的眼神,覺得有些不對,莊家帶着一頂牛仔帽子,將臉多半都擋住了,根本看不清楚面目,朱玉覺得那眼神好像是在自己,讓朱玉有些迷茫,莊家一直看着他們,他沒想到這個賭場讓自己能如此的不自在,朱玉還是下定決心,將眼前的籌碼推向了小。

“您確定是嗎?就買小了是嗎?”朱玉覺得這個莊家太煩人了,什麼是總來回的問,好像根本就想個莊家到像個幼兒園的阿姨,朱玉的眼中流露出了不耐煩的神色。

莊家好像根本沒有看出來,接着和朱玉指手畫腳的說着,朱玉那憤怒的眼神可以燃燒這裏的一切,他已經對這個莊家有些不耐煩了,朱玉覺得是不是眼前的這個人看出他來了,誠心在這裏找茬啊,他看了半天,覺得有不像,朱玉點點頭,將籌碼重重的**了小字上面,好像想用着個表示心中的不滿。

莊家又看了朱玉一眼,好像對朱玉的表現很滿意,“好了,好了,開了!”

說完,將打開了色子,朱玉看了一樣,嘆了口氣,輸了。

莊家露出了一絲不驚訝的笑容,他看看朱玉,“先生,接着壓?”

朱玉有些遲疑,但是有怕別人懷疑,只要接着壓下去,他這次壓的是大,莊家還是那樣煩人的問朱玉,“先生,您確定你壓得是大嗎?想好了哦!”他說話的聲音好像是陰險的笑。

朱玉討厭這種感覺,他看了一眼莊家,又重重的將籌碼摔了一下,不在說話。

莊家熟練的完成了他接下來的動作,也熟練的將朱玉的籌碼受到了自己的口袋,朱玉到不是在乎輸錢,畢竟這是工作需要,趙氏集團是不是在乎這點錢的,但是莊家的舉動讓朱玉很不高興,他看着莊家的樣子就來氣,好像真是個誠心找事的主,要是放在平常,朱玉也許會打他一頓,但是現在是特殊時期,朱玉只能忍耐,他嚥了口唾沫,算是安慰了,接着玩!

朱玉手中的籌碼很快就沒有了,莊家倒是很關心的看看朱玉,“先生,我讓服務員給您在換點籌碼吧,這樣方便!”

朱玉覺得已經有些讓人家下了套的感覺,但是他又不能走,現在任務還沒完成,他那能就這樣放棄了呢,但是接着玩,他完了十幾把,都輸了,這樣玩下去,只能是有多少輸多少,朱玉已經不在喜歡這張桌子了,他想換換位置。

至少要離這個桌子遠一點,朱玉剛剛想走,那個讓朱玉討厭的莊家又開口了,“先生,剛剛已經輸了這麼多了,您沒有聽過一句古話嗎,叫否極泰來,不要走,接着玩啊,接着玩啊!”朱玉覺得這個莊家不但可恨而且欠揍,他氣鼓鼓的看着眼前的人,有一種想揍他一頓的**。

朱玉看看他,他發現周圍的人也在看他,他不在發怒,點點頭,淡淡的笑笑,他想用那表情,來掩飾那內心的憤怒,莊家好像對朱玉的行爲很滿意,莊家對服務員叫道,他好像想把朱玉的錢都受到他的腰包,朱玉沒有辦法在他們的注視下換了籌碼,朱玉看着那可惡的莊家,他看到朱玉的眼神並沒有什麼反應,接着說:“好了,先生繼續吧!”


朱玉點點頭,好像在積聚力量,等待這爆發。莊家好像是在故意激動他,但是有不理會他,讓朱玉覺得更是憤怒。

朱玉看看在一旁的幾個人,他們已經按照朱玉的安排,四處尋找出口,朱玉雖然也想加入,但是現在無法脫身,不管怎麼說,他在尋找也是一個樣子的,只要他們找到了足夠的證據,他就可以離開這裏了。

朱玉又看看不遠處的,趙靜和楚風,趙靜玩的正開心,楚風好像也很投入的樣子,朱玉總算是平靜了很多,畢竟這次事件最重要的還是趙靜,只要趙靜沒事,那就是最大的收穫。

朱玉的錢慢慢的被掏空了,他一直就沒有贏過,就連一起玩的都知道了,朱玉買大那就一定是小,朱玉買小那就一定是大,莊家好像就想和朱玉一個人玩,只贏他一個人的錢。

朱玉覺得這絕對不是偶然了,肯定是有針對性的了,但是,朱玉現在不知道是不是該發作,也不知道他們到底什麼意思,如果他們真的發現了自己,那爲什麼不動手呢,他們還在等什麼呢!

朱玉滿腦子都是疑問,他不知道這是什麼,他覺得在不遠處的楚風也在看他,他知道現在自己已經成爲了這個賭場的交代,但是爲什麼還沒有人來攤牌呢,那好沉默到什麼時候呢,他覺得空氣都有了質量,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楚風想要過去幫忙,但是他覺得已經晚了,沒有必要了,就不知道對方在等待着什麼,好像以前都已經結束了,周圍的人也在慢慢的向朱玉靠攏,他們不明白這個人明知道是莊家算計他,爲什麼還堅持玩,朱玉有些着急,不知道如何是好,楚風拉着趙靜也向朱玉靠近,朱玉看到自己的人也過來了,摸了摸腰間的配槍,心裏總算是有了點底。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朱玉恆心一條心,他瞪着莊家。

莊家對這些滿不在乎,“開啊,開啊!”楚風看着莊家那副噁心的嘴臉,心中都是怒火,他不明白爲什麼朱玉還在忍讓,難道是怕他嗎,這樣玩下去,那還不是有多少輸多少嗎,就連楚風身邊的趙靜也已經有些着急了。

趙靜看着朱玉,想從他臉上看到那自信的微笑,沒次見到朱玉,趙靜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安全感,但是現在他什麼也看不到了,趙靜看看楚風,他有些不安。

楚風感覺到趙靜在看他,好像是有什麼要說,但是又什麼也不能說的感覺,楚風看看那個莊家,看着他的每一個動作,好像是想將他作弊的手法看出來,他看了很久,覺得眼睛都累了,但是什麼也沒有看出來。

楚風看看趙靜,有看看朱玉,楚風不想在等了,莊家剛剛要開,楚風高聲叫道:“你出老千!”

楚風的喊聲打破了眼前的平靜,大家都看向他,楚風往前走去,向莊家的眼前走去。莊家擡起眼看着楚風,那相對的一瞬間,好像露出了一絲驚喜,楚風看到了,但是他已經沒有時間想了,他接着說,“你出老千,小子你要敢什麼!”

楚風走了上去,看着莊家,在一旁的朱玉皺了皺眉頭,沒想到楚風如此的**,但是沒真的是沒有辦法,他也不知道該這麼辦了,他也向前走去,現在已經攤牌了,那就拼了吧,趙靜跟着上去了,莊家將頭上的帽子向上提提,好像是要看看都來了誰一樣,他笑笑看看趙靜,“三小姐也來了,太好了!”

聽到莊家的話,楚風和朱玉都愣了,這麼會有這樣的是,這裏還有人認識趙靜,還是因爲他的知名度啊,楚風看了一眼趙靜,他快速的將趙靜拉到跟前,他生怕趙靜有什麼不測。

趙靜倒是很自然,笑笑看看楚風,示意他沒事,楚風還是很緊張。朱玉也不自然的看看趙靜。 “楚風,朱玉,你們膽子真大啊,這裏好玩嗎?”楚風和朱玉相互看了一眼,都讓這個莊家的話下了一跳。他們沒想到這個人,不光認出了趙靜,還認出了楚風和朱玉,他們都是化了裝的,要不是熟人,是不會看出了的,朱玉有些緊張了。越是瞭解的人就越是可怕,朱玉越來越覺得眼前的人可怕了。楚風也覺得這個人不簡單。他現在有些頭疼了,但是已經到了這一步就只能走下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