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藏身山洞,林冕立即着手製作符文,先是將一枚青木符製作了出來,不知道是不是進階到煉體五重的緣故,林冕直接是一次便成功製出了青木符,這倒是讓林冕有點驚喜。

符文製作結束,林冕沉思片刻,將納戒中,那在沈家武技閣得到的三階武技拿了出來。

一個月後就是風陸鎮比武大會,自己必須得想辦法提高快速自己的實力,以求能在大會中拿到好的成績。

更重要的是,大會少年組前三甲不僅有可觀的獎勵,還有資格參加由風陸鎮和其他三個鎮子共同舉辦的四鎮狩獵大賽,那之中的獎勵更爲豐厚。


自從學習了符文製作收養了小狼之後,林冕早已經是入不敷出,不趁機賺點外快真的對不起學習的踏天決。

拿出那三級武技風雷印,林冕眉頭皺了一下,雖然這風雷印能夠得到神祕納戒的認同,但是終究是殘篇,這對追求完美主義的林冕無疑是一種煎熬。

按照林冕的估計,這風雷印湊齊殘卷之後,至少能夠躋身玄階四級武技的行列。

“看來以後有必要多注意另外的殘卷了。”

喃喃自語後,林冕將卷軸打開,立刻有一道光束自卷軸中射向林冕的眉心,風雷印的修煉手印如洪水般涌入林冕的腦海。

林冕緊閉雙眼,腦海中出現奇特的一幕,一道黑色人影傲然而立,片刻後,人影快速結印,身後風雷聲響徹,風旋和雷霆相互融合,在人影身後形成了一道晦澀的印記,印記破空而去,直接是爆炸開來,將一座山頭都是硬生生的轟成齏粉。

林冕緩緩睜開眼睛,思緒似乎還沉浸在剛纔風雷印那恐怖的威力之中,這難道就是那風雷印完整版的威力麼,着實有點恐怖了。

“這已經不是四級武技了吧,的這回是真的撿到寶了……”

林冕長出一口氣,端坐身子,按照殘篇上的風雷印法決開始修習。

……

一個時辰後,林冕才從修煉狀態中退了出來,一臉的苦澀,倒不是這風雷印難學,只是要殘篇果然是殘篇,並不能像那道人影一樣融合風雷之力,溝通風屬性和雷屬性的靈力,那是通靈境才能夠辦到的事。

來到洞外,林冕開始按照風雷印的結印方式練習,雖然接受過手印信息,但終究是紙上談兵,僅僅開頭便是有一種生澀又難以言喻的感覺傳來。

風雷印完整篇可堪比五級以上的武技,那種層次的武技,現在的林冕駕馭不了,所以即便是幾個基礎的結印手勢對於林冕來說也是極爲困難。

不過這點小挫折還難不倒林冕,在一次又一次結印失敗後,林冕也逐漸開始對這複雜難懂的手印一點點熟悉起來,結印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不溝通天地靈力,風雷印也是能靠肉體爆發出強大的威力。

林間空地中,林冕雙手快速翻飛,一道奇異的印法慢慢在他手中成形,而他自己也是眉頭緊皺,額頭上的汗珠也是大滴大滴滾落而下。

“喝!”

當那繁雜的手印即將完成最後一步的時候,林冕猛然爆發出一聲大喝,手印完成的瞬間順勢往前用力一推!

嘭!

一顆一人大腿粗細的樹木被凌空斬斷,木屑飛舞,樹幹倒下的嘩啦聲音驚動了在一旁玩耍的小狼,小狼睜圓了一雙狼目盯着林冕的方向。

林冕朝小狼咧嘴一笑,道:“嘿嘿,怎麼樣,不錯吧?”

小狼似乎不太感興趣,甩了甩尾巴轉身離開了,林冕汗顏,這狼也太有個性了吧…… 咔嚓!

陡峭的石壁下,林冕雙手手印翻飛,迎着石壁踏步上前,一掌印在了那堅硬的青石之上,頓時就有一道細小的裂痕自石壁上蔓延了出去。

望着很快便是停下蔓延趨勢的裂痕,林冕也是頗有些無奈,這風雷印殘篇威力還是太小,沒辦法融合靈力,效果達不到自己的預期。

這十天時間,林冕一直都是以練習這風雷印爲主,期間和小狼達成了約定,每天找一顆二級靈藥,一人一狼也是有了生活保障,加之林冕實力不同往日而語,陰暗森林中的一些二級妖獸在他眼裏已經不算是太強悍了,獵殺的妖獸骨骼皮毛也能夠賣個好價錢。

而且小狼的體型是越來越大,已經可以在林冕的簡單幫助下獵殺一些一級妖獸了,所以這一片森林,幾乎就是林冕和小狼稱王稱霸,除了三級妖獸,一人一寵根本不怕任何妖獸了。

暮色降臨,山洞中,林冕解決掉一隻烤兔腿肉,雙目盯着火光深處,彷彿在思索什麼,半晌之後,林冕手中納戒一轉,一級符文溫玉符的材料盡數擺放在了眼前,風陸鎮比武大會即將到來,他必須要爲此做點準備才行。


溫玉符卷軸擺放在地面,林冕盤腿而坐,小狼在身邊護法,很快前者便是進入靈魂狀態,靈魂右手輕輕一捻,靈魂之火燃燒跳躍在指尖,照亮了整個山洞,火焰呈現出寒冷的白色,顯得格外詭異。

“二級靈藥骨髓靈果、一級靈藥風荷草、二級妖獸獸核……”

溫玉符的製作工序也是比較簡單,煉化兩種靈藥之後將之印刻在獸核上就成了,不過溫玉符算得上是一級符文中的上上品,紋路更復雜,所以對於第一次刻紋並且沒有師傅指導的林冕來說還是比較困難。

靈魂之火跳躍不熄,那骨髓靈果剛一觸碰到火焰邊緣,果肉便是發出滋滋的響聲,一滴滴蘊含着藥力的果肉汁液滴落而下,林冕趕緊用卷軸接住,香氣瀰漫,引得一旁的小狼側目,後者本就對靈藥格外敏感,現在看到如此一幕,口水都是掛了在嘴邊。

“小東西,這可不是給你吃的,賣了錢才能持久發展,懂不懂?”林冕趕緊提醒道,小狼也似乎聽懂了他的話語,懶洋洋的趴在地上不動了。

林冕鬆了一口氣,注意力繼續轉移到煉化藥果之上,時間慢慢流逝,半個時辰後,骨髓靈果終於是被煉化成了一團青紫色的汁液,流淌在溫玉卷軸上發出陣陣香氣。

主材料煉化成功之後,林冕趁熱打鐵,飛速將風荷草也給煉化了,骨髓靈果的能量對於煉體境五重以下的人來說還是有一些過於狂暴,風荷草就能夠很好的中和藥力,在不損失藥力的情況下利於吸收修煉。

藥材煉製完畢,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一步,用煉化藥材後的靈液印刻符文在二級獸核上。

手隨心動,林冕的靈魂一步步仔仔細細刻畫着符文紋路,整個人全神貫注,彷彿與外界隔絕了一般,任何風吹草動都影響不了他。

小狼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無趣的打了個呵欠,閉上眼睛繼續沉沉的睡去。

……

洞外,星沉月落,當第一縷陽光照射向這片大地時,山洞內的林冕緩緩睜開了眼睛。

一枚溫玉符花了一個夜晚的時間,這有點讓林冕意外,不過看到手中散發出溫和白光的獸核,心中的意外頓時被喜悅佔據,溫玉符,到底還是被他給成功刻畫了出來。

無奈的瞥了一眼身旁睡得正香的小狼,林冕邁過小狼,套上一件乾淨衣衫,轉身出了山洞。

徑直來到風陸鎮的千寶坊,有一段時間沒來了,林冕差點沒記住將黑色斗篷給戴上。

“大師,這枚溫玉符能夠賣多少價錢?”

林冕的臉隱藏在斗篷之下,用故意改變過的沙啞聲音問道。

南雲大師仔細觀察着那一枚一級符文上品溫玉符,眼中有着掩飾不住的震驚,問道:“小友,這是由尊師之手製作出來的麼?”

“我自己做的,我師傅只是在一邊指導了兩句。”林冕爲了圓謊,同時也爲了保護自己,繼續隱瞞道。

南雲大師有一瞬間的失神,第一次見這斗篷少年製作出一級符文就已經夠驚訝了,沒曾想不過一個月的時間,這個少年已經可以製作出如此完美的符文了,如果不是天賦異稟,那就是背後有一個極其厲害的符文師在指導。

“嗯……”

南雲大師沉吟一聲,道:“小友,這枚符文比較貴重,如果你相信本坊的話,我們可以將之拿去拍賣,說不定,會賣到更高的價錢。”

林冕略一思索,點點頭:“好,那就麻煩大師及那位萬坊主了,我師傅也交待過有些事可以按照貴坊說的去做。”

雖然萬東方此時不在這兒,但林冕這話中有點與千寶坊交好的味道,南雲大師也是聽得出來,便求之不得的說道:“請小友和尊師放心,千寶坊定當竭力而行。”

拍賣會第二天開始,林冕留下溫玉符之後便是再次奔赴坊市,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像神祕瓦罐的寶貝。

不過老天似乎還是公平的,林冕在坊市走了兩圈,手上的納戒也沒有什麼反應,最後只有帶着鬱悶的心情回到了藏身山洞。

小狼依舊睡着,現在除了靈藥之外,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提起它的興趣,狼的孤傲性格竟然在這裏展現了出來。

距離第二天的拍賣會還有很漫長一段時間,林冕拿出一株二級靈藥放在小狼鼻子邊,誘惑道:“跟着你主子我去打獵,我就給你吃兩株靈藥。”

小狼的一雙碧綠狼目緊緊盯着林冕手中二級靈藥,狠狠的點了點頭,屁顛屁顛跟着林冕出了山洞。

……

夜幕降臨,黑暗籠罩大地,陰暗森林一處濃密樹叢中,兩雙雪亮的眼眸緊緊盯着不遠處一堆枯枝落葉,視線再往上移,一隻渾身金色斑點的狐狸正緩緩走來。

那躲在樹叢中的自然便是外出打獵的林冕和小狼了,一人一狼在這個地方蹲守了三個時辰,終於是等到了這隻二級妖獸金毛狐。

金毛狐雖然是隻二級妖獸,但戰鬥力卻不是很可觀,除了那身皮毛被一些貴婦人所追捧之外再無其它價值,林冕佈下了一個陷阱,一來是讓小狼第一次獨自和二級妖獸戰鬥,二來剝了金毛狐那身皮也能賣不少的價錢。

看準時機,林冕縱身一躍率先跳出了樹叢,腳下泥屑飛舞,整個人朝着那隻金毛狐猛撲而去!

而那隻金毛狐也沒有預料到危險瞬間到來,驚得全身毛髮倒立,慌不擇路竟然反朝林冕竄來,卻沒有想到正好中了林冕佈下的陷阱,後腳被藤蔓絆住,大力襲來直接是將那隻金毛狐給倒掛在了半空中。

“小狼,上!”林冕雙手抱臂,命令道。


小狼低吼一聲,露出鋒利的狼牙,奮力躍起,徑直朝金毛狐喉嚨咬去,看樣子是想要一招致命!

啪!

金毛狐雖然被倒掛在空中,但再不濟也是一隻二級妖獸,更何況是在生死關頭,一爪竟然將小狼給拍飛了出去。

小狼灰頭土臉的爬了起來,再次齜牙咧嘴的衝了上去,結果再次被拍飛,體型的差距一時半會兒好像彌補不了。

正當林冕準備結束這無意義的戰鬥時,小狼卻是突然不動了,一雙狼目緊閉,取而代之睜開的,是額頭第三隻眼睛。

黑暗的密林中,突然亮起了一道紫紅色的微弱光芒,光芒閃爍間,竟然浮現出一道古老的狼頭圖騰,隱約間似乎是有蒼茫的狼嘯聲從遠古傳來。

林冕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小狼身體裏的那股神祕力量竟然再次出現了。

隨着那聲狼嘯從林間迴盪開來,那相隔最近的金毛狐身軀陡然一顫,而後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至極的東西,全身開始瑟瑟發抖。

而小狼則是趁機奔襲上前,一個前躍就死死咬住了金毛狐的脖子,金毛狐劇烈掙扎了片刻,卻終究逃不過死亡的命運。

小狼走近林冕身邊示好的蹭了蹭後者的褲管,昂首挺胸,儼然一個勝利者的姿態,而林冕則站在原地有些失神,喃喃道:“果然是血脈壓制……” 當清晨溫暖和煦的陽光照耀向這片蒼茫大地,位於天命大陸某個角落的風陸鎮,也開始漸漸喧鬧起來。

原因無二,今天是風陸鎮中最大的商會千寶坊舉行拍賣大會的日子,屆時不光是普通修煉者,就連三大家族也都會到場,更有許多從未露過面的寶物將會拿出來拍賣。

所以,千寶坊的拍賣會可以說是人頭攢動,許多人即便是站在外圍也要一睹這次拍賣會的精彩,林冕抱着小狼站在人羣外圍都有些傻眼了,根本連會場都進不了啊。

“冕哥哥!”

不遠處傳來一道清脆如銀鈴般悅耳的女聲,視線轉過去,沈歆正一路小跑着往林冕站的位置而來,臉上帶着掩飾不住的喜悅。

林冕嘴角微掀,摸了摸沈歆的秀髮,心裏突然震動了一下,驚訝的問道:“歆兒,你晉入五重了?”

“嗯,三天前突破的,怎麼樣,厲害吧?”沈歆稍稍欠身,一雙星眸滿含期待的盯着林冕。

林冕雙眼一翻,假裝撇嘴道:“還行,一般吧。”

“哼,我下次就超過你了,等着瞧吧!”沈歆將臉扭向一邊,沒有得到想要的誇獎,讓她略微有點不滿意,撅嘴輕哼道。

林冕趕緊哄道:“我開玩笑的,不說這個,你待會去拍賣會麼,幫我把小狼帶進去行不行?”

“好,沒問題!”

沈歆一把抱過小狼,連連點頭,小狼用鼻尖蹭了蹭沈歆玉琢般的小臉,十多天後再次碰見歆兒,小狼顯得異常興奮。

林冕無語的和沈歆告別之後便立刻鑽進一旁的無人小巷,戴上那身黑色斗篷,來到了拍賣會場門口。

“請去那邊入口排隊,這裏是貴賓專用通道。”門口一個大漢攔住林冕,用居高臨下的蔑視目光盯着後者。

唰!

一張金色卡片飛向大漢,那大漢反應不慢,接住卡片看了一眼,頓時瞳孔一縮,愕然道:“天字四號席位?!”

“我現在可以進去了麼?”林冕扭頭問道。

門口兩個守衛低頭彎腰趕緊讓出一條路,林冕不緊不慢的走了進去,留下兩個守衛神色緊張的對視着,天字四號席位,那可是除了三大家族之外最尊貴的一個位置,要是得罪了這個神祕強者,自己兩人還不馬上被千寶坊給解僱了。

林冕笑了笑,那張金卡是之前南雲大師給予自己的,說是有了這張身份證明,便可以不必排隊直接進入拍賣會場。

在侍女的引導下,林冕直接是上到會場最高層的一個房間,從房間的窗口直接往下望,就可以看到整個拍賣會的全貌。

此刻已經是座無虛席,偶爾還有着道道羨慕的目光射向這邊的高臺,因爲能夠進入貴賓席的,就算不是三大家族也是其他的達官貴人,一般人是根本惹不起的。

林冕戴着斗篷坐在房間之中,靜靜等待着拍賣會的開始,微微閉目,養精蓄銳。

很快,隨着咚的一聲鑼響,全場都是瞬間安靜下來,主舞臺上,幕布緩緩拉開,一個身材豐滿打扮妖嬈的美豔女子漫步走了出來,悅耳的聲音響徹全場——

“歡迎大家來到本次千寶坊分會拍賣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