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早安?」

「早安。」

早上就在兩人親密的早安吻中開啟了,早已陷入如同蜂蜜般甜美的陷阱中的村上村正已經被松村沙友理捕獲了。成為了她的另一半。 眼看著工作方面的事情能夠順利解決,薛薴整個人的狀態也從一開始在拍賣會過後的疲倦變成了現在這副異常亢奮的樣子。

如果不是因為唐泓和秦羽書兩個人要過他們的二人世界,容瑄甚至都能夠相信她會提前開始拉上唐泓孜孜不倦地聊一整個晚上。

這樣的場景顯然不是他願意看到的,於是他甚至還有些變本加厲地開始嫉妒起來,等自己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手已經先腦子一步,給唐泓發去了消息。

「之後聊工作不需單獨相處超過兩個小時,時間到了就說你有事情,要先走了。如果不答應的話,我就把這件事情告訴秦羽書。」

這樣的命令口吻和控制欲毫無疑問那就是容瑄,只是這內容未免也太不正經了一點,而且這不明擺著就是對兄弟的不信任么,唐泓其實在看到之後是相當生氣的,但想了想容瑄平時的行事作風,就只敲了個問號過去。

「再過一分鐘,沒有準確答覆我就會告訴秦羽書。」

容瑄哪管他現在是有多麼震驚,只想著讓他趕緊交出個讓他能夠放心的回答。

毫無疑問這樣的行為讓唐泓已經開始要產生問號風暴,但他卻也只能夠老老實實又滿含怨念地回復了一個「哦」字,這也終於讓容瑄能夠放心下來,只看著籠子里的年糕,等待著薛薴趕緊洗完澡,好一起休息睡覺,畢竟明天早上還要和沈熙一起去參觀或者遊玩一下M市,絕對是要養足精力。

唐泓在發完自己的保證之後,就再也沒有收到來自容瑄的消息。他就知道這個傢伙絕對算得上是見色忘義,就這樣把兄弟給扔在了一邊,簡直是太不人道了。

而他躺在床上是越想越氣,就忍不住地給床來了一拳,卻正好被秦羽書給看到了這個動作,還有些奇怪地問道:「怎麼了?捶床幹什麼?又有誰惹你生氣了嘛?要不要我幫你出氣?」

「羽書!我和你說剛剛容瑄給我發消息,說讓我和薛薴單獨工作的時間不要超過兩個小時,還說如果我不同意的話就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你。哇,你說他把我當成是什麼人了啊,怎麼能夠這麼不信任我呢?」

「確實是有點……」

秦羽書聽完之後就同情地點了點頭,最後卻又突然殺了個回馬槍,表情相當嚴肅認真地問了句:「所以你答應了沒有?」

「你們怎麼一個兩個都是這樣啊!」

唐泓有些情緒崩潰地捂著自己的腦袋喊了一聲,最後卻又還是沖著秦羽書撒嬌來解決這樣的事情。

「容瑄,我和你說,我今天去拿年糕的時候,看著沈阿姨蹲在地上逗它的樣子,就看著就感覺很孤獨你懂嗎?」

薛薴在洗完澡之後就拿了條毛巾開始擦自己有些厚重的長發,在這樣安靜到只能聽到空調冷風的場景之下,她就忍不住想起那些讓她突然感覺呼吸一滯的東西。

那樣的背影,又是單薄,還特別的孤單。

「嗯,知道。聽說沈阿姨一直都是一個人過,偶爾會覺得孤單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容瑄從她手上拿過毛巾,隨後便認認真真地開始替她擦拭頭髮,似乎別的事情和他現在正在做的相比,是那麼的無關緊要。

而薛薴手上空了下來,便更加有精力能夠去思考這些事情,同樣也就忍不住地發出一聲悵惘。

「一個人過了那麼多年,也不知道是怎麼忍受下來的,要是我的話,估計一年的時間都受不了的吧。挨不過去的。」

「是,確實很難挺得過去。不過這也只能夠因人而異吧,有些人確實就更喜歡自己一個人生活。」

容瑄在此時此刻其實也不好說些什麼,就只好表示認同,而薛薴也沒注意到他這時候說的話未免有些奇怪,只是突然想起了什麼,還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和你說啊,我剛剛看著沈阿姨那個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她真的好親切啊,就把我自己的一些經歷還有事情都和她說了。」

「你說沈阿姨反應過來之後,會不會覺得我特別奇怪啊?就是那種覺得我特別話多,莫名其妙跑過去和她說了一通之後又直接跑掉。哇,我現在想想就覺得我做的事情未免也太奇怪了一點吧?明天要怎麼樣直面沈阿姨啊嗚嗚。」

薛薴說著說著就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臉,相當不好意思地甚至想要直接跑掉,躲掉明天接近半天的和沈熙一起去玩M市的活動。

「沈阿姨一向都很和藹,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種事情而覺得你奇怪?說不定她在聽了你說的那些話之後,覺得要比前段時間更加高興了也說不定的。」

「薛薴,不要總是把自己想的那麼人微言輕的。你那些善意,真正能夠感受到的人,自然而然會感受得到的,你說的那些也不是什麼沒有任何意義的話,那都是值得思考的。」

容瑄說這話的時候,絕對算是真心實意,而薛薴在看了看他認真又嚴肅的表情之後,也同樣認真地點了點頭,隨後她便直接躺進了容洵的懷中,用著一種相當滿足的神情閉上了眼睛。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可真是太好了。能夠給沈阿姨帶來一點不同和改變,已經能夠讓我感覺到非常滿足了。」

她總是這樣想的,如果能夠給別人帶來一些改變那就好了,要是他們真的能夠因為她說的話而被影響到,產生了改變,那她就會覺得滿足,感覺到驕傲。

因為她是真的有在幫助別人,幫助他們解決了他們生活上的那些不順心,而做這一切的初衷,也和她在成為設計師之後,想要滿足那些人對於美好嚮往的願望,不謀而合。

在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她不免就有些心滿意足。

「那我今天晚上可要睡個好覺了,明天早上還得早起去玩呢!要是因為沒睡好,所以玩得不夠盡興的話,我會覺得很可惜的。」

「晚安。」

。來者不善,這分明就是要找茬打架的節奏!

「原來這屋裡就我一個人,現在加上你們倆,肯定就是你倆當中的一個!」

大熊立刻自作聰明的意識到,應該是張翔翻的,並且從他臉上表情也能看出來,除他沒別人。

既然是老大幹的,這個鍋自然得替他背。

……

《我成了女神豪的冒牌老公》第45章不服可以比試一下 「凝神境呢……」正當盤大伯準備繼續解說時,突然見,只聽見「啊!」的一聲。

眾人一驚!盤大伯連忙停止講解,回首觀望,原來是小武一角踩空了,把腳扭了下,畢竟是山間羊腸小道,走起來有點不是那麼順暢。

幾人都停下腳步,盤古文連忙上前,仔細詢問這小武,問他有沒有受傷,要不要緊,好在虛驚一場,盤古文幫小武輕輕揉著,只見小武不一會就繼續站著,試走幾步,似乎沒受什麼影響。

一旁小武的娘也是揪著心,見到小武沒事,緊皺的眉頭也舒展開來。

盤大伯看了看天,指著不遠處的一塊空地,正好有一塊巨大的石頭,連忙道:「我看我們也走了不少路了,要不到前面的大石頭那裡,坐會歇歇腳。」

眾人皆是同意,盤大伯在前,盤古文乾脆背起小武,生怕他再次受傷,好在石頭不是太遠,一會功夫,就在巨石旁了。

幾人連忙對著巨石吹了幾口,以便吹去巨石上的塵土。盤大嬸和小武的娘親先行坐了下來,畢竟女子體弱些,只見盤大嬸還時不時地捏著自己的腿腳,小武的娘親連忙問:「嬸嬸,你也累壞了吧。」

盤大嬸會以微笑道:「還好,還好,就是怕禁不住這長途折騰。」說著,話頭一轉:「弟妹,你還好唄?」

小武娘親道:「嬸嬸,還好,歇歇就好了。」

盤古文看了看天,連忙說:「爹,娘、嬸娘,你們暫且先歇會,我在附近看看,能不能弄些野味和野果什麼的,大家充充饑。」

盤大伯欣慰地點點頭,示意盤古文去。

盤大嬸和小武娘親幾乎同聲道:「古文、小心點。」

盤古文微笑了一下,末了還對古武道:「小武,不要亂跑哦,這附近樹林有野怪哦。」

小武連忙眨著眼睛,使勁地將旁邊的樹林瞧了瞧。

而這時,盤古文已經選好方位,身影輕巧地沒入另一旁的樹林。

因為這次出遠門,加上路上的環境肯定不友好,盤大伯就招呼著古文不要帶弓箭之類的武器,就完全充當著普通山民的樣子,這樣的話,也不會招惹其他人,所以盤古文隨身只攜帶著一把不是很長的小刀。

樹林很大很密,在樹林穿梭不大一會,盤古文利用自己這些年的經驗仔細尋找這獵物,依他的判斷,前面肯定有獵物。猛然間,盤古文嗅到一股危險的氣息,比之前自己經歷的危險都要大,剛想抽身悄悄離去時,卻發現已然來不及,立即就近靠著身邊的一棵大樹。

一聲巨吼「嗷!」

附近的樹木都瑟瑟發抖!

而遠在樹林外圍巨石上休息的盤大伯,率先站立起來,仔細判別著方向,那方向正是古文走的方向。

盤大伯連忙示意幾人不要說話。

而盤大嬸和古武娘親頓時慌張無比,焦急地一會看著盤大伯,一會望著吼叫聲的方向。

而後,盤大伯頓了些許時間,輕聲和幾人說著:「我們不要出聲,馬上繞到石頭後面躲著。」

四人小心地退到了巨石的一側,而盤大嬸此刻還時不時地將頭伸出來,臉上滿是焦急。

盤大伯急忙小聲解釋著:「我們此刻不出聲,就是給古文最好的安慰,而且似乎這吼叫聲不是針對古文的,再加上這些年古文通過自身的打獵,和幾位叔叔也學習了相當多的本領,我們暫且等等看,我們都不要出聲。」

此刻的古武的雙嘴都是被他娘親捂住,生怕這孩子一不小心會叫出來,那就闖大禍了。

幽暗的樹林中,此時的古文正在大樹后,屏住呼吸,極力隱藏自己。只見離古文不甚遠的地方,灌木叢在急劇地晃動著,時不時地夾雜著拍打的聲音,沉悶而有力。

盤古文悄悄伸出半個頭顱,一隻眼仔細瞄著不遠處的灌木叢,心中暗道:「幸好、幸好感覺來的正是時候,再快點就衝進去了,也不知道爹那邊怎樣,按理說爹應該了解不會那麼衝動。」

原來此刻不遠處的,正是一隻巨熊在和巨蟒搏鬥,恰巧剛剛開始,也許之前雙方正是在對視,戰鬥一觸即發,但是氣息卻被獵人一樣的古文捕捉到了,及時止步,避開了危險。

盤古文回憶著幾位叔叔經常分享給自己的經驗:大凡叢林中的動物爭鬥,幾乎都是一方觸犯了另一方的利益,熊類是雜食性的,動物的屍體、動物的蛋、植物的果實等,有時候餓了也會吃的。蟒類的,一般就是吃些比自身小些的動物,至於巨蟒,吃的動物就大些,但是犯不著會去吃熊類的,一般只會欺負些戰鬥力稍弱的兔子、小鹿、山羊之類的。

這麼一回憶,加上目前這樣的場地,盤古文幾乎是斷定了,應該是這巨熊貪吃了,想吃這巨蟒的蛋。

盤古文想到這,輕悄悄地長吁著一口氣,剛才真的是太危險了,一旦外族入侵,這些動物也會首先解決掉外來者的。

盤古文在不停地思索著:看來,必須要等它們兩敗俱傷的時候才能出手,最好的結果是一方解決了另一方,而且另一方也重傷,這樣的話,我就能坐收漁翁之利。或是一方解決了另一方,獨自離去,再不濟就希望雙方戰場轉移到其他地方,我趁機離開吧,這地方確實太危險,我只有一把小刀,很難戰勝他們中的一方。

盤古文分析的很在理,此刻,戰鬥逐漸白熱化了。巨熊的吼叫聲更加頻繁,而巨蟒的大尾巴拍打聲也更加沉悶,時不時地拍打著巨熊,偶爾拍空,砸在地上和樹榦上。兩隻巨大的動物將一旁的灌木都弄得東倒西歪的。

隨著灌木的倒伏,兩隻巨大的身影逐漸清晰,只見這隻巨熊渾身黝黑,身子肥大,那手掌就有一般的人兩個頭大,站立時身高也比普通人高出一倍,此刻正站立著揮出那龐大的手掌,斬向了巨蟒拍來的大尾巴。

「嘭!」沉悶的一聲,巨熊在嗷叫,估計是被巨蟒的大尾巴打的生疼。而巨蟒也「赤呼赤呼」地嘶叫著,敢情也是被熊掌擊的生疼,猩紅且柔韌的信子,像只巨型大叉子,狠狠插向了巨熊的臉。

巨熊似乎早有所料,猛地把頭顱偏向一邊,卻在同一時間狠狠撞擊巨蟒的信子。

「赤呼赤呼……」巨蟒又被吃上一擊,頓時有些怒了,昂起來的巨型頭顱,時不時地伸向巨熊的臉,但這些都被巨熊躲避開了。

下一刻,「啪」的一聲,只見巨蟒重重摔向地面,濺起不少塵土和碎葉,而巨熊也雙手和雙腳著地,盯著巨蟒。

巨蟒怒目圓瞪,在地上迅速扭動著巨大肥厚的身子,巨熊趴著,不時地來回挪動著四肢。

盤古文看著如此驚險,額頭上竟然滲出汗滴,可能是注意力高度集中了,再加上緊張萬分。

正當盤古文看得最精彩的時候,以為這兩隻巨無霸會稍微做出讓步,或者其中一方會放棄,哪知突然間,只見巨蟒的大尾巴「啪」地一聲,驚起地上一陣塵土,而後巨頭的頭顱再次伸向了巨熊的眼部。

巨熊立即站立起來,再次躲閃,雖然堪堪躲過,但是下一刻,巨蟒的大尾巴竟然奇迹般地纏向了巨熊的肥碩身子。

一眨眼功夫,巨蟒的身子就像狗皮膏藥一樣,將巨熊纏的結結實實的三大圈,只剩兩隻胳膊在外。

「嘭」的一聲,這次是巨蟒纏著巨熊一同摔向了地面。巨熊在狂吼,聲音震得盤古文緊鄒眉頭。

只見巨蟒在飛快地收縮著自己纏繞巨熊的身子,而巨熊吃痛,加上胸腔呼吸受阻,巨熊將巨掌狠狠拍向巨蟒的身子,但是似乎不怎麼湊效,因為這巨掌擊打著巨蟒的身子,似乎部分力道也傳向了巨熊自己的身子。

巨熊眼見落入下分,十分不甘,想跳動卻使不上力,然而這時,只見巨熊狠狠抓住面前巨蟒的一塊身子,狠狠地一口咬上去,巨蟒吃痛,頓時使勁地擺動著身子,巨熊被纏著滾來滾去,雖然是動物,但是至少能認清眼前的情況,巨熊頓時不再管其他的,只管一口又一口地使勁咬著巨蟒的身子。

原來動物在著急的時候也會發狠,毫不顧及後果。

這時,仔細觀察會發現,巨蟒身上已經鮮血直流,動作逐漸緩慢下來,而巨熊的嘶吼聲,也逐漸減弱,畢竟雙方氣力大損。

盤古文心中頓時大喜,這樣的後果是再好不過,就是希望這兩隻龐然大物兩敗俱傷,自己就能輕鬆漁翁得利了。

這時,遠在樹林外巨石后的盤大伯等幾人,更加焦急了,已經過去不少時間了,眼見著樹林的動靜逐漸減小,卻也不敢聲張,只能希望早點看到古文走出來。

樹林里,兩隻龐然大物,動作越來越慢了,雖然被巨蟒纏著,但是巨熊還是大口大口地喘息著;而巨蟒,纏著巨熊的身子似乎破爛不堪,之前纏著緊緊的三圈,眼下似乎是松垮的跡象。

盤古文將小刀緊握,似乎這兩隻巨-物的爭鬥即將有一個結果了,就要看誰笑到最後,而笑到最後的那隻巨-物,將是盤古文的下手菜。

盤古文緊緊盯著,時不時緊了緊手上的小刀,不愧是個獵手。

空氣中似乎正在瀰漫著一股死亡的氣息…… 這日後的料理還真是馬虎不得。

「綠蕊,陸士奇開的方子在哪裡?」

綠蕊應了一聲,便拿著方子,連帶著藥包一起拿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