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容易就讓人想到目前歐洲第一法王,xpexe,他的粉絲也直接簡稱法王爲x!

這個人消息幹什麼?

這個賬號以前林天打的時候排位遇到過,就隨手加了起來,沒想到今天來了消息。

“?”

林天打出去一個問號。

隨即x打出一段話,林天一一臉煙線。

我滴個乖乖,全是英文,林天只看到一半,其他的一句話看不懂啊。

沒辦法,誰叫林天高中時不好好學英文?到了大學也是成天打遊戲,四級都沒有考過……

無奈之下,林天打開翻譯軟件把這句話翻譯出來。

大概意思是這樣的:嗨,你好。我知道你是god戰隊的1in,你很厲害,沒想到你居然是兩年前的fad!是什麼讓你隱藏了那麼久!?哈哈,還好現在你出現了,否則對全世界的玩家來說都是一個損失。

林天看了之後隨即簡短的用英文回了一句。謝謝,你也很厲害。

“不!你是大名鼎鼎的fad!我只是一個小人物而已,哈哈,對了,還沒恭喜你獲得s賽的亞軍呢。”

林天苦笑。暗道這人還挺有意思的,林天再次致謝。

“sk戰隊太強沒辦法,目前沒有人能夠戰勝他們,你們將sk戰隊逼到了那個地步,真的厲害!而且你是剛從輔助回到中單的。”

“額,你到底想說什麼?”林天無語。

“哈哈,其實我就是想和你交個朋友,順便……”

“什麼?”

“你現在排名十七,如果你能夠把排名第一的人幹掉的話,我將會非常感謝你。”

林天愣了愣。打開歐服排位天梯,只見第一名還是那個人,便問道:“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x開玩笑的說:“老實說,我對這個第一有點看不順眼,如果你能夠將目前歐服第一干掉的話,我會非常感謝你的。”

話語末尾還有兩個表情符號。

林天笑了笑:“我可沒那麼厲害啊,打到歐服第一,你們這兒的人都太厲害了。”

“汗,厲害什麼?你們一羣人來了歐服之後,rank高分段就成爲重災區,人人十分畏懼,你看看現在的第三名!”

第三名!?

林天一看,喲……這個id挺熟悉的,如果猜的不錯的話,這個id代表的是sk戰隊的中單。剛剛獲得世界冠軍的李相赫。

他已經第三了啊,林天呢喃一聲。

“說實話,如果你們在這裏再呆幾天的話,我相信歐服前幾名一定會被你們佔據的,你們還是太變態了。”

林天笑了笑:“打到這裏,已經是極限了,後天我就會回國了。”

“真的嗎? 婚後鬥愛,高冷老公太深情 那太好了!噢! 總裁前夫,如狼似虎 我的意思是,那太遺憾了……”

林天又是一笑,暗道這個x法王也是逗比類型的。

又聊了幾句,林天遊戲開了,就沒繼續聊了。

不過x的話林天還是放在了心上,尤其是李相赫已經打到了第三名!

比林天用時更短,比他的上分更快!

雖然說林天有時候十分淡泊,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擺在眼前,很難不會讓人去爭取一下。

這局遊戲很快的就贏下來,林天看了看分,喲,衝的還不錯,加了二十幾分,正好衝到了第十五名。

他看看時間,暗道一聲差不多了,就退出了遊戲。

從來不會打扮自己的林天,今天還特意照了照鏡子,不過各種彆扭。

最後林天在比試各種衣服,一氣之下。還是拿起了god戰隊的隊服直接套上去了。

“恩,還是這樣最順眼。”

林天笑了笑,隨即出了們。

他此時赴約的心情很奇妙,有種欣喜,有種激動,也有些不安。

按道理來說,他也不是第一次和女生吃飯,但是爲什麼心情還是那麼的忐忑呢?

他忽然想起了相親這個詞,不由得嚇了一跳,臥槽!難不成相親也是這種狀態!?

不會的,不會的……

一時之間令大魔王都有些畏懼的fad有些不知所措了。

在約定的時間來到了這間餐廳,標準的法式爛漫情懷主題餐廳。

環境非常優雅,氣氛也很不錯,小清新的外表裝飾,柔和的燈光都讓這一切有些美妙。

服務員看見林天進來,熱情但不做作的走向前來,領着他來到了一個靠窗的位置。

不過接下來就有些尷尬了,林天連英語都不會,更不用說法語了。

因此比劃了半天也不知道說些什麼,林天提前來的,索性就直接在這裏等劉若依,菜還是等她來了再點吧。 ,!

沒等多久,劉若依步履輕緩的走進了餐廳。???etbsp;?? 林天擡頭一看,眼入眼簾的是劉若依那淡藍色的衣裙,裙襬輕輕飄飛,她腳踩着粉紅色的高跟鞋,今日的劉若依與平常有些不同,美麗的絲盤起來,顯得更加成熟性感嫵媚。

或許是很少見劉若依這樣打扮,林天一時之間看的也有些驚呆了,嘴巴微微張開,好像非常的吃驚。

“抱歉,來晚了。”

劉若依微微一笑,坐定之後,右手輕輕挽起一縷調皮的絲繞到耳根後,隨後目光就看着林天。

自從劉若依進來之後。整個餐廳彷彿都明亮了幾分,旁邊的顧客和侍者都忍不住偷看幾眼。

在巴黎,隨處可見標準的西方美女們,但是劉若依與她們相比,多了一份東方女性的古典美。一時之間劉若依成爲了場中的焦點。

隨即人們的目光自然就落在了坐在劉若依對面的林天,非常的驚訝,於劉若依相比,林天實在是太普通了,而且穿着打扮不像是貴公子的樣子吧。

一身隊服也是讓人有些意外。林天和劉若依兩人坐在一起,還真是會讓人很奇怪的。

“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嗎?”劉若依微微笑着說道。

林天的臉色“唰”的一下就紅了,他尷尬一笑,隨即移開目光,剛纔劉若依進來實在是太美麗。不注意就多看了幾眼,現在倒好,出了洋相了。

“沒有,沒有。”林天急忙說道。

“哼!”

劉若依突然一聲輕哼,兩邊臉頰微微有些紅暈,露出了小女兒般的情態。

林天感慨到這與以往的劉若依非常不一樣,不過這樣的相處方式他覺得非常舒服。

“我看不懂菜單,還是你來點吧。”林天大方的笑了笑,把菜單遞了過去。

劉若依也不客氣,要了兩分牛排,一份點心,還有一瓶紅酒。

“今天也喝酒?”林天有些詫異。

“慶祝你第一次在世界大賽獲得成功,爲什麼不呢?”劉若依秀眉微挑着說道。

林天也是一笑:“之前在俱樂部不是慶祝過了嗎?”

“那是你們自己的慶祝,與我沒有關係,這是我單獨請你的。”劉若依語氣調皮的說着。

林天說不過她,只是一笑,看着今天有些與衆不同的劉若依,心情也是大好。

說實話,平常的劉若依就是林天見了也是有些不敢輕易的去接近。

這位美女平常的面孔要麼冰冷,要麼淡然,很難有一絲笑容出現,可是今天與林天的見面卻笑容滿面,甚至還開起了玩笑。

林天只當她是今天心情好,絲毫不知道其實劉若依只是在他面前這樣而已。

牛排很美味,點心很精緻。紅酒也很香甜,不過都比不過兩人心中的甜蜜。

“算算日子,我們也有快一年沒見面了吧。”劉若依握着紅酒杯,輕輕的說。

林天點點頭:“是的。”

“時間過的真快啊。”林天感慨道。

“是啊,有時候我再想。如果時光可以倒流該多好,那麼我們又可以回到以前了。”她輕聲的說着,林天沒聽太清,等再問時,後者卻是微微一笑。表示沒什麼。

林天吃不貫牛排,刀叉也使用的並不熟練,不過沒吃過豬肉,還能沒見過豬跑嗎?

他慢條斯理的切着牛排,一口一口的送進嘴裏。

林天暗自點點頭,的確是很好吃,很嫩,看來這丫頭沒少逛這巴黎的美食啊。

兩人邊吃邊聊,時不時喝一小口紅酒,不知不覺已經一個小時過去了。而劉若依臉頰有些微紅,不過興致真的很好,胃口也不錯,吃完牛排,又要了幾分果蔬。

暴君,臣妾做不到! 他們說着以前的趣事,從相識到相知,在網絡上各種的搞笑好玩甚至逗比的事情他們都參與過。

回憶起那些年他們五人一起縱橫韓服的日子現在想起來,還真是讓人感慨。

吃了大半,忽然有一男一女神情期待的跑來了林天他們的餐桌邊,林天詫異的看着他。

那女孩激動的對林天說着什麼。可惜後者聽不懂,帶着疑惑看向了劉若依。

劉若依掩脣微笑,說道:“她在問你是不是god戰隊的fad選手。”

林天一愣:“這裏還有人認識我。”

“那當然,你昨日在總決賽上的精彩揮,讓你掙得了如此名氣。巴黎剛剛舉行過全球總決賽,難道還沒有人認識你?”

林天也是一笑,非常客氣的對那女孩說着什麼,當然話語由劉若依傳達。

得知林天是fad的時候,女孩和女孩都很高興,紛紛拿出手機,意思很明顯,合影留戀了。

林天一時有些尷尬,不過架不住這兩人的熱情,分別合影了好多張照片。隨後拿女孩真是拿出一隻筆來要簽名。

簽名?

林天以前在國內的時候也遇到過粉絲,簽名真的是個尷尬的事情。

一個林天的字確實寫的不咋地,二個是林天不經常出去,一遇到粉絲的機會非常少。

可是這回在異國他鄉,真的要籤?

劉若依在旁邊笑個不停。聲音如鈴鐺一樣的好聽。

林天尷尬的拿起筆,刷刷刷“fad”三個字母,兩人很是高興。

不過臨走時悄悄的對劉若依說了些,後者臉頰瞬間就紅了,低頭不語,那男孩對林天豎起大拇指,搞的林天莫名其妙。

兩人走後,林天好奇的問道他們問了些什麼事情,劉若依只是笑着,沒有說話。這更加令林天好奇了。

不過劉若依不說,他也不再問了。

劉若依內心裏一陣欣喜,剛纔那個女孩問的話是說他們兩個是情侶嗎?

劉若依低頭不語,其實內心裏已經確定了答案,也那怪那男孩朝着林天豎起了大拇指。

不過這樣的事情劉若依自然不會讓林天知道的。

有了這個插曲。旁邊的顧客們,侍者們對林天的眼神有些刮目相看了。

暗道這個年輕人應該不是普通人吧,普通人會有人來簽名合影嗎?

應該是什麼名人吧,此時再看劉若依,暗道的確是比較配的。

兩人繼續吃飯。聊着以前的事情,現一下子就打開了話匣子。

林天在戰隊裏的話就不多,平常也是一個比較悶的人呢,他只說那些最重要的話。而劉若依平常更是會一句話不說,在競技的時候。甚至開會都只說幾句,全程清冷的面孔,讓人不敢直視。

現在兩人能夠開懷常嘆,其實兩人都不知道原來在對方的面前會放的這麼開。

“哈哈,你還說呢?以前我打adc。你打輔助的時候,不是經常坑我?”劉若依小嘴一嘟說着。

林天也是大笑:“不是吧,我記得有一回我的機器人揮的非常好,可惜你的vn還是死了很多次,背金克斯無限單殺。”

“哼!那是你沒勾好!你要是勾的準。我能被殺嗎?”

“好好好,都是我的錯。”

“本來就是你的錯!”

林天和劉若依又是一笑,兩人又喝了幾口酒,眼看半瓶酒就下肚了。

“等等……”林天笑着說。

“怎麼了?”劉若依有些詫異。

只見林天抽出一張餐巾紙,輕輕的遞過去。隨後在劉若依微紅的臉頰和害羞的目光中,將嘴角的一點酒漬輕輕的拭去。

“好了。”

林天笑着說。

而劉若依,有些愣在了那裏。

當林天再次看向她的時候,他也有些愣住了。

剛纔只顧着高興,完全沒有想到其實那個動作有些曖昧啊,而且是在這種場合……

一時之間,兩人都互相看着對方。

柔和的燈光,舒緩的音樂,再加上此情此景……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匯。

似乎有某種東西連接在了一起,輕輕的觸碰開來。

幾秒鐘之後,又彷彿是一個世紀那麼長,劉若依最先反應過來,隨即臉頰通紅,低着頭,扒拉着盤子裏的佳餚。

而林天也是尷尬不已,暗道剛纔自己怎麼這麼衝動?

好在劉若依也沒有說什麼,否則的話,感覺不對勁啊。

這個小插曲之後,兩人的氣氛有些沉默,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只要眼神一交匯。一準就臉紅,有些壓抑。

好在沒過多久,兩人就緩了過來,該聊什麼就聊什麼。

如此美好的時刻,但是卻總會有人來打擾。而且還是非常令人討厭的人。

當劉若依看見走進餐廳的一個人是傑克的時候,眉頭微微皺着,暗道他怎麼來了。

果然,那傑克身邊帶着幾個美女,走進了餐廳赫然就看到了林天和劉若依這桌,傑克心中一喜,當即走了過去。

“嗨,依,好巧啊,居然能在這兒碰見你。”傑克十分熱情的上前打招呼。

林天一見傑克,以爲是劉若依的朋友。

不過劉若依卻是臉色有些不太好,並沒有與他打招呼。

傑克自討個沒趣,站着不走,依然說着:“依,昨天你不辭而別,我還擔心了好一會兒呢,心想你去哪兒了,原來是來約會啊,真的是太不拿我傑克當朋友了吧。”

劉若依秀眉微蹙,暗道一聲麻煩,她放下酒杯,淡淡的道:“恩,有點事情。” ,!

“哦,瞭解瞭解。???..”傑克笑了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