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搖著頭:「不用,你先去寶丹閣等我,我一會過去。你們都去,不用跟著我。」說罷,唐宋便轉身朝著另一邊走去。

穿過小巷,走到後方一片較為安靜的地段,唐宋猛地轉過身。對面兩個男子慌忙停下腳步,假裝很隨意的四處張望。

看他們那心虛的樣子,唐宋不由笑道:「你們的跟蹤技術很差,對於任何靈神來說,都會發現。」

兩人尷尬對望一眼,頓時沉下臉快步走上來。左邊有鬍子的男子沉聲道:「聽說你是丹師,想跟你借點丹藥。」

唐宋歪著頭:「周家讓你們來借的吧?」

「少廢話,」右邊的男子心急的釋放出氣息,實力居然還挺強,估摸著得有十五級,「把你身上的丹藥全部拿出來,還有,對天發誓以後再也不給李家煉丹,否則……死!」

唐宋沒有畏懼,面帶笑容打量著兩人,道:「你們應該不是南陵城內的人,至少是剛從其他城池過來,我沒猜錯吧?」

鬍子男子瞳孔一縮,二話沒說的健步衝過去。周身元氣順勢迸發,強橫的朝著唐宋轟出拳影。

周家還真是捨得,竟然請了兩個十五級,倒是下了血本……

眼見拳影撕裂空間轟過來,唐宋不急不慢的抬起雙手往前推。嗡,元輪形成,恰到好處擋住了對方的拳影。

鬍子男子不自主驚呼:「你竟然是十八級?!」

唐宋推著元輪防禦對方的拳影,挑著壞笑的眉頭:「他們是不是告訴你,我不超過十五級?」

鬍子男子臉色頗為難看,可已經到這份上,只能繼續打!

兩人倒是很有默契,整齊的攻擊。 執魏 唐宋把元輪當防禦盾牌,任由著兩人的轟擊。

嘭嘭……

小巷子裡層層能量罡風涌動,唐宋卻紋絲不動。兩人死命的狂轟濫炸,卻怎麼都咋不碎元輪…… 鬼魂不斷的從兩邊的洞壁裏鑽出來,一隻只的撲向我們,冰窟窿反應迅速,揮起斬鬼刀眨眼就砍了幾隻向我們撲過來的鬼魂。被斬鬼到砍到的鬼魂,發出一聲慘叫之後,就都消散了。

不過鬼魂數量衆多,光憑他一個人那是根本攔不住的,於是我們幾個也都動手了。

在這種鬼魂數量衆多,比較混亂的局面,爲了省麻煩,還是直接用打鬼鞭方便直接一些,解決鬼魂的速度也不慢。用黃符或者其他術法的話,效率不是很高。

於是我拿出了包裏的打鬼鞭,這個打鬼鞭是在平陽山的墓裏,秦筱筱給我那一條,她和陳柏前幾天製作的那一條新的,也在包裏,等着舊的打鬼鞭用完了,在那條新的。

這些鬼魂雖然數量多,但是都是一般的鬼魂,沒太大的威脅,我揮着打鬼鞭它們根本近不了我的身。當然在揮舞打鬼鞭的時候,我也很小心,深怕誤傷了其他幾個人。

老公我要寵你 劉宇他們沒選擇像我一樣用打鬼鞭,畢竟他和李慕顏身上只有一條打鬼鞭,打鬼鞭本來就屬於消耗形的普通法器。我們纔剛進洞穴沒多久,就連女厲鬼和羅博他們都沒見到,冒然都使用打鬼鞭不太理智,萬一後面真正需要用上的時候出問題了就糟了。

不過他們面對這種情況的反應和經驗比我好得多,所以根本用不着我擔心。

手中大打鬼鞭啪啪啪的打在那些鬼魂身上,它們慘叫着,有些鬼魂被打中一下就消散了,有些則是兩三下才消散。而且手中的打鬼鞭每打中鬼魂一下,就會發出哧的一聲,帶着一股青煙。

很快的我就感覺到打鬼鞭變得越來越輕,這也是打鬼鞭即將消耗殆盡的預兆。打鬼鞭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但是從兩邊洞壁鑽出來的鬼魂還沒有停止,數量一直沒有減少。

也是因爲數量太多,就算這些鬼魂在弱我們也不敢大意,所以一直被困在原地。

“這些鬼魂怎麼一點也沒減少,都死了這麼多了。”我一邊揮舞着打鬼鞭,一邊說道,已經累得有些開始喘了。

陳柏唸了幾句咒語,然後掐了幾個手印,就看到他附近的至少十幾只鬼魂都化成青煙消散了,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這裏可是‘百鬼洞窟’最不缺的就是鬼魂,想要一次性把它們都殺光幾乎不可能。”他那十幾只鬼魂消散的一瞬間,回頭看了我一眼說道,然後繼續出售對付鬼魂。

“這些鬼魂都沒了恐懼感,看來是又人控制住了它們,不然這種情況下,這種在普通不過的鬼魂早就因爲害怕逃走了,怎麼可能還這麼視死如歸的撲向我們。”劉宇微皺着眉頭說道。

陳柏也點了點頭,說劉宇說的沒錯,這些鬼魂的確是被人給控制住了,我們繼續被它們堵在這裏的話,根本就會沒完沒了,必須想其他的辦法才行。

的確如此沒錯,我手上的打鬼鞭也堅持不了多久了,繼續耗在這裏對我們沒什麼好處。

這時候,一連片的鬼魂發出了慘叫聲,只見冰窟窿用斬鬼刀,斬殺了一大羣鬼魂。斬鬼刀果然厲害,不是我這種普通法器打鬼鞭所能比的,對鬼魂的殺傷力沒得說。

“陳老,兩邊的洞壁有問題。”冰窟窿突然說了一句。

“我知道。”陳柏回了一句,然後轉頭看向秦筱筱。秦筱筱似乎也知道他的意思,於是兩人在擊退了自己周圍的鬼魂之後,立馬拿出黃符,嘴裏唸咒,然後把黃符拋向兩邊的洞壁。

在黃符貼到洞壁上的一瞬間,洞壁裏的鬼魂就出不來了,有的鬼魂被卡了一半在洞壁裏出不來,有的只冒出了一隻手,一條腿,一顆頭顱等等。

那些已經鑽出來的鬼魂被我們消滅完了,我手上的打鬼鞭也終於堅持不住,斷成了兩截。

“總算是制止住了這些鬼魂繼續冒出來。”李慕顏呼了口氣,說道。

但是還沒來得及高興,就看到秦筱筱和陳柏來人剛剛貼到洞壁上的黃符冒起了煙,似乎要燃起來了。“怎麼回事?”我大驚,問道。

“不好,鬼魂數量過多,黃符也抵不住陰氣,快走。我們繼續往前,離開這裏。”陳柏眼神一凝,大叫一聲不好,然後帶着我們趕緊往前跑。

我們也來不及休息,跟在他後面,要是黃符沒了效果,那些鬼魂又會沒完沒了的出來,要是我們又繼續被纏住,機會是浪費時間。往前跑了一段距離之後,四周的洞壁開始出現變化,越變越寬闊,而且洞壁上有許多大小不一的孔。

很快的我們面前就出現了一扇石門,不過石門是打開的。不知道石門後面回事什麼狀況,我們做好應對突發狀況的準備,然後小心翼翼的走進了石門裏。

通過了石門,前面是一個寬闊的空間。地面上坑坑窪窪的不平整,好像是有人故意弄的,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些坑坑窪窪的地方是有規律的,而地面中央修建了一座圓形的石壇,石壇上立着一塊長方形石碑,石碑上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

前面有三扇石門,每一扇石門上都刻着不同的圖案。

“這裏是?”我望着四周,疑惑的問道。

陳柏臉色凝重,說着裏看起來像是祭壇,好像是要困住鬼魂的,只是祭壇似乎沒有開啓。“你們看到地上的那些坑坑窪窪的地方沒有?”他突然開口問了一句。

嚮往的生活之娛樂大師 我們點頭說當然看到了,他點了點頭,說玄機就在這些地上的凹坑上面,他剛剛仔細看了一下,發現這些凹坑的佈局排位是根據八卦來的,只要走錯了一步,就會開啓祭壇,到時候一定會發生什麼。

“一會你們跟着我走,一步一步來,千萬不要走錯了。”他說道,然後拿出了羅盤。

他嘴裏念着咒語,開始邁着步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我們也緊緊的跟着他,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走到一半的時候,不知怎麼的陳柏就停了下來,皺着眉頭,疑惑的盯着手上的羅盤看。

劉宇問他怎麼了,他說奇怪,怎麼我們走到這裏羅盤就沒了動靜,而且他總感覺,我們走的有些不對勁。

“不會是羅盤出問題了吧?”秦筱筱問道。

她話音剛落,石壇上的石碑突然咔嚓一聲,自己轉了個方向。接着石碑上刻着的符文,就開始發出微弱的紅光,而且我們開始聽到有汨汨的流水聲。

“什麼情況?”我們往四周看去,尋找流水聲的來源,可這裏怎麼可能會有水流。

正當我們疑惑不解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地面的那些凹槽裏有液體流出來,那就是聲音的來源,我仔細一看,凹槽裏流着的液體竟然是血液。“你們看地面。”我趕緊指着地面說道。

其他人也慌忙往地面上看去,順着血液,我們發現流進凹槽裏的血液是從石壇下流出來的,那裏就是源頭。

有了血液的流動,我們才發現地上那些凹槽是連接着的,那些連接着的細槽不太明顯,要不是有血液流着我們根本還看不出來。轉眼,血液就快要把所有的凹槽都填滿了。

我們都不敢亂動,站在原地看着地面上的那些血液流着。

“不好,我們中計了。”突然,陳柏臉色大變,說道。“難怪我說哪裏不對勁,原來地面上那些凹槽看上去是按照八卦排列的,但這都只是擺設,其實只要我們走進來了,這個祭壇就會被自動開啓。可惡,竟然被擺了一道。”

陳柏臉上露出怒意,眼中冒着寒光,估計現在心裏氣得不行。

這個時候,所有的凹槽都已經被血液給填滿了,濃重的血腥味散發了出來。轟隆一聲,石壇上的石碑落進了石壇裏,石壇上露出一個大洞。

頓時,一股強勁的旋風從石壇上的動力涌了出來,伴隨着強勁的旋風,一道道青白色的光影也從石壇的洞裏飛了出來,帶着詭異的叫喊聲。 轟了好一會,鬍子男子臉色更加難看了。甭管他們兩人怎麼用盡全力,愣是沒能鑿開元輪。

什麼時候,元輪竟然能變成這麼強大的防禦?

明明對方只是十八級,按理說兩個十五級應該能打得過。可現在,轟了這麼久,唐宋愣是沒有後退半步!

一咬牙,鬍子男子忽然閃身騰飛,想要從上方攻擊。唐宋早有準備,防護罩嗡的一下形成,然後繼續任由著對方攻擊。

這兩天他除了煉丹和提升實力之外,還一直在研究防禦。元輪可是好東西,在他們看來可能很簡單,可對於唐宋來說簡直就是個絕佳防禦。

將三叉防禦融合到元輪內,這樣元輪看起來很正常,實際上就是加強版的三叉能量盾!

又轟了一會,還是沒能打開防禦,鬍子男子已經意識到不對勁,趕緊翻騰往後。

唐宋雙手依舊往前推,看著兩人拉開距離,打著哈欠道:「回去告訴周華瑞,需要他親自來才行。你們這樣的,實在太無聊了。」

居然還一副犯困的樣子,讓兩人恨得牙痒痒。不過理智告訴他們,保命要緊。

當下,兩人快速閃身出巷子,轉眼就消失不見了。

唐宋並沒有追上去,收了元輪和防禦,卻沒有離開。扭動著脖子,忽然平淡的說道:「你是覺得我發現不了你?」

咻!

話音剛落,一道寒光飛射而來,唐宋側身躲避。寒光激射在牆壁上,頓時砸開一個破洞。

也在是這一瞬間,一個人影快速翻過房屋圍牆,進入到房子裡邊。

可唐宋並沒有追上去,鄙夷斜眼:「當我傻啊,把我引到裡邊挖坑等我,呵!」

說罷,大搖大擺的走了。

早就注意到有個人一直跟著,這個人也不知道用什麼辦法封閉了實力,連氣息都很隱蔽,有點像島國的忍者。不過他並非無聲無息,只是速度比加快,提前躲在圍牆後邊而已。

咻咻……

後邊又不停的飛射過來寒光,唐宋只是側身躲避,始終沒有回頭。擺明了就是故意挑釁,想讓他追過去,他才沒那麼傻。

雖然實力有所提升,可唐宋並不為認為自己無所不能。明知道敵人挖坑,還非要跳進去,傻呢!

回到熱鬧街道,唐宋放慢了腳步,臉上的笑容越發濃厚。那個人又跟上來了,很奇怪,居然能隱身?

假裝沒在意的繼續往寶丹閣方向,可能是因為四周的人漸漸多了,後邊跟著的那人很快就不見了。

有點意思,這人應該不是周家……

不多會,走到寶丹閣,卻見門口一大群人圍著,熱熱鬧鬧的,跟上次來完全不一樣。

好不容易擠到前邊,卻見店內也有不少人。一看到周華瑞,唐宋雙眼頓時放光的大步走過去。

然而,門口的守衛竟然將他擋住,怒喝道:「你是何人?」

沒等唐宋回答,李家的隨從立即強勢冷哼:「讓開!唐先生乃是我們李家貴客,也是寶丹閣貴客。」

這話一出,後邊人群頓時沸騰起來。

「他就是李家請來的那個丹師?竟然如此年輕!」

「是啊,這麼年輕就能煉製一級丹藥,了不起啊……」

跟前的侍衛冷汗直冒,趕忙往旁邊讓開。唐宋也沒在意的走進去,進門就喊:「喲,這不是周家主,幸會幸會!」

裡邊正在跟劉西路商談的周華瑞回過頭來,臉色頓時一陣發黑。強壓著心中火氣,表面還得擠出笑容。

裡邊人確實不少,除了李靜跟周華瑞,還有三個衣著華麗的中年人,看樣子應該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唐大哥,你去哪裡了呀?」 我怎麼就成災星了 李靜蹦過去,卻一直斜眼看著圍在櫃檯前的周華瑞幾人,「他們來跟劉叔商談丹藥的事情。」

「巧了嗎這不是,」唐宋滿面笑容走上前,「我也正好想跟劉閣主商談丹藥的事情,一起啊。」

周華瑞沉了口氣,和氣的輕聲道:「唐先生到也是年輕有為,年紀輕輕便能煉製丹藥,成效還如此了得……哦,幾位,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便是唐丹師,今日寶丹閣出售的丹藥,就是出自他的手筆。」

幾個中年人立即兩眼冒星星的盯著唐宋,一個個滿面笑容打招呼。唐宋也很隨意的跟他們打招呼,然後咧嘴訕笑:「不用這樣,我也就是個煉丹的而已。說起來幾位可都是我的貴客,沒有你們,我的丹藥賣給誰,對不?所以,咱們應該是合作關係。」

一聽這話,幾個中年人頓時增添了幾分好感。

劉西路倒是有些奇怪,輕聲問道:「唐先生親自前來,可是有什麼事?」

唐宋靠著櫃檯:「還真有點事,不過……你們先談,總得有個先來後到。」

一個肥胖中年人立即訕笑:「不不,唐先生你先談。我們無非也是想要丹藥,只是丹藥實在太少,所以……」

看似很隨意,實際上已經告訴唐宋,他們在談什麼。

唐宋抿著笑容:「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周家主不好意思啊。」

沒等周華瑞來得及說話,唐宋忽然將一個丹藥瓶放在櫃檯上,「劉閣主,這是這兩天我用周家主給的寶貝煉製出來的丹藥。我想了想,這些丹藥還是得拿出來,要不然對不起周家主的慷慨。」

周華瑞聽著臉頰不自主抽搐,有種想吃人的衝動。那自己的寶貝煉製丹藥,還要在自己跟前擺出來賣,這是讓他吐血的節奏!

劉西路楞了一下,將丹藥瓶拿過來,一邊打開一邊輕聲道:「唐先生倒是大方,我還以為要等一段時間才能有下一批丹藥……這麼多?」

幾人立馬將腦袋湊過去,恨不得拉長脖子查看。劉西路慌忙將瓶子蓋好,乾咳的笑道:「這個,這一批丹藥確實不少。幾位家主放心,保證每個人都有,絕不會空手而歸。」

「對對,」唐宋跟著附和,「怎麼能讓大家白來?價錢也別太貴,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合作,開心就好。不過,炎靈草可是周家主出的,得給周家主一點優惠。劉閣主你看這樣,賣兩枚給周家主,半價。」 劉西路嘴角不自然抽搐,周華瑞也是一抽一抽的,只是兩人心裡想的完全不一樣。劉西路是心疼,周華瑞是憤恨!

旁邊幾人可是有些急了,肥胖中年人慌忙道:「唐先生,那我們……」

「不著急不著急。」唐宋抿著微笑,「這不周家主功勞最大,得先從他這裡說起嘛。周家主,我給你爭取兩枚半價,你要不?」

周華瑞掛著僵硬的微笑:「丹藥成色合適的話,自然是要……」心裡則是一千萬個罵娘,自己的藥材變成丹藥還得再出錢。

唐宋打了個響指:「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劉閣主你記下來,兩枚半價,之後價格按照行情價。來來來,幾位,我們開始談你們的。」

周華瑞一抽,皺著眉頭:「唐先生,你的意思,就給兩枚優惠,之後便是行情價?」

側頭看了他一眼,唐宋一副無知的樣子:「對啊,相當於白送你一枚,還不夠?不是周家主,之前我可是送了你一枚,你不能都想著我送你吧?」

「是啊周家主。」旁邊幾人憋不住了,「你們周家雖然強大,可也不能都獨吞啊。丹藥本來就沒多少,如今給你兩枚半價已經是天大的優惠。哎,我們這些小家族,能有一枚就不錯了。」

道理是挺好,可為什麼周華瑞覺得心裡相當難受?

不過周華瑞也覺得,丹藥本來就少,自己霸佔兩枚,而且是半價,應該高興才對。當下,心頭頓時好受了許多。

見他沒再說話,唐宋才沖著幾人繼續道:「幾位都不容易,小家族的難處是懂的。要錢沒錢,要人沒人,夾縫中生存,辛苦啊。」

這話說得幾人頓時感同身受的點頭,小家族是真難混,尤其還有大家族打壓……

只聽唐宋繼續道:「劉閣主你看這樣行不,今天除了劉閣主,其他四位固定給他們每個人三枚,六折。剩下的,行情價。」

噗!

周華瑞在旁邊差點沒吐血,不可思議瞪大雙眼。其他四人也張大嘴巴,懷疑自己聽錯了。

劉西路臉頰抽搐,苦笑道:「唐先生也真是大方。也行,這是你的丹藥,你說了算。」

唐宋相當滿意的拍手:「那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幾位,我只能幫這麼多了,總不可能不收錢。六折,三枚,不算少了。」

肥胖中年人哆嗦了一下,不敢置信的顫聲問道:「真,真有這麼多丹藥?」

「這得感謝周家主啊。」唐宋咧著嘴,「本來是不能出這麼多丹藥,可周家主給了李家炎靈草和螞蟥藤,我從李家買過來,然後就出了二十枚丹藥。啊哈,周家主是不是很高興,我也很高興。」

高興你娘個球!

周華瑞感覺自己的丹田都要冒火了,偏偏表面還得掛著笑容,雖然很難看。

二十枚丹藥,就給他們周家兩枚半價去,卻給其他人三枚六折。看似周家賺了,實際上虧得要死!

越想越是不平衡,周華瑞沉聲道:「唐先生,你是不是該多給我們周家一些?」

唐宋無辜攤開手:「這我可是在沒辦法了。一共二十枚,他們四個要了十二枚,你要了兩枚,就剩下六枚丹藥是行情價,我已經很虧了。總得給劉閣主留一點利潤,我們也是要吃飯的啊。」

好像還真挺虧的。

其他四人一想,立即拱手感激:「多謝唐先生慷慨解囊,我等沒齒難忘啊!」

周華瑞神色緊繃:「周家才拿到兩枚……」

「不是啊周家主。」唐宋立即打斷,「是兩枚半價,後面還有六枚可以行情價買啊。我相信以周家的財力,這點丹藥肯定是沒問題的。哎,說實話,生意難做。你們拿了這一批丹藥,只怕很久才會再來買了。」

看他那苦澀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多難做。可誰都知道,丹藥從來不會賣不出去,沒人會嫌棄自己手頭丹藥多。即便吃不了,那也可以拿去轉手賣掉啊。

周華瑞實在憋不住了,面色漸漸發黑,深沉道:「我看你是故意針對我周家吧?」

說話間,周身元氣順勢涌動,強橫冷哼,「一下子拿出這麼多丹藥,只怕給李家留的更多吧?」

唐宋沒有在意對方的威壓,聳肩道:「這個還真沒有,李家一枚都沒分到……嘶,周家主這麼一說,我還得留一點給李家。劉閣主,剩下六枚你給李家四枚六折,畢竟我吃他們住他們的。」

「你……」周華瑞殺意更是強烈,雙眸冒著惱火,「你分明就是在耍我!」

強大的威壓,讓四個中年男子紛紛躲開,劉西路面色陰冷的怒喝:「周家主,你過分了!這裡是寶丹閣!」

怒吼中,劉西路周身散發的威壓更是強硬,瞬間將周華瑞的氣勢給壓下去。他能在這裡當閣主,實力可不比周華瑞弱。

很快周華瑞收回氣勢,緊咬著牙冷哼:「你如此戲耍我周家,真當我周家沒了你這幾枚一級丹藥便活不成?」

唐宋還是一臉無辜的樣子:「這我可沒說,我給你兩枚半價你還不知足,我還能說什麼。你要是不想要,我賣給他們好了。」

「你……」周華瑞更是氣得火冒三丈,卻又不得不壓制火氣。這裡是寶丹閣,寶丹閣的背景可惹不起。

而且,周華瑞又捨不得不要這兩枚丹藥,再少也是肉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