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兒,這個事情你聽我給你解釋,我是爲了讓小運給你復婚,纔想着……”

“你是想讓我們復婚嘛?”

李沁直接冷聲打斷了李佳穎的話,然後說道:“如果不是你用的手機是我以前用過的,兩個手機共享一個雲端,我還看不到這個視頻呢,你是不是打算,等我跟鄒運真復婚了,你也會跟他做像視頻裏一樣的事情啊?”

我聽到了李沁的話,這才明白了,原來李佳穎用的手機是李沁以前用的,而且還是用的李沁的手機賬號,所以雲端儲存功能一樣。

這樣李佳穎昨天保存到手機裏的視頻,李沁那邊也直接就看到,而且保存了下來,就算我刪掉了李佳穎手機裏的視頻,包括雲端的一起刪掉了。

可是李沁那邊保存了,那我從李佳穎的手機裏刪掉也沒有意義了。

“不是你想的那樣,”李佳穎這個時候也難堪到了極點,她估計也沒有想到,自己爲了李沁做的事情,結果反而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行了,你別演戲了!”

李沁冷笑了一聲,然後便是說道:“我早就知道你對鄒運還是念念不忘的,可是我怎麼都沒有想到,你還能跟他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我——!”


李佳穎現在也真的是百口莫辯了,她這個時候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回到了一邊瑪莎拉蒂的車子裏,接着她就直接開着車子離開了這裏。

我也沒有想到這個視頻蘇然還沒有看到,就先落在了李沁的手裏。

“鄒運,你還真的挺有手段的,”李沁雙臂抱着胸前的飽滿,然後繞着我踱起了步子,輕聲漫語的說道:“不光把我的閨蜜蘇然搞定了,現在連我媽也被你拿下了。”

李沁說的話語雖然很輕,但是卻蘊含着壓抑不住的怒氣。

“該解釋的你媽都已經說了,你愛信不信,”我直接冷聲對着李沁說着,然後便是準備離開,可是李沁的人直接擋住了我,不讓我走。

我知道李沁帶了不少人,現在我硬闖的話,只能是自討苦吃。

“你還要做什麼?”

我轉過身,有些氣憤的看着李沁,這個女人總這樣纏着我不放,我還真不確定她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我還要做什麼?”

李沁聽到了我的話,立刻就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你對我媽,還對我的閨蜜都有興趣,就對我沒有感覺,是嗎?”

李沁站定在了我的面前,冷聲對着我問道。

我聽到了這個問題,一下子就明白了,我跟蘇然在一起了,她還看到了我跟李佳穎在一起的視頻,所以她心裏不平衡了。

我知道了李沁的想法之後,我立刻就笑了一聲,然後說道:“沒錯,你說對了,我就算是找遍其他的女人,我也不想跟你在一起。”

“你——!”

李沁聽到了我的話,立刻就氣憤的擡起手,可是她卻沒有打我,而是手掌緩緩的撫摸着我的臉,說道:“好,很好!”

李沁雖然這樣說着,可是她的表情明顯已經十分生氣了,因爲她額頭的青筋都起來了。

“既然你這麼不喜歡我,那我纏着你也沒有用了,”李沁冷笑了一聲,然後便是說道:“不過我也不允許你再動其他的女人,所以還是把你變成太監,會更好一些吧?”


李沁說着便是擺手讓人直接控制住了我,而後李沁直接從口袋裏拿出了一把刀,她對着手下人說道:“把她褲子給脫了!”

“李沁,你他媽瘋了!”

我看着李沁手裏的刀,還有她說的話,我立刻就奮力的掙扎了起來,可是這麼多人抓着我的手腳,我根本沒有辦法掙扎。

“是你先惹的我,”李沁冷聲說道,便是握緊了刀子,真的準備動手了。 我現在的心裏是真的害怕到了極點,因爲要是被人毒打一頓,我還是可以忍受的,畢竟皮肉傷休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可是要是真的被李沁給我弄成太監了,那我這一輩子可就都完蛋了,那樣的話活着可就真的沒有什麼意義了。

而且我也瞭解李沁這個瘋女人,她還真的說不定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住手!”

正當我奮力掙扎還不起作用的時候,忽然一個女人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我聽到了這個聲音,一下子就聽出來了,是玲瓏姐的聲音。

我連忙掙扎着循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果然就看到了玲瓏姐此時一身火紅的連衣裙出現在了不遠的地方。

李沁看到了忽然出現的玲瓏姐,眉頭也一下子就緊鎖了起來,她起身看向了玲瓏姐那邊問道:“你是誰?”

“你不用管我是誰,他是我弟弟,誰都不能傷他!”

玲瓏姐一邊說着,一邊就向着我這邊走了過來。

李沁聽到了玲瓏姐的話,也立刻更加不爽的低頭看了我一眼,踩着高跟鞋的腳,一腳踩在了我的身上,說道:“你沒少勾搭女人啊?又有一個女人來救你了。”

“我說了,誰都不準傷他!”

玲瓏姐看到了李沁踩着我,立刻就冷聲說道。

“我不管你是誰,總之他是我的玩具,我想要怎麼傷,就怎麼傷,你能怎樣?”

李沁也冷眼看向了玲瓏姐那邊說着。

玲瓏姐聽到了李沁的話,直接快步向着我這邊衝了過來,與此同時李沁的人也不少都是向着玲瓏姐那邊衝了過去。

可是這些人根本就不是玲瓏姐的對手,她手中的一把小刀,上下翻飛,而一個接着一個的人都是倒下了,李沁看到了這個情況,臉色也猛然難看了起來。

眨眼之間,李沁手下的人都是被玲瓏姐給放倒了,而她也來到了李沁的面前。

“把你的髒腳,拿開!”

玲瓏姐冷眼看着李沁說道。

“你——!”

李沁聽到了玲瓏姐的話,頓時心頭也是一陣惱火,她直接握着手中的刀子,便是向着玲瓏姐刺了過去,而玲瓏姐伸手便是抓住了她的手腕。

隨手一扭,隨後腳下一踢,李沁便是被玲瓏姐直接按倒在了地上,同時玲瓏姐一把抓住了李沁手中的刀子,狠狠的插在了她的腦袋旁邊,鋒利的刀子與地面接觸,激起一陣水泥。

“這次我放過你,下次就沒那麼好運了!”

玲瓏姐冷聲說着,這才鬆開了李沁,隨後便是伸手把我從地上拉扯了起來,原本按着我的人看到玲瓏姐那麼厲害,也是絲毫不敢反抗。

我跟着玲瓏姐走了幾步,李沁那邊也十分不甘心的爬了起來,氣憤的喊道:“給我站住!”

李沁大概從來沒有被人教訓的這麼狼狽過,所以她的心裏才十分的不甘心,玲瓏姐這個時候也停下了身形,轉身淡然的看着李沁那邊。

“還有事嗎?”

玲瓏姐冷眼看着李沁那邊問道。


“我不管你是誰,以後我遲早會要你好看的,”李沁精緻的臉上滿是憤怒的表情喊道。

“我等你!”

玲瓏姐隨意的說了一句,便是直接拉着我的手準備離開了,我剛跟着玲瓏姐走了兩步,我就忽然想起來了,那個視頻還在李沁的手機裏。

說不定李沁還會把那個視頻發送給蘇然,那到時候我跟蘇然之間肯定會更加麻煩。

“等我一下,”我連忙對着玲瓏姐說着,然後便是回到了李沁的面前,說道:“手機給我。”

“你要做什麼?”

李沁憤怒的瞪着眼睛看着我問道。

“給我手機!”

我繼續冷聲說着,而李沁看了一眼我身後不遠的玲瓏姐,她也只能不甘心的把手機掏了出來,我讓她解鎖了手機,刪掉了視頻之後,才把手機還給了她。

做完了這些,我纔跟着玲瓏姐離開了這裏,我坐在玲瓏姐騎着的摩托車上,抱着她的***,我的心裏也一陣複雜的情緒。

因爲我知道,凡爺已經因爲我和玲瓏姐走得太近,所以都吵架了,現在這個時候玲瓏姐來救我,真的時機太不好了。

“玲瓏姐,你先放我下來吧,”我抱着玲瓏姐的腰,在她的背後說道。

玲瓏姐沒有回答我,而是一路開着摩托車狂飆,來到了一處十分高檔的小區中,我們進來了之後,玲瓏姐便是直接載着我進到了一棟樓的停車場,停好了車子。

玲瓏姐依然拉着我的手,帶着我進到了她的家裏,進到了這個屋子裏之後,我就看到了整個屋子的裝飾十分的高檔。

牆壁上掛着不少西歐風格的美女畫像,而且還都是沒衣服的,而且屋子的裝修風格也偏向西歐樣式。

“坐吧!”

玲瓏姐一邊說着一邊去到了開放式廚房那邊,然後看着我問道:“你要喝點什麼?果汁還是咖啡?”

“隨便吧!”

我隨意的看着玲瓏姐說着,然後便是她便是給我倒了一杯咖啡,隨後坐在了我的身邊。

“玲瓏姐,你不該再來找我,”我深吸了一口氣,還是看着玲瓏姐說了出來。

“爲什麼?”

玲瓏姐喝了口咖啡,便是笑着看着我說道:“我弟弟有危險了,難道我不該出面嗎?”

“可是凡爺會生氣的,”我連忙着急的看着玲瓏姐說道:“你們兩個都是對我有恩的人,我不想你們因爲我而吵架。”

我心裏對玲瓏姐,或者對凡爺都十分的珍惜,因爲他們對我都很照顧,凡爺幫助我保護了我妹妹,而玲瓏姐更是好幾次救了我。

玲瓏姐聽到了我的話,她也笑了一下,不過她沒有繼續我的話題說,而是問道:“你知道爲什麼這兩次我都可以及時出現來救你嗎?”

“爲什麼?”

我有些好奇的看着玲瓏姐問道,這兩次她都出現的太蹊蹺了,畢竟我遇到危險誰都不知道,我誰也沒有通知,她怎麼恰好就出現了。

“因爲這兩次的事情,都是凡爺搞出來,”玲瓏姐看着我輕聲說着。

頓時我就愣住了,她的意思是,上次蘇然被鄭迪綁架,包括這次李佳穎被綁架,都是凡爺搞出來的?可是他爲什麼要這樣做? 玲瓏姐隨意的喝着咖啡,目光淡然的看着我,可是我的心裏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玲瓏姐,你說是凡爺搞出來的?”


我好一會才緩過神來,然後我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看着玲瓏姐,說道:“可是凡爺爲什麼要做這種事啊?”

我感覺凡爺不可能故意害我,因爲他如果要害我的話,那當初他完全不管我,任由我自生自滅,我就已經完蛋了。

“我可以提示你一下,”玲瓏姐放下了咖啡之後,裙襬下的美腿交疊在了一起,然後說道:“鄭迪那邊,有凡爺的人在,所以他如果想要利用鄭迪的身份做點什麼的話,是很簡單的。”

我聽到了玲瓏姐的話,就明白了,也就是說鄭迪那邊其實是有凡爺的奸細在的,玲瓏姐還說蘇然被鄭迪綁架,是凡爺故意做的。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天蘇然被綁架了,我就過去了,然後玲瓏姐也緊接着就開着摩托車過去了,而後不久就傳出了凡爺跟玲瓏姐吵架的消息。

“我明白了!”

我一下子就想通了,心頭猛然咯噔了一下子,然後我就看着玲瓏姐說道:“玲瓏姐你的意思是,凡爺手下的人慫恿鄭迪綁架蘇然,是爲了引出我,然後試探你會不會去救我?然後你真的去救我了。”

玲瓏姐聽到了我的回答,然後立刻就笑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沒錯!”

我聽到了玲瓏姐的話,頓時我的心頭就一陣憤怒,凡爺竟然爲了試探我和玲瓏姐的感情,綁架了蘇然,讓蘇然落入那麼危險的境地。

“不過你放心好了,凡爺做事情,就算是我不出面的話,他的人也會出面救你和你的小女朋友,”玲瓏姐看着我輕聲說道。

我看着玲瓏姐點了點頭,雖然我對凡爺的做法有些生氣,可是畢竟他對我有天大的恩情,我也不至於太生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