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劉眼神中,閃現過一抹生的希望,立刻配合起了他:“9110”

李更新輸入,成功解開,他點開時鐘,設置了個四十五分鐘的鬧鈴,讓小劉看了一眼後,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李更新擡起頭:“說到做到,一節課後,我放你離開。”

小劉裝作很配合的樣子:“嗯,來吧,我們一起玩這個遊戲。”


李更新把斧頭拿起來,說:“很好,你剛纔不聽我的話,要受到懲罰,我想想看,拿掉你身上哪個部分呢?”

李更新上下打量着,其實剛開始,他是想要用那把彎刀,直接割下來小劉男人特徵的,但現在,他改變了主意。

小劉瞳孔緊縮,呼吸也跟着急促,額頭上層層冒汗。

他想要求饒,但又怕激怒李更新,導致更加嚴重的懲罰。

最終,李更新的目光停在了他的右手上。

李更新說:“光禿禿的,還挺難看,我幫人幫到底,全部給你剁下來吧。”

小劉忍不住大聲喊道:“求你…”

李更新麻木的擡起來斧頭,鑿在了他的手腕處,把他的整個手掌,齊齊斬下,灼燙的斧頭,令周圍的生肉瞬間變熟,變焦,翻卷後止住了鮮血。

李更新拿出來止血粉,灑在了上面後,又用繃帶幫他做了個簡單包紮。


小劉慘叫過後,把頭深深埋在了懷裏,他的意識在逐漸喪失,已經感覺不到疼痛。

李更新取出強心劑,給他注射了一支後,小劉的眼神再次恢復光彩。

李更新彎下腰,把那個盛滿了斷指,耳朵的盤子拿起,又把地上的手掌撿起來,放在裏面,抵到小劉跟前,冷冷的說道:“吃。”

如果不是那求生的慾望,小劉已經崩潰。

此刻,他只有一個念頭,活下去!

爲此,他願意不惜一切代價!

小劉如同一頭瘋狂的野獸,毫不猶豫張開嘴巴,咬住了自己的手指,然後用力的咀嚼着,咯嘣咯嘣,聲音在屋子裏迴盪,令人頭皮發麻!

小劉嘴邊全是鮮血,他把碎肉吞下後,又猛的仰起脖子,把骨頭也給吞了下去,用那雙毫無生氣的眼睛,注視着盤子,又咬住一根手指,繼續吃!

李更新毫無表情的看着這一切,在不久前,他還是個螞蟻都不忍心踩死的小夥子,可現在…

他的心,正在變的更狠,更惡。

小劉吃到第三根手指時,忽然狂吐起來,還沒有來得及消化的手指,被吐在地面上,十分噁心。

李更新沒有理會,而是繼續把碗舉在他跟前,冷冰冰的說:“吃。”

小劉吐的眼淚都出來了,他看了眼李更新,按照吃一根手指三五分鐘來算,全部吃完,也大概到結束了,只要自己可以活着離開,他會讓眼前這個男人,付出百倍,千倍,萬倍的代價!

活着!一定要活着!

小劉點點頭,很配合的又咬起來一根手指,繼續咀嚼。

他時間估計的差不多,等他一邊吐,一邊吃,全部解決完時,距離鬧鐘響起,還有五分鐘。


李更新彎下腰,把盤子放在地面上。

他保持着那個動作,沒有站直身體,小劉忙問:“是要把我吐的收集起來,再吃下去嗎?”

他很樂意這樣,因爲他已經突破了心裏那道防線,況且這是對自己傷害最輕的一種辦法。

李更新的手離開了碗,慢慢起身,說:“最後五分鐘,我想和你繼續剛開始的遊戲,你覺得我像一個男人嗎?”

小劉用很堅定,很高的聲音喊道:“像!像極了!”

李更新問:“哪裏像?”

小劉擔心說的慢了會被加上‘沒底氣’的藉口施以懲罰,毫不猶豫回答:“手臂!”

講完後,小劉有些後悔,因爲他發現李更新在看自己的手臂!

李更新又把自己的衣袖編起來,對照小劉的手臂,雖然小劉有女性傾向,但他畢竟要制服那些女人和孩子,所以也有保持鍛鍊。

對比之下,自己似乎比李更新強壯…

李更新冷冰冰的說:“真會撒謊,明明你更像是男人,不過既然這麼說了,我總要想個辦法才行,不如…”

李更新拿起噴火槍,開始加熱斧頭。

茲,茲。

小劉嚇壞了,匆忙講道:“別…別衝動…我說錯了…不是胳膊…是別的地方…再給我一次機會…”

李更新只顧着低頭加熱斧頭,片刻後,他站起身來,說:“別怕,不會很痛的,也不會要你的命,就快結束了。”

小劉還在哀求:“不要…求你…不…”

咔擦!

李更新手起斧落,很整齊的切下了小劉的整條右臂。

因爲滾燙止血的原故,並沒有出現大量噴血的場面,加上李更新灑止血粉及時,讓小劉不至於昏死過去。

小劉痛的渾身打顫,如同觸電,已經無力再張口了,他雙眼如同死灰,沒有半點色彩,這不是肉體疼痛導致,而是精神的摧殘。

李更新從桌子上拿起手機,把屏幕對準小劉的臉,說:“還差一分鐘,再堅持一下,我放你走。”

只要小劉可以走出這個屋子,只要他可以活着,哪怕他四肢全部被砍掉,依然可以要李更新死的很慘!

因爲他的背景,和郭少同樣強大。

小劉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深吸了幾口氣,說:“你…說到做到?”

李更新把手機放在桌子上,慢條斯理的回答:“當然,還有二十秒,熬過去,你生,否則,你死。”

小劉咬着牙,說:“仍然是那個問題嗎?”

李更新點了點頭。

雖然小劉心裏明白,此刻哪怕胡說一個地方,大不了被砍掉一個肢體,但命絕對能保住。

但是,如果可以全身而退,又爲什麼要丟掉某個肢體呢?

他仔細觀察起了李更新的身體,並且對照自己,腿?顯然兩個人的差不多,說這個的話,可能會因此被砍掉大腿。

小劉不想冒險,他又往上看了看,胸口?同樣扁平,脖子?頭?看了一遍,他發現李更新似乎是一個不經常鍛鍊的宅男,無論哪個部位,自己都比他男人…

這可怎麼辦?

李更新冷冰冰的說:“最後五秒鐘,你必須說一點,否則,我要你死。”

只有五秒鐘了嗎?

換句話說,隨便丟掉一個肢體,就可以活下來,但這也是很糾結的問題。

“五。”

“四。”

李更新開始計時,冰冷的口吻,宛如魔鬼。

小劉慌張起來,張嘴想說腿,可又不捨,想說手臂,再被砍掉一條的話,就真的成廢人了…

“三。”

“二。”

倒計時並沒有停下,他心一橫,拼了,就手臂吧!

可是,他剛張開嘴巴,發現李更新的腹部贅肉顯得很大,而自己的,又細又長,頓時欣喜若狂!

“腰!”

“你的腰,特別像是男人!”

李更新停止了計時,他低下頭,把衣服捲起來,自己經常熬夜,上網,久坐不動,已經生起了一圈贅肉。

相比起來,確實更像是一個男人。

小劉鬆了口氣,笑着說:“已經到時間了,而且你這裏也確實像男人,可以放了我吧?”

李更新回答:“你真是不夠聰明。”

小劉眼中的喜悅,瞬間凝固,轉變爲了無盡的疑惑與恐懼,他顫抖着問:“你…你什麼意思…”

李更新拿起來噴火槍,一邊去燒斧頭,一邊說:“我像男人,你不像,所以嘛,我要砍斷你的腰部,讓你像一個男人。”

什麼?

小劉終於明白,這個遊戲,根本無解,從一開始,這個炸樓的瘋子,就沒想讓他活! 在沒有生的希望時,精神會先於肉1體死去,體驗不到何爲幸福?更體驗不到何爲痛苦。

這是李更新不願看到的,所以,他才賜予了小劉生存的幻想。

李更新抓起響着鬧鈴的手機,按下‘停止’鍵,說:“你真的不夠聰明,放棄肢體,就可以活命,但你偏偏選擇了腰部。”

作爲資深罪犯的小劉,自然明白李更新的想法,早已不抱任何幻想,開始發泄壓抑已久的怒火。

小劉破口大罵:“草泥馬的!瘋子!別指望折磨老子的精神!老子變成鬼也不會放過你!瘋子!”

李更新把噴火槍關閉,去拿斧頭,說:“不疼的,而且你也未必會死。”

小劉眼眸中已經沒有了恐懼,只有無盡的憤怒。

他繼續罵着:“李更新對吧?老子記住你了,咱們是一路人,都會下地獄的,老子在那邊等你。”

“草泥馬的,果然是個瘋子,現在老子相信那棟板樓是你炸的了。”

“落在你手裏,是我技不如人,一旦有機會,老子會讓你體會到什麼叫真正的殘忍,老子要你生不如死!要你…”

噗嗤!

“啊!”

身體被從腰部斬斷的劇烈疼痛,令小劉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並且打斷了他剛纔要講的話。

小劉的雙腿在重力影響下,橫着倒在地上,內臟從腰部流出,腸子更是貼着地面,場面異常駭人。

但是,因爲大多數主要器官都在上半身,所以他不會立刻斷氣,灼傷在努力粘合傷口,但體積太大,顯得力不從心。

李更新抓起來止血粉,灑在傷口處,也已經沒有太大作用,加上小劉從開始到此刻,受了太多傷,已經有些失血過多,他臉色蒼白,虛弱的罵了幾句後,慢慢低下了頭。

小劉的胸前還有微弱起伏,證明他沒有完全死去。

李更新又給他注射了幾支強心劑,還是不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