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而,杜九生的筋脈和肉身根基還在,並未被廢掉,要不然就算是開竅丹,也無法救會杜九生了。

「沒什麼!他有些不老實,我只好出此下策了!你若拿到了內中的傳承,我就幫你治好他,還他的修為!」

蒼狼好似做了一件十分尋常的事情,他看著李浩然拿出了一個玉盒。

玉盒被打開,從中露出了一顆血色的丹藥,丹藥晶瑩剔透,如同是雞血石一般,卻又比雞血石充滿了更多的力量。

這不是一枚開竅丹,而是一枚天下罕見的復竅丹!

此丹可以修復元竅,只要元竅並未徹底破碎,那麼就可以百分百的修復元竅。

這種丹藥天下難尋,就算是玄黃境都已經百年未出一顆這樣的丹藥了,然眼前的蒼狼的手中,竟有這麼一顆丹藥。

怪不得他不擔心我出力呢?

李浩然心中想著,他長長嘆了口氣,看著緊閉著雙眼的杜九生,扭頭看著蒼狼說道:「好吧!我答應你!」

「好!第一關,檢驗你的血脈,這池子裡面有一道濃郁到了極點的純陽血脈,正適合你來煉化,只要你煉化了,就獲得了進入裡面的資格!」

蒼狼點了點頭,他並不擔心李浩然耍什麼手段,這裡已經被他布置下了極為強大的陣法,攻守一體,且加上他這個強者,李浩然就算是條龍,也翻不起任何的風浪。

李浩然點了點頭,沒有遲疑,一躍而出,徑直跳入了前方的火池之中。

一入火池,李浩然體內的三昧炎陽火浮現出來,接著三昧炎陽火微微一晃,竟引動了火池內的一股細微的火焰。

這團火焰無色無形,瞬間游入了李浩然的三昧炎陽火內,順著這火焰潛入了李浩然的體內。

在這一團火焰進入李浩然的筋脈之時,李浩然的體內好似燃燒了一般,痛苦的感覺讓他懸浮在火焰之中,並未下入到火池的地步。


蒼狼並未完全告訴他這裡的事情!

李浩然心中想著,可他來不及去想其他的事情,忽然想到了那一日月之竅變化的事情,當下心頭一動,勾動了火系元竅。

嗡!

這般,火系元竅一燃氣光芒,就將那一團無形之火吸引。

緊接著,這團火焰侵入了李浩然的火系元竅之內,在此火入竅之時,李浩然的浩然正氣也隨之而來…… 第四百七十八章四魔帝圍蒼狼寨

噼里啪啦!

火光和浩然正氣交融一起,好似水倒入了油鍋裡面一般,整個火系元竅一下子沸騰了起來。

三昧炎陽火、無形之火加上浩然正氣,好似煉丹的各種藥草一般,正在相互彼此之間的作用下,進行著融合和改變。

李浩然仿似被定格了一般,就這般懸浮在火池半空之中,引動著整個火池內的火焰熱浪,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火人,他的肌膚、氣息在這火焰的作用下,正在一點點的枯萎。

火池之外的蒼狼眯著眼,看著內中正發生著一點點變化的李浩然,眼睛裡面帶著一抹濃郁的慾望之光:「他竟能夠融合這火池內的煉心火……此子天資傲人,若是能為我的鼎爐,我的道路將寬闊平坦……可那奪人根基的秘法……罷了!此子若能夠成功得到這禁忌一族的秘傳,我就棄了整個蒼狼寨,換蚩族的奪基之法,來延續我的道路!」

想到這裡,蒼狼眼中看向李浩然的寒光,漸漸變得柔和了起來。

「蒼狼,你這個無義的畜生!」

也在這個時候,杜九生睜開了眼睛,他虛弱的看著前方蒼狼的背影,眼中儘是怒氣和殺意。

蒼狼慢慢轉身,看著杜九生搖頭說道:「不!你錯了!咱們不是人,咱們是魔!魔什麼時候有過義氣?有過信譽?魔向來都是邪惡的存在!」

「哼!野蠻的魔族才會有這樣的想法,咱們早就脫離了野蠻,進入了文明!魔也有魔的義氣,蒼狼你就是一隻養不熟的狼崽子,若非是我你又如何能夠取得蒼狼淵的那件東西?你竟然奪我修為,奪我財富,還拿我當誘餌……此仇我杜九生必報!記住,千萬不要讓我活著出去!」

杜九生咬牙切齒的看著蒼狼,他沉默了一會兒,積蓄了一些力氣,這才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眼中滿是殺意。

這一刻,他後悔!

後悔不該答應蒼狼的要求,後悔不該來到這裡!

可這一切都已經於事無補,他只能將這後悔化作了殺意,化作對蒼狼無窮的詛咒和殺心。

他自信,只要自己逃離出去,就一定能夠恢復過來,就一定能夠斬掉蒼狼。

嗡!

正待蒼狼要開口說話的時候,火池內忽的出現了一股波動,緊接著火池內的火焰如同溪水倒流一般,竟迅速的湧入了李浩然的體內。

「炎之竅!」

李浩然已經恢復了身體的控制,他那乾癟的身體在火焰的注入下,正在一點點的豐滿紅潤起來,且這一股火焰之力,正在將他體內剛剛異變的那一團濃烈如同烈日之火的赤紅色火焰壯大著。

且這個時候,李浩然的元竅也徹底的進階成功,成為了炎之竅。

炎之竅內的火焰已非是普通的火元氣,而是化作了靈火般的特殊元氣——炎陽煉心火。


炎陽煉心火位於天地靈火排行榜的第七位,可化無形心火,於無形之間,讓人自焚,更擁有三昧真火和炎陽火的特性,最為主要的是這一類靈火,可以吸收天地烈日之中的濃烈火氣為源。

嗡!

火池內的火氣消失一空,李浩然仍舊懸浮在半空,這讓岸上的蒼狼一動,正要走到近前一看的時候,從池底之下,忽的綻放出了一團帶著魔氣的純陽之力。

純陽之力轟然爆發出來的光芒,瞬間將李浩然包裹在內,也將蒼狼的半邊臉給灼成了鮮血淋淋。

「他不會死了吧……」

蒼狼心頭大驚,他不曾想過,失去火焰遮擋的純陽之血,竟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差一點毀了他半個腦袋。

嗡!

純陽血脈精華包裹中的李浩然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難受,這股難受的力量來自於他的純陽元竅。

這一道純陽精血神華非同尋常,蘊含著極為精粹的純陽之力,可內中也有一絲駁雜的雜質在裡面,那是魔的精神存留。正是這一滴精神存留,才讓這純陽之力內誕生出了一絲魔氣。

這是一種極難看到的想象,卻真實的出現在了眼前這道純陽精血神華之內。

而李浩然擁有純陽元竅,內中蘊含著精純的純陽之力,在感受到外界純陽血氣內的魔氣之後,這股純陽之氣似乎沸騰了起來,想要主動離開李浩然的元竅,去凈化那一絲魔氣。

「呼!這就是日魔一族的血液精華么?好強大的力量啊,這一絲魔念恐怕就是這日魔一族無法真正拜託魔的身份的原因之一吧!」


李浩然心中想著,他也不敢讓這精血神華繼續侵蝕他的身體,將他真正的改變成為魔族。

他的意念一動,體內浩然正氣在純陽元竅之內流淌了一周之後,帶著一團純陽之氣在李浩然的控制下,湧入了純陽精血神華之內。

精血神華微震,泛起的光芒略顯稀薄,且內中出現了一股兵鋒交戰的幻象,似乎在這裡面存在了兩支軍隊一般。

這是精血神華內的魔之精神,正在和浩然正氣、純陽元氣在戰鬥,這是兩個生死大敵,在進行著生死大戰。

「好!好!好!果然是禁忌一族的人,還掌握了收復這道血脈精華的力量,他這一次若是能夠用這血脈精華完成血脈逆轉,就絕對可以得到裡面的寶物……真是天助我也! 邪少的甜心寶貝 !」

蒼狼的聲音在整個空間裡面響起,在他的手指微微躍動之下,位於他身後的杜九生被一道玄色光芒,拉入了那迷濛幻彩光華之內。

轟隆隆!

也在這個時候,整個空間忽然傳遞出來了一震悶雷般的聲響,這個聲音微微震動,竟讓蒼狼臉色一變:「怎麼將他們給忘了……」

似乎想到了什麼,蒼狼身形一動,抬手一翻拿出了一個狼頭般的金色權杖,徑直刺入了這片空間的地面上。

嗡!

接著,狼頭權杖刺入地面的那一刻,從權杖之內浮現出了一道魂靈,這道魂靈似一隻幼狼,可那一雙幽藍色的眼睛裡面,卻是泛著智慧的光芒,這是一隻擁有成人靈智狼魂之靈。

「主人!」

魂靈踩著狼頭權杖,看著前方的蒼狼恭敬的問道。

蒼狼微微一笑,認真的說道:「狡詐之狼,你給我守在這裡,控制這內中的陣法,監視那個小子,不要讓這裡面的人給我逃了!必要的時候,我允許你動用這裡的力量,封禁這內中的一切!」

「屬下遵命!」

狡詐之狼眼中忽的燃起了一團光華,恭敬的低著頭說道。

啪嗒!

在它的聲音落下的時候,蒼狼已經轉身離開了這裡。

「老大,九峰魔城的人來了!」

正在蒼狼剛剛從崖壁下來到了雪峰山巔的時候,從山巔前站著的狼盜趕忙跪地,臉色蒼白的說道。

看著狼盜慌張驚恐的模樣,蒼狼看了眼陣法全開的寨子,他的眉頭一皺,冷聲說道:「哼!沒用的東西,慌個什麼!」

「老大,他們來了四位武帝,已經將咱們下山的路都給封死,還有三十多名武王,這一次若非是狼王大人提前有感知,咱們的人恐怕連陣法都來不及開啟!」

狼盜仍舊是慌張的說著,在他看來蒼狼寨的真正危機來了。


話音落下,蒼狼臉色一變,沉聲說道:「該死的,杜九生到底做了什麼,竟讓九峰魔城的人派出了如此強大的力量……不過,這樣也好,殺了這些人,這塗冰大草原就真正的掌握在我們的手中了!」

「吹響黑狼號,咱們的暗手也該亮出來了!」

說著,蒼狼徑直走入了寨子裡面去。

不多時,蒼狼來到了寨子門前,看著前方陣法之外,飛在空中,正不斷施展攻擊,轟擊著蒼狼寨陣法的九峰魔城來人,蒼狼眼中殺意盡顯:「我道是誰,原來竟然是相家的影秘使的統領帶隊,這一次看來杜九生是差一點毀了九峰魔城吧!」

「哼!蒼狼,將杜九生交出來,然後跪在地上,廢棄你的修為,向我們求饒!我可以饒了你蒼狼寨這些年對我九峰魔城犯下的罪過!」

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色長袍內的武帝,冷冷的看著前方的蒼狼,語氣中儘是殺意的說道。

這些年,九峰魔城和蒼狼寨的人,幾乎成為了生死仇敵,這件事情還要說到三十年前,蒼狼潛入九峰魔城,差一點被相家的人殺死開始……

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在蒼狼看到九峰魔城的人時,盡數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這是他的恨,這也是他為何非要和九峰魔城為生死之敵的原因。

嗷!

蒼狼並未說話,他在等待著,等待著他的人到來。不多時,一聲狼吼在遠處的雪山之上響起,緊接著一隊約百人的黑衣武者,跟在那一隻巨大狼王的身後,朝著寨子這邊殺來。

「殺!」

蒼狼眼中儘是瘋狂,他盯緊了前方的影秘使統領,身形一動,徑直闖出了陣法,來到了外面,抬手之間,朝著前方另外的三位武帝,扔出了三枚黑乎乎的東西。

「該死!是霹靂子……」

其他的三個武帝並未放在心上,他們身形一動,就要一起動手去攻向蒼狼,正在越過那黑色圓球的時候,從黑色圓球內泛起了一團空氣波動,緊接著一聲聲的爆炸,在這些武帝的吼叫聲中響起。 第四百七十九章畸形的禁忌一族

轟!

轟鳴聲響起,三團炙熱的火焰爆裂開來,三道煉心火無聲息的湧入了其他三位武帝的體內,讓這三位正要疾行躲開爆炸的武帝身體一顫,竟險些從空中墜落下去。

這是蒼狼研究了許久,才成功從火池內汲取出來的煉心火霹靂子。

此霹靂子的強大之處,就來自這一道可以無孔不入的煉心火。

轟!

也在這個時候,蒼狼帶著一抹狂笑,來到了影秘使統領的身前,抬手一拳,轟向了影秘使的腦袋。

另外一邊狼王一躍衝天,那血盆大口對準了一位正從空中搖搖欲墜的武帝,張口咬下,一時間武帝身上鮮血噴濺,一團更為炙熱的火焰從武帝體內躥騰而出,將武帝那落下的半截身體燃燒成了灰燼。

「先殺了這個畜生!」

其他兩位武帝搖搖晃晃,臉色慘白無比,方才的一切發生在瞬息之間,讓他們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