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念城掛了電話,恨不得將手機捏碎。

葉婷洛!你好樣的,竟然敢出賣我!

顧念城以為,這次的事情,只有他跟葉婷洛和林楓知道,肯定是葉婷洛乾的。

林楓跟了自己這麼久,盡心儘力要出賣他的話,早就出賣了。

一定是葉婷洛,顧念城的眼睛,折射出殺人的目光。

邪王虐寵:棄妃太難纏 看來,他必須給葉婷洛一點顏色看看了。

另一旁,給顧念城打完電話的林楓,額頭出了好多冷汗。

他有點做賊心虛的緣故,生怕顧念城懷疑到林靈頭上。

畢竟,一直能待在他身邊的,只有妹妹林靈。 林楓想到,今天中午跟顧念城商量計劃的時候,自己剛跟林靈打完電話。

他以為手機早就掛斷了,卻沒想到,手機依然在通話。

他跟顧念城的計劃,全被林靈聽了去。

他警告了林靈,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聽。

顧念城說他知道是誰幹的了,也不知道他在懷疑誰。

只不過,他讓自己去除掉雲帆,這也不是好好的。

雲帆此人,看起來只是路南的助理,可是,身手也不差,此事還需要從長計議。

顧念城本想站起來,出去找葉婷洛。

這個女人壞了他大事,他今天一定要給她一點顏色瞧瞧。

只不過,他剛站起來,就看見顧茜瑩回來了。

顧念城眸子微閃。

他想,他知道林楓剛才抓走的人,是誰了。

顧茜瑩和蘇北身形相似,慌亂中,林楓估計也注意不了那麼多,再加上,路南故意把顧茜瑩推出去。

林楓抓錯人,也是情有可原的。

顧念城想了想,又坐了下去。

既然計劃已經失敗了,那他也就沒有離開的必要了。

他倒是要看看,路南還能耍出什麼把戲。

顧茜瑩回來,蘇北一眼就看到了她。

她招了招手,顧茜瑩就笑著向著她走過去。

"你去哪裡了?剛才燈一下子黑了,我找不到你,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呢!"蘇北說。

顧茜瑩笑著搖了搖頭。

她說:"北北姐,我能又什麼事啊,我把自己保護的好著呢,我出去透了透氣而已!"

"那就好!"蘇北笑著說道。

路南給顧茜瑩使了個顏色,顧茜瑩馬上會意。

路南今晚想幹什麼,他一早就把計劃告訴自己了,還讓自己幫忙呢!

她點了點頭,讓路南放心去。

路南伸手揉了揉蘇北的頭髮。

"乖乖在這裡等我,和顧茜瑩站一起,別亂跑啊!"路南說。

蘇北沒好氣的看著他,點了點頭。

她說:"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有事就趕緊去吧!"

路南笑了笑,就向著宴會廳的中央的展示台走去。

這種宴會廳的展示台,一般是慈善宴會用來放展品,或者主持人,宴會的舉報者發言的地方。

誰知道,路南直接走上了台。

他拿著旁邊的話筒,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緩緩開口。

"今天的宴會,本來是顧總為葉婷洛小姐回國,準備的接風洗塵晚宴,正巧,我今天也有一件大事,借顧總的場地,一起辦了,我的愛人,也就是蘇北小姐,我們從相愛到如今,已有兩年多的光景,我愛你,卻從未給過你一個舉世矚目的婚禮,我們之間的感情,在不斷的磕磕碰碰中,慢慢的走向成熟,今天在這麼多人的見證下,我想向你,再次求婚,北北,嫁給我,好嗎?我會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要把欠你的婚禮,補償給你!答應我,好不好?"路南含情脈脈的看著台下的蘇北,一口氣表明自己的心意。

顧念城在路南走向展示台的時候,就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當他看見路南拿起話筒,開始說那番話的時候,他已經後悔了舉辦今天晚上的宴會。

聽著路南的一句句深情表白,顧念城的臉徹底鐵青。

他的手死死的攥成拳頭,路南,你敢!

你竟然敢在我的地盤上,這麼大肆的借花獻佛,向蘇北表白,你當真當我顧念城是空氣嗎?

顧念城憤怒的想要衝上去,狠狠地跟路南打一架。

結果,蘇北卻比他更快的走向展示台。

顧念城的腳步,定在原地,好像一步都邁不開了一般。

蘇北一步一步走上展示台,路南突然從兜里拿出一枚戒指,六棱星的,跟一年前求婚的戒指,像極了。

只不過,更加精緻好看了。

路南拿起戒指,單膝跪地,深情的看著蘇北。

獨家偵愛 他動情的開口:"北北,嫁給我,好嗎?"

蘇北感動的眼眶都紅了。

她低聲:"路南,你怎麼會想到,今天在這樣的地方,跟我們求婚,而且,你已經求過一次了。"

路南看著蘇北,慢慢搖頭。

他說:"北北,那不一樣,一年前,我是求了婚,可那時候的我,不成熟,以至於後來把你弄丟,現在我懂了,愛就是信任和包容,這是我對你的表白,也是我對你的求婚,是我欠你的,北北,你懂嗎,如果你懂,就請嫁給我,好嗎?"

這已經是路南第三次說嫁給我了!

顧茜瑩都在台下為他倆干著急。

其他人也是一樣,大聲的吼著:"嫁給他!嫁給他!"

真真的皇上不急太監急!

蘇北聽到路南的話,感動的看著他,連連點頭。

"我答應你,路南,我等著你的盛世婚禮!"蘇北的眼淚,似乎都快湧出眼眶了。

路南將她的手拉過來。拼字為她帶上求婚戒指,一把將她抱起來,興奮的在原地轉圈。

台下的人,全都沸騰起來了。

對於真愛,人們還是義無反顧的支持和嚮往著。

顧念城的眼睛都成猩紅的了,他本來設的好好的,帶蘇北離開的局,怎麼就變成了路南對蘇北求婚的舞台了。

雖然他早就知道,路南和蘇北領了結婚證,可是,這一幕還是嚴重的刺激到了他。

顧念城一把將杯子摔在地上,憤怒的轉身離去。

路南站在台上,看著顧念城離去的背影,他才慢慢的放下蘇北。

顧念城,你欠北北的,我會讓你慢慢還回來。

還有你這些愚蠢可笑的行為,我也會一一反擊回去!

路南牽著蘇北的手下台,迎來了一大波人的祝福,他們甜蜜的向著宴會廳外面走去。

路南帶著蘇北回家。

車上,蘇北咕嚕咕嚕的轉著眼珠子,看著自己手的鑽戒,她真的是歡喜急了。

一年前,路南的求婚,就讓她格外的驚喜,沒想到現在,他又會給自己這樣的驚喜。

雖然都是求婚,可是,每一次都有不一樣的感動,就是不知道這次,婚禮能不能順利舉行。

"路南,戒指什麼時候買的啊?"路南正在開車,聽到蘇北突然問道。

他轉身看了看蘇北,有點不好意思。

他的聲音溫柔至極:"北北,不要胡鬧,讓我好好開車!"

蘇北嘟了嘟嘴:"你就告訴我嘛!我真的好好奇!"

路南的神情有點無奈,他全神貫注的看著前方,認真開車。

"自從我認出你,你做手術的時候,我就讓人開始定製了,也是這兩天才做好的!這個戒指的做工,非常細緻,底稿是我自己設計的,設計好以後,送到法國,找人定製切割的,這塊紫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一塊鑽石,本來是中東一個小國家從鑽石礦挖出來的,只不過,我和小寒小凜找你的時候,恰好在一個拍賣會上,將它拍賣了下來,那個時候,我都不敢奢望,有生之年,能找到你,把它親手送給你!"路南說的有點動情。

蘇北眼眶再次不爭氣的紅了。

她說:"好了,我不問了,你也別說了,對了,我們這次婚禮,什麼時候舉行啊,會不會像上次一樣……"

蘇北一樣兩個字,還沒有說完,就卡在了喉嚨里,因為路南猛的靠邊停車了。

蘇北伸手拍了拍胸口。

她沒好氣的看著路南:"路南,你想嚇死我嗎?"

路南寵溺又責怪的看著她:"北北,這種不吉利的話,以後不能亂說!"

蘇北眨了眨眼睛,吐了吐舌頭,乖巧的點點頭。

"知道啦!"

路南這才重新啟動車子。

就在蘇北和路南驅車離開的時候,顧念城像瘋了一樣衝上樓。

他給葉婷洛打電話沒人接,發消息也沒人回。

他倒是想看看,這個女人,泄露了自己的計劃,究竟藏到哪裡去了!

結果,顧念城剛衝上樓,踢開房門,就看見葉婷洛正在穿衣服。

她的四肢,一看還是紅腫的。

顧念城什麼都沒想,瘋了一樣的衝過去,將葉婷洛摔在床上。

葉婷洛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究竟是怎麼回事,就被摔得七暈八素。

下午顧念城走了,她使勁的搖著胳膊和腿,將近折騰了兩個多小時,才把綁在四肢上的東西全都鬆開。

顧念城撕碎了她的衣服,她就算是從床上起來,也出不去。

她只好打電話,讓人給她送了套衣服過來。

沒想到,自己剛剛要穿衣服,就被顧念城這樣對待。

葉婷洛猛的從床上坐起來,她顧不得難受,怒視著顧念城。

她說:"顧念城,你是瘋了嗎?你究竟想幹什麼,你能不能放過我!我招你惹你了!"

顧念城失控的看著葉婷洛只要一想到路南和蘇北幸福甜蜜的笑臉,他就忍不住自己的暴怒。

都是這個女人!都是她!

如果不是她的話,今晚的事情,不會發展成後來那樣。

看著葉婷洛站起來反抗自己,顧念城想都沒想,一巴掌扇過去。

"你這個賤人,我花那麼多的錢捧紅你,就是讓你聯合外人,一起來算計我的嗎!是誰給你的膽子!"顧念城憤怒的,像頭髮瘋的野獸。

他打完一巴掌,第二巴掌接踵而至。

葉婷洛下意識的閃躲,臉是明星的一切,如果她的臉出了問題,她明天怎麼見人!

顧念城第二掌落了空,他突然滲人的笑起來。 賴太裝模作樣停下步伐,卻未轉身,而是擺著高高在上的姿態,等著老夫人求饒。

一旁的賴毓媛特別有禮貌看著老夫人,還不時沖著老夫人點頭道歉,「很抱歉,我母親……」

老夫人豎起手打斷賴毓媛的話,「我相信我孫子的話更相信他們的品德,如果賴太還有更直接的證據,我定然會調查清楚還你們一個公道,不過!」老夫人的音量微微提高,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威嚴,凌厲的眼神掃了眼賴太和賴毓媛,「誰要是敢強行誣衊我們紀家,欺我孫媳,我楚雲依第一個不同意!」

喲,還是頭一回見老夫人如此霸氣,場面真是夠震撼的,紀優陽沖著老夫人豎起大拇指。

就連駱知秋來了紀家那麼多年,也未遇到這種場面,一時間,被老夫人身上散發出來的霸氣震住久久沒回過神。

還以為老夫人是怕了,要求她,沒想到居然是來警告她的,顏面無存的賴太不想再呆下去被紀家的人聯手欺凌,怒氣沖沖離開。

賴毓媛也沒想到,前幾次,還很好相處甚至是讓她覺得自己嫁入紀家有希望的老夫人會突然轉變態度,這樣的轉變讓賴毓媛措手不及,即使這樣,但賴毓媛還是不敢得罪老夫人,畢竟紀澌鈞介紹給她的那個大客戶,還沒簽約,一旦出現什麼事情,恐怕吃虧的還是她。

「對不起老夫人,我母親也是在乎我,所以難免言語有些過激,我在這裡替她向您道歉。」

「出現這種事情,我很理解,聽說,那天晚上你們為了應酬,都喝了不少酒,這酒後你一個女兒家的,身邊也沒人跟著,出了這種事情,我只能說聲抱歉,身為母親在乎孩子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也是孩子的母親,只是,你們賴家在景城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家,還是謹言慎行的好。」

老夫人還真是會說話,剛剛還義正言辭在維護紀澌鈞和紀家,這會就設身處地為她們著想了,看來她還真是不能小瞧這個老夫人,「給你們造成不便,我深感歉意,也謝謝老夫人對我的關心,以及建議,沒別的事,那我們就先走了?」

「這午飯都準備好了,留下來吃完飯再走吧。」駱知秋上前留人。

「不了,改天,有空再登門拜訪。」她知道紀家內部勾心鬥角的事情,可沒想到,紀優陽居然會幫著紀澌鈞,幾個人在一唱一和,黑的都說成白的,說來,是她大意,沒搞清楚紀家內部的情況,否則今天,憑藉這些照片,她是有勝算的。

賴毓媛離開的時候,坐在沙發扶手的紀優陽揮著手,沖著賴毓媛大喊:「賴大姐,別走啊,我不嫌棄你年齡大,要不你考慮下我唄,我沒我二哥帥,但我比他有錢啊。」

沒有理會紀優陽的落井下石,但賴毓媛的臉色並不好看到哪裡去,從客廳到門口,一路上賴毓媛恨不得有多快就走多快。

看到紀優陽笑得那麼開心,老夫人瞟了眼紀優陽,「說話也不注意場合,盡給紀家惹麻煩。」

紀優陽摟住老夫人的肩膀,開始撒嬌,「就憑她?別說兩個同性異姓,就算再給她們母女添十歲,那也不是我奶奶的對手,簡直就是不知死活,不自量力……」紀優陽伸手給老夫人揉肩膀。「奶奶,你好厲害,好有霸氣噢。」

素來不喜歡紀優陽的老夫人,此時是被紀優陽弄得又氣又惱,「別碰我的衣服,再把這件弄壞了,看我怎麼教訓你!」

紀優陽死活不撒手,就是要抱著老夫人,老夫人起身,他就摟著老夫人的胳膊。

「撒手!」

「奶奶,你剛剛護著我和二哥的樣子帥呆了,真該讓我二哥瞧瞧你老人家對他的好,他絕對會感動到痛哭流涕。」原本是摟著老夫人的手肘,紀優陽說話的時候,兩隻手往上挪動抱住老夫人的胳膊。

「別影響我食慾。」甩不掉,老夫人也懶得和紀優陽說話,提步走向客廳。

被老夫人帶去餐廳的紀優陽沖著一旁的駱知秋眨眼。

駱知秋一臉笑容望著紀優陽,跟上的駱知秋開始心不在焉想著剛剛的事情。

老夫人不喜歡紀優陽兄弟倆,但是剛剛老夫人維護他們兄弟,不管是出於紀家,還是出於什麼,至少,這算是一個好的開始,真心希望,老夫人和老四之間能化解恩怨和好。

從紀家出來,在車上,賴毓媛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賴毓媛本想開免提,但是看到母親滿臉怒火牢騷不斷,賴毓媛想還是自己接電話好了。

「喂,爸?」

「媛媛啊,怎麼那麼久才接電話,事情進展的怎麼樣,你們那邊在吃飯吧?」

「事情進展並不順利……」

受了一肚子氣的賴太,看到賴毓媛接到賴廣海的電話,這下直接把所有氣都撒在上面,奪過賴毓媛手裡的電話,「賴廣海你什麼意思,是不是一早就不對我抱有希望,還是不相信我有這個能力?」

這好端端的,怎麼就扯到他身上來了?打電話的賴廣海一臉無奈看了眼不遠處的董雅寧,「我說老婆,我怎麼會不相信你呢,我要不相信,我又怎麼會同意你的做法,讓你陪媛媛一塊去紀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