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沒有問題,”

幾人的表情都十分放鬆,但是林天等人卻有些凝重了,

林天關切的問道:“孫策,沒事吧,”

“沒事,”孫策抿着嘴,繼續操縱着麗桑卓回到線上,不過這回,明顯的就可以看的出來對線方面,蘭博佔據了上風,

而蘭博似乎也是察覺到了什麼一樣,瘋狂的進攻麗桑卓,在消耗上做到了對自己最有利的地步,反觀麗桑卓,簡直被壓着打,沒過多久就被壓出了經驗區,

“怎麼會這樣,”水神有些不解,之前兩邊還五五開呢,

忘塵沉默片刻,操縱着酒桶前去上路反蹲,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危險了,

不過就在剛剛來到上路草叢的時候,赫然就傳來了麗桑卓被擊殺的消息,

麗桑卓到底不起,而蘭博還有三分之一的血量,

孫策,臉色蒼白,

怎麼會這樣,

“被單殺了,”忘塵有些無語,從草叢裏衝出來企圖擊殺蘭博,但是後者早就跑了,

林天沉聲道:“小龍防守,龍不能丟,”

“明白,”忘塵趕緊回來防守下路,

死了一個人,蘭博回城後直接傳送在小龍圈處,FC戰隊表現的非常囂張,當着他們的面開始打小龍,

雖然死了一個麗桑卓,但還有四個人啊,也不是那麼容易打的,

FC戰隊這個態度明顯的就是不把衆人放在眼中,水神是個暴脾氣,一個布隆打的跟坦克一樣,衝上去就一頓Q,揚起盾牌阻攔他們打龍,

好在EZ和三隻手的消耗做的很足,把雙C的血量耗的很多,FC戰隊爲了保險起見,暫時放棄打龍,

當FC戰隊撤退後,孫策才從泉水裏出來,剛剛……

雙手又不停使喚了,一個技能沒有出來,被蘭博單殺,

他此時內心裏焦躁無比,雙眼通紅,左手放在鍵盤上,輕微的顫抖着,而右手則是僅僅的握着?標,關節泛白,

檢測官看的是連連點頭:“剛纔即使打不過,有大,有閃現應該可以逃走,”

“這一次又一次失誤嗎,”

“可以預見,這名孫策選手身體的疾患已經一定程度上影響他的反應和操作,”

兩名檢測官都很同意這個說話,只有一個呂斌沉默片刻說道:“我們先把比賽看完再決定吧,”

比賽在持續進行,麗桑卓被單殺了兩次,FC戰隊彷彿也找到了突破口,一直在上路做文章,希望打開局面,

而當因爲麗桑卓的支援慢了一步,技能放錯了,閃現撞牆等一些列的操作之後,他們這邊已經很不好打了,

“砰,”上路二塔也被破掉了,

FC戰隊領先的太多,這一切……孫策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

當畫面再一次灰暗的時候,孫策的目光也如同這樣的灰暗神色,

他呆呆的坐在那裏,雙眼無神,輕微的搖搖頭,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他的呢喃聲林天和冷酷聽的很清楚,而水神和忘塵則是有些不解,

“他這是怎麼了,”兩人真的有些奇怪,之前還表現的很好,怎麼突然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林天沉聲的道:“孫策,振作點,”

冷酷也是說道:“老孫,沒事的,不要緊張,”

“戰勝你自己,,”

蘭博再一次的過來了,面對的恰好是站在原地不動的麗桑卓,

此時的蘭博,悠閒的跳起舞,

嘲諷,

肆無忌憚的嘲諷,

孫策呆呆的看着,雙手不知道該放在哪裏好,

林天深深的呼吸一口,說道:“孫策,不要放棄,你要相信自己,”

“我們都相信你,你的手沒問題,你是第一名GOD戰隊的職業選手,”

“孫策,你可以的,”

一聲聲話語,雖然不大,但是傳到了孫策的心裏,引起了軒然大波,

他茫然的雙眼落在林天身上,又落在冷酷身上,

他突然想哭,

幼年車禍,父母雙亡,

一生殘疾,假肢以面世人,

唯一的喜好電競,卻因爲疾患讓雙手不受控制,截斷了他的夢想,

他想放棄,

可是……

他能放棄嗎,,

最沒有資格放棄的就是他自己,

孫策想起了自己的哥哥在他無數次的謾罵之後還細心的照料自己,

他想起了那邊昏暗的網吧包廂裏,林天出現了,就好像帶來了一道曙光,

他想起了來到GOD俱樂部裏,每個人對待他就像是親人一樣的溫暖,目標編號014 他想起了無數個夜晚,與老狼的雙排,在遊戲裏廝殺,

他想起了第一次訓練賽自己拿到MVP之後的激動與喜悅,

他更想起了在出事之後,林天和每一位朋友爲自己奔波勞累,

此時,現在,在唯一一次可以證明自己的賽場上,他們都沒有放棄,憑什麼……

自己要放棄,,,

我……

不會放棄,

孫策深深的閉上眼睛,

猛然睜開,

“轟,,”

猶如一道閃現劃過他的腦海,將一切的陰霾全都驅散開來,

他仰天長嘯,爆發出一陣陣怒吼,

來啊,不就是雙手顫抖嗎,

我孫策就不能控制嗎,,

我TM以前連死都不怕,我還會怕這個,,

猩紅的雙眼爆發出驚人的力量,

“孫策……”林天明顯的感覺到孫策整個人的氣勢不一樣了,他欣喜一番,立刻部署進行反擊,

站在麗桑卓面前的蘭博,仍然在肆無忌憚的跳舞……

似乎沒有預感到滅頂之災,正在悄然的來臨……

一旁的休息室裏,看着麗桑卓已經被打成了傻逼,裝備也落後於蘭博,衆人微微一笑,

“我想已經不用看了吧,這個麗桑卓的表現距離職業是差的遠,”

“是啊,這樣的選手,這樣的操作,要是說沒有受到一點疾病來到的影響,誰會相信,”

只有呂斌苦笑一聲:“我們還是先把比賽看完吧,”

“我覺得沒有必要,我們之前就說過這場比賽不關乎輸贏,就是爲了檢測這名上單的水準,”

“如果到時候真的出現翻盤的話,那也是他的隊友力挽狂瀾,與他沒有任何關係,”

呂斌看着衆人的表情,有點無可奈何,暗道一聲真的可惜,

“行了,關掉吧,過去通知他們結果……”其中一名檢測官起身說道,

衆人點點頭,就在大家都準備離開的時候,呂斌看了一眼電子大屏幕,忽然眼睛一亮,

激動的說道:“大家快看,,”

什麼,衆人一看……都是驚呆了,

只見之前還停頓在那裏的麗桑卓在衆人都靠近推塔的瞬間……

猛然交出了E技能,E到了人羣之中,

瞬間按下了W,

冰霜之環,

居然是……震住了五個人,

伴隨等級增加的一點四秒的眩暈時間,讓麗桑卓有足夠多的時間打出控制,

就在W定身的瞬間,孫策目光一凝,手指狠狠的按下了R技能,

大招,沒有給敵人,而是自己,

“轟,,”

冰封陵墓,

大中了自己,並且給了周圍五個人巨大的AOE傷害,

“後撤,”李約翰大喊着,

這個位置實在是對他們太不利了,可是現在再後撤,就已經晚了……

冷酷抓住時機,同樣一個大招直接砸了下去,三隻手的爆發高的嚇人,

頓時四個人交出了閃現,但是仍然是被燙出一半的血量,

EZ看準機會,E上去QW,帶走了ADC,

可憐這個女槍連大招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直接帶走了,

這一波,麗桑卓的開團實在是太果斷了,而且FC這五個人也太不謹慎了,直接就這麼走了上來,

想來是對這個麗桑卓十分輕視,就是這個輕視讓他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現在蘭博想死的心都有了,剛纔還在麗桑卓面前悠閒的跳舞嘲諷,原來小丑一直是自己,

現在他寧可相信對面剛纔是掉線了又重新連接的,現在打的居然是這樣,實在是無法仍然理解,

FC戰隊潰敗,只有沙皇和蘭博兩個人逃走,

林天去追沙皇,而冷酷去追蘭博,

“讓孫策去吧,”林天說道,

冷酷點點頭,隨即一起去追擊沙皇,

剛纔跳舞嘲諷孫策的是蘭博,這個仇,應該孫策自己來報,

蘭博正在拼命的逃竄,自己的閃現已經沒了,當他看見麗桑卓還在追擊着自己的時候,頓時心中一涼,

不過也衍生出了一種憤怒,

瑪德,

這個麗桑卓是不是一直在耍我,,

不過在追擊了一段路之後,蘭博放鬆了,

哼,原來你也沒有閃現,想殺我,等等吧,

話音剛落……

麗桑卓的E技能已經出手了,爪子正好落在了蘭博的前方,

落地後,又是一個W定住了蘭博,

平A,Q技能,

平A,

“砰,”

蘭博倒地了,

孫策孤傲的站在蘭博的屍體上,淡淡一笑……

左手穩穩的按下了F鍵,

閃現,

原地閃現,

蘭博……

驚呆了,

原來……麗桑卓有閃現啊,

可是接下來,蘭博的臉色變成了鐵青,

他的意思很明確:不用閃現就能殺了你,

殺了之後再來個閃現慶祝,

如果說之前的蘭博在麗桑卓面前跳舞嘲諷,那麼現在就真的是連面對的勇氣都沒有了,

孫策的這一手殺了他還在他的實體上閃現……這纔是十足的嘲諷,

並且明確的告訴了對方一個信息:下一波,你來,我還是沒有閃現,你看我能不能殺了你,

此時蘭博呆呆的看着這個麗桑卓,有點無力,

“這……究竟是個什麼人啊,”

李約翰也陷入了沉默,

而林天看的是大快人心,不得不說孫策剛纔那個原地閃現,騷,真的是騷,

任何人都做不出來, 婚意綿綿,男神太高冷 斬月 重生情深緣怎會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