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經理,你看看我們都只是學生,要不您就放過我們吧,我們也不是故意的,現在別說是一百萬了,就是十萬我們也拿不出來啊,您看還有什麼方法可以償還的嗎?”

林經理看這些的穿着是大學生的樣子,也不是特地想要刁難的,但這幅畫是酒店的資產,賠償金額要是少了,就得自己掏錢,他可不想爲這些人買單。

“不好意思,那我們就走正常的程序吧,看法院怎麼判決。”

聽到林經理態度這麼堅決,錢芳感到前所未有的絕望,一屁股坐在地上,精神出於崩潰的邊緣。

錢芳跪着爬到林經理的身邊,抓着林經理的褲管子說道。

“我求求你了,放過我吧,你們酒店這麼高檔應該不缺這一百萬吧,放過我吧,我畢業之後就到酒店來免費給你們打工,我什麼都可以做的,您看我長得也不錯,我身材也很好的,肯定會有人喜歡我的,你無論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我求求你了。”

李黛兒看到錢芳這樣,卻什麼都做不了,想勸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勸。

林經理直接拒絕說道:“進入我們酒店工作的,必須是211以上的畢業生,品行兼優,像你這樣的,我們酒店不收,你還是想想賠償的問題吧。”

錢芳是撒潑打滾,該使的招全都使完了,在經歷分手了和鉅額賠償的雙重打擊之下,錢芳看着地上碎裂的陶瓷片,隨便撿起一片,按在自己的手腕上,威脅林經理說道。

“你要是再逼我, 桃花扇里藏 。”

林經理看着錢芳這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架勢,一點都沒有被對方給唬住,不僅一點不慌,反倒冷眼看着錢芳。

只見錢芳將陶瓷片按在手腕上,卻遲遲不敢下手,在對峙了幾秒鐘之後,錢芳終於將手裏的陶瓷碎片扔在地上,哭嚎着說道。

“誰來救救我啊,怎麼辦吶!”

這聲哭嚎幾乎驚動了所有樓層,包括在一樓大廳的陳凡。

樓上的動靜陳凡在一樓多多少少也聽到一些,雖然不是特別清楚,但是剛剛看到汪晨落荒而逃,他也已經猜出來是出事了。

具體出了什麼事情陳凡不知道,也不打算理會,可此時聽到錢芳的這聲哀嚎,陳凡忍不住起身,朝樓上走去。

到樓上時候,陳凡看到一地的碎片,再加上聽到錢芳說什麼拿不出一百萬賠償款,心裏大概就有數了。

陳凡看林超和李黛兒都是一臉的爲難,錢芳眼下這個樣子,路過真的要賠償一百萬,他們兩個必定也要意思意思幫忙出點錢的。

就算不是幫錢芳,他也得幫林超和李黛兒。

聽到樓下傳來腳步聲,林經理轉頭一看,發現這事情已經驚動到酒店太子爺了,便慌張的要向陳凡請罪說道。

“陳……”

陳少爺這三個字還沒等從林經理的嘴裏脫口而出,就聽見陳凡突然說道。

“經理,不管你們酒店有多高雅的品味,但價值兩百萬的藝術品就這麼隨意擺放着,沒有任何的防護措施,這也是酒店的失職之處,這麼說來你們酒店也得負上一半責任吧,這要是鬧到法院去,說不定一分賠償款都要不到,何況你們現在都已經收了一百萬了,要不這事就這麼算了吧?”

“什麼!”林經理有點懵,心說陳少爺這話是幾個意思?

他就是酒店的太子爺,要不要賠償不就是他一句話的事情嗎。

可他爲什麼要裝作一副跟自己不認識的樣子。

不想要賠償大可一句話說明就可以了,順便還能賣個人情給這些人。 錢芳擡頭就看見陳凡雙手插在褲兜,一臉無所謂的看着眼前這一切,那臉上的表情此時在錢芳的眼裏,就是特地過來嘲笑自己的。

更何況大家嘴皮子都要磨破了,都沒有換來林經理的一點寬鬆。

他現在竟然大言不慚的說出這種話,搞得好像他很懂法律一樣。

錢芳本來就害怕上法庭,陳凡這話萬一激怒了林經理,林經理一怒之下直接報警立案了怎麼辦,到時候家裏的父母學校的老師同學就都知道她的事了。

這得多丟人啊!

陳凡你不就是想看我笑話嗎!

你這個卑鄙的小人,竟然故意說這種話讓事態更加嚴重。

錢芳內心一股怒火騰燃而起,她現在恨不能衝上前去,狠狠的甩陳凡一巴掌。

不過此時錢芳已經自顧不暇了,實在沒有心情也沒有精力再跟陳凡鬥了。

隨便了,大不了就拿命抵!

林經理一個勁的揣測着陳凡的心思,怎麼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了,也不敢隨便下決定。

此時卻聽陳凡繼續說道:“林經理,這些都是我的同學,我們都只是財經大學的窮學生,就算是把自己賣了都拿不出一百萬來,說到底這事跟酒店的佈置展覽有很大的關係,我建議貴酒店之後要在這方面多加註意一些,您看這事怎麼處理才合適?”

錢芳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陳凡,他是什麼意思,在幫我說話嗎?

還是有意落井下石。

不過類似的話剛剛錢芳他們三個人已經說了不知道多少遍了,林經理根本就不聽。

搞得好像你陳凡再說一遍就會有用一樣。

這可是一百萬,不是一百塊錢。

錢芳根本就不寄希望在陳凡身上。

聽到這裏林經理總算是明白過來,陳凡話裏話外的,在告訴林經理,這些人他認識,而且還是同學,這事就不要追究了。

摸透了陳凡的心思之後,林經理自然是知道該怎麼做了。

“您的建議我們一定會積極採納的,這就讓酒店所有的藝術展品添加防護措施,這個事情就像您所說的一樣,確確實實是我們酒店的責任,既然這樣這一百萬我們就不追討了。”

一百萬對錢芳來說是滅頂之災,不是什麼小數目,可是這酒店都是陳家的,太子爺都發話了,他難道還要揪着人家不放?

陳凡心裏甚是滿意,看來這個林經理很懂得察言觀色,能成爲君悅酒店的經理確實不是一般人。

不過陳凡的這一波操作,可把錢芳李黛兒和林超都看懵逼了。

這就不追討了?

陳凡三兩句話,直指酒店的過錯,林經理不但不生氣,而且還採納了?

並且林經理認錯的態度這麼誠懇,就像是砸碎這藝術品的人是他一樣。

錢芳的眼淚頓時就止住了,她自己都還沒從悲傷中反應過來。

這就完事了,一百萬不用還了?

就因爲陳凡過來說了這兩句話?

剛剛汪晨可是都出動了他的父親,怎麼求情都沒有,陳凡兩句話就搞定了?

錢芳眼含着淚光,此時她看着陳凡都感覺陳凡的身體周圍縈繞着一陣救世主的光芒。

他怎麼這麼厲害?

得到林經理的答覆之後,陳凡不以爲意的打了個哈欠,隨即對大家說道。

“既然事情都已經解決了,那就都回去睡覺吧,這個時間點也不早了。”

說完陳凡讚賞的對林經理點了點頭,那意思就是在心裏感念林經理的好處了。

林經理頓時眉開眼笑,這一百萬雖然沒追討到,但能得到陳少爺的認可,那可是一百萬都買不到的榮耀。

因爲今晚的風波,即便事情解決了錢芳依舊是驚魂未定。

李黛兒只好跟錢芳一個房間,順便安慰她。

而林超只能自己一個人獨守空房了。

陳凡趁着所有人不注意,偷偷回到自己的總統套房裏頭。

經歷過大悲大喜之後,錢芳的情緒一直處於不穩定的狀態,想起今天晚上的一切,錢芳總是不自覺的開始落淚。


李黛兒便安慰錢芳說道:“你也別太難過了,現在不都沒事了嗎?”

“可是汪晨,他怎麼能夠那麼對我,不但不幫我,竟然就這麼走了!”錢芳暗自落淚說道。


“他本來就是這種小人,我早就提醒過你了,可是你非是不聽,幸好你還跟他上牀,要不然你想想你吃多大虧啊。”

李黛兒用心的開導說道,錢芳頭低低的也開始反思自己的錯處。

看到錢芳似乎已經意識到自己錯了,在接着節骨眼上,李黛兒自然是要大力的誇讚陳凡。

李黛兒便說道“今天晚上的事情要不是陳凡,你說我們現在怎麼辦,說不定明天法院的傳票就到你家了,所以說你還是得好好謝謝人家陳凡,那個林經理那可是誰的面子都不給,單單就給陳凡面子,我還有點懷疑林經理是不是跟陳凡認識。”

錢芳撇了撇嘴說道:“人家林經理是什麼人,你聽他跟王大剛說話那口氣,王大剛都不敢哼一聲,這樣的人物怎麼可能跟陳凡認識,依我看,我估計陳凡也就是跟林經理比較投緣吧,咱們的話不好使,陳凡一說經理就聽了,而且陳凡不是也說,這個事情他們酒店本來就有錯,兩百萬的東西隨便擺着,碰碎了也是正常的,今天還有汪晨賠他們酒店一百萬,要是換個清潔打掃的阿姨,拿什麼賠償給他,這就是酒店的錯。”

說到這裏錢芳自己還覺得委屈,皺了皺鼻子說道:“我當時就是被嚇傻了,沒想到這層緣故,我要是想到這一層,我也能這麼說,說不定當時那經理就讓我給說服了,都不用讓陳凡看笑話,也不用陳凡賣這個人情給我了。”

李黛兒也不知道錢芳對陳凡到底是有什麼偏見,都這個時候,她不僅不懂得感恩,居然還說出這麼冠冕堂皇的話來。

“算了,我也不跟你扯這些了,反正今天的事情是陳凡幫你的,你以後別老是嘲諷他,大家都還是朋友。”

錢芳皺了皺眉頭,不置可否,拉着李黛兒說道:“咱們早點睡吧,我今天太累了!” 李黛兒也不再說錢芳了,兩人隨後就都睡了過去。

隔天一早,李黛兒和錢芳洗漱完畢後,找到了林超三個人一起下了樓之。

林超還奇怪,怎麼陳凡不在房間裏一樣,怎麼敲門都叫不醒他。

三個人下樓之後林經理微微的跟他們打了個招呼,那態度和藹慈祥,跟昨天那副討債的模樣完全是判若兩人。

“請問兩位需要用早餐嗎?我們酒店特意爲你們準備了早餐?”

其實他們住的是普通的套房,費用裏面是不含早餐的。

但林經理昨天已經知道了,這些人都是陳少爺的朋友,自然是不敢怠慢的。

面對林經理如此和藹的態度,錢芳還有點害怕,生怕其中有詐,連連擺手說道:“不……不用了,我們回學校吃就行了。”

“那需要我給你們安排車輛嗎?”林經理詢問說道。

李黛兒趕緊擺手說道:“不用了,我們自己叫車就行了,只是你有看見跟我們一起來的另外那個人嗎?”

林經理知道他們問的是陳凡,便趕緊說道:“陳……先生好像還在房間休息吧,要不然我讓人上去看看。”

幾個人正說着話,陳凡就打着哈欠搭乘VIP的電梯從樓上下來了。

快穿攻略:黑化宿主請冷靜 :“我打你手機怎麼都不接啊,就三樓的距離你還特地搭電梯,難怪我找不着你。”

陳凡住的哪裏是三樓,他住的可是頂樓的總統套房,當然只能搭乘VIP電梯了。

李黛兒看了一眼陳凡出來的電梯,那可是VIP搭乘的電梯,跟一般的普通客廳不一樣,這部電梯直達酒店十五層以上,根本就不在三樓停靠的。


看出端倪之後,李黛兒直接指出說道:“不對啊,這電梯是沒有在三樓停靠的,陳凡你昨晚沒在三樓睡吧,難道你睡樓上的VIP套房嗎?”

陳凡還真沒想到李黛兒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不對勁,連林超都沒有往那方面去想。

早知道他就該早點下樓,這下可怎麼解釋。

難道要直接暴露自己的身份嗎?

陳凡眼珠子一轉靈機一動說道:“不是,我早上睡迷糊了,搭錯電梯到樓上去了,所以才搭乘這部電梯下來的,我就想看看這VIP的電梯是不是比其他的要高檔。”

錢芳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小聲對李黛兒說道:“我說什麼來着,他就是沒見過世面,哪有你說的那麼玄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