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放棄了,便大喊出聲,以後修鍊的事情,莫要再提!」

「父親,我……」

林浩欲要和父親爭論,抬頭看去,可是哪裡還有父親的身影。

這青峰山高4000米,半山腰就是2000米,雖然這個世界上靈氣充沛,孩童比地球上的素質高出數倍,可也不是一個四歲的孩童所能承受的。

「真不知道父親為什麼不喜我修鍊,難道……」想到父親時常咳嗽的情景,林浩可愛的小臉上,出現一抹不該出現的憂色。

「哼,不管怎麼樣,誰也不能阻擋我踏上修鍊之路!」

林浩緊握拳頭,開始爬山。

剛開始的時候,林浩感覺還算輕鬆,但他不是真正的四歲孩童,有了前世的經驗,他知道,艱難還在後面。

他努力的調整呼吸,使自己的呼吸變得平穩,以節省體力。

心裡雖然早有準備,可僅僅跑了數百米,林浩呼吸就開始變得急促起來,他感到呼吸痛苦至極,就連胸口也極為發悶,如同壓著萬斤重的大石,每一步都異常吃力。

緊接著,他的腿部肌肉開始發酸,像是灌了鉛一般,甚是沉重。

「呼……,呼……」

沉重的呼吸,乾裂的嘴唇,疲憊,深入靈魂的疲憊開始蔓延。

若是一般孩童早已放棄了,但是林浩是死過一次的人,他是鐵了心要踏入修真界的,他的骨子裡固執高傲,當即一咬牙,繼續堅持著。

「呼呼……呼呼……」

呼吸越發急促,窒息的感覺,好悶,彷彿快要死了,整個胸膛如同風箱一般開始抽著空氣。

「我不行了嗎?要放棄嗎?」

「不……不啊……」

「絕……不放棄!堅持!」

一個聲音在內心吶喊,他還能堅持,一定要堅持下去。他的眼睛越發明亮,堅持中彷彿期待著什麼……

「快了,感覺到了,就是這種感覺。」

當林浩再次邁出數十步之後,忽然……彷彿翻過一個山峰,他的呼吸又稍微輕鬆了起來,藉此機會,他努力的控制自己的呼吸使其變得平穩一些,剛才那種達到極限的巔峰窒息感,竟讓他有了莫名的興奮!

「這就是第二次呼吸么?」

「挑戰生理極限的感覺!好爽!我喜歡!」

林浩心中狂吼,繼續向前奔跑,此時他已經跑到了一千米的位置。

待得他跑到一千五百米和一千八百米的時候,分別達到了第二次和第三次生理極限。

看到遠處挺拔的身影,林浩內心一喜,然而此時他的視野變得越來越模糊,體力幾乎透支到了極限。

「十步,九步,八步……」

每邁出一步,都需要莫大的勇氣,可是林浩他做到了,其間他更是有數次看到父親的雙目隱約有淚花閃過!

「呼呼呼……」

林浩什麼也說不出來,嘴裡發乾,全身各處都在痛苦的**,劇烈急促喘著氣息,他低著頭,此刻他是多麼想趴在地上美美的睡上一覺啊。

「站著,不許坐下,試著慢慢走起來!」

林傲山身影一閃來到林浩身前,聲音有些沙啞的吼道。

聽到父親的聲音,林浩這才想起前世的生理常識,急忙咬牙堅持,開始慢慢的走動起來,只是姿勢很是怪異,東倒西歪的如同走大戲。

在林浩的呼吸變得平穩一些后,林傲山當即拉過林浩,不斷敲打著他的身體,並不時的將一股股奇異的熱力注入他體內。

這些熱力一出現,林浩頓時感到一種舒服到骨子裡的觸覺湧出,蔓延開來。

「這就是元力嗎?。」

半晌之後,林浩的身體雖然還不時傳來肌肉的酸痛之感,卻已經讓他大為震驚,若是在地球上,這麼劇烈的運動之後,沒有個四五天,別想恢復到如此程度。

林浩活動了下恢復了大半的身體,雙目放光:「這元力竟如此神奇!」

「浩兒,你已經體會到了修鍊的一點點痛苦了,難道你還想修鍊嗎?」林傲山心疼的看向林浩。

「想,當然想! 帝國首席:甜寵億萬老婆 ,我現在感覺很好,非常好啊!」林浩眨巴下眼睛,激動的說道。

林傲山一怔,臉上表情瞬間凝固,此時他的表情相當精彩,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哭笑不得」,他想來,這小子總也得仔細考慮考慮在回答吧。


按照林傲山原先的想法,如果兒子非要修鍊,等他年齡大點之後還是可以的。

「既然如此,為父便答應你。只是到時候你莫要叫苦。訓練之前,我必須讓你明白煉體九重的精髓所在。」林傲山突然變得嚴肅起來,盯著林浩說道。

聽到「煉體九重」四字,林浩眼睛猛然發亮,聚精會神的聽起來。

「放眼天下,高手無數。修真無盡,煉體九重只是一個開始,然而卻是最重要的。人體本來就是世間最玄奧莫測的東西。為父雖然境界不高,但是一個道理還是懂得的。修鍊猶如造房子,煉體九重乃是根基,根基不牢,越往上蓋,便越困難,同時也越危險。」

林傲山雙眼眯起看向茫茫青山,深吸一口氣感嘆道:「比如這青峰山,它的根是整個大地,厚重的無法想象,它才能承受千丈,萬丈之高的山峰。浩兒,你懂了嗎?」

林浩若有所思,然後重重的點了點頭。

林傲山繼續道:「這是其一,若想修鍊到高深境界,還必須擁有堅強的意志。如今,各大家族,無數古老修真門派,大多在孩子出生之日便用靈藥培養,修鍊一日千里,甚至兒童時期便已然是先天生靈的也不在少數。但那些人大多意志不堅,稍有磨難便一瀉千里。」

林浩極為認同地點點頭,隨口說道:「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啊!」

聞此,林傲山猛地瞪大了眼睛,驚訝道:「浩兒,這一句說得好,好啊,你是如何得來的?」

林浩聞言,嘴角抽搐,心道壞了,眼珠子一轉強自鎮定的說道:「是……是孩兒在書中看到的。」

林傲山眼睛放光,讚許的點了點頭,又徑自將那句念了數遍,揣摩著裡面的意境,自語道:「家裡的書,我前些年都看過,怎麼沒有發現如此有意境的一句話,還得回去看看。」


平復了下心情,林傲山繼續道:「我為浩兒準備的鍛煉方法,便是極限鍛煉法。一者為你打好根基,二者磨練你的意志。但是有一點,你要答應為父。」

林浩看到父親那有些緊張的神色,連忙道:「父親請說,孩兒一定辦到。」

林傲山面色古怪,嚴肅的說道:「你切記,不要告訴你母親。若是她問起來,你就挑幾樣簡單的告訴她便是,切勿說起我們鍛煉的內容,不然你這功法練不成,你老爸我……咳咳。」

林浩嘴角揚起一抹笑容,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父親,心道,「哼哼,老爸,原來你的死穴在這裡,你也是妻管嚴啊……嘿」

待得他們吃過帶上山的食物,林傲山又繼續對林浩說道:「接下來,我就跟你講講極限鍛煉法。」

「為父曾經觀遍煉體的基礎法訣,甚至鑽研醫道,得出一個結論。那便是一個完美的身體,不單單力量夠強就行了,不管是速度,靈敏,爆發力,柔韌性,抗打能力都要強大,才能稱之為完美。」

林浩一怔,驚訝道:「這怎麼可能,這麼多要求,要怎麼修鍊?」

林傲山看到林浩的樣子,笑了笑說道:「這點為父自有辦法。在鍛煉之前,你要清楚身體各個部位的特點。」

「手,靈活而又速度快,可以掌握武器肆意攻擊。」

「腿,力量強大攻擊力強,又決定了自己的移動速度。」

「人的身軀,則是一切的核心,同時也是絕大部分人需要保護的部位。」

「頭部,是一切意念的始點,更是致命部位最多的地方……」

第一天的訓練,林傲山始終在向林浩灌輸極限鍛煉法,最基礎的精髓,最原始的道理。

林浩也知道磨刀不誤砍柴工的道理,他認真的聽著,把林傲山的每一句話都記在了心裡。 第二日,訓練正式開始了。

天還沒有亮,青峰山的羊腸山路上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身影,正在艱難的向上攀爬。

「快點,再快點!」林傲山高聲大喝。

林浩呼吸粗重,頭腦發脹,腿部極為酸疼,他真的好想停下來,可是想想自己修鍊的夢想,硬是咬著牙,堅持著……

再次爬上青峰山的半山腰,不等林傲山吩咐,林浩便自己活動起來。

林傲山也選好時機為他疏鬆活血,輸送元氣,稍稍緩解之後,林傲山開始安排林浩繼續做一百個深蹲。

林浩咬牙開始鍛煉,可是他心裡對深蹲還有恐懼的,因為在地球軍訓的時候,他最怕的懲罰便是深蹲。

一開始輕鬆的很,看似簡單,不過就是筆直站立,然後蹲下。

可是連續做了三十個以後,林浩的雙腿開始發酸,再咬牙堅持了十幾個,他的腳底板根部開始抽痛。

到五十個的時候,林浩便已經堅持不下來。

「呼!」

深吸一口氣,稍微的一停頓,使得腳底板根部的肌肉得到緩解,林浩再次深蹲,可是越到後面越是痛苦,到最後極限時刻,林浩心中狂吼:「我不服,我不服啊!!!」

此時,他的瞳孔中已然閃爍著瘋狂的光芒。

「喝!」

猛然一聲大喝,林浩腰板用力一挺,他又站了起來,此時他的眼中有了興奮的光彩。

「喝!」

又是一聲大喝,林浩再次站起,深蹲。

「喝!喝!!」

一次次大喝,一次次極限中掙扎,一次次從心底冒出那想死的衝動,一次次衝過痛苦的極限,享受那片刻的舒暢,享受那衝破極限,剎那間的美妙感覺……

在突破中,林浩開始漸漸喜歡上了這種感覺,這種不斷攀越,不斷挑戰自己極限,不斷征服自己的感覺。

這種感覺具體如何他說不上來,但很瘋狂,很刺激,也很享受!

一吻成癮:晚安,總裁大人 ,也早已崩潰了。

今日,他知道了自己的兒子異於常人。

他知道,這青峰山,這朱仙鎮,這白雲山脈困不住他。

……

一日的訓練之後,林傲山帶著兒子回到了家裡。

「凌雪,我們回來了。」林傲山顯得極為高興,向屋裡喊去。

「母親,孩兒得勝歸來了。」

林浩也美滋滋的,猛地越過父親跑向前面。

「嘎吱!」


當林浩推開門的時候,0卻發現母親伏在客廳的桌子上啜泣,頓時大驚。

「母親?您怎麼了?」林浩一個箭步跑過去,扶著母親焦急的問道。

此時林傲山聽到兒子的叫聲,身上驀然湧出滔天的氣勢,閃電般來到妻子身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