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香這纔跟邱欣笑了一下,算是打過招呼,然後便出了屋。

邱欣即刻也進了屋,方宇面朝裏睡得還沉,沒有要醒的跡象。

李衛想了想,跟邱欣說:“你留下照顧他吧,我去驛站有點事。”

說着,李衛就出去了。

屋裏,只剩下邱欣和方宇了。

邱欣倒了杯水放到方宇的牀頭桌上,然後到外屋坐了下來,隨手翻看着方宇桌上擺放的書,等待着他的醒來。 邱欣聽到屋裏有了聲音,趕快進去,恰好與已經坐起來的方宇目光相遇。

方宇詫異地看了邱欣一眼,很快就把臉轉向一邊,過了沒幾秒,他乾脆臉朝裏地躺回了牀上。

邱欣站在那裏,看着方宇,竟一個字都沒說出來。

她就這樣一動不動地靠在裏屋的門口看方宇,嗓了裏像堵了東西,想哭。

快到中午的時候,李衛回來了,問邱欣:“怎麼樣了?”

邱欣搖了搖頭往屋外走,示意李衛也出來。

兩個人一前一後地出了院門,邱欣纔開口:“剛纔他醒了,看見我,什麼也沒說,又躺下睡了,他還是不想理我。”

李衛問:“那你呢,你也沒說話?”


邱欣看着遠處,緩緩地說:“再等等吧。”

李衛無奈地看着邱欣,嘆了口氣。

邱欣又說:“一會兒我先回驛站,你再陪陪他吧。”

李衛問:“我開車送你回去。”

“不用,走走吧,也不算遠。”

邱欣要走的時候,李衛忽然問:“你們倆吵架,到底爲什麼?”

邱欣沒說話。

李衛接着問:“剛纔咱們進門的時候,你會不會誤會方宇和顧香?。”

邱欣想了想,還是把兩個人那天吵架的事告訴了李衛。

李衛聽後,過了一會兒才說話:“這事兒呀,也不能全怪你,方宇那邊,我也得說說他,不過,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顧香跟方宇是不可能的,這一點,你儘管放心。”

邱欣提醒說:“我不會再懷疑他了,真的,還有,照片這事你可千萬別再提了,我怕那樣他只會更生氣。”

李衛笑着安慰她:“放心,我是勸和的,不是來攪事的,我有我的方法。”

邱欣勉強笑了一下:“知道了,你去陪他吧,我先走了。”說完,便朝村口走去。

李衛回到屋裏,看方宇還是保持着面朝裏的姿勢,便走過去坐到牀邊,問:“真睡還是假睡?要是假睡就別裝了啊,邱姐走了。”

方宇果然是假睡,一聽李衛這麼說,便從牀上坐了起來:“你把她招來的吧?”

李衛壞笑着看方宇:“你真不想見她?你可別跟我裝啊!”

方宇還病着,沒精神跟李衛逗嘴,一邊去洗漱,一邊問李衛:“你陪客戶來的?”

李衛“嗯”了一聲,起身去把粥熱了一下。

等方宇喝粥的時候,李衛便開了口:“今天早上進來的時候,顧香和那孩子,真像你媳婦和你孩子,那情景,就是一家三口,我這當朋友的看着可是有想法了,也不知道邱姐是怎麼想的,反正,她要是爲這事吃醋,你可是有責任給解釋解釋的。”

方宇不出聲,喝了幾口粥就把碗推在一邊,用手擺弄起藥盒來。

李衛接着說:“邱姐可是出了醫院直接就過來了,已經在驛站呆了好幾天了,你知道嗎?” 說着,把體溫計遞給方宇,方宇順從地夾在腋下。

方宇沒說話。

李衛的話,點到爲止,等方宇把體溫計拿出來之後,搶過來看,不到三十九度,又仔細觀察他的臉色和精神,有些擔心:“燒了兩天了,怎麼還沒退下來?”

方宇覺得當醫生的對疾病總是會有很強的聯想能力:“我發燒歷來都是三五天才能退。”

李衛對方宇的健康確實有些擔憂,提前跟顧香瞭解了一下方宇最近的狀況,便問方宇:“聽說你現在成了病殃子了?三天兩頭鬧病?”

“誰說的?誇張!吃五穀雜糧,有不鬧病的嗎?別小題大做。”

李衛盯着方宇,別有意味地問了一句:“你這病吃的藥不對症吧?”

方宇沒聽出李衛的言外之意:“發燒吃退燒藥,跟對症不對症有什麼關係?”

李衛故意放慢語速地說:“身心一體,聽說過嗎?”

方宇明白李衛的意思了,他不想說這些,趕快找轍:“不行,難受,我得睡會兒,你……回驛站陪客戶吧,別在我這兒耽誤功夫了。

李衛嘲諷地說:“裝,真能裝!”

方宇一邊往牀邊走,一邊說:“是真難受。”

李衛無奈,只好回驛站去了。

到了驛站,直接去找顧香,跟她說了邱欣和方宇的事,這才知道方宇爲了保護顧香後背受了傷,李衛一個勁的搖頭,對方宇是又心疼又痛恨,覺得方宇真是又傻又笨得出了圈。

顧香看李衛的神情,趕緊說:“其實這事方宇不讓我跟別人說,可是,要是因爲這事讓方宇跟那個邱姐分開,我可真是罪不可恕了,一會兒我直接跟邱姐道歉去。”

李衛搖頭:“別,這事兒呀,我去跟邱姐說,還得挑着說,她要是知道方宇爲了保護你命都不要了,得怎麼想?不過,邱姐和方宇的事,你從中多幫幫吧。”

顧香使勁點頭。

跟顧香談完,李衛就來找邱姐,坐進沙發後,先說了一句:“剛纔我去找顧香問了。”

邱欣怕方宇爲此生氣,膽子都小了,一聽說李衛去找了顧香,又擔心起來:“合適嗎?要是讓方宇知道……”

她話還沒說完,就被李衛打斷了:“他知道了能怎麼樣?他自己不解釋,還不能去問問了?渣男要是騙人,不就是這麼玩兒手段的嗎?”

被李衛這麼一說,邱欣也不再言語了。

李衛接着說:“放假那些天呀,方宇本來是要去找你,結果顧香她媽聯繫不到她,方宇就幫着去找她,然後就趕上打架了,方宇後背受傷了,那些天他一直在醫院。”

邱欣驚着了:“後背受傷了?”

李衛點頭:“聽說縫了十幾針,拆了線就趕快去找你了。”

邱欣又是心疼又是自責:“我居然都不知道,那天我光想着照片的事,都沒仔細看他的臉色……”

李衛擺手:“行了,已經過去的事,你也別太自責,而且,方宇不想讓你知道這事,估計他也是怕你想多了。”

等了一會兒,李衛又說:“聽說這小子春天回來上班的時候身體特別不好,現在也是小病不斷,我今天下午給他測體溫還是沒退燒,體質這麼差,我覺得跟他的心情、心態都有關係,別管他嘴多硬,態度多堅決,邱姐,你一定得多費點心,跟他和好,不然的話……”說到這裏,李衛傷感了起來。

邱欣點頭,她懂的,她見過方宇一個人在湖畔走過時的神情,那樣灰暗的心境下活着的人,談何健康。

過了一會兒,李衛站了起來,說:“邱姐,明天我得回去辦事,方宇就麻煩你多費心吧。”

邱欣點頭:“放心吧,我會盡力的。”

李衛走了之後,顧香來了,一進門就叫了聲“邱姐。”

邱欣給顧香讓了坐,顧香坐了一會兒纔開口:“邱姐,你和方宇的事,雖然我沒做什麼,但這事跟我有很大關係,所以,我真的挺抱歉的。”

邱欣趕快搖頭說:“你別這麼說,你也不是有意要怎麼樣的。”

顧香看着邱姐說:“姐,你別懷疑方宇,他不是那種亂來的人,他也跟我說過你,你在他心裏很重要。”


邱欣聽着心裏卻更不是滋味了。


接下來的幾天,方宇沒有再來驛站,像是故意躲着邱欣,倒是從顧香口中得知他的病已經好了。

這一天,顧香下班時天已經黑了,正準備回家,卻看到邱欣一個人在湖邊發呆,便走過來打招呼,簡單聊了幾句,顧香便問:“邱姐,方宇這兩天沒過來,不然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邱欣想了想,答應了,回屋拿了件衣裳就跟着顧香往村裏去。

顧香回家之後,邱欣一個人在大院門口徘徊,她還沒想好,還是沒想好如何開口。

一直耗到了入夜,一個人在院子外頭有點害怕了,這才輕手輕腳地走進了院子。

星光把院子微微照亮,邱欣看到方宇躺在院中的躺椅上睡着了。

這個人,難道是天真地數着星星的時候就睡着了嗎?偌大的院子,襯托着他的孤零,沒人有喊他要回屋去睡,沒有人囑咐他就算是夏天,山裏的夜也是寒涼的嗎?就算是沒有人提醒,這麼大的人了,爲什麼自己就不能好好待自己呢?邱欣這麼想着,忍不住就流下淚來。

過了一會兒,邱欣輕手輕腳地走到方宇屋前的廊角坐了下來,這是一個牆角,她把身子微微向右,側靠着牆,藉着星光看方宇,靜靜地看方宇。

他睡得很沉,一動不動,眉宇間還微微蹙着,帶着幾分憂愁。

邱欣忽然發現,跟方宇認識這麼多年,好像從這一次,纔剛剛開始愛他,之前都是方宇主動來愛她,爲她做了許多,自己一直是個被愛的角色,只是一味地等着方宇來愛。

而這一次,她要截取生命中的這段時間,只做一件事:追回這個值得愛的人,她也要主動一次。

邱欣坐在黑暗中,默默地讀他……

不知不覺,邱欣睡着了。

還是咳嗽聲吵醒了她,她微微掙開眼睛,看到方宇在躺椅上咳嗽了一會兒,換了個姿勢,像是要繼續睡,過了一會兒,又咳嗽,這才從躺椅上起來,摺疊起躺椅,拎進屋,關了門,然後,寂靜了。

邱欣沒有出聲,又看了看方宇擺放躺椅的地方,好像還有什麼東西,她小心地走過去一看,是酒瓶,晃了晃,好像還有半瓶酒。

邱欣拿起酒瓶,坐回了原來的位置,靠着牆,對着星月,一口一口地把剩下的酒喝了個乾淨。

藉着酒意,邱欣靠着牆又睡着了。

晨曦的時候,邱欣被凍醒了,揉了揉靠得發酸的胳膊,伸了個懶腰,起身回了驛站。

一路上,只覺得朝陽耀眼,邱欣的心情莫明地好了一些。

回到自己住的小屋,簡單洗了洗,便躺到牀上睡着了。 這一覺,邱欣睡得很香、很沉,睡醒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去驛站轉了一圈,方宇還是沒有過來。

晚上,她又跟着顧香回了村子。

走到大院門口,邱欣忽然覺得自己底氣又不足了,忽然就想喝酒鼓鼓勇氣,於是,去村口的小賣部買了瓶度數不是很高的酒,喝了不到半瓶,邱欣覺得自己狀態不錯了,於是,大踏步地進了院子,結果,沒走幾步,就看見了睡在躺椅中的方宇。

他睡着了嗎?邱欣儘量輕地走近方宇,他好像睡着了,睡得很恬靜,氣息勻勻。

邱欣笑了,這樣也好,她慢慢退回到昨晚坐着的地方,靠着牆,面帶微笑,一邊喝酒,一邊欣賞着星空下睡着的方宇,像是得到了情感的補償,很滿足。

不知不覺,邱欣睡着了。

第二天,睡醒的時候,她發現自己睡在方宇的牀上。

邱欣一邊揉着太陽穴來緩解頭疼,一邊回想昨晚的情景,喝着酒睡着了,好像有被抱起的感覺,想到這裏,邱欣笑了,是方宇,一定是他把自己抱到這裏來睡的,那麼,方宇呢?在外面屋嗎?邱欣趕快起身往外屋看,沒看到方宇,倒是看到桌上壓着一張紙條。

邱欣走過去看紙條,顯然,這是留給她的:

發生過的事情,我也有錯,你不必自責,也無需道歉,現在的生活是最適合我的,我不想被打擾,你也別再爲我費心了,回去吧!

剛剛還以爲事情已經有了轉機的邱欣頓時僵住了笑容。

緩了一會兒,邱欣給自己打了打氣,別這麼容易就放棄,要勇敢一點,至少要好好談一次再做決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